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四五章:凌波飛燕,是敵非友【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258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此時,渾苔綴玉,霏雪靄靄,天翊與飛燕靜佇于雨中。r?anen ???.?r?a?n??e?n?`o?r g?

           兩人都未再開口,這一刻,唯剩清風拂過,夾雜著細雨。

           天翊停立半響,掩手收了青簪,接著轉身欲離,就如他所說,墨梅贈于他的那一支青簪之中,飽隱情思,他又豈能妄動?

           見狀,飛燕輕聲一嘆,言以滄桑道:“你們隨我來吧!”

           話語方歇,飛燕已身輕而去。

           天翊怔了怔,轉而朝著飛燕望去,這一看,只見其形似孤,其影若憐。

           只道是,誰憐一片影,相失萬重云,望盡似猶見,哀多如更聞。

           不知為何,此刻天翊的腦海中,竟揮之不去飛燕適才的那一聲幽嘆。

           那一嘆,嘆過了飄雨無痕,傷離了落花紛紛。

           滯愣了好半響,天翊方才同武忘等人示意了一眼,眾人會意之下,連連緊隨天翊朝著那孤山下的籬落疏徑飛去。

           史大彪受小笨的把持,壇酒手中,提懸以飲,道:“身似浮云,心如飛絮,淡雅清夢,撩染一方千塵,歸夢繞飛燕?!?/p>

           聞言,天翊眼含深意地瞅了瞅史大彪,他能從那一支青簪中揣思出一些過往情意,可史大彪又是從何處得意,繼而發出這般感慨?

           承接到天翊的眼神后,史大彪迷醉一笑,笑得醉翔云海,讓人無從捉摸。

           不消多時,眾人已飛落到那一處簡易屋舍外的院落中。

           屋舍以木質所構,落得清幽雅致,院外有一花一木,旁側而立。

           花以向榮,其勢若傘,絲垂藍縷,葩吐丹砂,花邊的一木,卻作蕭索頹敗,荒涼水岸。

           此刻,飛燕佇立在花木之間,整個人一動也不動,一眼映落著繁花似錦,一眼落目著殘枝枯葉。

           她的視線,孤看流云,獨望天涯。

           她的心殤,交織成音,吟一曲,浮華一世轉瞬空,徒留癡心淚未央,紅塵煙雨難依戀,三千癡纏繞指尖。

           見得飛燕這般神態,天翊等人皆作沉默,沒人出言去打擾她,她的世界,也不會再有他影留存。

           好半響后,飛燕方才從出神中醒轉,她側身朝著天翊看去:“不忘,你很不錯!”

           言罷,飛燕輕一揮手,長袖漫舞,揮灑出一片燦藍星輝。

           伴隨著飛燕的輕舒長袖,其嬌軀也隨之旋轉,愈轉愈快,忽地自地上翩然飛起。

           與此同時,那一株花物之上,有無數嬌艷的花瓣輕翻而起,飄飛于天地之間。

           飛燕藍袖開合,皓腕遮掩,玉手揮舞,無數道藍色綢帶輕揚而出。

           這一刻,院落中突泛起藍色波濤,飛燕的身姿凌空在那綢帶之上,纖足輕點,衣決飄飄,宛若凌波的仙子。

           見此一幕,眾人皆入沉醉,只覺此刻的飛燕,纖腰不盈一握,她的舞美得無瑕,她的人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就在眾人心醉神迷之際,那一顆枯木之上,兀地飄散出道道藍熒,熒光滴轉交匯,竟是構建出了一條迷幻的甬道來。

           不知何時,飛燕已停了舞姿,整個人懸停當空,那一襲湛藍長裙,隨風擺舞,飄飄颯颯。

           此時,天翊等人依舊沉浸在癡迷中,腦海里不斷浮掠著飛燕適才起舞的身影,直讓人流連忘返。

           飛燕淡漠地看了看天翊等人,開口道:“不忘,趁我還沒有改主意之前,你們最好馬上離開這里!”

           言落,一股寒意迎襲而來,天翊等人紛紛驚醒,再次看向飛燕時,眼中已多出了些意味難明的神色。

           天翊怔了怔,道:“飛燕前輩,不知適才你的舞姿,可是舞技‘凌波飛燕’?”

           以天翊的性格,本不會如此以詢,但此時天翊卻言意由心地道出了這樣的話來。

           飛燕冷地瞥了天翊一眼,道:“我曾立誓,絕不會在人前再跳‘凌波飛燕’這支舞,如違誓言,必見血光!不忘小哥,你可是要我為你舞上一支?”

           說這話的時候,飛燕整個人的氣息突變得肅殺起來,眸中寒星,宛若玄冰般刺骨凜冽。

           天翊笑了笑,道:“飛燕前輩,是不忘唐突了,在此還得多謝前輩的行以方便!”

           說著,天翊連同武忘等人示了示意,身展而動,接著直朝那枯木上藍色甬道飛去。

           武忘等人稍作滯愣,繼而紛紛尾隨天翊而去,三兩時息,眾人的身影便已落入虛空通道內。

           飛燕冷面霜眉,看也不曾看天翊等人一眼,她只隨風而立,整個人寒峭不已。

           天翊停駐在虛空通道的入口處,見飛燕那淡漠姿態,暗嘆:“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

           言落,天翊轉身朝著虛空通道深處走去,武忘等人倒也自若,遲疑片刻,身不作停。

           眨眼間,虛空通道的入口處便只剩下一道身影,這人提懸著酒壇,一臉地酒態,正是史大彪。

           史大彪看了看飛燕,突地長嘆一聲,道:“將醒未醒夢已驚,輾轉輕嘆夢不成。相思人,唯夢里!”

           說著,史大彪轉身離去,提懸在手的酒壇,在其轉身的一剎,已成仰度。

           聽得史大彪這話后,飛燕依舊無動于衷,反手落袖,輾動于枯木上的虛空通道,頓掩無形。

           不多時,這一片天地重歸平靜。

           山依舊是山,一座孤寂未亡的山,雨依舊是雨,飄落無盡情思的雨。

           飛燕頓了頓,輕身飛落花下,望眼之下,萬物殘絮盡,蒙蒙花絮輕飛。

           突地,自那輕煙薄霧中,有雙燕臨空而起,飛舞簾櫳,彼此相依,醉翔云海,醉夢還稀。

           這一刻,飛燕人立花下,天幕細雨綿綿,只道是,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飛燕苦澀笑了笑,接著緩緩閉上眼,連帶著也掩蓋了她那滿眼的瑩瑩淚光。

           ......

           再說天翊等人,入得虛空通道后,便一直前行而去。

           這一通道,皆被藍芒繚繞,壁體之上,來來回回飄落著花影,那花影,狀若靈燕,綿綿無盡,偏又落得形單形只。

           武忘道:“老大,這虛空通道通往何處?”

           一語出,眾人紛紛凝目到天翊身上,他們雖然知曉方便之道便是虛空通道,但卻不知這一虛空通道到底通往何處。

           天翊微微一頓,道:“西門之地!”

           這話一出口,眾人的臉色頓被震驚覆蓋,任憑他們如何猜想,也不曾料到,這虛空通道竟連接著西門之地。

           武忘怔了怔,接著欣喜道:“老大,這么說,我們很快便能見到絕塵大哥了!”

           天翊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等接上絕塵大哥后,我們就回家!”

           言罷,天翊邁步而去,他這話說的很隨意,隨意地風輕云淡,但落入武忘等人的耳中,無疑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那簡簡單單的“回家”兩字,蘊含了萬千思緒,直讓人心神激奮。

           登云,一個坐落在中土十萬大山之中的山隅。

           那里,是無數狂客落地生根之地,那里,云卷風舒著狂客的榮耀,那里,是狂道滋生的圣地。

           而如今,登云被鳩占鵲巢,狂客的榮耀被欺辱,身為狂客,定不負流淌在身的狂道之血。

           他們會拿回本屬于狂客的尊嚴,繼而于登云之巔,昭告風瀾――犯我狂門者,必誅!

           這一天,已然不遠!

           懷著激蕩的心情,武忘等人連連緊隨天翊而去。

           這一條虛空通道很長,綿延之下,好似無窮無盡。

           此時,天翊行走在最前沿,他的臉上,并無焦急之意,他已蟄伏等候了許多年,也不差這點時光。

           走著走著,辰南子突然傳音道:“小子,飛燕草只有一株,你決定先給誰用?”

           天翊稍有遲疑,陷入昏沉的有閆帥、曉夢還有小貂,但飛燕草只有一株,于誰先用倒是個難題。

           想了想后,天翊回應道:“辰老,先給小貂用吧!等到了西門之地,我再另尋其他的高階草木之靈?!?/p>

           聽得天翊這般回答,辰南子兀地一愣:“小子,你不打算先讓閆帥與曉夢覺醒過來嗎?”

           天翊沒有再應語,其實就連他自己也不知為何會做這般選擇。

           無論是閆帥還是曉夢,實力都作非凡,覺醒之后,對天翊而言無疑有著巨大幫助,但天翊卻選擇了小貂,這如何不讓辰南子驚愕?

           見天翊不做回應,辰南子又道:“小子,你可想清楚了,高階的草木之靈可不好尋,你此去西門,所待時日怕是不多!”

           天翊知曉辰南子的言外之意,道:“辰老,小貂體弱,我擔心它長久陷入昏沉,恐有不測?!?/p>

           聞言,辰南子輕聲一嘆,天翊的這一解釋,著實很難讓人信服。

           辰南子雖心有偏移,但礙于天翊意志,倒也不好再做他辨,接著利用飛燕草開始為小貂恢復傷勢。

           就這般,眾人行走在通往西門之地的虛空通道中,一路上,頗顯沉寂。

           許是覺得這氣氛稍顯壓抑,武忘轉而看向武神道:“武神大哥,盈盈到底在西門之地什么地方?”

           武神愣了愣,訕訕一笑,道:“恩人有過交代,只有等到了西門之地后,才可告知她的具體去向?!?/p>

           武忘一臉無奈,他的心中實則極為擔憂南宮盈盈的安危,只是沒有表現得太過明顯罷了。

           見武忘若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樣,無憶打趣道:“死胖子,你什么時候把盈盈迎娶過門???到時候為兄好給你備一份大禮!”

           武忘眉宇一沉,盯著無憶喝道:“小白臉?你莫不是忘了,你我之間,誰為兄誰為弟了不成?”

           言語至此,武忘稍稍一頓,接著神色倏地一變,變得有些厚顏起來,再道:“小白臉,你到是說說,你打算給我備什么大禮???”

           這話一出口,千鈺等人無不嗤笑出聲來。

           無憶似也沒想到武忘竟會這般“厚顏無恥”,一時竟被問及的無言以對。

           倒是一旁的武神,不知為何神色會變得極度不自然起來,本作剛毅的面容中,甚至還夾雜了些許紅暈。

           就在這時,無憶突地轉向武神,問道:“武神大哥,你覺得我送武忘什么大禮才合適呢?”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詢問,武神猛地一愣,左顧右盼,偏又落得手足無措。

           好半響后,武神方才叱喝道:“你送什么禮跟我有什么關系?”

           無憶笑了笑,道:“真的跟你沒關系嗎?”

           武神愣住,盯著無憶的眼神中,沉雜了頗多意味,思量片刻,道:“無憶,我聽恩人說過,你似乎有個小情人,好像叫什么西門劍馨的是吧?這種事,你應該去問她才是!”

           伴隨著武神這話落口,無憶的面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連帶著武忘等人也做失措模樣。

           對于西門劍馨,他們又豈會陌生,這個劍神一笑的后人,在虛空戰場中,可是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當初,天翊要殺幽女,卻在其“問天劍氣”的阻攔下功敗垂成,身負重傷。

           眾人對西門劍馨的印象,來得很復雜,而這復雜正是因為無憶的存在,任誰都看得出來,他二人兩情相悅,只是未曾說破罷了。

           此時聽得武神突然提及西門劍馨,眾人的思緒頓被牽引了出來,百般交織,直讓人難以啟言。

           見無憶面色大變,武神也做一臉尷尬,他自知適才之言,怕是有些觸怒無憶了。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無憶平定片刻,神色中的抑郁頓斂無形,只淡淡說道:“武神大哥,你可別聽盈盈那丫頭胡言亂語,西門劍馨可算不得我的小情人,我與她雖不作形同陌路,卻也有著是敵非友的恩怨?!?/p>

           無憶這話說得很隨意至極,恍一聽,根本不覺其中涵蓋著什么主觀之念。

           但這話落到武忘等人的耳中,卻道別一番韻味。

           無憶曾與西門劍馨相會于一襲煙雨中,那時,細雨微泣,斜風漸起,雨中,云飛霧起,遠近皆朦朧。

           他曾對西門劍馨說過:“你在我身后,劍也在我身后,你的劍,不會從人的身后刺來。若不然,你就不是劍神一笑的后人?!?/p>

           但在虛空戰中,西門劍馨為了救幽女,不惜引動“問天劍氣”,趁天翊不備,將其重傷。

           此一事,無憶莫不敢忘,也是在那之后,無憶決絕地同西門劍馨說道:“今日之后,若有再見,你我是敵非友!”

           這一言,曾讓西門劍馨悵然若失,也讓無憶的心,盡被酸楚填滿。

           時至今日,無憶仍未釋懷,盡管之前他的話語,已說得平淡如水。

           武忘頓了頓,轉而瞪了武神一眼,以往他也時常拿西門劍馨來打趣無憶,但自從天才戰結束后,他便再沒有在無憶面前故意提及西門劍馨。

           在無憶的心中,西門劍馨,是他的傷痛所在,可他偏又無法卻割舍那一份傷痛。

           一時間,虛空通道內的氣氛略顯得有些抑郁,有些不經意的話題,總歸是容易讓人陷入沉重。

           天翊微微一頓,接著轉身看向無憶,道:“無憶,劍馨很不錯,與你很般配!有些事,身不由己,你又何必那般介懷?”

           無憶點了點頭,道:“老大,你說的我都明白?!?/p>

           天翊道:“你既是明白,為何又放不下?”

           無憶道:“我之所以放不下,乃是因為她是西門劍馨,而我,是無憶!”

           天翊無奈一笑,不再作言,轉而繼續朝著虛空通道深處走去。

           武忘怔了怔,沖著無憶咧嘴一笑,道:“小白臉,你倒是說說,你究竟打算給我備一份什么大禮?”

           無憶道:“你是我兄弟,我的命都可以給你,你說這禮大不大?”

           武忘一愣,心知無憶的郁氣怕是還未消平,笑道:“小白臉,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要把你的命給我,你要記住,兄弟我要你好好活著!”

           聞言,無憶也是一詫,看向武忘的眼神中,頗多情義翻涌,且落得堅若磐石。

           青霖張了張口,似是有心想要說些什么,但最終卻落得個欲言又止。

           這之后,眾人連連追隨天翊而去,也不知過了多久,一行人終是來到了虛空通道的盡頭處。

           那出口如門形,四周被藍??澙@。

           天翊等人稍頓片刻,接著紛紛沒入門中。

           現身時,天色已暮,落日西沉,展現在眾人眼幕中的,是一片遼闊的平野,有颯然之風蕭蕭而來。

           眾人停駐以望,目光所向之處,斜陽殘輝,有一高臺堆砌。

           此刻,在那高臺上,有一老者迎輝而立,他穿著極為精致的灰色長袍,背后斜背著一柄長劍。

           此劍的劍身很長,背在老者那枯瘦的身軀上,幾乎掛到地上,顯得有些滑稽。

           可老者的廣額深腮,目光如鷹,卻又讓人望而生畏。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