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七十九:假慈憫人,真慈憫靈【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005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出人意料的是,在青楓的安排下,眾人竟是星夜出發趕往龍脊峰,隨行之眾,由上百人變作了上千人,其中有之前聚集于大殿的上百之人,余下皆作陌生面孔。

           天翊一行人行走在隊伍最后方,青楓本欲有與他們一道之意,卻被無憶與武忘鏗然拒絕。

           無憶道:“老大,化血陣乃是旁門陣法,以陰狠著稱,東方閣曾一度禁封此陣,便是因為其過于歹毒?!?/p>

           武忘道:“我看青楓此人,怕也是一歹毒之輩,他這般興師動眾,可不像是要為民除害?!?/p>

           千鈺等人紛紛點頭,青楓之心只道路人皆知。

           天翊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我想那兇獸身上,定有著讓青楓覬覦之物?!?/p>

           史大彪道:“讓青楓都覬覦的東西一定是好東西?!?/p>

           一言出,鄙夷四起。

           若是這話讓君竹與秦萬里聽到,定作一番苦思不解。

           史大彪曾對兩人言道:“獨醉亦有趣,兀然天與地。在你們眼中,可有東西南北之分?”

           兩人曾不解,史大彪接語道:“我的眼中,只有南北,沒有東西?!?/p>

           星月,璀璨閃爍,爛漫天穹。

           群山,逶迤連綿,蒼茫蔥郁。

           星月下,群山中,上千煉氣士直若一道道流光飛速穿梭。

           翌日一早,眾人行徑了百里之路,順利抵達龍脊峰。

           迎著晨光,可見削翠的青山蜿蜒回旋,若一盤踞的長龍昂首翹尾。

           山以青翠,耀眼欲滴,好似那如龍之峰披著光彩奪目的青鱗甲,要向蔚藍的萬里晴空飛騰。

           龍脊峰下臨深谷,深谷有幽潭,幽潭依天柱。

           天翊一行人隨行大批煉氣士停落谷內,人只若渺小,影只作斑駁。

           青楓帶著一干隨從徑直到天翊等人身旁,言道:“諸位同道,此山便為龍脊峰,那兇獸晝伏夜出,龍脊峰的四周,已被我暗中差人建成化血陣陣基,等會兒會有專人帶諸位前去陣基,此次能否斬殺那禍害,便全仰仗各位之力了!”

           說著,青楓對著眾人抱拳示意,那模樣,頗有幾分凜然的味道。

           一時間,青楓身后的隨從頓作流光飛落到人群各處,恭言敬語一番后,便帶著一批批煉氣士四散離去。

           不消多時,幽潭旁便只剩下青楓與天翊一行人。

           青楓笑了笑道:“諸位同道實力不俗,能否與青楓一道把持化血陣主陣之力?”

           見得青楓這般顏笑,武忘等人皆一副鄙夷嫌棄模樣,他們知曉青楓心懷不軌,自不會對其好臉相向。

           天翊道:“青楓城主,既然都到了龍脊峰,為何卻不見那兇獸?”

           青楓道:“我不說了嗎?那兇獸晝伏夜出?!?/p>

           天翊道:“青楓城主,我看你口中所說的兇獸,恐怕并非是兇獸吧?至于晝伏夜出,興許也該改作晝伏夜伏才對?!?/p>

           青楓一愣,頰面笑容頓變得尷尬無比,言道:“小友果真心細如發,不過你怎么知曉青楓所言就是虛假之論呢?”

           天翊道:“虛不虛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為了此事應是忙碌了有些時日。此般處心積慮,所圖為何,你自己心里應該最清楚?!?/p>

           青楓覷著眼,神色頓變陰沉,言道:“小友,你這話何意?我青楓為了清楓城盡心盡力,何言處心積慮之說?”

           南宮盈盈道:“你這人怎生得如此臉皮不要?明明就有心懷不軌,卻還大言不慚為了清楓城?”

           青楓苦澀笑了笑,嘆言:“罷了,我青楓行事,但求問心無愧,諸位小友既是不信我之言語,大可現在離去。我只怕沒了諸位鼎力相助,清楓城恐遭浩劫?!?/p>

           他之言語,憐惜與悲憤同存,似有悲天憫人之懷,不為一己之私。

           無憶道:“真是好一個恐遭浩劫,清楓城受東方閣管轄,若那兇獸自持蠻橫,兇殘成性,我想東方閣不會置之不理吧?你身為清楓城城主,轄內有此禍害之猛獸,為何不稟呈東方閣,偏要自發組織人手,妄圖以化血陣予以擊殺,此心何為?”

           青楓并未被無憶問至無語,反駁道:“上權以下行,上利而下阻。放眼整個東方之地,清楓城不過一偏隅小城,何以得到重視?遑論我若連一為禍兇獸都拿之不下,豈非無能?”

           對于青楓之辯解,無憶嗤之以鼻,人之言,欺者可畏。

           武忘道:“青楓城主,你既是要證明自己并非無能,為何還廣邀諸多修士同行?”

           青楓道:“多說無益,你們走吧!我青楓今日若是戰死于此,也只嘆天道不公!”

           言罷,青楓身影一展,直飛長空而去。

           千鈺道:“不忘,他的話,可信嗎?”

           不忘笑而不語,反是一旁的史大彪接過話來道:“信亦可,不信亦可。他的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p>

           千葉道:“那有什么真真假假?他分明就是在說謊,還把自己標榜得那般高尚?!?/p>

           無憶道:“化血陣若激發,整個龍脊峰的生靈都將化作血霧?!?/p>

           武忘道:“小白臉,青楓是假慈悲的悲天憫人,不知你這可是真慈悲的悲天憫靈?”

           南宮盈盈道:“不忘老大,要不咱們把那兇獸收了吧?一來可以為清楓城除去一害,二來也可為大彪院長添一行程腳獸,豈不是一舉兩得?”

           史大彪稍一愕,看待南宮盈盈的目光中多些意味難明。

           此時,青楓懸空而立,他沒有理顧天翊等人,只待各方把持者就位,他便會引動“化血陣”,到時整個龍脊峰都將陷入陣法籠罩中,峰內所有生靈都將承受剝肉煉血之疼。

           聽得南宮盈盈建議,千鈺等人想也沒想便連連點頭,接著自發地朝著天翊望去,倒是無憶眉頭深鎖似有耽驚。

           史大彪道:“不忘??!大彪既然都是從了你的人,你忍心見大彪日夜以腳力趕路嗎?”

           ......

           本書網首發,求個收藏!求個訂閱!求個月票!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