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三二章:望月之臺,子夜星辰【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585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再說天翊幾人,沿著陡峭的登云峰而下,花費些許時間已是出了狂客學院。

           此時,天翊正盯著鐫刻在學院門前石碑之上的那一個“狂”字看著。

           “老大?你盯著一塊大石頭發什么愣?”

           癡武扭著胖碩的身姿橫在天翊身前,不時還回頭瞅瞅那石碑。

           月白鄙夷地瞟了癡武一眼,道:“癡武,這可是狂客學院的招牌,可不是什么大石頭?!?/p>

           “明明就是快大石頭,你非得說是什么招牌,真是無知!”癡武冷冷反駁道。

           “我無知?你小子才無知,這可是唯一能證明此處乃是狂客學院的標志,你竟然說是石頭?”月白怒氣上涌,爭辯道。

           “.....”

           “好了,我們去望月臺吧!”天翊沒有理會癡武與月白之間的“掐斗”,微微一笑,率先朝著一條曲幽小道行去。

           聞言,月白與癡武誰也不服誰的對視了一眼,卻也不再爭吵,絕塵三人見狀,并未言語什么,緊隨天翊之后邁步而去。

           狂客學院并不如其他學院那樣屹立在繁饒之地,而是依托登云峰而建。若是換種說法,可謂是大道自然的體現,乘天地之正,御自然之風。

           這一條小道,蜿蜒曲折,過山溪小谷,繞絲竹幽木,其盡頭所在,被稱為望月臺。

           一路上,憶藍這小丫頭不時拈花撫笑,雖衣沾微露,卻樂在其中。

           “真不明白,狂客學院為什么要建在這荒無人煙之地,哪怕如天狼學院那樣建在一片開闊之地上也好??!”

           癡武手中拿著一根枯枝,一邊“狂魔亂舞”,一邊不滿地嘀咕著。

           聞言,天翊稍稍一頓,繼而說道:“身立于天地之間,心居于形體之內,久居于繁世之外,身心會變得清涼爽快、舒展曠達、平靜淡泊,這樣更加有利于修煉?!?/p>

           天翊這話一出口,癡武幾人也是一愣,能這般“明心見性”地指出狂客學院始建在此的原因,怕也唯有天翊一人了。

           當初狂客學院的一代院長火嘯天,可不觀天地之勢,只因登云峰下有著靈氣之源,這才決定建院于此。

           “天翊哥哥,為什么你說的話,都那么有道理呢?藍兒聽不懂,也說不出這樣的話,可就是覺得聽著舒服!”

           憶藍捧著一小簇野花,靈眼眸動,直盯著天翊看著。

           “藍兒,你以后會懂的!”

           天翊回之一笑,他很喜歡憶藍這丫頭,天真無邪,宛如未經雕琢的璞玉的一般。

           聞言,憶藍乖巧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路程,相較于之前,無疑要“驚心動魄”了許多,盤旋的小道,以斜曲向上的姿態延伸而去,繞著大山之上的陡峭懸壁。

           望月臺,一處坐落在峭壁之上的平臺,長寬不過數十丈。

           相比于登云峰上的崖臺,望月臺上視野開闊,特別是天朗之夜,蒼穹遼闊,可看璀璨繁星,故名望月臺。

           天翊五人抵至望月臺后,按照以往的習慣,紛紛席地而坐。

           身處望月臺上,凝目瞭望而去,可見風卷云舒,一片遼闊的平原一覽無余。

           平原之上,溪流交錯,偶爾可見一簇簇綠棚,那是大樹的樹帽。綿延的翠綠之中,點綴著繽紛色彩,散溢著濃濃地生氣。

           “從這個角度去看風景,真的很美!”冰晴感嘆道。

           她與絕塵一樣,很少說話,幾人也不是第一次來望月臺,但每每一次,冰晴總是抑制不住內心的激蕩。

           “若是天狼學院能從那里消失,那就更美了!”

           癡武視線一移,目能所及的平原深處,隱有著屋舍錯落,那里,便是天狼學院所在。

           天翊看了看天狼學院所在,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與青玄之間的約定,還有三月時間,便是期至了。

           狂客學院與天狼學院都處在中土的十萬大山之中,屬于那種隱世學院。相比于狂客學院,天狼學院要年輕不少,乃是后來方才建立的。

           悠悠歲月下來,狂客學院逐漸衰落,可天狼學院卻是不斷地壯大,現如今其規模之大遠超狂客學院,光是學院老師的數量怕就有整個狂客學院人數的幾倍之多。

           “天翊,你是擔心與天狼之間的爭斗嗎?”許是看出了天翊有所顧慮的樣子,月白連忙問道。

           “哼!一群烏合之眾,還妄圖與我狂客學院爭高低。按老師的說法,天狼學院就是個垃圾學院?!?/p>

           還不待天翊回答什么,癡武卻是搶先說道,話語中帶著濃濃地不屑。

           “恩?”

           天翊稍皺了下眉頭,第一次遇見烈陽的時候,中土皇城學院被其稱之為垃圾學院,現在聽癡武如此一說,似乎被烈陽稱之為垃圾學院的又多出了一個天狼學院。

           “怎么其他學院在老小子的口中都成了垃圾學院?”

           天翊苦澀地笑了笑,當初在聽到烈陽對狂客學院的“吹噓”后,他還以為狂客學院是如何如何了不得,雖談不上“心花怒放”,但心里還是頗具期待,可現實似乎與烈陽所說的大有出入,甚至稱得上是“背道而馳”。

           一旁的絕塵聞言,冷冰冰地道了一句:“天狼學院,很弱!”

           “很弱?”天翊輕咦了一聲,絕塵是一個很謹慎的人,連他都說弱,那么說不得天狼學院還真是很弱。

           倒是一旁冰晴聞言后,鄭重道:“天狼學院雖然算不得多強,可我總覺得這一次他們敢于主動挑釁,似是有所依仗?!?/p>

           “依仗?”月白頓了頓,繼而道:“他們能有什么依仗?上一次被冰姐你跟塵哥兩人一連擊敗十人,那個時候他們看起來也是一副有所依仗的樣子,可是到后來還不是灰頭土臉地滾回去了?敢到我狂客學院撒野,那就得有丟臉而去的覺悟?!?/p>

           “沒錯,小白這話我愛聽。這一次有冰姐你跟塵哥坐鎮,天狼學院根本掀不起什么風浪來?!?/p>

           癡武附和道,言辭中卻是忽略了天翊,不僅是他,就連月白也一樣,雖然天翊機緣巧合得以突破到了聚氣境,可似乎他那平衡體質所標榜的“絕廢體質”并沒有隨著他的突破而煙消云散。

           “天翊,放心吧,以你聚氣境的實力,到時候隨隨便便撂倒天狼學院幾個弟子應該沒問題。其余的,就交給我跟冰晴好了?!?/p>

           絕塵的言辭中充滿了信心,好似勝券在握了一般,這興許便是烈陽口中所說的狂客之道吧。

           天翊悠然笑了笑,不可置否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天翊幾人在望月臺上嘻耍了很長一段時間,待得月明之時,看過璀璨繁星后,他們方才離去。

           回到狂客學院后,依依不舍之下幾人也是各自回到所屬子峰,這期間,憶藍這小丫頭極為不愿與天翊分開,甚至一度吵著嚷著要與天翊一起回火云峰,好在在冰晴“苦口婆心”地勸說下,這小妮子方才放棄這樣的念頭。

           若是讓碧靈知道,她最得意的小弟子竟然這般“依賴”火云峰弟子,而且這人還是那個三番五次辱罵于她的小混蛋,指不定她肺都要給氣炸了。

           火云峰上,此時烈陽正在丹房之中搗鼓個不停,看其模樣,似是在準備藥材。

           見天翊與癡武歸來,烈陽暫時放下了手頭的事情。

           “你們兩個臭小子,一玩就玩到這么晚,罰你們今晚到火獄去睡覺?!?/p>

           “???”

           癡武一愣,這才剛剛回峰,聽到烈陽的第一句話竟然就是懲罰,這讓他情何以堪?

           “老師?這也不算太晚???況且今日可是你特許我們出去的?!卑V武嘟囔道。

           “哼!我是特許你們出去,但沒讓你們玩這么晚??!好吧,若是你們不愿去火獄,那就隨老師夜出采藥吧!”

           “什么?夜出采藥?這大半夜的,山高風大,干嘛非得這個時候去采藥???老師,小胖子我這一身肉可是長了十多年才長出來的,你就不能可憐可憐我嗎?”

           癡武帶著一副祈求的神色凝望著烈陽,他即不想去火獄,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與烈陽去深山采藥。

           “哼!你這臭小子,一天凈想著偷懶,你是誠心想要氣死老師不成?快點決定,是去火獄還是隨我出去采藥?”

           烈陽嚴肅地喝了一句,一副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這話的時候烈陽還連帶著看了看癡武身邊的天翊。

           天翊望了望烈陽,淡然道:“我去采藥!”

           癡武原本還想掙扎一番,見天翊這般回答,他那到口的言語頓時被吞咽了回去,想了想后,不情不愿道:“我還是去火獄好了?!?/p>

           見狀,烈陽咧嘴一笑,繼而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之后,癡武的極為憋屈地前往了火獄,至于他是否能在如同“蒸籠”一般的火獄中進入夢鄉,那就不得而知了。

           癡武離去后,天翊被烈陽帶到了丹房之中,看著滿桌堆放著大批藥材,天翊疑惑道:“老小子,你這又準備煉制丹藥了嗎?都這么晚了,還去采藥?難道不能換個時間?”

           “哼!虧你小子說得出口,這一切還不是因你而起?當初要不是你大胃吃下那么多丹藥,我用得著這么辛苦?這三月下來,煉丹煉得我都想吐了?!?/p>

           烈陽一臉埋怨之色,又道:“至于為什么要這個時候出去采藥,那是因為所采藥材名為子夜星辰草,只能逢此明月之夜,方才有可能采摘到?!?/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