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零八:行人絕跡,無疆為容【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278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伴隨著天玄子等人的消隱不存,偌大長空,突被夜色融融所籠罩,黝黑的天幕里綴滿了繁星。

           這一刻,夜還是夜,風過寂寥的夜。

           此時,無數狂客愣愣地懸于天際,神情中滿是驚愕失措。

           “恩? 怎么回事?”

           “人呢?怎么不見了?”

           “跑了?”

           “......”

           滯愣了好半響后,這些受召而來的狂客紛紛朝著中土皇城落來。

           見狀,眾修皆是一詫。

           出神之余,傲天已帶著數十狂客,佇定在了武忘等人的跟前。

           與此同時,那密布四面八方的狂客,在見得傲天后,竟都斂了聲息。

           傲天雖身受重傷,但無形中透露而出傲嘯之勢,卻讓人生畏,加之隨行在其身旁的那些狂客,個個都作實力非凡,其中有幾人,更是散著渡劫境的氣息。

           他們對傲天都做畢恭畢敬,足可見傲天在狂客中的身份地位,是多么的崇高。

           無憶等人在見得渾身被鮮血浸染的傲天后,不由自主地顫了顫。

           沉寂片刻,傲天淡淡問道:“是誰激發的狂客令?”

           武忘上前一步,對著傲天躬身一禮,道:“傲天前輩,是我?!?/p>

           “你?”

           傲天怔住,連帶著四方狂客也做驚疑滿面。

           以他們的實力與眼界,很是輕易地便探查出了武忘的實力。

           傲天覷眼看著武忘,皺眉道:“你煉虛境都不到,何以激發狂客令?”

           武忘稍愣,道:“前輩,我的意思是,狂客令雖然是我激發,但卻不是用的我的血液?!?/p>

           “哦?”

           傲天微詫,道;“那是用的誰的狂道之血?”

           武忘緘默,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這時,無憶站出身來,道:“傲天前輩,激發狂客令所用的鮮血,是我們老大的!”

           傲天道:“他人在哪?”

           無憶苦澀笑了笑,道:“我們也一直在找他?!?/p>

           傲天沉眉,道:“這么說,他人不在這里?”

           無憶點了點頭。

           傲天思慮片刻,道:“等過些日子,受召狂客盡數趕至皇城后,狂客令會再次顯現,屆時,我會取走它!”

           聽得這話,無憶等人的臉色倏地大變。

           武忘緊鎖著眉頭,冷道:“憑什么?”

           傲天淡然一笑,看著武忘道:“當你有一天能有我這樣實力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憑什么了!”

           話語方歇,傲天身影一展,人已化作一抹流光逝遠而去。

           見狀,那隨行的數十修者也連連起身。

           與此同時,凝定在四面八方的狂客,皆作沉思模樣。

           他們中,有人彼此認識,也有人素未謀面。

           遲定半響,不少狂客連連朝著傲天等人追去,余下的狂客,有的飛往別處,有的依舊駐停在原地。

           烈陽怔了怔,道:“他們全都是狂客的人嗎? ”

           青霖道:“曾經是,至于現在還是不是,則無從決判?!?/p>

           武忘道:“狂客令乃是老大留下之物, 在沒有找到老大前,誰也不能將之取走!”

           說這話的時候,武忘的神情中,繾著令人心悸的堅決。

           聞言,在旁的無憶等人,皆是一詫。

           南宮盈盈道:“武忘哥哥,我支持你??窨土钍遣煌洗罅艚o我們的,誰敢打它的注意,我第一個不同意?!?/p>

           見這小兩口一唱一和的模樣后,烈陽等人唯有無奈地笑了起來。

           這時,無憶開口道:“死胖子,以我們現在的力量,只怕很難守護住狂客令?!?/p>

           一想起傲天等狂客的實力,無憶便止不住地悸動。

           武忘一臉抑沉,道:“待得狂客令顯現,我會以死相護?!?/p>

           言罷,武忘看了看眾人,接著提步離開。

           南宮盈盈遲定片許,連忙朝著武忘追去,“武忘哥哥,等等我!”

           見此一幕,無憶的臉色更趨凝沉。

           舉首,但見月華星光,滄波萬里, 整個中土皇城,在這夜月之下,顯得凄清又寂寥。

           絕塵道:“無憶,看來我們得事先想個辦法才行。若是任由事態這樣發展下去,只怕后果難以收拾?!?/p>

           無憶點了點頭。

           他與武忘,從小便生活在一起,對于后者的性子,自是了如指掌。

           無憶知道,武忘之所以那般看重狂客令的歸屬,不外乎那是天翊相贈。

           當初在登云峰時,武忘與天翊師從烈陽,兩人的關系,只道情同手足,而今傲天想要將狂客令拿取走,武忘又豈會應允?

           思襯之余,無憶連連朝著烈陽看去。

           承接到無憶的眼意后,烈陽苦澀笑了笑,道:“小白,你也知道,癡武的性子,倔烈無比,他所決定的事情,只怕我也很難左右?!?/p>

           無憶輕嘆了嘆,道:“雖然狂客令被激發了,中土皇城的危機也得以解決了,可那些破禁而出的狂客,誰說又不是帶著一身的麻煩呢?”

           西門劍馨道:“無憶,那我們該怎么辦?”

           無憶一臉凝重,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存世的時間,很是久遠?!?/p>

           說到這里,無憶頓了頓,繼而再道:“正是因為那久遠的時光,讓不少狂客失了初衷。他們中,甚至還有許多別有用意的人在?!?/p>

           破軍道:“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這本就是很平常的一件事?!?/p>

           無憶頷首,道:“破軍老師,那依你所見,我們該如何?”

           破軍頓了頓,轉目朝著不遠處看去。

           那里,盤膝而坐著許多的修者,其中有一落發蒼蒼的老者,正是夢三千。

           破軍道:“先靜觀其變吧!當然,若是夢老能夠及時的蘇醒過來,我們便也多了幾分底氣?!?/p>

           無憶微微點頭,眉宇中的凝沉卻不見有絲毫舒緩。

           他很清楚,即便夢三千、曉夢、閆帥等人及時恢復過來,所能起到的作用只怕也微乎其微。

           畢竟傲天那里,已然如一尊龐然大物,橫阻在眾人的心里。

           這之后,無憶等人又簡單的交流了一會兒,接著便各自調養起來。

           此時此刻,中土皇城外依舊有狂客不斷地趕至,他們中,有驚詫失措的,有茫然無知的...

           無人發覺,天際之上,有三道身影懸空而立。

           阿彪提懸著一壇花酒,不時便會仰飲一番,無名與牡丹靜默在一旁,臉上的笑意,來地輕微又淡然。

           沉寂片刻,無名道:“此間之事,已經結束,我要回去了?!?/p>

           聞言,牡丹看了看無名,道:“你要回去哪里?”

           無名道:“去一處凈土之地?!?/p>

           牡丹笑了笑,道:“而今的風瀾,哪里還有凈土可言?”

           無名回之一笑,道:“只要心不受塵染,哪里都是凈土?!?/p>

           牡丹頓了頓,不再言應,接著轉目看向阿彪。

           此時的阿彪,一臉迷醉模樣,他似是沉浸在酒香之中,無可自拔。

           牡丹道:“衍王,無名要走了,你沒什么要說的嗎?”

           阿彪稍愣,側眼瞅了瞅無名,道:“記得常來中土皇城看看?!?/p>

           無名淡笑著點了點頭。

           笑著笑著,無名的身影漸趨虛幻,直至最后,徹底消失不見了蹤影。

           牡丹看了看阿彪,道:“衍王,我也要走了?!?/p>

           阿彪微頓,低眼而視,但見中土皇城上,成百上千的百花之人正閉目恢復著。

           “花王,你不與她們一道離開?”

           遲定片許,阿彪如此問道。

           牡丹笑了笑,道:“有你在這里,她們定不會有閃失?!?/p>

           阿彪點了點頭,道:“無名要去一片凈土之地,那花王你呢?”

           牡丹道:“我要去一片百花爛漫之地?!?/p>

           言罷,牡丹的身影在一陣微風拂掠中,斂散不存。

           轉眼間,便只剩下阿彪一人懸于長空。

           好半響后,阿彪微微笑了笑,接著提壇以飲。

           不多時,阿彪人也消失長空。

           現身之際,其人已來到了鐵牛家的鐵器鋪中。

           此時,鐵牛等人尚還在元府之中。

           阿彪掃視著鋪面上的各種打煉工具,笑道:“我是阿彪,一個喜歡喝酒的打鐵人?!?/p>

           話語方歇, 阿彪的身旁突起一陣時空波蕩。

           緊接著,一襲白衣加身的天翊顯現出來。

           見得天翊,阿彪神色如常,只淡淡道了句:“回來了?!?/p>

           天翊點了點頭,舉目看了看元府。

           阿彪道:“她在等你?!?/p>

           天翊道:“可她卻等不到我?!?/p>

           阿彪道:“但她還是在等你?!?/p>

           天翊笑了笑,接著便欲提步離去。

           見狀,阿彪連道:“狂客令的事,你打算如何處理?”

           天翊一頓,道:“我不關心狂客令。 ”

           阿彪道:“所以,你打算不顧此事?”

           天翊道:“不是不顧?!?/p>

           阿彪道:“哪又是什么?”

           天翊道:“阿彪,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嗎?”

           阿彪愣了愣,道:“我知道該怎么做?!?/p>

           聞言,天翊對著阿彪示意一笑,道:“從今以后,我姓白,一個簡簡單單的畫者?!?/p>

           說著,天翊再不作停,提步朝著元府走去。

           看著天翊漸遠的背影,阿彪饒有意味地笑了笑,自顧呢喃道:“等忙完了你所囑托的事后,我也會回歸平凡?!?/p>

           言罷,阿彪提步朝著內屋走去。

           .....

           與此同時,元府內,千鈺獨坐在院落中。

           她撐著下顎,眺望著滿空星辰。

           不知為何,此時的她,竟有種孤寂的感覺,心底深處更是無端泛起一股莫名的愁緒。

           “叔叔...葉兒姐姐...”千鈺暗暗嘀咕道。

           就在這時,元府的大門緩緩開啟。

           緊接著,天翊渡影到了元府中。

           見得天翊,千鈺連從愣神中醒轉過來。

           “叔叔!”

           下一刻,千鈺突地一個起身,接著小跑到了天翊跟前。

           天翊笑了笑,道:“鈺兒,夜已如此深沉,你為何還不休息?”

           千鈺道:“叔叔,鈺兒睡不著?!?/p>

           天翊道:“你可是在擔心葉兒?”

           千鈺點了點頭,道:“叔叔,鈺兒除了擔心葉兒姐姐外,同樣也很擔心你的安危?!?/p>

           說著,千鈺的神情突變得嬌羞起來,接著又補充了一句:“我還很擔心行者爺爺?!?/p>

           見千鈺這般神態,天翊笑道:“放心吧鈺兒,葉兒她沒事?!?/p>

           千鈺道:“那行者爺爺呢?”

           聞言,天翊的神色突變得肅穆起來,且那肅穆中,還帶著縷縷悲傷的氣息。

           千鈺道:“叔叔,行者爺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天翊道:“鈺兒,之前的那場暴風雨,你可曾切身去感受過?”

           千鈺愣了愣,道:“叔叔,鈺兒只知道,那場風雨來地猛烈?!?/p>

           天翊道:“鈺兒,叔叔若是告訴你,行老他已經隕落,你會作何感想?”

           “什么?”

           “行者爺爺隕落了?”

           千鈺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天翊。

           天翊道:“鈺兒,行老為了阻攔來敵的侵襲,奉獻出了自己的生命?!?/p>

           言落,天翊舉首長空,但見星月明浩,夜風悠揚。

           千鈺徹底陷入滯愣,整個人就若泥塑木雕一般杵著不動。

           她實在時不敢相信,那個兢兢業業的行者,已經隕落。

           天翊道:“鈺兒,不必傷懷,對于行老而言,唯有無疆,才是他的歸宿!”

           “無疆?”

           千鈺顰眉蹙頞,略顯不解地看著天翊。

           天翊笑了笑,道:“行者無疆,畫道無聲?!?/p>

           聞言,千鈺陷入沉思,可她思來復去,卻也領悟不出天翊的言外之意。

           就在這時,有微涼的夜風翩躚而過。

           這一刻,夜沉鐘音遲,霜寒月色清。

           中土皇城籠罩在夜色下,顯得格外寂寥。

           驀地一陣夜風后,天幕有雪花飛墜,輕素于云端。

           這一場雪來得唐突,來得讓人始料未及,只道風花雪夜無常。

           千鈺愣愣望著,入目,積雪浮云端,茫茫一片。

           “下雪了?”

           千鈺若有些不可思議地說道。

           眼下并非冬季,按理說不該有落雪的,可事實是,飛雪還是來了。

           雪夜的雪,下得很大,落卷如席。

           雪夜的夜,清明透徹,星月璀璨。

           不多時,整個中如皇城便宛如一條盤臥在幽野之上的雪龍,潛蟄藏伏。

           此時,有一人踏過積厚的雪層,緩緩走過皇城街道。

           地白風色寒,雪花大如斗。凄凄歲暮風,翳翳經夜雪。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

           見千鈺如有出神,天翊道:“鈺兒,時刻不早了,回屋歇息去吧?!?/p>

           聞言,千鈺連從愣神中醒轉過來。

           遲定片刻,千鈺點了點頭,接著轉身朝著屋內走去。

           看著千鈺去遠的背影,天翊輕掀了掀嘴角,縈于頰面的笑容,來得真摯。

           值此之際,元府外,落定了一道身影。

           這身影,頭戴斗笠,身穿蓑衣,那裝束,倒是頗有行者的幾分模樣。

           遲定片刻,人影微微抬首。

           也正是這時,天翊從元府內走了出來。

           見得天翊,那人影便欲躬身以禮。

           可還不待其俯身下來,天翊人已出現在了那人影跟前。

           “老人家,你我素未謀面,何以這般大禮相待?”

           天翊看著身前的人影,淡淡說道。

           聞言,那人影兀地瑟抖了起來,連帶著隱于蒙面下的神色,也作失措駭然。

           他張了張口,似是想要說些什么, 可到口的話語,不知為何又被他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

           曾經有一個冬日,中土皇城的郊外,有一處平滑如鏡的湖面,結著厚厚的冰層。

           那里,飛鳥遠遁,行人絕跡,恍然間,給人以荒寒寂寞。

           那里,曾飄落著一條孤獨的小船,小船上,曾落映著一道好似漁翁的身影。

           他身披蓑衣,頭戴斗笠,獨自在冰湖上垂釣。

           追憶片刻,人影的思緒,只道翻覆不止,交織百千。

           許是看出了人影的不安,天翊笑了笑,道:“人生在世,猶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人不動,不動則不傷?!?/p>

           話至此處,天翊頓了頓,再道:“如心動,則人動,傷其身痛其骨,于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楚?!?/p>

           人影牢牢凝視著天翊,究是難以定安。

           沉寂片刻,天翊再道:“狂心歇處幻身融,內外根塵色即空。洞澈靈明無掛礙,千差萬別一時通。每一個行者的心中,都該有一匹白駒?!?/p>

           人影愣了愣,接著輕點了點頭。

           他好似是明悟了什么,應道;“白駒疾行踏凌波,行者無疆納百川?!?/p>

           聞言,天翊笑了笑,繼而轉身以入元府。

           人影佇在雪中,對著天翊的背影躬身一禮。

           風動,卷起零星寒碎。

           不多時,那人影的身軀已消散不存。

           ......

           翌日,寒風消歇,飄雪已止。

           雪融為水,洗禮了大千世界,捎帶走了染地的無數鮮血。

           中土皇城,再次迎來了天朗氣清。

           入耳有吵吵雜雜的言語聲,來往不休。

           皇城的城樓上,不斷有修者從恢復中醒轉過來。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