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二零:千塵樹后,因果籠罩【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508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靜,萬籟俱靜。

           月明,星燦,造化之域籠罩在澈澈星空下。

           星光與天色相渾,將蒼穹勾勒得遼闊無邊。

           赤藍光幕內,雪如塵,漫蹤天野,蝶舞飛揚一片白。

           千鈺依偎在天翊懷中,頰面映紅,嘴角露有淺笑,一縷醉香幽遠。

           翩躚而來的雪花,迎香而落,臨至兩人身前,紛作消融。

           回饋而來的純元之力,源源不斷地涌入千鈺體內,繼而被元嬰吸收。

           那如實質般動人的元嬰,吸收純元之力后,開始緩緩發生改變。

           初生。

           成長.......

           很長一段時間后,千鈺的元嬰,已從一幼小的生靈,演變成一小女孩形態。

           這“小女孩”乃是她的出竅靈體,渾身晶瑩如玉,完全由雪元之力融匯而成。

           她有著一雙晶瑩的眸子,燦若星辰,此刻正呆萌地眨巴著雙眼。

           若是讓天翊見得千鈺的出竅靈體,定會震驚得無以復加。

           .......

           數年前,深冬雪飄。

           一饑寒交迫的小乞丐,在中土皇城中落寞而行,他形單影只、衣衫單薄,凄苦無依。

           他踽踽前行,只道是天寒色青芒,北風話凄涼。

           他停下腳步,寒冬暖光,高院圍墻。

           那里,有一富麗堂皇的府邸,橫匾上鐫刻著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元府。

           府邸門前,曾佇立著一個小女孩,她有著一對晶瑩的眸子,燦若星辰,彎彎的月眉下顫動著長長的睫毛。

           她身著一身華麗的秀美錦袍,一顰一笑,流露著高貴的氣息,清雅靈秀,讓人心醉神迷。

           小女孩見小乞丐凄冷孤苦,取了一件麻衣粗袍以及數個熱氣騰騰的饅頭。

           這些,都是她給他的。

           那時候,她小,不懂事,以元府的底蘊,錦衣美食只作尋常。

           可對于小乞丐來說,一件麻衣粗袍,數個熱氣騰騰的饅頭,卻足以融化那寒冬的冰冷。

           她走的匆忙,小乞丐亦走得匆忙。

           小乞丐帶走了麻衣粗袍、饅頭,卻在那里留下了永遠也泯滅不了的記憶。

           他只記得,那府邸叫元府,那小女孩被人喚作――“玉兒小姐”。

           .......

           翌日,天空澄碧如洗。

           武忘等人懷著忐忑的心情,佇立在赤藍光幕前。

           光幕內,千鈺已經清醒,她靜靜地凝視著天翊。

           當想起醒來時她與天翊那衣衫不整的一幕,她的臉頰上嬌羞欲滴。

           她為天翊穿戴好了一切,她只當那一切都未發生,或者說,那只是一場了無痕跡的夢。

           她平息片刻,斂好神色。

           此時,天翊神態安詳,呼吸勻稱,他靜靜地躺著,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咻咻...”

           下一刻,那繚繞在周圍的赤、藍光芒,突地沖天而起,回還飛落下,直直沒入天翊體內。

           見此一幕,武忘等人紛紛圍將上前,當見得千鈺與天翊安然無恙后,他們那懸著的心,終是安定了下來。

           “老大!”

           “不忘!”

           “唔唔!”

           他們顧不得辰南子的告誡,圍著天翊呼喚個不停。

           天翊的睫毛顫了顫,那緊閉了一年多的雙眼終是緩緩睜開。

           朦朦朧朧中,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映入天翊的眼幕。

           武忘道:“老大!”

           幻茵等人道:“不忘!”

           小笨“唔唔”了一聲,天翊醒來,它打心里欣喜。

           小貂躲臥在千葉懷中,淚眼迷蒙地看了看若無其事的千鈺與武忘。

           別人不知道昨夜光幕內發生了什么,小家伙卻是一清二楚。

           那溫情纏綿的一幕,直讓小家伙心若絞碎般疼痛。

           淚水在武忘等人的眼中打圈,呼之欲滴,小貂的眼中亦是飽含著淚花。

           天翊嘴角輕揚,闊別已久的笑容映現而出:“我沒死?”

           眾人愣了愣,關于一年前之事,他們也疑惑不解,唯一知曉內情的辰南子對此卻是只字未提。

           辰南子道:“他沒下手殺你,他留在了造化之域,參悟造化的神奇?!?/p>

           他口中的“他”自然指的便是南宮離。

           南宮盈盈一頓,輕聲喃了句:“爺爺?!?/p>

           天翊笑了笑,聽得南宮盈盈的低喃之音,他已猜出那對自己手下留情之人是誰:“辰老,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他老人家放棄了南宮布道圖與北冥布道圖?”

           眾人紛紛而望,天翊的疑惑亦是他們的疑惑。

           辰南子道:“一顆葉落紛紛的樹以及一道來自靈魂深處的洗滌之聲,不雨花猶落,無風葉自飛?!?/p>

           眾人的眉頭皺得更緊,不明辰南子話中之意,惟獨天翊與史大彪自若以對。

           史大彪道:“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p>

           天翊道:“靜心守志,可會至道。譬如磨鏡,垢去明存。斷欲無求,當得宿命?!?/p>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顏笑而視,辰南子已經驚愕地講不出話來。

           當日之事,他未曾向任何人提及,史大彪被劍王帶走,天翊處于迷蒙昏沉中。

           這些話,都是那神秘之人所說,現如今卻被天翊與史大彪信口拈來,這如何讓他不震驚?

           武忘道:“老大,你們說的什么意思???”

           千葉等人一臉茫然,根本不明所以,小笨撓了撓頭,又見憨態。

           還不待天翊開口,史大彪便已接過話來:“我們什么也沒說,我們什么也都說了?!?/p>

           此時,天翊的腦海中,無端浮現出一顆金燦輝煌的大樹,那樹名為千塵樹,生長在天幻學院內。

           他曾在樹下與一老者對語,老者問他:“千塵樹的背后籠罩的是什么?”

           他回答的是:“千塵樹的背后,不過是一樁樁因果罷了?!?/p>

           天翊站起身來,但見碧翠延綿,數不盡的生機盎然,嘆道:“我昏迷了多久?”

           眾人尚還處于迷惑中,突聽天翊這般相詢,不由得一愣。

           千鈺道:“你沉睡了一年有余,這期間,造化之域下了一場大雨,大雨后,造化之域從荒蕪中復蘇?!?/p>

           天翊點了點頭,說道:“八百里延綿火焰,何以得滅?四周圍寸草不生,何以春歸?”

           這句話,乃是小刀初見天翊等人時所說,現如今看來,卻是得以印證。

           天翊現在很清楚,他的體內,融入了北冥與南宮兩幅布道圖。

           他收歸了南宮布道圖,所以造化之域的火焰熄滅不見,滿目的荒蕪也得以在雨后迎來春歸。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