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四十三:天翊之驚,燎原槍發【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358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見得千葉這般疾言厲色,天翊含悠一笑,他沒有解釋什么,也沒有什么可解釋。

           若是史大彪在場,定少不了一番應景之言――“心無物欲,即是秋空霽海。坐有琴書,便成石室丹丘?!?/p>

           這一夜,天翊一行人停憩不前,那一輪皎月由東而西緩緩穿梭在深邃的天幕中。

           長天一色,纖塵全無,皎皎孤月,卻是多了些寂寥與凄涼。

           不知不覺,疏影橫斜,平野有暗香浮動,月已西沉。

           昏晨交替,曉霧將歇,草露含霜,若明珠有淚,迷醉了一行遠客,繚亂了幾多心緒。

           此時,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停佇在平野上,目以遠眺,望著那半里乾坤。

           慕青青道:“無憶的話,乃是安慰之言,信不得真?!?/p>

           幻羽點了點頭:“我知道?!?/p>

           慕青青道:“你知道?”

           幻羽道:“以你與無憶的實力,回來之前,臉上本不該再有傷痕留下?!?/p>

           慕青青道:“這么說,你看到我的那一刻就知道了?”

           幻羽道:“沒有,我也是后來才想到的?!?/p>

           慕青青道:“這么說,你倒也不算太笨,我不喜歡跟一個木納的人相伴到老?!?/p>

           幻羽笑了笑,這一夜,他與慕青青暢所欲言,解開了后者不少心結,也知道她與無憶那日離去后的遭遇。

           慕青青道:“你既是不算太笨,那我問你,我跟茵兒,到底誰漂亮?”

           幻羽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這樣的問題,在他看來,是無解。

           慕青青嗤嗤一笑,說道:“看來你還是太笨,這么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如何回答?!?/p>

           言落,她已蹁躚而去,她失去了美艷絕倫的面容,但她的體態卻作輕盈。

           幻羽思緒翻轉,似還在考量該如何回答慕青青所提的“簡單問題”。

           這一夜很靜,靜得悄無聲息便已流逝,破曉后,天以澄碧,無染。

           遼闊的長空,無垠的平野,平行而對,它們,一個在天,一個在地,連綿到視線盡頭。

           距離學院天才戰開啟,已經過去八個日頭,若是天翊等人愿意,他們現在便可長驅直入,直抵無字戰碑所在地。

           東院、北院的封鎖已經徹底被破,天翊等人本可暢通無阻而去,但卻遲遲沒有動身。

           經過一夜時間的恢復,千鈺的傷勢好轉了許多,這期間,天翊本想照看千鈺,卻被千葉無情拒絕,她還在為天翊沒有殺掉東方文宇而耿耿于懷。

           千葉并未將天翊放掉東方文宇的事情告知給千鈺,千鈺也沒有多問,因為她看到了那個能平息風雨的人已經歸來,有他在,她很安心。

           按照正常行程,再有四五日時間,他們便可抵達風瀾城外,可天翊卻提議眾人環路而行,原因很簡單,無字令。

           對此,眾人皆無異議,來路之上,有南院與西院的封鎖,他們待在這里,很難等到有能沖破封鎖的參戰者。

           讓天翊起疑的是,他們這一路走來,為何正好遇上風瀾學院的最強封鎖線?

           虛空戰場乃是一處直徑上千里的圓形之地,風瀾學院的弟子即便再強,那也無法構建出一條完整的圓弧封鎖線。

           這也意味著,一些參戰的弟子或為漏網之魚,可一路有驚無險地抵達無字戰碑。

           而天翊一行人所行之路,恰好迎上風瀾學院最強封鎖線,名震風瀾學院的八大年輕戰神有七人在這一線路上。

           這只是巧合,還是另有玄機?

           天翊在來風瀾學院之前,秦萬里曾叮囑他,讓其小心這里的人,小心無字戰碑。

           人,他已經遇到一些,那隨同夜珞一道的冰魂四人,皆是棘手之輩,天翊雖將四人盡數斬殺,但每每回歷,卻作心有不安。

           天翊很清楚,冰魂四人個個都有著遠超出竅的實力,可卻潛藏在夜珞身邊。

           北院的兩大年輕戰神,一個是夜珞,一個是幽女,天翊并不認為這兩人能及得了冰魂四人。

           再一回想到圣王學院遭劫之事,天翊自然而然便將冰魂四人與北冥閣聯系在了一起。

           他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冰魂四人或許不是北院之人,他們來自北冥閣,秦萬里讓他小心這里的人,實則是讓他小心風瀾學院之外的人。

           天翊對自己的預料深信不疑,畢竟在這虛空戰場中,他曾橋遇故人,那身處畫中的墨梅既是能夠出現在這里,北冥閣的人為何又不能呢?

           一想到這些,天翊越發覺得此次天才戰不簡單。

           此時,眾人在天翊的帶領下,環行而去,平野很闊,闊到能夠任憑東南西北風。

           一路上,眾人有說有笑,慕青青的頰面蒙上了一層黑紗,無憶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臉上的“橫溝豎壑”。

           巧合的是,在南宮盈盈的訴說下,天翊得知,每一屆天才戰都有一條死亡線路,之所以稱為死亡線路,乃是因為這一線路上凝聚著風瀾學院最為強大的弟子。

           這一席話聽來,頓使得天翊茅塞頓開,只道自己心有多慮。

           這一日,風平浪靜而過,天翊一行人并未遇上其他學院的弟子。

           他們已經身處虛空戰場腹地,距離無字戰碑都已不遠,可那從外而內的參戰者卻不一樣,他們需要一路廝殺沖關而來,能進入腹地者,大多都有著不弱實力,當然這其中并不包括那些所謂的“漏網之魚”。

           天才戰,第十個日頭,天晴,日正中天。

           天翊一行人也不知現在身處何地,他們或許已經偏離了環形之路,因為之前是順環而行,所以天翊并不擔心,他們若想,只需深入靠右之手的平野之地,便能抵達無字戰碑。

           這兩日,依舊無波無瀾,陪伴天翊等人的,唯有片草、長天以及熏風。

           無憶道:“老大,要不咱們直接去無字戰碑那里吧?”

           武忘道:“小白臉,你怎生得如此沉不住氣?這些年下來,你都修得什么身?養得什么性?”

           無憶道:“死胖子,你說什么呢?我倒是忘了,我說過要幫你自帶九分殺氣的?!?/p>

           他微微一笑,配以頰面那猙獰的鞭痕,竟給人一種“狡黠”的味道。

           武忘道:“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讓我自帶九分殺氣?”

           他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模樣。

           天翊一語未發,不是他不說,而是武忘與無憶根本就沒給他說話的機會,他不來氣,反是對這樣的一幕感到溫存,畢竟,這個世上亙古不變的東西很少。

           見武忘與無憶兩人又掐在了一起,南宮盈盈不樂意了,沖著無憶喝道:“小白臉,你在囂張,小心我用破天印砸你?!?/p>

           她對著無憶比劃了下粉拳,初次相遇的時候,無憶便是被她的破天印掄砸得噴血倒飛。

           無憶面色一驚,大叫道:“盈盈弟妹,你竟然如此待我?我可是一直都跟你站在一邊的??!”

           南宮盈盈低眉垂眼,無憶那一聲“弟妹”聽來總有種神奇的力量,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武忘一愣,郁氣上涌,連喝道:“小白臉,我明明比你大!”

           言罷,其身已奔掠出去,無憶一臉驚愕,撒腿便跑,平野之上,又開始上演一幕你追我逐的大戲。

           千葉這兩日顯得不茍言笑,似乎還為天翊放掉東方文宇之事而憤郁,此時自無心情閑看其他。

           相較于千葉,千鈺等人笑得很和煦,就如從天綻放而來的陽光一般。

           于此之際,平野之上突有破空聲響起,急切中又帶金戈交擊聲。

           不消多時,但見天際之上,數十人正合力圍攻著一名男子。

           男子十七八歲模樣,有著一頭半寸短發,著身的一襲金色長袍上血跡斑斑。

           此時,他手中的長槍不時點、挑、撩、撥,借以回擋紛繁而來的元力。

           長槍每每掩動,皆生出一道道銳嘯的金元之力,元力雖不雄渾,但卻給人一種不屈天地的意韻。

           看得出來,男子已是元力不濟,這般下去,恐有性命之危。

           但他依舊苦苦支撐,元力漸趨殆盡,銳嘯卻不減反增,若有越戰越勇之勢。

           見此一幕,武忘與無憶停止了追逐,天翊等人駐足以望,蕭落與卜瑤等彌音、幻夜學院的弟子則顯得躍躍欲試。

           天翊沒有開口,他只是靜默地看著,這一片血雨腥風的戰場上,困獸之斗未有歇止。

           他沒有開口,武忘等人自不會輕舉妄動,反是蕭落與卜瑤等人一臉焦狀。

           此刻,天際之上,轟音成片,元力交擊中,一記元刃突破男子長槍的點防,頓從其左肩削過。

           一時間,血霧飄灑,男子哼也沒哼,他是個鐵骨錚錚的人,一襲血雨何能其起容?

           見狀,那圍殺男子的數十人,紛紛再起攻擊,各種元力撩撥下,凝匯成千刀萬影直取男子而去。

           男子眼中閃過一抹絕厲,周身突有金元之力澎湃而起,那本作暗淡的長槍,頓變得金光熠爍。

           他一手迅地掩動,金色長槍顛轉在背,只見得,一束金光直從男子身后爍出。

           金芒一經飛射,直沖九霄,轉瞬便已演作一柄巨大的虛幻槍影,自那槍影中散發而出的氣勢,宛有種堪破天地的銳利。

           天翊神情突地大變,不可思議道:“燎原槍法?”

           言語聲還作繚繞,天翊的身影已從原地消失,其速之快,風馳電掣難及。

           ......

           題外話:本書網首發,他處恐有錯遺,懇請諸位道友助三狼一臂之力。

           qq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