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一六:戰青龍衛,戰蒼龍宿【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12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霎時間,天翊等人便與青龍十八衛激戰在了一起,只見得:

           長空之上,各色元力紛繁交擊,匯成斑斕長河,狂風暴雨來襲,掀動浪涌濤擊,驚起彩華漫天。

           這一刻,燦金朗天,紅楓赤地,轟鳴連綿,勢有不休。

           八名青龍衛牢牢將大青圍住,那自他們手中激發而出的木元之力宛若詭鏈般四纏而來。

           小笨凝匯而出的土元護罩,直在一道道青寒鎖鏈的攻擊下碎裂不復――“轟轟!”

           防御一經破開,武忘等人的攻擊紛至沓出,繼而同八名青龍衛的攻擊交擊成團。

           武忘的刀,刀光若河,刀鋒被赤焰繚繞,翻卷激涌。

           刀出,勢如洪濤,熾烈刀芒,席卷長天,赤寒交冽,顫人心神。

           武忘的棍,棍氣如山,任憑疾風厲雨、金戈鐵馬,莫不可逾。

           棍出,大開大闔,重重棍影,行云流水,搖山震岳,天顫地動。

           千鈺的劍,凌厲幽寒,飛虹天降,攜卷風云,劍凜山河。

           劍出,晴空飛雪,匹練行空,霽而成虹。

           千葉的傘,飛旋速轉,幽芒拂嘯,攝轉撩動,森寒凜冽。

           阿布的槍,上應星魁,感乾坤之銳氣,下臨凡世,聚山河之降靈。

           幻茵的手中,有火元之刃飛出,肆意奔騰,熾烈嗷嘯,威勢不凡。

           大青龍尾橫擺掃渡,磅礴木元就如疊疊滔浪狂掠。

           那圍擊武忘等人的八名青龍衛面對紛繁而來的攻擊時,處變不驚,浩蕩澎湃的木元之力迎御而上。

           一時間,轟鳴之聲連綿不絕,破空響徹,直震云霄――“砰!砰!砰!”

           天幕另一處,天翊獨戰十名青龍衛,五彩劍力,銳嘯而出,所過之處,莫有能抵。

           其身靈動迅捷,颯沓流光,側躲平移中,花醉長劍倏動風雷。

           劍出,光寒搖動,虛空震徹,天霄地宇盡皆顫栗。

           霎時間,風云色變,日月顛倒,花醉長劍掀起的浩蕩劍芒席卷蒼冥,驚起“駭浪滔天”。

           十名青龍衛在天翊的劍勢下,竟只能被動防御,他們面色難看,落盡下風。

           這一刻,云漠漠,風瑟瑟,飄盡玉階瓊霄,襲風來塵日色昏。

           不遠處的天際上,東方龍翔在見得這一幕后,神凝眉沉,冰浸四稍,他之所以沒有急著出手,那是因為在他想來,有青龍十八衛出手就已足夠,可現實卻給了他極大的反差。

           那圍攻天翊的十名青龍衛拿之不下天翊也就罷了,可就連合圍大青的八名青龍衛也久攻無果,這不由讓他心生憤懣。

           蒼龍七宿彼此互視,兩額凹凸有致的男子對著東方龍翔道:“大人,是否需要我們出手?”

           此人名蒼關,蒼龍七宿之首,已然是半只腳踏入煉虛境的強者。

           東方龍翔道:“蒼關,你與六指、飛羽去將那幾人擒住?!?/p>

           他朝著巖崖峭壁旁的史大彪等人看去,眸中閃爍著異樣神色。

           蒼關點了點頭,同身邊的兩人示意了一眼。

           這兩人,相貌平平,但有一人卻生得六根手指,另外一人雙肩平闊。

           緊隨著,有三道流光橫貫而出,須臾之間,便已飛抵史大彪等人身前。

           讓蒼關三人震驚的是,面對他們倏出而來的元力禁錮,史大彪幾人竟一副無動于衷模樣,唯有小軒驚懼地躲閃到閆帥身后,顫巍巍道:“帥哥哥,壞人,小軒怕!”

           言語之際,蒼關三人的來襲之力已然臨至。

           史大彪枕斧而臥,他半瞇著眼,沉浸于剛剛下肚的幾口佳釀,若一副細細回味之態。

           小貂更是不躲不閃地躺憩于衍天斧斧面之上,那自若悠閑之姿倒與史大彪頗有幾分神似。

           眼看著飛電般的攻擊便要加持在身,閆帥突然笑了笑,心嘆:“看來我盜帥果然不適合去做一個戲子?!?/p>

           沉思之余,他已一步邁出,伴隨著他的提步落地,其身前的一方時空突起錯亂,空不復空,時不復時。

           那臨至而來的元力,在時空錯亂之下紛紛化作齏粉,繼而消散地無影無蹤。

           蒼關三人大駭,他們只覺自己好似置身在一處虛實交替之境內,絲毫動彈不得。

           無形中,突有三股詭異之力憑空而來,繼而轟襲到蒼關三人的胸膛之上。

           受此力襲,三人的身影倒卷而歸,口中鮮血噴灑直在空拋下掀起好大連綿血霧。

           見此一幕,不遠處那做觀望的東方龍翔的臉色兀地大變,他緊皺著眉頭,橫嶺側峰,心下滔懼。

           其身旁余下的蒼龍七宿四人,也作滿目駭然模樣,他們瞠目結舌,噤若寒蟬。

           東方龍翔幾人的眼里,并未見得時空錯亂,他們看見的很簡單,簡單到閆帥一步踏出,蒼關三人便已噴血倒飛。

           見狀,那躲在閆帥身后的小軒,興奮道:“帥哥哥好厲害,壞人都被帥哥哥打跑了?!?/p>

           他歡呼雀躍著,好一副開心模樣,閆帥回眸一望,頗有深意道:“小軒,帥哥哥可比不上你?!?/p>

           小軒微微一愣,茫然凝覆于面,不解地望著閆帥。

           閆帥未作回應,側目看了看若無其事的史大彪與小貂,接著轉目對著東方龍翔微微一笑,他這一笑,笑得風輕云淡,笑得意韻深藏。

           東方龍翔承接到閆帥這一笑后,兩眉凝沉到了極致,他的氣急敗壞來得很安靜,安靜地就好似被他那冷面寒霜冰封了一般。

           閆帥收回目光,轉而朝著正與青龍十八衛激戰正酣的天翊等人望去。

           這一刻,落日隱沒,沉昏降臨,萬木空霽,流陰夜攢,驚鳥棲未定,飛螢卷天簾。

           長空之上,震蕩連綿,云霓彌散,光寒影疏,光連虛象白,氣與風露寒。

           天翊手持花醉長劍,刺撩橫挑之下,五彩劍光滿貫天宇。

           劍出,劍氣如虹,遵霓霧之掩蕩,涂登云以凌厲,乘虛風而體景,超太清以增勢。

           受此劍力,那與之放對的十名青龍衛,紛紛倒展而退,他們的神情難看到了極致,臉色更是蒼白如雪。

           天翊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他們怎么也想不到,一個連出竅都不到的小小修士,竟是強大如此。

           倒飛之余,龍一冷冷一哼,厲喝道:“布十方奇陣!”

           那同做飛退的青龍衛心領意會后,各自從儲物袋內攝取出一面小旗,接著連將那小旗朝著不同方位拋擲出去。

           十面小旗破空展動,迎風獵獵,有一面小旗上天,有一面小旗入地,平展而去的四面小旗分落于東方西北四角,余下四面小旗閃爍著異彩光芒,各置于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四個方位。

           龍一等青龍衛的速度極快,十面小旗轉眼之間便已落定在陣位之上,而此刻的天翊,正好處于這一空間方軸的中心點上。

           天翊舉目環視,再不見一道身影,那十面小旗也于此時消匿無蹤。

           整個人瞬間便置身在了陰沉昏暗內,他的臉色略顯凝沉,言道:“十方奇陣?”

           于此之際,天地突起變幻,只見煙冥露重,霜風怒號。

           下一刻,伴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陰沉昏暗中突有異彩奪目而起,南方方位有離火燎天奔掠,北方方位有坎水破空卷席,西方方位有銳金傲嘯激射......

           一時間,地轉星移,乾坤巽風,坤侖斷獄,震雷霹靂。

           “轟隆...轟隆隆...”

           浩蕩聲威下,天地都若一副要滅絕的模樣。

           天翊置身于十方奇陣之內,眉宇凝沉,此刻他的周身左右上下時空盡皆被洶涌的元力占據,它們以摧枯拉朽的沖勢,朝著天翊瘋撲而來。

           天翊稍頓片刻,手中花醉迎空撩舞,劍風澎湃而又靈敏,且又不失豪邁,五彩劍氣,光動凌虛。

           剎那間,風云卷動,五彩元力紛亂四射,所過之處,碎滅叢生。

           一劍出,萬物皆寒,縱橫睥睨之意笑傲九天。

           三兩時息,五彩劍芒便同那奔掠而來的十方之力交擊在了一起。

           劍芒時而翻卷,時而平鋪,席卷之態,儼若一副驚濤拍岸之勢,其所過之處,一切都被碎滅。

           “轟轟轟...”

           “砰砰砰...”

           驚絕不休的炸裂聲響徹天地,浩蕩劍力仿若發瘋了一般,繚亂激射,肆無忌憚地吞噬著觸及到的一切。

           于此劍蕩之力下,十方之力俱滅不復,只聽得一道道碎裂之聲自不同方位傳遞開來,繼而便見那本消隱不存的十面小旗紛紛碎裂成無數飛絮。

           與此同時,龍一等十名青龍衛紛紛吐血倒飛――“噗嗤...噗嗤!”

           他們的臉色慘白至極,氣息更是微弱到若有似無。

           天翊氣喘吁吁地懸空而立,他的神色不太明朗,為了破開這一十方奇陣,其體內的五元之力已是消耗殆盡,他展目朝著武忘等人所在的戰圈望去,只見得眾人在八名青龍衛的圍攻之下,艱難地抵御著。

           此刻,東方龍翔的臉色,陰沉如水,他先是看了看受傷飛退的青龍衛,而后又看向敗歸的蒼關等人,道:“你們出手擒拿不忘,若是拿不住活的,那便不再留手,直接將其擊殺!”

           聞言,蒼龍七宿紛紛點頭應是,而后騰空而起,直朝著天翊殺去。

           東方龍翔并未有所動作,他只是牢牢地將閆帥鎖定著,后者的實力深不可測,但他相信,若是自己底牌盡出,不見得就敵不過。

           他之所以有此選擇,為的便是不讓閆帥有機會對天翊等人施以援手。

           讓東方龍翔有些莫名的是,閆帥在承接到他的眼神后,竟是再一次地對他微微一笑,觀其模樣,似乎并無要去援手天翊等人的意思。

           莫名之余,東方龍翔也有些慶幸,他慶幸的是,秦萬里并沒有現身,之前的那一戰,他險些便是隕落在秦萬里的藏空棍下,至今回想,仍讓他心驚膽顫。

           東方木逸在與戲子動手前,曾吩咐他將不忘等人擒住,可實際情況卻出乎意料,無論是天翊的強大還是閆帥的出手,都超出了東方龍翔的預測。

           眼下他只能寄希望于蒼龍七宿與青龍十八衛身上,希望他們能將天翊等人擒拿住。

           此時,見得蒼龍七宿朝著自己殺來,天翊哪里還敢多做遲疑?他橫斜著花醉長劍,疊影當空,速超奔雷朝著龍吟傲嘯的大青飛去。

           見天翊殺來,那正奮力圍攻武忘等人的八名青龍衛連連分化出一道攻擊朝著天翊襲取而去。

           與此同時,蒼龍七宿也已殺至天翊身后。

           天翊皺了皺眉,手中花醉倏地就是一記橫撩開闔出去,只見如波的劍力凝匯成一方滔浪,接著便與落擊而來的元力撞擊在了一起。

           只聽得一聲驚天巨響――“砰!”

           那阻擊天翊的元力攻擊頃刻之間崩裂不復,趁此時機,天翊的身影就如一道流光穩穩落定在迎上前來的大青身上。

           晃眼一看,不難發現,此時武忘等人皆一副疲態,堅持戰斗到現在,他們體內的元力已然快要達到枯盡的地步。

           無憶道:“老大,敵人太強大了,他們的實力遠超于我們,體內元力的雄渾程度更是數倍于我們,這樣下去,我們遲早會被他們耗死?!?/p>

           天翊點了點頭,還不待其開口,蒼龍七宿與青龍衛的攻擊已是轟擊而來。

           “咻!咻!咻!”

           “轟!轟!轟!”

           霎時間,一道道凌厲而又磅礴的元力自四面八方奔卷襲涌,直將大青的龍身團團包圍。

           眾人見狀,連忙祭出各自攻擊,一番對擊之下,已有元力攻擊滲透防御,轟襲至武忘的等人的身前,大青痛嚎地吟誦了幾聲,龍身之上更有鱗甲脫落,玄黃之血汩汩,刺目不已。

           不消片刻,適才被天翊轟退的那十名青龍衛也于此時折返歸來。

           蒼關道:“大人有令,若是不能活捉他們,那便將他們直接擊殺,大家都不必再有所保留,速斬速決!”

           聞言,眾人心領意會地點了點頭,那自他們手中的凝匯而出的元力,突變得比之前要雄渾狂暴了許多。

           伴隨著蒼關的一聲厲嘯,數十道兇猛超前的元力攻擊紛紛朝著大青落擊而來。

           見此一幕,武忘等人的臉色無不凝重難看,他們將體內為數不多的元力調集起來,準備做殊死一搏。

           天翊的神情雖然陰沉至極,但卻心神卻作沉定,有那么一瞬間,他進入到了一種奇妙之境,他體內的元力即將消耗一空,但這一方天地的靈力卻作不少。

           眼看著強猛而又龐多的元力攻擊就要臨身,天翊突地睜開眼來,他之身子騰空而起,飛旋之際,花醉長劍一記“撩舞動花”圈點而出,直迎上四面而來的風劍雨刀――“砰!砰!砰!”

           連綿的炸裂聲此起披伏,直蕩得時空顫栗,直撩得天地動容。

           天翊的這一劍,融合了天地之力,乃是與這一方時空之力相契的共鳴之劍。

           一劍出,萬千光華沖霄而起,陰沉昏暗頓被彩芒飛束刺破地面目全非。

           受此一劍,蒼龍七宿與青龍十八衛紛紛吐血倒飛――“噗!噗噗!噗嗤!”

           給他們的感覺,那飛馳而來的劍芒無可阻攔,他們的必殺意志在劍氣的縱橫撩蕩下蕩然無存。

           不多時,卷席而來的元力攻擊消停不復,花醉的劍芒亦是隨之消失不見。

           這一刻,風還是風,凜冽刺骨的風。

           這一刻,天還是天,陰暗昏沉的天。

           天翊的身子緩緩落將到大青的龍背之上,他突地半跪下去,神色萎靡,儼然一副受了重傷模樣。

           見狀,千鈺等人紛紛圍將上前,關切擔憂之言繞耳不休。

           辰南子傳音道:“小子,你不要命了?你現在這個狀態,何以支撐得住這一方時空的天地之力?”

           天翊沒有回應他,亦沒有理會千鈺等人的關切,他咬著牙,慢慢挺直身軀。

           給眾人的感覺,此刻自天翊的身上產生了一股奇妙的氣息,在這一股氣息的溝通下,他似乎與天地合而為一。

           天翊道:“天地有正氣,雜然配流行,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充塞盈寰宇,正氣貫日月...”

           伴隨著呢喃細語,追滅長弓突顯在天翊之手,長弓雖冷,但天翊體內的鮮血卻已沸騰。

           挽弓成滿月,天地之力作箭矢,引弓之下,但見彩光爍芒盈動飄逸。

           下一刻,長弓做引,箭矢橫飛,異彩箭芒橫空飛掠,貫動之勢,天地皆震,日月皆顫。

           “咻!咻!咻...”

           無盡箭雨,密密麻麻,遮天蔽地。

           那正處于倒飛途中的蒼關等人,尚未穩住身影,便見得一道道元力箭矢直從虛空中探出箭頭,溢彩星點仿若星辰閃爍。

           “噗噗噗....”

           他們無所反應,身子直被彩色箭矢穿透而過,一時間鮮血染紅了長天,血云凝匯,隨風而展。

           好在蒼龍七宿與青龍十八衛都作實力強勁之輩,他們的身子雖然搖曳不定,但卻并未沒有墜空而落。

           只是好景不長,蒼關等人尚還未從適才的驚詫中回過神來,便察覺到己身的靈魂識海內,突涌而出一股詭異之力,那一股力量,攜帶著毀滅的氣息,直讓人心膽俱裂。

           ......

           本書網首發,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