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九七章:召奴胥影,滄溟落子【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415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值此之際,一虛實之域內。

           空中飄著雪花,如小小的白羽毛,又像吹落的梨花瓣,零零落落。

           此時,雪地里,站著一男子。

           男子襲一身白色長袍,整個人顯得素雅而明凈,正是蘇遠。

           距蘇遠不遠處,停佇著一名女子。

           女子著一身大紅絲裙,領口開的很低,露出豐滿的胸部,面似芙蓉,肌膚如雪,眉如柳。

           她那比桃花還要嫵媚的雙眼十分勾人心弦,一頭黑發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滿頭的珠飾在雪光下顯得極為耀眼。

           兩人靜默以望,嘴角皆噙著微微笑容。

           沉寂了半響,女子淡淡開口道:“我不認識你?!?/p>

           蘇遠笑道:“我也不認識?!?/p>

           女子道:“所以,我們是要彼此先認識一下?”

           蘇遠點了點頭,道:“在下蘇遠,是這落塵之地的一介布衣?!?/p>

           “一介布衣?”

           女子一頓,道:“你的實力,可不像是一介布衣。遑論,你還知道這里是落塵之地?!?/p>

           蘇遠道:“怎么?姑娘不相信我?”

           女子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是不相信,只是有些詫異罷了。我本以為,前來阻攔于我的,不是無名便是衍王?!?/p>

           “無名?”

           “衍王?”

           蘇遠愣了愣,道:“我不認識他們?!?/p>

           女子道:“這么說,你真的是這落塵之地的原住民了?”

           蘇遠頷首,道:“如假包換?!?/p>

           女子覷了覷眼,凝眸打量著蘇遠。

           她能感覺到,蘇遠的實力,怕與自己不相上下。

           卻不想,這樣一個修者,竟會是風瀾大陸的本土修者。

           遲定片刻,女子方才說道:“小女子名為召奴,蘇遠公子應該沒聽過我?!?/p>

           說著,女子對著蘇遠諂媚一笑。

           “召奴?”

           蘇遠微詫,道:“倒是個奇怪的名字?!?/p>

           女子道:“奇在哪里?怪在哪里?”

           蘇遠笑道:“有奴無奴,奴在心間。多情薄情,皆系于召?!?/p>

           女子道:“蘇公子倒是看得透徹?!?/p>

           蘇遠道:“我不是看得的透徹?!?/p>

           女子道:“那公子是?”

           蘇遠道:“我根本未曾去看,唯獨心中有觸,這才有感而發?!?/p>

           聞言,女子笑了笑。

           她直勾勾地看著蘇遠,那模樣,就好似在看一件稀世珍寶般專注。

           蘇遠無所動容,只淡淡地凝望著召奴。

           好些時候,召奴道:“蘇遠公子,召奴有一事不明,還請解惑?!?/p>

           蘇遠道:“召奴姑娘,但說無妨?!?/p>

           召奴道:“公子在此阻我,究是受誰人所囑?可是圣王?”

           “圣王?”

           蘇遠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什么圣王,我來此攔你,只因一老者所托?!?/p>

           “老者嗎?”

           召奴思量片刻,道:“如此說來,一切都作明了?!?/p>

           話語方歇,召奴隨手一揮。

           自其手中,頓有一把折扇吟風以出。

           她笑望著蘇遠,道:“公子,此扇名為囚奴?!?/p>

           聽得這話,蘇遠無動于衷,只笑著道:“召奴為人,囚奴為扇,先召后囚,人扇之情?!?/p>

           召奴道:“這么說,公子已做好了被囚而成為怒的準備了?”

           蘇遠淡淡一笑,道:“我做好了死的準備,但卻沒有做好成奴的準備?!?/p>

           召奴詫道:“那公子豈不是沒有準備充分?”

           蘇遠道:“世事難料,哪有全備之法?”

           召奴點了點頭,道:“蘇遠公子,召奴發現,自己突然有些喜歡上你了呢!”

           蘇遠自若如常,隨意一揮,自其手中,頓有一長筆顯現出來。

           “召奴姑娘,此筆名為書雪?!?/p>

           說著,蘇遠微微抬眼。

           但見漫天風雪,舒卷飄落,茫茫帶著疏影,疏影里映著茫茫。

           “書雪嗎?”

           召奴微微一怔,道:“不知公子可能在我的囚奴扇上,書雪一片?”

           蘇遠緘默不言,只微微笑著。

           遲定片許,召奴的身影倏地消失不見。

           現身時,其人已襲臨在了蘇遠跟前。

           舞手,扇動。

           “呼呼...”

           扇風凜冽,直掀起大片風雪,朝著蘇遠襲來。

           見狀,蘇遠神色自若,持手的“書雪”筆忽地點劃而動。

           筆出,驚風卷雪,無數雪花,飽綻當空,繼以靈動之姿迎取召奴而去。

           眨眼不到,兩人的攻襲便已迎擊子在了一起。

           “轟隆??!”

           “砰砰砰...”

           音爆之聲,震耳欲聾,驚絕元力,滿空咆哮。

           ......

           與此同時,另一虛實之域中。

           一身軀凜凜的男子半躺半臥在一處山崗上。

           男子的身旁,橫七豎八著許多空的酒壇。

           風過,依稀可聞醇香的酒味飄蕩。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阿彪。

           此時的阿彪,一臉迷醉癡蒙,他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不知何時,山崗下的煙草中,有一道身影緩緩渡顯出來。

           那是一男子,一蕭蕭肅肅,爽朗清舉的男子。

           男子看著阿彪,眉宇見凝。

           阿彪含笑以望,道:“胥影,你若是再不現身,我都打算離開了?!?/p>

           男子微頓,道:“衍王,多年不見,你還是這般嗜酒?!?/p>

           阿彪道:“我不是嗜酒?!?/p>

           說著,阿彪頓了頓,再道:“我只是覺得,這世上,再沒有什么比喝酒更讓人沉迷其中罷了?!?/p>

           男子道:“所以說,你還是嗜酒?!?/p>

           阿彪冷地一笑,道:“你這人,總是這般偏執,我都說了,我不是嗜酒?!?/p>

           男子皺了皺眉,道:“衍王,咱們既已相見,那便不用再多他言了?!?/p>

           言落,男子探手一招,一柄金光熠爍的長刀赫顯而出。

           見此一幕,阿彪道:“胥影,我來你的虛實之域中也有些時間了,難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胥影頓了頓,道:“那你還想干嘛?”

           阿彪道:“不如你陪我喝喝酒如何?”

           胥影道:“你知道的,我不喝酒?!?/p>

           阿彪道:“所以,這才是你遲遲不現身的原因嗎?”

           聞言,胥影切了切齒,含憤而視著阿彪。

           他受魔主之命,前來攻取中土皇城,哪曾想到,自己竟會遇到阿彪?

           當感知阿彪出現在自己的虛實之域中后,胥影的內心,是抗拒的。

           雖然來此之前,胥影便已做好了心里準備。

           可真當這一刻到來時,他還是沒能定安下來。

           眾多假想敵中,他最不愿遇見的,便是衍王。

           正因如此,胥影方才糾結了那般多時間,但礙于魔主之命,胥影最終還是不得不來面對這個現實。

           見胥影那一副盛怒待發的模樣后,阿彪淡然一笑,道:“怎么?你很著急嗎?”

           胥影道:“不是著急,我只是想盡快了結眼前之事罷了?!?/p>

           “眼前之事?”

           阿彪愣了愣,道:“你為何不說盡快了結我?”

           胥影一怔,到口的話語,硬是沒能說出來。

           遲定片刻,胥影道:“衍王,你別欺人太甚!”

           阿彪笑了笑,道:“你這人好生奇怪,我何時欺人太甚了?”

           說著,阿彪緩緩站起身來。

           這一站,他的氣息倏地發生變化。

           那變化,較之前而言,只道翻天覆地。

           迷幻朦朧中,阿彪的身影清晰可見,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已提懸著一柄燦金大斧。

           這一刻,阿彪身軀凜凜,眼有寒星射,眉似渾漆刷。

           他威武而立,無形中自有一股萬夫莫敵之勢,他的腳下好似踩著枯骨崢嶸,就如這天地間的王者一般。

           不遠處,胥影滿面驚詫地看著這一幕。

           他能感覺得,伴隨著阿彪的氣勢徒轉,自己的這一方虛實之域都作動搖了起來。

           驚愕之余,阿彪驟一覷眼,長斧點指胥影,淡漠道:“今日,彪爺就是要欺負你,你又能奈何我?”

           聞言,胥影整個人都作怒顫起來。

           他惡狠狠地看著阿彪,厲喝道:“衍王,你當真以為我怕你不成?”

           話語方歇,胥影人已沖飛而起。

           “咻!”

           “轟隆...”

           人動,影留,刀芒如濤似浪。

           見狀,阿彪一臉默然。

           “轟隆隆...”

           緊接著,阿彪長斧一抖,闊斧頓作橫撩而出,勁風叢生之下,氣沖云霄,若有斧闊千里之勢。

           ......

           與此同時,又一處虛實之域內。

           這里,飛沙莽莽,荒寂延綿無邊。

           沙丘上,一男子迎風而立,他穿著一身白袍,任憑風沙肆虐,他也一動不動。

           男子不是他人,正是無名。

           此時,無名抬了抬眼,看著漫天卷席的風沙,他淡淡開口道:“怎么,蒼溟也有畏而不戰的時候嗎?”

           言落,飛沙之中,頓有一道冷哼聲傳蕩出來。

           “哼!”

           緊接著,一男子顯影當空。

           這男子,滴溜溜的兩耳垂珠,明皎皎的雙睛點漆,唇方口正,髭須地閣輕盈,額闊頂平,皮肉天倉飽滿,正是無名口中的滄溟。

           滄溟道:“無名,我滄溟何時畏而不戰了?”

           無名笑了笑,道:“既是不畏,那我們便開始吧!”

           話語方落,無名人已消失原地。

           “咻!”

           只可見一抹流光沖霄而起。

           “轟隆隆...”

           流光凌銳,似帶著無堅不摧的魄力。

           見狀,滄溟兀地皺眉。

           就如胥影不愿遇到衍王一樣,他最不想遇到的,是無名。

           須臾不到,無名人已飛襲到了滄溟跟前。

           他點指著一手,自其手指中卷涌而出的金元之力,磅礴而又銳嘯。

           滄溟無奈,狠一咬牙下,唯有招架以御。

           被其拋擋而出的,是一桿長槍。

           長槍的槍身之上,描繪著一條金色長龍。

           槍出,隱隱可聞道道龍吟之聲。

           “砰!”

           只聽得一聲巨響震徹天地。

           受此對擊,無數流沙迎空而起,形成的沙幕,遙于天際。

           ......

           就在天翊等人各自為戰之際,中土皇城外,云幕四野,烏云蔽日,黑浪掀天。

           “咻咻咻...”

           各色元力,交相激涌,如龍似蛇,戲舞長空。

           “砰砰砰...”

           狂猛炸裂,響天徹地,聲威力猛,經久不息。

           無數修者激戰于天穹地宇之中。

           武忘等狂客的人,抱團在一起。

           這樣的大規模戰斗,若是分開為戰,那便是找死。

           “恩?葉兒?”

           激戰之余,武忘瞅見了一道身影。

           只見不遠處的戰團中,千葉正與一眾九幽修者廝殺在一起。

           千葉只一人,但九幽的修者,卻有數十之多。

           招攔架取中,隱可見千葉的疲乏與勢弱。

           聽得武忘的詫喝聲,無憶等人連連展目望去。

           當見得千葉身陷重圍中時,無憶厲喝道:“殺過去!”

           聞言,眾人皆作頷首。

           武忘率先破飛出去,烈焰長刀,刀刀烈火,每每一記閃搖,便有敵修落隕在血色刀光下。

           無憶攜佛皇棍而動,棍出,翠色絢爛,如山棍影,剛勁柔濟,破云穿空。

           ......

           阿布點槍挑撩,長槍所過,爛金一片,銳利千重,金馥襲風,呼洶嘯涌。

           “砰!砰!砰!”

           霎時間,一道元力洪濤貫空而動。

           所行之地,敵修盡皆伏誅。

           滂沱的鮮血,橫亂的尸首,自長空而墜。

           不消多時,武忘等一眾狂客便已殺襲到了千葉所在的戰團中。

           “咻!咻!咻!”

           “砰砰砰...”

           千葉見狀,哪里還作遲疑?趁此間隙,一個展身便已飛落到了武忘等人的身旁。

           “葉兒姐姐,你怎么一個人殺出去了?”

           南宮盈盈焦急問道。

           還不待千葉回話,武忘已奪聲道:“盈盈,現在可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說話間,武忘猛地就是一記劈刀落出。

           “轟隆??!”

           刀出,烈火綻血芒,浩蕩轟鳴下,直將襲殺而來的九幽修者逼殺而退。

           南宮盈盈怔了怔,與千葉示意了一眼,連忙施展攻襲。

           無憶等人也紛紛打出元力攻擊。

           ......

           云以漠漠,雨以蕭蕭,風以瑟瑟,飄盡玉階瓊霄,襲來暮色天昏。

           這一刻,中土皇城外的平野上,殺伐依舊,哀聲遍野。

           “砰!砰!砰!”

           “轟轟...”

           “殺!”

           “啊啊啊....”

           大青龍尾橫擺掃渡,磅礴木元就如疊疊滔浪狂掠。

           小笨化身大地之熊,拳風如咆似哮,撕時裂空。

           武忘的刀,刀光若河,刀鋒被赤焰繚繞,翻卷激涌。

           刀出,勢如洪濤,熾烈刀芒,席卷長天,赤寒交冽,顫人心神。

           無憶的棍,大開大闔,重重棍影,行云流水,搖山震岳,天顫地動。

           冰晴的劍,飛旋速轉,藍芒拂嘯,攝轉撩動,森寒凜冽。

           絕塵的槍,上應星魁,感乾坤銳氣,下臨凡世,聚山河降靈。

           南宮盈盈的手中,有火元之刃飛出,肆意奔騰,熾烈嗷嘯,威勢不凡。

           青霖的劍,青匹木練,霽而成虹,光寒搖動,虛空震徹。

           ......

           那圍擊而來的敵修在面對狂客的紛繁攻擊時,皆是悍然不畏,浩蕩澎湃的元力迎御而上。

           “砰!砰!砰!”

           霎時間,轟鳴之聲連綿不絕,破空響徹,直震云霄。

           烈陽等狂客學院的老師,也作殺伐果決,在見得武忘等人小輩展現出來的風發之態后,無不動容。

           殺伐一直在繼續,鮮血如泉噴涌,飄射滿空。

           沒人知道,此時的中土皇城外,到底有多少修者在廝殺,更沒人知道,那一方時空中,到底開啟了多少虛實之域。

           放眼而視,只可見鮮血流淌如河,伏尸遍野而落。

           “??!??!??!”

           “轟隆隆...”

           殺喊聲、咆哮聲、轟鳴聲...聲聲厲耳。

           無數修者,悍不畏死,他們殺紅了雙眼,更有甚者,下手已失判別,敵我不分。

           戰斗持續不休,從微晨到黃昏,從黃昏到深夜...

           此時,中土皇城內,那暫留下來的平人,無不彷徨失措。

           四方八野,皆被殺伐籠罩。

           他們無處可去,唯有擔驚受怕地呆在皇城中,等待著最后的決判。

           城東,元府,前院。

           千鈺與虎子等人待在一起。

           府外,雨依舊下著,胖坨之勢絲毫不減,風依舊吹著,凜冽之態尤以為盛。

           “虎子哥哥,你怕嗎?”

           沉寂之余,千鈺望了望虎子問道。

           “若是放在以往,我不怕,可現在......”

           虎子應道,接著轉目朝著在旁的鐵牛、阿珍、李瑤等人看去。

           特別是看向李瑤時,虎子的神色中,更多關切。

           承接到虎子的眼意后,李瑤探出一手來,接著牢牢與虎子相握。

           “虎哥,我們的孩子,一定會順利降世的!”

           虎子笑著點了點頭,道:“等白叔歸來,我們讓他給孩子取個名吧?”

           說著,虎子看了看鐵牛等人,好似是在征詢他們的意見。

           鐵牛道:“我沒意見,白兄弟學識淵博,想來定我給我孫兒取個響當當的名字?!?/p>

           聞言,李瑤的父母連連點頭稱是。

           這時,行者緩緩來到千鈺的身旁。

           “鈺兒小姐,夜已深,你是不是該去休息了?”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我不敢妄言這書寫得怎么樣,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寫。

           謝謝那些支持過三狼的書友們,有你們,三狼才能堅持到現在。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