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九十三:蒼龍若存,布道不滅【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17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言罷,蒼木朔的身影漸趨虛幻,他來時帶著微笑,走時依舊帶著微笑。

           這一刻,天地恢復若常,激流飛瀑,熏風微來,天光疏照,潭影空心。

           沒人察覺到蒼木朔的到來,就如沒人察覺到自龍潭下激涌而上的道道無形之力。

           辰南子道:“小子,蒼木朔的實力很強,即便在我全盛時期,恐怕也敵之不過?!?/p>

           天翊點了點頭:“只可惜他的故事只講了一半!”

           說著,天翊臨空一躍,下一秒,其身已落入龍潭之內――“撲通!”

           見得天翊入水,那正于潭中“切磋”的武忘與無憶,連連收斂拳腳,繼而朝著天翊飛速游弋而去。

           然則出乎意料的是,兩人游著游著,便游到了一處莫名之地。

           同一時間,龍潭的大青、小笨以及史大彪,紛紛匿影無蹤,整個龍潭頓歸平靜,唯余飛瀉而下的水流,激起四濺的水花。

           見此一幕,千鈺等人的面色兀地一沉,幾人互視片刻,連連飛落到龍潭之中。

           入水的前一刻,那一直躲臥在千葉懷中的小貂,突地竄飛不見,千葉有意探尋,卻發現自己已然身處在一座水下宮殿外。

           只見得四方之水環繞在宮闕外,無形中似有一股阻力隔絕了它們,宮殿是以不知名的青木構建,綿延而倚,晃一看,只覺那飛檐斗拱好若青鱗青甲,整個宮殿就如一條似欲騰空飛去的蒼龍。

           讓千鈺等人心安的是,適才無故消失的天翊幾人此時也正眺望著不遠處的宮殿。

           史大彪興奮道:“這宮殿不錯,就是不知我那儲物袋夠不夠裝得下?”

           眾人一陣無語,僅從天翊那凝沉的眉宇就能看出,他們怕是遇上麻煩了,史大彪竟還有心思惦記他的異寶。

           千葉突然意識到了什么,急切道:“不忘,小貂在我入水之際,突然竄離了出去?!?/p>

           天翊點了點頭,言道:“小貂在外面,或許比我們要安全得多?!?/p>

           武忘道:“老大,你說是這宮殿中隱藏著危機?”

           天翊道:“前所未有的危機?!?/p>

           寥寥幾字,卻若驚濤駭浪般將眾人的心神席卷,他們隨天翊一路走來,歷經了腥風血雨,危機何以少論?

           但以前所未有為前綴的危機,卻不由讓人心駭。

           無憶道:“老大,我能感應到宮殿中有一股召喚之力?!?/p>

           大青道:“我也能察覺到,那一股力量很隱晦,但卻讓我心悸?!?/p>

           武忘等人一臉莫名,一番探查,卻無絲毫異常。

           天翊只點著頭,卻不作應,無憶與大青能察覺到,他何嘗又感應不到呢?

           武忘道:“如此說來,那召喚之力應該是木元之力了?!?/p>

           無憶道:“死胖子,原來你也不是那么笨?!?/p>

           武忘鄙夷地瞪了無憶一樣,這般簡單的邏輯他若推算不出,那才叫真的笨。

           見得天翊陰沉著一張臉,史大彪洋洋道:“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p>

           言罷,史大彪率先朝著宮殿走去,他走得從容自若,卻又懷揣著對奇珍異寶的渴求。

           天翊微微一笑,緊繃的眉頭頓時舒展了開來,同眾人示意一眼后,便也邁步而去。

           無憶等人若有茫然,腳步卻不作停,紛紛緊隨天翊身后。

           與此同時,龍潭外,本做空無一人的岸邊,突有八道人影虛幻而出。

           蒼木朔靠前,蒼龍七子靠后,前者微笑著,后者七人卻道滿面疑惑。

           小良道:“老祖,你為何突然召集我們來此?”

           大蠻略帶不滿道:“青龍宮內只有八個龍臺,老祖莫不是還要我們去為他們護法?”

           小丁道:“大蠻,你怎么可以如此與老祖說話?”

           大蠻道:“我說的是事實,古往今來,除我蒼龍氏外,還沒人可以坐到龍臺之上!”

           小丁不善爭辯,只能罷口沉默,他雖然也很疑惑,不過他選擇將疑惑深埋在心。

           此時,其余四人也做不解模樣望著蒼木朔,他們也很想知道,自家老祖處心積慮到底意欲何為?

           蒼木朔笑意一斂,神情突變得有些惆悵,嘆道:“自我蒼龍氏誕生以來,你們可曾忘卻我蒼龍氏為何存在?”

           聞言,小良等人肅然而立,在他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著一個信念――蒼龍若存,布道不滅。

           雖無人回應,但蒼木朔卻很清楚,在蒼龍七子的心中,早已將自己的生命當做了使命。

           蒼木朔道:“青龍村不過一偶之地,這個世界還很大,你們不想出去看看嗎?”

           小良等人皆做錯愕,一臉不明地望著蒼木朔,他們能感覺到,他們的老祖似乎有些不大對勁。

           大蠻道:“老祖,我們蒼龍氏不是應該世代都守護在青龍村嗎?”

           蒼木朔笑了,笑得有些心酸:“世代守護?那你們說說,我們世代守護換來了什么?”

           蒼龍七子答不出口,他們只知道在龍潭之下有一青龍宮,在青龍宮內有一至寶,而他們存在的意義,便是為了守護那至寶,他們甚至連那至寶長什么模樣都不曾得見。

           蒼木朔嘆道:“恒久的守護,千百年的孤寂。九宮八卦的迷門,我蒼龍氏弟子何日才能踏出?”

           小良等人心作不定,紛紛異眼相望著蒼木朔。

           蒼木朔道:“青龍村外,有更為廣闊的天地,我蒼龍氏弟子,本該名揚天下,讓世人銘記。但可悲的是,我們卻為了一不知名之物,世代為奴,我是蒼龍氏的氏主,也是蒼龍氏的主奴?!?/p>

           說到這里,蒼木朔的眼眸中已然泛爍出了晶瑩的淚花。

           就在小良等人心神不定之際,蒼木朔的神色中突有一抹絕厲一閃而逝。

           他掃目而望,視線直將蒼龍七子包裹,承接到蒼木朔的目光后,蒼龍七子只覺一陣頭暈目眩,迷離中,那一直根深蒂固在腦海深處的信條好似被一只無形大手剝離而去。

           待得七人醒轉,他們的神情已然變得有些呆滯,他們站在那里,就如一個個木偶一般。

           見狀,蒼木朔滿意地笑了笑,這一次,他笑得有些狡黠,笑得有些瘋狂。

           ......

           本書網首發,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與此同時,龍潭外,本做空無一人的岸邊,突有八道人影虛幻而出。

           蒼木朔靠前,蒼龍七子靠后,前者微笑著,后者七人卻道滿面疑惑。

           小良道:“老祖,你為何突然召集我們來此?”

           大蠻略帶不滿道:“青龍宮內只有八個龍臺,老祖莫不是還要我們去為他們護法?”

           小丁道:“大蠻,你怎么可以如此與老祖說話?”

           大蠻道:“我說的是事實,古往今來,除我蒼龍氏外,還沒人可以坐到龍臺之上!”

           小丁不善爭辯,只能罷口沉默,他雖然也很疑惑,不過他選擇將疑惑深埋在心。

           此時,其余四人也做不解模樣望著蒼木朔,他們也很想知道,自家老祖處心積慮到底意欲何為?

           蒼木朔笑意一斂,神情突變得有些惆悵,嘆道:“自我蒼龍氏誕生以來,你們可曾忘卻我蒼龍氏為何存在?”

           聞言,小良等人肅然而立,在他們的腦海中根深蒂固著一個信念――蒼龍不滅,布道不毀。

           雖無人回應,但蒼木朔卻很清楚,在蒼龍七子的心中,早已將自己的生命當做了使命。

           蒼木朔道:“青龍村不過一偶之地,這個世界還很大,你們不想出去看看嗎?”

           小良等人皆做錯愕,一臉不明地望著蒼木朔,他們能感覺到,他們的老祖似乎有些不大對勁。

           大蠻道:“老祖,我們蒼龍氏不是應該世代都守護在青龍村嗎?”

           蒼木朔笑了,笑得有些心酸:“世代守護?那你們說說,我們世代守護換來了什么?”

           蒼龍七子答不出口,他們只知道在龍潭之下有一青龍宮,在青龍宮內有一至寶,而他們存在的意義,便是為了守護那至寶,他們甚至連那至寶長什么模樣都不曾得見。

           蒼木朔嘆道:“恒久的守護,千百年的孤寂。九宮八卦的迷門,我蒼龍氏弟子何日才能踏出?”

           小良等人心作不定,紛紛異眼相望著蒼木朔。

           蒼木朔道:“青龍村外,有更為廣闊的天地,我蒼龍氏弟子,本該名揚天下,讓世人銘記。但可悲的是,我們卻為了一不知名之物,世代為奴,我是蒼龍氏的氏主,也是蒼龍氏的主奴?!?/p>

           說到這里,蒼木朔的眼眸中已然泛爍出了晶瑩的淚花。

           就在小良等人心神不定之際,蒼木朔的神色中突有一抹絕厲一閃而逝。

           他掃目而望,視線直將蒼龍七子包裹,承接到蒼木朔的目光后,蒼龍七子只覺一陣頭暈目眩,迷離中,那一直根深蒂固在腦海深處的信條好似被一只無形大手剝離而去。

           待得七人醒轉,他們的神情已然變得有些呆滯,他們站在那里,就如一個個木偶一般。

           見狀,蒼木朔滿意地笑了笑,這一次,他笑得有些狡黠,笑得有些瘋狂。

           ......

           本書網首發,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