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零三:七星爍空,天外有天【求收訂】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777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砰!”

           只聽得一聲巨響,禁元傘的防護轟然破碎,鋪天蓋地的火靈之氣紛至沓來。

           “噗噗…”

           焚天鼎上的火焰亂竄不止,于風中咆嘶怒吼。

           眾人大駭,手足無措。

           于此之際,天翊只手一揮,一道流光扶搖而上,飛掠途中,散落萬千銀華。

           銀華劃破黑寂,釋放出一閃而逝的光芒,宛若流星。

           一道銀華,略顯微弱,但萬千銀華同爭輝,卻顯得耀眼無比。

           這些突然灑落的銀華,美麗而又燦漫,它們沒有激越恒久之美,但飄逝的一剎那,卻燃燒了一生的光輝。

           眾人癡癡地望著天穹上的一幕,這一刻,他們忘卻了那鋪天蓋地而來的火靈之氣,看萬千銀華閃爍,好似被帶入到了一個夢幻般的境界。

           不消多時,那掠影長空的銀華已是逝而不見,原作撲嘯的火靈之氣亦是蹤跡難覓。

           眾人抬眼而望,但見頭頂著一片寧靜的夜空,七顆璀璨的星辰在夜幕中閃爍,亦真切,亦絢爛。

           夜幕之外,繚繞著赤色星云,如輕紗,似煙嵐,幻美中帶著神秘。

           千鈺等人癡醉了好半響,方才從夢幻中清醒過來。

           武忘道:“老大,怎么回事?那一抹流光是何物?”

           南宮盈盈道:“不忘老大,這是什么靈寶?好生玄妙,好生厲害!”

           史大彪撓了撓頭,疑道:“七星爍空,天外有天?”

           ……

           天翊笑了笑,說道:“頭頂日月星辰,腳踩流沙飛石,于夜色中穿行造化,豈不快哉?”

           他提步而去,朗朗之聲中,涵蓋著一股無邊的悠然氣韻。

           史大彪道:“造化可行,紅塵可渡,亦是快哉!”

           說著,他連連朝著天翊追去。

           千鈺等人呆愣片刻,見得天翊與史大彪離去,紛從驚愕中醒轉,緊隨其后。

           讓眾人嘖嘖稱奇的是,他們所身處的這一片幻美夜空,竟是隨著他們的移動而移動,并且還能隨意拉伸演變,好是奇妙。

           武忘道:“老大,剛剛那一抹流光真是一件器物?”

           天翊點了點頭:“是一件器物?!?/p>

           南宮盈盈贊道:“不忘老大,這瑰寶叫什么名字?”

           天翊笑了笑道:“七星項鏈!”

           千葉一愣,眉頭微皺,“七星項鏈”這幾個字眼突給了她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

           千鈺道:“不忘,七星項鏈想來定是一璀美之物,等出了造化,你能給我看看它的本體嗎?”

           天翊笑著點了點頭,項鏈本就備受女子青睞,遑論七星項鏈這樣的瑰寶。

           幻茵瞄了眼千鈺,眸中蘊含著復雜的神色。

           小笨唔唔了一聲,偏頭看了看肩上的小貂,就在剛剛,它清楚地感覺到了小貂的悸動。

           幻羽與慕青青顯得很自然,似乎更愿默默地去享受那一份靜謐。

           就這般,在七星項鏈的防護下,天翊一行人漸漸臨近造化之域的核心區域。

           ……

           天翊等人在七星項鏈中能靜享安寧,而外界卻并不如他們所見的那般,寧靜。

           劍王與獄王并未遠離,他們緊隨在天翊等人身后。

           此時,兩人的身影籠罩在一圈淡淡的元力護罩內,不時便有火靈之氣侵襲其上,繼而破碎成虛無。

           獄王道:“造化之域的火靈之氣,越發狂暴了,就連你我都要施展元力以作抵御?!?/p>

           劍王道:“造化之域本就是一方奇異之地,只可惜這里的火靈之氣很難被吸收煉化,若不然定成我南宮圣地?!?/p>

           獄王道:“說來也奇怪,難道從來就沒人知道造化之域是如何形成的嗎?”

           劍王道:“閣主與老閣主應該知道,只是這其中,許是牽連甚大,亦或是有何隱秘?!?/p>

           獄王道:“那神秘老者,兩日前便消失了蹤跡,反倒是那人,與我們一樣,持之不離?!?/p>

           劍王道:“荒殿之人,不僅實力深不可測,出手亦是闊綽大方。一件偽神器,說給就給了?!?/p>

           獄王道:“劍王,你莫不是眼紅了?要不殺了那不忘,一舉便能得到兩件偽神器?!?/p>

           劍王笑而不語,他知道獄王是在與他開玩笑,而他,也不會做出這般下三濫的事情,他即便是要搶,那也是堂堂正正地去搶。

           ……

           相比劍王與獄王兩人,秦萬里就顯得隨意了許多,他的身子周圍,并沒有元力護罩。

           他踽踽而行,穿梭在風沙與赤氤之間,任由奔嘯而來的火靈之氣侵襲其身。

           時光短暫,一夜若須臾。

           火靈之氣的濃郁程度,已然使得人分不清白天黑夜,好在天翊一行人有七星項鏈防護,對外界的混沌之景渾然不知。

           此時,天翊等人已經踏入造化之域的核心區域。

           同一時刻,核心區域外,有三人不約而同地駐足不前。

           他們的眼中,映現著一道光幕,一道被火靈之氣包裹的光幕,天翊等人未曾察覺這異常,但卻逃不過他們的“明察秋毫”。

           獄王眸帶陰沉,說道:“劍王,前方被人設置了虛空封印,破還是不破?”

           劍王頓了頓,冷厲道:“破!盈盈他們是被人故意放入其內,恐有不測?!?/p>

           獄王瞅了劍王一眼,下一刻,兩人同時展空而起。

           獄王縱身一拳擊出,拳力如九天洪濤,奔流不息。

           劍王臨空一指點出,指力若破天之劍,凌厲玄霄。

           剎那間,一拳一指之力,交匯而動,攪得天地動蕩,萬物懼顫。

           兩股雄渾浩蕩之力,頃刻間便落擊在了那一道光幕之上。

           “恩?”

           “這?”

           讓劍王與獄王始料未及的是,他們的攻擊落在那光幕上后,竟是連一絲波瀾都未激起,就如石沉大海般寂靜無聲。

           秦萬里飛身在不遠處,他靜靜地看著,并沒有選擇出手,盡管他也很擔心自己女兒的安危。

           劍王與獄王相視一眼,皆看到彼此神情中的擔憂與驚悸。

           劍王道:“獄王,此事透著古怪,那虛空封印并不是一簡簡單單的封印?!?/p>

           獄王道:“來不及思量這些了,先破了再說,盈盈絕不能有事?!?/p>

           說著,兩人各一拂手。

           獄王的手中,貫落出一柄被紫雷繚繞的光錘。

           劍王的手里,則持拿著一把泛著青光的長劍。

           一錘、一劍,光芒掩昧,蘊含天地之氣,浩浩蕩蕩,驚天徹地。

           見此一幕,秦萬里依舊不為所動,依舊靜靜地佇立著。

           劍王與獄王并未顧及于他,光錘吟嘯而動,青光長劍飛虹掠影。

           剎那間,光寒凜冽,空間震顫,一錘一劍攜著破天之勢劃過天際。

           劍、錘之威,攪碎了漫天迷蒙,分割開了天地混沌。

           眼看著雷錘與長劍就要襲上那光幕,虛無中突然激射出一道流芒。

           流芒衍出的速度奇快無比,須臾間便迎擊到了雷錘與長劍之上。

           “砰!砰!”

           音爆聲響徹寰宇,撩撥的元力四竄飛射,偌大的一片天空,頓變得千瘡百孔。

           兩股強猛的反震之力順著雷錘與長劍傳遞到獄王與劍王的身上,無奈之余,兩人唯有收勢,繼而凌空倒翻出去。

           穩住身影后,兩人連朝著光幕處凝視去。

           這一看,兩人皆是色變。

           只見得一根泛著枯黃的拐杖,虛浮在光幕外。

           它看上去平常無奇,杖身上沉淀著悠長歲月的痕跡。

           劍王與獄王一驚,異口同聲道:“是他!”

           驚語尚還處于裊繞,那虛浮的拐杖前,突地憑空顯現出一道人影。

           他須發皆白,身形略顯佝僂,他含悠拂笑,如同枯枝般的一手輕輕落停在拐杖上。

           老者道:“黑魔錘、太一劍、鬼偃刀,此三物,乃是南宮三王的御身之器。今日得見劍王、獄王兩位閣下,實是老夫之幸?!?/p>

           聞聽此言,劍王與獄王的臉色已然陰沉至極。

           這老者,一杖逼退他二人的合擊不說,對于南宮三王更是一副了如指掌之態。

           南宮三王,在南宮閣內的地位,僅次于閣主,三人向來都是深居簡出,天下間,能逼得他二人使出神兵者并不多。

           當然,適才他二人使用神兵,乃是為了破掉虛空封印,算不得老者之迫。

           但老者在瞄了眼兩人手中的雷錘與長劍后,便一語道出黑魔、太一之名,這就不正常了。

           劍王眉宇成峰,說道:“閣下為何設置虛空封印,阻斷我等去路?”

           老者悠悠一笑,說道:“不是我要阻攔你們的去路,只是那里面,確實不是你們該去的地方?!?/p>

           獄王道:“若是我們非要去呢?”

           老者道:“你們保護的那小姑娘,她不會有事?!?/p>

           說著,他將目光投遞到一直緘默不語的秦萬里身上。

           老者道:“你心中所牽掛的那人,也不會有事?!?/p>

           道完這話,老者的身影漸變得虛幻,一道悠揚之聲同時在天際傳開:“你們若是非要進去也可,當然,前提是你們能破開那虛空封印?!?/p>

           語落,老者的身影隨同那一根拐杖徹底消失無影。

           獄王冷厲一哼,提著黑魔錘便欲動手,劍王則是一副沉思模樣。

           秦萬里道:“我若是你,便不會莽撞而為?!?/p>

           獄王一愣:“你不擔心你所牽掛之人在里面出現意外?”

           秦萬里道:“我擔心,我比誰都擔心。只是在見到他后,我反是一點也不擔心?!?/p>

           劍王也于此時側目過來,繞有意味的盯著秦萬里。

           獄王不解:“你口中的他,指的是那持杖老者?”

           秦萬里點了點頭:“沒錯?!?/p>

           劍王問道:“既是如此,你為何反而不擔心?”

           秦萬里道:“因為一個虛實境強者,沒必要騙我?!?/p>

           “什么?”

           “虛實境?”

           獄王與劍王大驚失色,滿臉不可思議。

           若說煉虛境修士可以在風瀾大陸橫著走,那么虛實境修士足以稱之為一方主宰。

           劍王平息道:“閣下是如何知曉那人有虛實境實力的?”

           以他與獄王的眼力,都不曾看出適才那老者的深淺。

           秦萬里同他二人一樣,都是煉虛實力,何以做到?

           秦萬里笑了笑,說道:“直覺?!?/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