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十章:筆誅靨魔,力有殆勢 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293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暴喝聲下,史大彪人已消失原地,神出而鬼行,聲銷跡斂。

           見狀,靨魔大驚失色,眸眼中唯剩一道破空呼嘯而來的尖銳筆鋒。

           “呼!”

           “咻!”

           剎時間,衍天筆出,倏若造化。

           筆出,一點一頓,染一片凄風厲雨,作一方天昏地暗。

           筆定,乾坤兀顯。

           ==說

           那是一處黯蒙世界,清無上騰,濁無下凝,陰陽若合形,混沌似未開。

           煙霧彌漫中,史大彪的身影偏又清晰可見。

           他威武而立,身軀凜凜,眼有寒星射,眉似渾漆刷,無形中自有一股萬夫莫敵之勢。

           他的手中,橫斜著衍天筆。

           他的腳下,踩著枯骨崢嶸。

           恍一看,就若這天地間的王者一般。

           靨魔彷徨顧視,栗栗危懼,不敢置信地顫聲以言道:“這?這是虛實之域”

           他駭恐無比,怛然失色。

           在此之前,平野所在的那一方時空曾被赤魔禁錮住,縱刀荒等合體境修士也無可堪破。

           可適才史大彪隨意揮筆下,便有一方虛實之域顯現,這如何不讓靨魔震驚?

           此時,靨魔寒毛卓豎,史大彪卻獨享安然。

           他的肩頭,小貂漠然地盼顧了片刻,接著又瞇合上了雙眼。

           史大彪掩手一揮,筆指靨魔,淡冷道:“你不是要看我筆下的解釋究以何詳嗎?”

           靨魔眉宇凝沉,厲喝道:“你以為憑借這一虛實之域便能奈何得了我?”

           言落,影出。

           持手闊斧,咆哮澎湃——“轟!”

           霎時間,幽元狂掠,厲繞斧光,蒼旻動蕩,霹靂震吼。

           “轟隆??!”

           浩蕩聲威中,這一方迷蒙都好若要被利斧劈塌一般。

           見此一幕,史大彪貌色不改,依舊淡漠如初,衍天筆迎空倏點。

           “咻!”

           隨著他這一筆點動,這一方世界突起巨變,黑暗迷蒙中,一道巨大筆影憑空顯現。

           一時間,疾風厲雨突起,雷鳴電閃兀來。

           筆影一出,上御九天,下鎮河海,霄漢驚落,鬼神啜泣。

           此時,靨魔正氣勢洶洶朝著史大彪襲殺而來。

           奔掠途中,靨魔突地一頓,但覺眼前一昏,哪里還見史大彪半分身影?

           還不待其作何反應,那懸于天幕的燦金筆影已若星火貫落。

           “咻!”

           “轟!”

           筆落,那本狂嘯激涌的幽冷元力,頃作覆滅不存,一道尖細筆頭攜八方風雨之勢垂取靨魔。

           靨魔一臉驚恐,體內魔元尚未斂聚,筆影已落擊在其身前。

           “砰!”

           只聽得一聲轟天震地的巨響傳蕩開來。

           受此筆擊,靨魔的身子就如遭受萬山壓頂,繼而直被轟砸到下方的那一片陰沉昏暗中。

           “噗嗤!”

           血染迷蒙,靨魔只覺己身魔元紊如飛絮,靈體與魂魄更有碎裂之勢。

           這一刻,靨魔心駭意亂。

           他發現自己似乎從未這般近距離地面對死亡,近得他心膽俱寒,恐懼叢生。

           強忍著傷勢,靨魔連忙顧看。

           這一看,不見那巨大筆影,亦不見史大彪蹤

           天地昏蒙,混沌未鑿。

           正于此時,異變再起,迷蒙初開,氣之輕清者,上升而為天,氣之重濁者,下凝而為地。

           不消片刻,天明地開。

           靨魔驚懼地發現,此刻己身正躺臥在一處千丈巨坑內。

           他舉首而望,只見半空之上,史大彪的身影在光影聚斂中顯現。

           他持拿著衍天筆,凌云而立,威武不凡。

           “乾坤浩大,日月鑒照分明,宇宙寬洪,天地不容邪魔?!?/p>

           梵喝方歇,史大彪動了。

           其速之快,風馳電掣不愈,其勢之猛,雷霆霹靂不及。

           靨魔的猛地一縮瞳孔,還未有的何動作,其頰面之上突起一道清脆之聲。

           “啪!”

           一記掌摑,倏地而來,掄掌之人蹤影不見,五指血印清晰可聞。

           受此一擊,靨魔的身子就如飄絮般倒飛而起。

           這一耳光,直打得他七葷八素,渾噩不辨,眼中金星,璀璨盛明。

           其身在血雨中倒卷,倒地的前一刻,的其另一頰面竟是再起掌摑之聲。

           “啪!”

           靨魔的身子迎空而起,鮮血直作噴涌,撩起滿天血霧。

           這一刻,靨魔的只覺得腦海中嗡音連綿,他的兩臂松弛下垂,深邃的眼神變得黯淡無光。

           就在靨魔迷離昏沉之際的,其臉頰之上響起了第三次掌摑之掌聲。

           “啪!”

           掌落,人飛。

           靨魔垂空而墜,直在半空劃拉出一條血線,繼而于一聲轟鳴中栽倒在地。

           “砰!”

           風起,塵揚。

           史大彪的身影顯現而出,他懸空而立,氣度從容,只一雙玄寒之眼,便讓人不寒而栗。

           靨魔癱倒在地,聳拉著頭,繚繞周身的煞霧散漫趨逝,整個人儼若一副彌留之態。

           史大彪的三記掌摑,打得他昏天暈地,打得他癡愣呆傻,打得他毫無還手之力。

           誰曾料想,能與合體境一較高下的靨魔,在史大彪手下竟落得如此不堪?

           此刻,史大彪淡漠地瞅了靨魔一眼,身影憑空消失。

           現身時,其人已臨至靨魔跟前,魁梧身姿就如山岳一般挺拔而立。

           靨魔一愣,身軀籠罩在一方陰影下。

           他一臉萎靡地抬起頭來,全身顫抖不止。

           剛一抬頭,便見一根細尖筆頭已然抵至其額前三分。

           同一時刻,有冷厲之言繞耳而來:“我筆下的解釋,你可滿意?”

           聲如雷,直在靨魔的腦海中飛掠咆哮,他張了張口,顫巍巍道:“你你到底是誰?”

           史大彪冷峻如常,淡淡道:“我是誰?”

           他頓了頓,似陷入思量,繼而輕冷以言:“你不配知道!”

           靨魔皺了皺眉,有心想要凝匯自身魔元,卻發現如何也不得為繼。

           這時,史大彪道:“我的衍天筆,敏重而又無鋒,我的解釋,毫無含蓄。但你卻渾然無知,你可知為何?”

           靨魔一臉迷離,隨時都有昏厥之勢。

           即便如此,史大彪所說的每一字卻清晰地烙印在他的腦海。

           史大彪沒有理顧靨魔,再道:“你不懂我,你也沒資格懂我。彪爺讓你死,你活不了,彪爺讓你活,你死不了?!?/p>

           言落,那懸停在靨魔額前的筆頭突變得無比璀璨。

           刺目的光華,宛若承載了無上之力,直照得天地通明。

           下一剎,一抹流光爍射而出。

           “咻!”

           筆鋒凜冽,銳嘯當空,直一眨眼,便從靨魔的額頭穿射而過。

           沒有飛濺的鮮血,沒有痛苦的嘶嚎。

           靨魔兩目圓睜,神色中凝懸著驚駭,他張著嘴,卻無言出。

           其額前,一燦金筆身穿腦而過。

           史大彪看也沒看靨魔,他的那一份淡漠與冷峻仿若與生俱來。

           收筆而歸,史大彪緩緩轉身,癱臥在其身后的靨魔,身軀開始消融,縷縷輕霧在一道道金芒下湮滅。

           此時,史大彪挺身而立,衍天筆背負在手。

           他的目光,直直看著蒼穹。

           那里,風云際會,迷蒙重重。

           正在這時,本昏沉以睡在史大彪肩頭的小貂,突地消失不見。

           下一刻,距史大彪不遠處的空地上,兀起寒風吹卷。

           不多時,一道倩影在寒風凜冽中虛幻而出。

           女子冰肌玉膚,冷艷絕俗,她披著一襲輕紗般的白衣,猶若身處在輕煙薄霧中,似真似幻。

           她的眼,黑紫泛爍,自其目光中透射而出的寒意,澄如秋水,寒似玄冰,攝人心魄。

           女子靜默而立,白衫飄舞,不沾纖塵,不染俗色。

           伴隨著女子的現身,連山疊翠,披銀掛雪,四野八荒,凝滯凍咽。

           一時間,千峰云海雪如塵,萬事萬物都好似籠罩在嚴酷蕭瑟之下,就連時空都若凍結。

           見得女子,史大彪眉宇一沉,繼而對著女子微微躬身,道了句:“寒妃?!?/p>

           女子淡冷地點了點頭,道:“出了這衍天境,你可還記得我?”

           史大彪搖了搖頭。

           女子道:“我也只能在你這衍天境中,方能真身以現!”

           史大彪道:“寒妃所受傷勢,如今可有好轉?”

           女子笑了笑,也不知是因為她不常笑,還是久別笑顏,此刻她的笑容竟顯得有些生澀。

           “我的傷勢很重,王還需你輔助,這些魔修來歷不凡,許與魔域的人有所關聯!”

           聽得“魔域”三字,史大彪的臉色倏地一沉,且還帶著深切的憤恨。

           史大彪道:“寒妃,魔域與仙域有天河相阻,若非有無量尺,他們何以得入?”

           女子顰眉蹙頞,道:“縱有無量尺橫跨天河,魔域實力也敵不過我仙域,但那一戰,卻是我們敗了!”

           說著,女子嘆了嘆氣,眉眼之中,繾綣著逝遠已久的記憶。

           史大彪頓了頓,道:“寒妃的意思是說,仙域有人叛變?”

           女子不置可否,道:“是否有人叛變,歸仙之后,自見分曉?!?/p>

           史大彪點了點頭。

           女子道:“你見過他老人家了?”

           史大彪一愣,想了想后,道:“見過了?!?/p>

           女子道:“當初若不是他老人家游歷外域而去,王也不至于”

           說到這里,女子的話語突地戛然而止,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傷心的事,滿眼悲愁。

           史大彪道:“寒妃,于王而言,這一場大夢,何嘗又不做大覺呢?”

           女子笑了笑,道:“你還是如以往一樣,總說些玄妙之言?!?/p>

           史大彪道:“他不也一樣嗎?”

           女子微詫,道:“他?”

           史大彪笑道:“沒錯,他!你的王!”

           聞言,女子眼中的追憶之色更趨濃烈。

           下一刻,她再次笑了笑,這一笑,笑得溫情翩躚,笑得柔意纏綿。

           緊隨著,女子的身影漸變虛幻,一陣清寒波蕩下,其人已消失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史大彪那空無的肩頭,突有一只雪白小獸顯現出來。

           小貂瞇了瞇眼,眸色之中,飽多疲乏。

           遲定片刻,小家伙緩緩閉上了眼,再次陷入昏睡。

           史大彪怔了怔,輕聲一嘆,身影也作幻散。

           下一剎,迷蒙頓開,天幻地變。

           舉目而視,云幕四野,依舊烏云蔽日,依舊黑浪掀天。

           史大彪一臉迷蒙地佇在平野上,他的手中,持拿一燦金筆鋒。

           見得史大彪現身,武忘等人紛紛湊上前來。

           “大彪兄,那魔修被你斬殺了?”武忘打探道。

           靨魔實力極為強大,之前僅憑落斧之勢,便讓眾人盡數敗歸。

           他們雖知史大彪高深莫測,但多少有些擔憂他與靨魔之戰。

           適才史大彪點筆之下,其人與靨魔兩兩消失。

           眾人知曉,靨魔是被史大彪攝入到了虛實之域內。

           此時,史大彪現身,但靨魔卻不見蹤,難免讓人心生揣思。

           聽得武忘問言后,史大彪笑了笑,他隨手一揮,衍天筆頓掩無形,取代而出的則是一壇烈酒。

           迎風,狂飲。

           酒入喉,味呈烈。

           下一刻,史大彪提步而去,他沒有去關注天幕上大戰,亦沒有理會武忘等人的驚愕。

           三兩步下,其人已來到一尸首零散處,繼而彎腰將地面上的一儲物袋拾取到手。

           伴隨著儲物袋的入手,史大彪眼中的迷蒙頓作煙消云散。

           見得史大彪這般舉止,烈陽皺了皺眉,道:“大彪前輩一直都這樣嗎?”

           這一路走來,烈陽自也聽聞了不少關于史大彪的“偉績”,對于史大彪,他更多的是敬畏。

           武忘道:“老師,大彪兄一直都這樣?!?/p>

           聞言,無憶等人皆作一臉無奈。

           碧靈道:“適才那魔修,是否已被大彪前輩誅滅?”

           眾人一愣,一時竟不知如何作答。

           沉寂半響,無憶開口道:“大彪兄行事,向來難測,不過我想,他應該有斬殺那魔修的實力?!?/p>

           對此,眾人沒有異議。

           緊隨著,他們的目光連連回轉到天幕上。

           此時,天際中,大戰依舊。

           “轟隆??!”

           “砰!砰!砰!”

           “隆隆”

           刀荒揮舞著長刀,刀勢蠻橫勁霸,古樸而又厚重,大開大闔,出刀雄邁,正與一魔修殺得難解難分。

           起初在與這魔修對戰時,刀荒處于下風,但隨著時間流逝,刀荒竟越戰越勇。

           曼珠沙華挑撩著一柄血色長劍,劍勢迅急飄逸,詭異而又莫測,多端的變化,直讓迎對的三個魔修難以揣度。

           戰事初啟時,曼珠沙華只與一名魔修相戰。

           之后援手拓跋宏,順帶也招來了為攻拓跋宏的那一魔修。

           再之后,閆帥與曉夢在那滿臉血痕女子的攻擊下險些喪命,幸得曼珠沙華及時出手,這才保下兩人性命。

           此時,拓跋宏、閆帥以及曉夢輔攻在曼珠沙華的左右。

           他們傷勢不輕,更多的,是依靠曼珠沙華之力在抵擋那三名魔修。

           讓人震驚的是,曼珠沙華在迎對那三名魔修時,竟顯得游刃有余,出招制招,絲毫不落下風。

           這邊戰事似陷入了持定,另外一邊,天翊正與霧魔激戰正酣。

           “砰!”

           霧魔的長槍撩動,一記提舞撩花,時空頓起轟蕩。

           槍出,虛幻叢生,扎、撻、圈點了幾多,翻翻覆覆,槍影叢生。

           如虹槍勢,若一匹練橫空貫射,進不可擋,速不能及,直取天翊而來。

           天翊見狀,手中披風長棍,突一橫斜。

           這一刻,勢動的長天,飄搖的風雨,零落的凡塵,諸物齊聚,合鳴齊吟。

           這一刻,天地作壁,回蕩著清脆悅耳的棍吟之聲。

           天翊長棍一抖,五彩棍鋒,輪轉而出,只見得四方風云齊號令,笑傲寰宇動蒼茫。

           無邊無際的靈力,交相涌動,勢如洪濤,伴隨著天翊的棍出,齊齊朝著霧魔襲的殺而去。

           “砰砰砰”

           炸裂聲此起彼伏,撩得山河動蕩,碎屑漫天。

           互以交擊,天翊與霧魔的皆有倒退。

           霧魔身影落定后,眉宇一沉,略有些不可思議道:“天地之力共鳴?”

           說著,持手長槍倏地破出,斬風而過,撩起若河槍芒。

           滾滾中,魔元浩蕩,碎了如席般風雨,撩了如銀般梨花。

           槍落,驚起漫天風塵,轟鳴中響起一道悶哼聲。

           “噗嗤!”

           繼而見得,天翊的身影倒飛出去,披風長棍都似有脫手之勢,鮮血如灑,撩霧漫天。

           與此同時,適才還做席卷的萬千靈力,也在霧魔的這一槍下,盡數渙散。

           見得天翊被一槍挑飛,武忘等人無不驚愕失措,千鈺幾女的眼中,更是朦淚泛爍。

           他們雖滿心擔憂,但卻無法掙脫那突顯現的禁錮之力。

           此時,天幕中,凈蠻煙瘴雨,朔風繞邊血,有槍芒橫驅萬里,經久不散。

           這一刻,馝馞的薄霧,彌漫著腥香,朵朵血蓮綻駐

           本書縱橫中文網首發,已愈一百九十多萬字,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寫書不易,寫好書更不易,本書體裁所限,注定非大眾,想想都有點小憂傷。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本書縱橫中文網首發,已愈一百九十多萬字,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寫書不易,寫好書更不易,本書體裁所限,注定非大眾,想想都有點小憂傷。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