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三三:清夜之遇,擾休者死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84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月光朦朧,星色迷離,整個山林,流銀瀉輝。

           天翊三人離開登云后,取徑以北,按照他們的游歷計劃,最終將抵達風瀾的最北端,北冥之地。

           窸窣的腳步,在濃林中悠悠作響。

           天翊行徑在前,千鈺與千葉緊隨在其身后。

           有那么一刻,天翊突地停下了腳步,轉首道:“鈺兒,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憩一下?”

           他沒有去問千葉,因為后者身后修者,這點腳程于她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

           千鈺愣了愣,側眼看了看身旁的千葉。

           千葉笑了笑,道:“鈺兒妹妹,你若是覺得疲乏的話,我們便就近尋一處落棲之地?!?/p>

           千葉稍以思量,繼而輕點了點頭,她畢竟只是一副常人之軀,哪里能與修者相比?

           見千鈺點頭,天翊目以四顧,接著提步轉身。

           不消多時,三人便來到了一處空地之上。

           這空地,徑寬不過十來丈,四周被密密麻麻的樹林所包裹。

           三人席地而坐,舉目而視之下,可觀穹頂有繁星璀璨,薄霧般的煙云顯得迷離而又輕幻。

           千鈺一臉癡迷地看著,不由自主地說道:“叔叔,這里跟登云峰上的觀星坪頗有些相似呢!”

           說到這里,她輕嘆了嘆,再道:“只可惜我們是日間去的觀星坪?!?/p>

           天翊沒有回話,只靜靜地坐著,目光向遠,遠到蒼穹更深處。

           這時,千葉道:“鈺兒,我們于蒼穹而言,渺小的只若恒河一沙。不管是在觀星坪上觀星,還是在這里觀星,實則并無多大區別?!?/p>

           千鈺微微笑了笑,只是她這笑里,頗有些無奈。

           誰又知道,她所在乎的,根本不是那滿天的繁星。

           許是看出了千鈺所的憂思,千葉暗暗一嘆,轉首看了看在旁的天翊,卻見后者,依如往常般風輕云淡。

           沉寂之余,千葉看向天翊問道:“白叔,我們此去北冥之地,可能去冥??纯??”

           “冥海?”

           一聽得這兩字,千鈺連從失落中回轉過來,一對明眸牢牢凝定在天翊身上。

           天翊淡淡一笑,點頭應了句:“可以?!?/p>

           千鈺道:“叔叔,我聽葉兒姐姐說,風瀾大陸之外,還有其他的大陸?”

           天翊頷了頷首,道:“沒錯,這天下很大?!?/p>

           千鈺道:“那我們有機會去風瀾之外看看嗎?”

           這一次,天翊沒有開口回應,以他現如今的力量,要想帶著千鈺去往別的大陸,只作一念之間,可他并沒有去應承千鈺。

           見天翊不以為應,千葉連道:“鈺兒妹妹,你以為其他大陸是那么好去的么?風瀾大陸與其他大陸之間,可是隔著天塹?!?/p>

           千鈺蹙了蹙眉,一臉疑惑道:“天塹?”

           千葉點點頭,道:“沒錯,風瀾大陸與其他大陸之間,還隔著一片片遼闊的海域,那些海域,縱然是實力強大的修者,也不敢深入?!?/p>

           千葉沒有將話說的太透,因為她自己也沒有親眼去看過那些海域。

           千鈺怔了怔,轉而望向天翊,喃喃道:“叔叔,那你可以嗎?”

           突聽得千鈺這般發問,天翊微地一詫,笑道:“鈺兒,你覺得呢?”

           千鈺想了想,極為肯定地點頭道:“以鈺兒對叔叔的了解,這世間就沒有什么事能難住叔叔?!?/p>

           聞言,天翊笑了,說道:“鈺兒,叔叔沒你想的那么有本事?!?/p>

           話至此處,天翊頓了頓,接著再道:“不過鈺兒若真想見見風瀾之外的天地,叔叔可以將它們全都描繪在畫卷里。畢竟叔叔本身,便是一個畫者?!?/p>

           天翊這話一出口,千鈺與千葉兩女不約而同地蹙起了眉頭。

           千葉道:“如此說來,白叔去過風瀾之外?”

           千鈺道:“叔叔,快給鈺兒說說,風瀾之外的天地跟我們這里有區別嗎?”

           天翊笑了笑,道:“我沒有去過,但我聽別人說過?!?/p>

           “聽別人?”

           千葉一臉的凝重,從始至終,她的心里,都未曾對天翊的真實身份放松過警惕。

           倒是千鈺,雖也知曉天翊身上迷霧重重,但她卻有選擇性地進行了篩選。

           見千葉這般神態,天翊道:“葉兒,你是想讓白叔在你們面前,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透明人嗎?”

           千葉尷尬笑了笑,道:“白叔,葉兒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好奇心太重,不自覺地便發問了?!?/p>

           說著,千葉再不理顧其他,拂手掠過悠悠青草,感受著清風涼月下的愜意。

           千鈺微微笑著,打望著天翊道:“叔叔,你口里的別人,是不是指的不忘?”

           讓人詫異的是,在聽得千鈺這般探詢后,天翊竟想也沒想地便搖起了頭來。

           “鈺兒,你要知道,叔叔這一生,可不止與不忘有過莫逆之交?!?/p>

           千鈺點了點頭,沒再繼續去追問什么。

           一時間,這一片空地突陷寂靜。

           見兩女不再發問,天翊緩緩閉上雙眼,任由微風拂面,但憑清華落身。

           千鈺凝望了望天翊,接著也休憩了起來,倒是千葉,別無困乏之意,一個在旁邊,玩弄著煙草。

           沒人發現,就在此時此刻,不遠處的一顆參天大樹上,正佇立著一女子。

           這女子,一襲藍色裙擺在微風的輕拂下,悠悠舞動,正是若藍。

           她靜靜地看著天翊三人的落棲之地,眸色里,卻繾著讓人難以明悟的沉雜。

           好些時候,若藍緩緩抬起頭來,當見得那璀璨繁星后,她的神色,突顯得癡迷無比。

           “大哥哥,你可還記得,藍兒的心里,裝著漫天星河!”

           言落,若藍便欲起身離去。

           可就在這時,若藍突地一頓,其頰面的悵惘與癡迷也于此時消散不見。

           她蹙了蹙眉,凝沉道:“他們怎么來了?”

           話語方歇,天幕之上,突傳來一道道破空聲響。

           “咻!咻!咻!”

           繼而見得,十來道身影穩穩落定在了天翊三人所在的空地上。

           當首者,須發皆白,一襲素袍加身,不正是此前盤踞登云的步微嗎?

           在此之前,因火嘯天的強勢歸來,步微等人被迫離開登云,就此游離在十萬大山中。

           步微不是一個肯輕易認輸的人,他帶著隨從,潛伏在這大山之中,為的便是有朝一日,能重歸登云。

           說來也巧,天翊三人正好在這里撞見了步微等人。

           此時,在感知到有人落來之際,千葉第一時間便立起身來。

           “恩?”

           千葉一臉的陰沉似水,以她巔峰劫成境的實力,竟絲毫感知不到步微等人的深淺。

           與此同時,天翊也醒轉了過來,他先是看了看千鈺,但見后者仍瞇著眼,想來是因這一日觀游下來,太過疲乏。

           步微覷了覷眼,剛想著開口,卻不料天翊竟是突然對著他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別打擾她休息?!?/p>

           天翊輕聲以言,接著緩緩站起身來。

           他朝著步微等人看去,眸色里,別無絲毫驚慌。

           倒是在旁的千葉,此時已一臉的凝重,一手更是牢牢落按在攝魂傘上。

           步微凝了凝眉,哪曾想天翊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讓他不要打擾到一個平人的休息。

           靜默片刻,步微對著天翊三人掃視了一眼,接著沉聲道:“你們幾人,跟我們走!”

           說這話的時候,步微的目光微不可查地朝著不遠處的一顆參天大樹看了看。

           那里,若藍依舊停佇而立著。

           其實,若藍的心里很清楚,步微早已發現了她的存在,只是沒有點破而已。

           “或許,這也是個校驗他身份的好時機?!?/p>

           若藍暗暗嘀咕了一句,卻不見有絲毫動作,她也想看看,在這樣的情形下,她所懷疑的白大師,又將如何應對?

           此時,在聽得步微之言后,千葉的臉色已然難看至極。

           她看了看天翊,這一看,但見后者的臉色竟是突變得陰沉起來。

           千葉怔住,錯愕地看著天翊,她從未見過天翊這般神態。

           在千葉的認知中,天翊一向都如山般穩重,無論大大小小的場合,他都一樣。

           可現在,千葉卻從天翊的神情里,感受到了一種怒意。

           這一股怒意,來得莫名,可偏又莫名讓人感到惶恐,感到不安。

           就在千葉驚愕之余,天翊開口了。

           他淡冷地看著步微,說道:“我說過,不要打擾她休息?!?/p>

           言落,天翊回首看了看千鈺,只那一瞬間,他臉上的冷厲全然消失不存,取而代之的,則若初光般溫柔。

           天翊的神色轉變,全都被千葉看在眼里,恍然間,千葉好似明白了什么。

           與此同時,步微在聽得天翊這話后,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哈哈!真是可笑,一區區平人,哪里來的勇氣來數點老夫的不是?”

           步微這話,并未有絲毫收聲,反是恣意了不少。

           話語剛出,自其身前突一陣狂風,繼而朝著天翊呼嘯而去。

           在步微看來,天翊與千鈺皆不過是平人,千葉雖有些實力,但也不足掛齒,遠達不到讓他這個渡劫境修者重視的程度。

           “呼呼...”

           狂風凜冽,吹得煙草抖顫,整個地皮都若好要被掀起來了一般。

           見狀,天翊微皺了皺眉,接著冷厲說道:“她若被吵醒,你們便從這個世界消失吧!”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