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十八:同迎腥風,共渡血雨【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706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刻,云垂平野,草枯風疾,雪盡人來。

           天翊步履如風,流光颯沓過平野,花醉承怒劍光寒。

           云漠漠,風瑟瑟,飄盡玉階瓊霄,襲來風塵日色昏。

           軒炎與火鳳眉梢深鎖,凝視著氣勢洶洶而來的天翊一行人。

           火鳳兩眸一緊,曲掌成拳,兩輪迷你驕陽頓繞拳上。

           軒炎掩手一揮,斷魂刀出,刀光霍閃,寒威凜冽。

           一眾南院弟子嚴正以待,刀槍劍戟倏地倒向,盡露鋒芒。

           天翊行步不減,眸帶玄寒,花醉長劍迎空一記撩蕩。

           只聽得“怒劍鳴音”鏗鏘破空,穿耳而來。

           只見得五彩劍光,若匹練刺云破霧,橫貫長空。

           一劍出,光寒搖動,虛空震徹,天霄地宇盡皆顫栗。

           霎時間,風云色變,日月顛倒,花醉長劍掀起的碎石飛屑席卷長野,驚起“駭浪滔天”。

           火鳳與軒炎等南院弟子無不失措,驚懼之余,紛紛迎擊而出。

           軒炎舉刀成劈,一記卷動著烈焰的刀芒豎動蒼茫。

           火鳳含怒出拳,兩論迷你驕陽如隕星般橫直沖撞。

           須臾間,紛繁的攻擊連連迎上花醉長劍的襲撩。

           “砰!砰!砰...”

           驚天動地的炸裂聲連綿而起,天地作壁,回音不息。

           刀落,震反而歸。

           拳出,驕陽崩裂。

           只聽“噗嗤”兩聲,火鳳與軒炎兩人一口鮮血噴出,身如蓮蓬倒飛出去。

           一眾南院弟子在劍芒的沖擊下,直如細沙遭遇狂風,紛紛吐血卷飛。

           自天翊出劍到火鳳、軒炎等南院弟子出擊抵御,不過眼瞬之間,然則予人的震撼卻久揮不散。

           一人,一劍,橫掃南院諸嬌!

           這等實力,這等霸氣,古往今來,整個虛空戰場從未有過。

           天翊看也不看火鳳等南院之人,適才那一劍,不僅橫掃了眾強,也撩出一條暢通之道。

           他心系無憶與慕青青的安危,所以他徑直而去。

           武忘等人緊隨在天翊身后,他們只道天翊實力強大,卻不知已然強大如斯。

           軒炎咬著牙、切著齒,于踉蹌中站起身來,抬手,斷魂長刀直指武忘背影,大喝道:“武忘,你可敢與我一戰?”

           然則,武忘的身影并未有絲毫停頓,唯剩一道厲喝傳來:“你我之戰壓后,好好養傷!”

           火鳳憤憎地起身,她的嘴角噙著鮮血,模樣顯得很狼狽。

           南宮盈盈眸色復雜地看了看東倒西歪在平野上的南院弟子,她知道,天翊已經手下留情,若不然,等待南院眾弟子的怕不只是被橫掃這么簡單。

           不多時,天翊一行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火鳳等人的視線中,他們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讓火鳳與軒炎疑惑不解的是,天翊等人的匆匆之為,所圖為何?

           軒炎道:“不忘太強!”

           火鳳道:“一個實力強大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人偏又不懂得憐香惜玉?!?/p>

           軒炎道:“難怪閣主會力保圣王學院,以不忘之能,確實值得南宮閣那般做?!?/p>

           火鳳道:“軒炎,你有沒有聽我說話?誠心找揍不成?”

           軒炎道:“鳳姐,你喜歡不忘直說就成,何必拐著彎的說什么憐香惜玉?這可不是你的作風?!?/p>

           火鳳道:“我與他不過萍水相逢而已,何談喜歡?我只不過有些欣賞他罷了?!?/p>

           軒炎道:“他值得人去欣賞,更值得人去喜歡?!?/p>

           火鳳笑而不語,她在想,值得欣賞的人,真的就值得去喜歡嗎?

           此時,天翊一行人過寒煙風草,急速前往虛空戰場深處。

           昨夜他們等了一宿,卻沒有等到無憶與慕青青的歸來。

           天翊說過,一夜之后,無憶等人若未歸返,他會去找尋他們,即便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哪又如何?

           就如南宮盈盈所猜測的一樣,天翊對南院之人確實手下留情了,之前由花醉長劍激發而出的劍芒,并未以劍刃落擊在南院之人的身上。

           若不然,那一片長野,恐已伏尸流血一片。

           風馳電掣了好長一段時間后,蕭落、卜瑤等彌音、幻夜學院的弟子吃不消了。

           他們的實力本就不及天翊等人,這般長途急涉,元力只作后繼無力。

           天翊微一停頓,言道:“武忘隨我一起,其余人隨后?!?/p>

           說著,天翊看了看有些急眼的千鈺等人,后者自是希望能與天翊一道。

           天翊道:“鈺兒,我與武忘走后,一切都交給你了?!?/p>

           千鈺頓了頓,微微頷首,這不是她之本意,但天翊既然都如此說了,她不會拒絕。

           幻茵早于一日前便是醒轉了過來,在她的告知下,天翊驗證了自己的猜想。

           那四個隨在夜珞身旁的人,絕不是簡單之輩,僅憑氣勢威壓,便可擊退無憶,這般實力,已然有些恐怖。

           時間緊迫,天翊與武忘未作多言,繼而騰空而去。

           兩人走的匆忙,甚至都未聽到幾女的細語叮囑。

           昏沉的天穹下,兩道流光破空而過,其速之快,追風莫及。

           武忘道:“老大,那四人很強!”

           天翊道:“是很強!”

           武忘道:“老大,你可有把握應對?”

           天翊道:“沒把握。但即便沒把握又如何?你我既是知曉無憶身份,那便沒有退路?!?/p>

           武忘道:“他是我們的兄弟,再大風雨,我們都要一起?!?/p>

           天翊微微一笑,笑得意蘊深藏。

           武忘在他的笑意中,領略到了一種即便是在九曲黃泉下也要談笑風生的感覺。

           他隱隱有些明悟,為何天翊適才會讓千鈺等人留下,而唯獨讓他隨之一道?

           時間緊迫固然是一原因,但更多的卻是因為,他們是兄弟。

           天翊對兄弟的理解,少了一份大義凜然,他本可讓武忘留下,畢竟前路叵測,兇險難料。

           但又有幾人知曉,早在天翊帶著武忘離去之際,他便已有了決意。

           此去一戰,若有身死,他會死在武忘與無憶之前,他只要還沒倒下,只要還有一口氣,那便會護得其周全。

           天翊與武忘相逢時,曾說:“海若無邊我作岸,山若無頂你為峰。今后,這天地,我與你同撐。無論多大風雨,無論多少刀鋒劍影,你我并肩!”

           寥寥數語,意氣昂揚,直將兄弟間的情義言說得淋漓盡致。

           天翊與武忘是兄弟,與無憶亦是兄弟,三人都是兄弟。

           眼下,兄弟遭劫,豈能坐視?

           是兄弟,那便同腥風,共血雨,兄弟一起,沒有畏懼,沒有退縮。

           劫波若來,一起渡!

           天地若塌,一起撐!

           ......

           一轉眼,一日即逝。

           天翊與武忘飛過幽野長空,輾轉之間,已臨至第二道封鎖線。

           兩人行徑的速度,快過了所有參加天才戰的學院弟子。

           當然,風瀾學院四院除外,他們本就在虛空戰場,在他們的眼中,那些前來參戰的人,不過是其歷練對象而已。

           此時,平野上空,有一道倩影懸停不動,她佇在那里,就如一柄劍鋒般挺立。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西院的西門劍馨。

           天翊與武忘并沒有橫沖直撞而過西院的封鎖,盡管兩人有著那樣的實力。

           西門劍馨道:“不忘、武忘,你們這么快就沖過了南院的封鎖?”

           天翊道:“我們沒時間多逗留,我只問你,你放不放我們過去?”

           他沒有與之言道無憶之事,盡管他知道西門劍馨喜歡無憶。

           西門劍馨道:“放又如何?不放又如何?”

           天翊道:“我本以為西門劍馨是一個不需要理由的人?!?/p>

           西門劍馨笑了笑道:“我可以放你們過去,但你們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p>

           天翊道:“你若是想問我無憶下落,我只會告訴你,我不知道?!?/p>

           西門劍馨笑意收斂:“你們走吧,不過等到天才戰結束那一天,我希望見識一下你手中的劍?!?/p>

           她瞅了瞅天翊手中的“花醉”長劍,當初她曾言說天翊不配用劍,而今她卻是對天翊手中的劍興趣倍增,不為別的,只因此刻其儲物袋中那一神兵“問天”正嗡鳴不斷。

           天翊同武忘示意一眼,連連掠影而去,他沒有回應西門劍馨什么,他知道西門劍馨能懂得他的默許。

           兩道流光劃過天穹,一閃而逝。

           待得天翊與武忘兩人離去后,突有一道破空聲傳來。

           不消片刻,西門劍馨的身旁多出一男子身影來,男子生得橫胸闊腹,精壯有力,他的肩上,扛著一柄巨劍。

           男子道:“劍馨,就這樣放他們從我們的封鎖區域離去?”

           西門劍馨瞥了男子一眼:“你若不服,大可現在去追,他的強,不是你手中的劍所能丈量?!?/p>

           言落,西門劍馨翩翩而去,腦海中,無端浮現出一道身影來,心道:“無憶,你又去了哪里?”

           男子愣在半空,久不得語。

           他不知道天翊與武忘的身份,也不知天翊與武忘的實力。

           他知道的是,西門劍馨的為人,就如她的劍一樣――指天,破天,再問天。

           然則西門劍馨適才之言,卻有些落乘下風之意。

           ......

           題外話:本書網首發,他處恐有錯遺,懇請諸位道友助三狼一臂之力。

           qq群:513260627,歡迎您的到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