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三十五:殺人之曲,撫憂之曲【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595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時光輾轉,距離天才戰開幕,已然逝去七個日頭。

           虛空戰場籠罩于殺戮中,風瀾城內卻一片祥和寧靜。

           風瀾閣的參天巨樹下,坐有一人、一熊、一貂,四周之人云屯星聚,滿布在遼闊的廣場上。

           史大彪斜枕著衍天斧,睡眼惺忪,一手搭落在一壇醇釀上。

           于他而言,一把闊斧,可得半日閑散,一壇醇香,可飲半世逍遙。

           每每一日史大彪都會一展己身“雄辯高談”之能,言說(shui)各院老師加籌增碼。

           這些日子下來,那從四方八面凝匯而來的老師,全身上下,唯余空空如也儲物袋,已然“身無長物”。

           讓人詫異與震驚的是,史大彪家底之殷實,若有富可敵陸之勢。

           無論來人何許,他且從容自若,無論對賭何物,他都能拿出相應之物作賭。

           這期間,就連風瀾學院的南院、東院、西院三院院長都參與到了對賭中,三人各出一件靈寶,史大彪也拿出了相應寶階作賭。

           值得一提的是,北院院長擎蒼,打從之前現身一次后,便再未出現在風瀾閣,整個人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

           對于史大彪的風輕云淡,眾人看之不透,對于史大彪的隨性豪邁,眾人心生欽佩。

           受史大彪誘言惑語的激勵,諸多老師該拿來對賭的都拿來了,就連不該拿來對賭的也一并拿了出來。

           他們可不相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圣王學院,能勝得了風瀾學院。

           這一場對賭,在這些老師看來,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眼下熱烈已經漸趨平息,眾人相聚樹下,靜待天才戰的落幕。

           此時,小貂與小笨毫不掩飾地支支吾吾個不停,沒人知道這兩個小家伙在談論什么,只得見一熊、一貂時不時的會對史大彪指指點點一番。

           史大彪也不在意,依舊半瞇著眼,任憑那一抹抹閑陽透著枝梢葉隙灑落在身。

           風瀾城外,無字戰碑高矗云斗,碑身上,錯亂著密密麻麻的學院名。

           那些被鐫映在無字戰碑上的字跡,就如一只只金色蝌蚪,不斷上下奔游。

           無字戰碑的上半身,有四所學院之名絕跡超塵,定眼一看,給人以不可撼動。

           此時,無字戰碑下,正襟危坐著一名女子,女子生得仙姿花容,披一襲輕紗般白衣,猶似身在煙中霧里。

           她有著一雙寒冰般眸子,神情高冷,高冷中又帶著絕俗。

           她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發揚葉隨風,凡塵不忍羈。

           再一觀,可見女子的兩膝上,平置著一琴模琴樣的撥弦之器,琴有八弦,每一弦,皆有七尺二寸之長。

           音弦以暗金純絲所制,琴身以桐木所刻,古樸而又典雅。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風瀾學院八大年輕戰神之首的“幽女”,她膝上的琴,名為幽冥。

           此時,幽女緊閉著雙眼,她已在無字戰碑下端坐七日,整個人就如一尊風吹不動、雨打不毀的石雕一樣。

           若是讓那些參加天才戰的人知道,穿過層層封鎖抵至無字戰碑后,還將面臨幽女這一關,不知他們心中作何感想?

           幽女的年紀并不大,約莫著十**歲的樣子,但她的名頭,卻傲嘯整個風瀾學院,甚至連四院院長也作不及。

           沒人知道幽女的實力有多強,知道的人或許都已經了死了。

           自從幽女在風瀾學院崛起后,從未有人逼得她全力施為,八大年輕戰神之中,除西門劍馨外,其余幾人皆慘敗于幽女手下。

           不是西門劍馨實力有多強,只是她與幽女的關系較為親昵,兩人的感情,情同姐妹。

           幽女很幽,陪伴她的,只有其膝上的幽冥琴,她撫的曲子,是殺人之曲,也是肛腸寸斷之曲。

           她在等,等參加天才戰的弟子盡數匯聚到無字戰碑這里,然后她會為眾人撫上一曲——天魔八音。

           經過小半日恢復,天翊體內的元力已然恢復充沛,他緩緩睜開雙眼,接著連忙朝著無憶與慕青青看去。

           現如今,兩人的傷勢已經漸趨好轉,只是身上的鞭痕依舊觸目驚心。

           武忘見天翊醒來,言道:“老大,小白眼與青青身上的鞭痕,想要恢復到無暇肌膚之態,很難!”

           天翊神色一沉,輕點了點頭,目光直在慕青青的頰面多停留了幾息。

           無憶是男兒身,身上留些傷痕無傷大雅,可慕青青是女兒身,此次面容被毀,花容月貌不復,取而代之的乃是一連猙相。

           天翊不知道慕青青在知曉這個結果后,是否能接受得了現實,再一想到幻羽,天翊的心中涌起一抹慚愧。

           他同樣不知道,當幻羽見得慕青青這般模樣后,心神又將遭受多大沖擊?

           武忘道:“老大,圣王學院...”

           他沒有將話說完,言到此處,已經足矣。

           天翊緩緩閉上雙眼,腦海中回想起凕幽之言:“圣王學院,褻瀆我風瀾學院尊威,該屠!”

           這一刻,天翊的心很痛,痛得發酸,他有淚,卻沒有流淚,淚水都已經流淌在心。

           天翊道:“此次天才戰,多助蕭落與卜瑤等人獲取一些無字令吧!至于圣王學院被屠之事,遲早我會找北冥閣算清的!”

           天翊的眼中閃過一抹狠厲,北冥閣做事太過毒辣,竟然將圣王學院成千上萬的弟子屠戮一空,這等行為,已然令人發指。

           他不相信北院有屠滅“圣王學院”的能耐,荒時與卜噬月,一個九劫巔峰實力,一個五劫實力,哪會輕易遭人襲殺?

           北院沒有那樣的實力,但北冥閣卻有,這是天翊的推測,而事實上,他確也猜對了,且不久前還與那兇手照過面。

           此時,天翊的腦海中不斷映現著荒時、卜噬月、虎妞的身影。

           他與荒時可謂忘年之交,后者以“九霄環佩”撫曲以憂,“獨幽”、“定風”、“臨仙”之曲讓人感懷不相忘。

           他與卜噬月交情雖不深,但后者當初在聽到他那托付之言后,竟是沒有絲毫回絕之意,而今卻是含屈而亡。

           至于虎妞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天翊一向疼愛在心,在虎妞的身上,他隱隱看到了憶藍的身影。

           天翊知道,虎妞不可能是憶藍,憶藍的希望在心里,那里裝著漫天星辰,而虎妞的希望需要抬頭仰望,那里,是一片星空。

           他不知道虎妞是否還活著,但他卻極為希望后者還活著,就像他希望荒時、卜噬月等人還活著一樣。

           見天翊這般神態,武忘沒再多言,他不像天翊那般看重塵因埃果,圣王學院于他而言,就如身邊一過客——走過,路過,再不過。

           當然,武忘也不是恩情兩無之輩,圣王學院的仇,他會與天翊一起去報。

           武忘道:“老大,要不要我回去接應盈盈他們?”

           此前,天翊與武忘走得匆忙,留下千鈺一行人在后方,他們深入虛空戰場腹地,除開風瀾學院之人外,一切都顯沉寂。

           但千鈺等人不一樣,他們行走在后,說不得便會遭遇各種突襲與截殺。

           若是讓千鈺等人自行前來與他們匯合,需要穿過南院、西院、東院的封鎖之地。

           南院那里天翊并不擔心,有南宮盈盈在,火鳳與軒炎想來也不會做出什么出格之事,至于西院,天翊也能肯定,西門劍馨絕不會傷害千鈺一行人。

           他唯一擔心的是東院,此前東方文宇布置的“天絕陣”,威力不小,若不是其中一道雷電絕力恰被天翊的五行封天印所克,天翊并認為他與武忘能那么快的沖破封鎖。

           一想到這些,天翊連連點頭,叮囑武忘道:“小心東院之人的陣法之力!我幫無憶與青青穩固下傷勢后,便來與你匯合?!?/p>

           武忘“嗯”了聲后,連連破空而去,天翊則是連忙開始查看無憶與慕青青的傷勢。

           天翊先是探查無憶與慕青青的體內情況,這一看,天翊稍稍安定了一些,兩人體內,元力循環正常,并未滯緩不妥之處。

           接著,天翊的目光直直看向無憶與慕青青身上的鞭痕,他細一查探,只覺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中,似乎有一股詭異的力量悄悄流動著。

           他想要將那些力量驅逐出來,但嘗試了好長時間,都未成功。

           那些力量,能感應到,但卻捉摸不到,天翊知道,問題一定出在冰魄抽打無憶與慕青青的那一根長鞭上。

           只是讓天翊不解的是,凕幽的那一把冰藍長槍、寒魂的幽刀、冰魄的長鞭與綢緞、凓傀的飛針,皆在四人“身亡”后消失不見。

           天翊暗暗對無相神衣內傳音:“辰老?”

           等了半天,卻不見辰南子有絲毫回應,天翊知道,虛空戰場一行,他怕是很難聽到辰南子開口了。

           這之后,天翊在儲物袋中搗鼓了許多療傷圣藥,為無憶與慕青青服下后,便帶著兩人連追武忘而去。

           于此之際,東院的封鎖之地上,千鈺一行人被東方文宇等東院之人圍困其中。

           ......

           題外話:本書網首發,他處恐有錯遺,懇請諸位道友助三狼一臂之力。

           qq交流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