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十二章:噬月遲暮,荒時末路【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4672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火鳳走了,卻留給眾人以憤憤,她言道的似乎并無過失之處。

           但這世上,又有誰不借誰的勢呢?

           天翊抬眼看了看天,他總覺得此次進入虛空戰場,似乎一切都顯得過于風平浪靜了一些。

           他殺了北院的鎮院之獸獵云奔電豹,按理說他的到來,應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然而浪未起,石卻好似沉入大海。

           一想到這里,再一結合適才火鳳離去之言,天翊恍然明悟。

           火鳳說他借“人”之勢,這里的“人”指的應是南宮閣,也唯有南宮閣,方才能平息那激勇的浪花。

           天翊洞悉了火鳳的弦外之音,但卻不知道,那一石激起的浪花,真的就已經平息掉了嗎?

           ......

           天將拂曉,曙色漸明,星辰暫隱。

           千炎城以北的一條徑道上,一道流光一閃而逝,流光中掩著一只吊睛白虎。

           它目光炯炯,身軀凜凜,行如風馳,奔若電掣。

           虎身之上,駕乘著一名小女孩,正是虎妞。

           此時,虎妞左顧右盼,黑紫大眼眨爍不已:“大白?爹爹不是讓我到圣王學院仰望星空嗎?怎么又急著讓你帶我回家?”

           虎妞一臉的茫然失措,望眼之下,黑云蔽日,天光難瞻,哪里有半影星空?

           大白只言不發,虎軀臨躍奔騰,遠影重重,須臾之間,便已掠過長街高閣。

           千炎城,圣王學院,云閣之巔,荒時與卜噬月靜默而立。

           一上云閣萬里愁,煙籠蒹葭霧罩柳。溪云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抬眼,杳杳冥冥,薄幕卷層云,黑云藹藹撲人寒,冷氣陰陰浸體顫。

           風起,獵獵翳翳,飄飄而吹衣,天蒼嘈嘈風波惡,地穹切切行路難。

           荒時言道:“卜老婆子,你本不該出現在這里?!?/p>

           卜噬月道:“荒時老兒,你也不該出現在這里?!?/p>

           荒時笑道:“可是你我現在都在這里?!?/p>

           卜噬月道:“我們可以選擇離去?!?/p>

           荒時搖頭:“你可以離去,但我不能。我答應過不忘,要盡全力守護圣王學院?!?/p>

           卜噬月道:“盡全力守護?”

           荒時點頭:“草木有零落,美人有遲暮?!?/p>

           卜噬月道:“但你不是英雄?!?/p>

           荒時笑了笑,沒再作言,兩名老人憑欄而望,他們望見的,是一片蒼涼,一片悲壯的蒼涼。

           風停,千炎城巔,一縷天光從云縫里透射下來,連帶出現的還有一名男子。

           男子有著一雙邪魅的眼睛,冰冷犀利之下,放佛能洞穿人心。

           他懸停于空,俯瞰萬物,萬物在其眼中,都已荒寂凋敝。

           荒時與卜噬月凝視著男子,他們感知不到男子有多強,他們只知道,他是風雨,是狂風暴雨。

           圣王學院內,成千上萬的弟子遙遙而望,這一刻,他們很安靜。

           他們的腦海中,不斷映現著史大彪與天翊等人離去時的“聲”姿。

           那聲,如余音繞梁,不絕不休,乃是史大彪所言:

           “潛龍騰淵,鱗爪飛揚。乳虎嘯谷,百獸震惶。鷹隼試翼,風塵吸張?!?/p>

           “天戴其蒼,地履其黃??v有千古,橫有八荒。我圣王學院弟子,何以縱橫風瀾?馳騁千古?踏破八荒?”

           “此前風瀾學院來人,言說我圣王學院乃是一土著學院,要讓我跪承那風瀾令。我若低頭,我若跪下,我圣王學院顏面何存?”

           “你們的不忘師兄,劍斬小覷我圣王學院之兇獸,無懼那高高在上的風瀾學院,此等不畏,此等豪邁,你們可有?”

           “我圣王學院的弟子,當狂需狂,即便只是一聲叱咤,那也要令風瀾震恐。風瀾學院又如何?四方閣又如何?此行,我圣王學院必將摘得天才戰之魁首之位,圣王學院,必將名動風瀾??!”

           一念及此,那萬千弟子的身姿,突變得傲立挺拔。

           他們頭頂著天,腳踏著地,他們無所畏懼?。?!

           他們不由自主齊言梵喝:“圣王學院,名動風瀾!不忘師兄,君臨天下??!”

           萬千之聲交融,凝匯成浩蕩音河,直沖九霄,風云動容。

           那懸空而立的男子,虛晃了晃眼,喃了聲:“不忘么?”

           言落,他只手朝著身前一探,掌心中突顯一團幽藍光芒。

           見狀,荒時與卜噬月連忙迎空而起。

           荒時的妙指連連撥弄,九霄環佩萬音齊鳴,弦弦之音如千軍萬馬,馳騁天穹。

           卜噬月的手中,驚起迷幻元力,浩浩蕩蕩,前奔后涌,殺意縱橫。

           男子嘴角微掀,噙著一抹好似嘲笑般的笑容,他那探出的一手,輕輕朝著下空一按。

           那懸于其掌心的一團幽藍光芒,頓如星辰隕落。

           “咻!”

           只聽“砰”的一聲驚天巨響,那幽藍星辰轟然炸裂。

           霎時間,萬千幽刃躡影長空,奔逸絕塵之勢,直如幻影般一閃而逝。

           那正扶搖而上的荒時與卜噬月,只覺眼前閃過一道幽刃,繼而便見得己身鮮血揮灑而出。

           幽刃在兩人身上劃過,轉瞬便演作一串串水珠,與鮮血一道灑落。

           “咻!咻!咻!”

           緊隨著,鋪天蓋地的幽刃交織而來,瞬間便將兩人湮沒。

           “咻!咻!咻...”

           與此同時,移影虛射的幽刃也席卷了整個圣王學院,一切的一切,都好似覆蓋在幽芒竄飛下。

           這一刻,沒有延綿不絕的炸裂聲,沒有四起的硝煙,沒有痛徹心扉的悲嘶痛嚎。

           那幽刃倏地來,倏地去,來無影,去無蹤。

           男子不知何時已經消失,連帶著蔽日的黑云也在不知不覺間散了陰霾。

           天際上,有兩道身影飄搖而落,他們雙眼微閉,鮮血染紅的衣襟在風吹下絮動。

           九霄環佩緊挨在一面目全非的老人身旁,與其一道垂落。

           弦未動,風卻在動。風動,吹衣撥弦,奏響了一曲哀歌。

           這一刻,圣王學院的萬千弟子,他們昂著首,挺著胸,抬眼望著蒼穹――那里,本該有星空。

           一股股鮮血順著他們的身軀,流淌到地,交相融匯,勾勒出一條血染的江河。

           風過,掀起刺鼻的血腥――彌漫,飄遠。

           不消多時,千炎城巔,突起道道破空聲。

           人影懸停半空,共計十九人,為首者,一柄長刀在手,霍霍之光宛若天明,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南宮三王之一的鬼王刀盛。

           余下十八人,皆著一身火焰披風,爛漫之華,耀眼至極。

           刀盛神識一掃,悲戚一嘆:“我們來晚了,人都死了??催@殺人手法,應是水幽魄所為?!?/p>

           言落,刀盛帶著烈火十八將在圣王學院內探查了一遍,離去時,帶走了兩具尸身同一撥弦之器。

           ......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十三章:武忘之謎,好事成雙【第二更】

           風瀾學院,虛空戰場,水草輕煙,腳底風塵,這一片長野很長,這一片長野很野。

           天翊一行人緩緩而行,距離他們來到虛空戰場,已經四日有余。

           此時,彌音學院與幻夜學院的數十名弟子中,蕭落與卜瑤并肩而行。

           蕭落道:“卜瑤,你沒事吧?”

           卜瑤道:“我沒事,只是有些心神不寧?!?/p>

           蕭落道:“經你這么一說,我也有些心慌意亂了起來?!?/p>

           卜瑤道:“我看你是被那火鳳打得心慌意亂了,又或者是...”

           蕭落道:“又或者是什么?”

           卜瑤微微一笑,卻未道明。

           兩人的談話本作平常,但落到天翊耳中,卻撩得他也有些心緒不安起來。

           不知為何,天翊這一刻竟無端想起了三人。

           一者為天真無邪的虎妞,一者為撫曲以悠的荒時,一者為聲嚴厲色的卜噬月。

           千鈺道:“不忘,你有心事?”

           天翊回之一笑,未作回應,心事他有,而且很多。

           幻羽道:“不忘,再有幾日天才戰便將開啟,屆時四方學院盡皆進涌,我們當如何?”

           天翊道:“如何?該殺的殺,該取的取?!?/p>

           眾人一愣,天翊奉行的是取令而不殺人,可這話落得耳中,怎無端生得殺氣縱橫?

           心意隨動,言由心生,天翊言帶殺凜,不過緣起其心罷了。

           這之后,天翊一行人耗了小半日功夫,終是走出了那一片長野。

           一路上,武忘都很沉默,連帶著一起沉默的還有南宮盈盈。

           火鳳之事,無疑使得這兩人陷入到一種尷尬境地,而沉默,更使得尷尬彰顯。

           有那么一刻,南宮盈盈突然開口道:“武忘哥哥,你真的要跟軒炎哥哥比斗嗎?”

           武忘沒有回答,但其眼中投射而出的兩道寒芒卻是道明了一切。

           南宮盈盈道:“軒炎哥哥有著巔峰出竅實力,用得是巔峰靈寶...”

           其言未盡,武忘的喝斥已是傳出:“我不需要你提醒我,他就是神,我也不懼?!?/p>

           南宮盈盈愣了愣,眼有晶瑩,那到嘴的話語硬是生生被哽咽了回去。

           她的希望很簡單,簡單到只是一場勝敗,一場武忘的勝,軒炎的敗。

           眾人只作耳聽,卻未口言,有些事,他們不便插口,更不便插手。

           天翊沉默不語,他知道自家兄弟憋著一肚怨氣,他也希望武忘能有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

           但這一切,都得等到軒炎的到來。

           此時,一行人別了那一片長野,行至到一處有山有水之地。

           放眼而望,山影深沉,煙生碧霧,斷霞映水。

           天是陰沉抑郁的天,地是山水相間的地。

           眾人依水而行,河畔山水皆纏于薄霧中,一行人擇了一處地勢相對開闊的地方駐足下來。

           按照天翊所言,接下來他們將不再前行,而是以此地為暫棲之所。

           天翊有此決定,自不是臨時興起所致,這般行將下去,只作漫無目的,走走停停何日是頭?

           倒不如擇一處有山有水之地,讓眾人安定下來,也能多些時間修煉。

           天翊相信,他們即便停留不前,該來的也會到來。

           這一晃,又是兩日過去。

           期間,一切都顯得平靜,不知是這一片山水迷霧朦朧擾人視聽還是其他,這兩日下來,他們竟是連一個人影都沒遇上。

           經歷了火鳳事件后,彌音學院與幻夜學院的弟子也沉穩了許多,不再想著要去爭搶無字令。

           學院天才戰尚未開啟,便敢率先進入虛空戰場的人,又有幾人是好惹之輩?

           想通了這些,他們的心也靜下了不少,一門心思放在修煉之上。

           河畔,天翊獨自一人負手而立,入目的是一片清寒。

           身后,傳來一陣輕輕灑灑的腳步聲,武忘駐足在其身旁。

           天翊道:“修煉如何?”

           武忘道:“距離出竅,只一步之遙?!?/p>

           天翊道:“你若突破到出竅,可有信心勝那軒炎?”

           武忘道:“老大,你覺得呢?”

           天翊道:“你即便沒有達到出竅境,也有信心勝他?!?/p>

           兩兄弟相視一笑。

           天翊道:“想不想與我一戰?”

           武忘道:“求之不得?!?/p>

           說著,兩人同時迎空而起,飛向那煙籠寒水之上。

           天翊道:“武忘,你以天資,本該早就達到出竅境,何故遲遲不進?”

           武忘道:“老大,你覺得呢?”

           天翊道:“我覺得?”

           言落,披風長棍已是橫挑而出,一式“披風之驚鴻一現”,蕩起浩蕩火元一閃而過。

           武忘烈焰長刀迅一抖動,倏地就是一記劈砍迎來。

           讓天翊詫驚的是,這一次自武忘烈焰長刀中撩射而出的元力,竟顯幽藍之芒,哪里有半分熾熱氣息?

           棍來,刀迎,一聲轟鳴,驚起一灘碧落。

           水灑長空,水滴串成珠,織作一片晶瑩簾幕。

           天翊停了手中長棍,武忘罷了手中長刀,兩人隔著刀棍而望。

           天翊道:“武忘,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武忘道:“人在南宮,醒來之事?!?/p>

           天翊道:“此事還有誰人知曉?”

           武忘道:“只有兩人?!?/p>

           天翊道:“夏前輩與離前輩?”

           武忘點了點頭。

           天翊道:“我說你小子怎么遲遲不見進展,原來如此。你有何打算?”

           武忘道:“我想好事成雙?!?/p>

           天翊道:“心很大,不過是我兄弟的作風,可你為何不早告訴我?”

           武忘道:“我不想讓老大煩心,畢竟此事連他二人都素手無策?!?/p>

           天翊神秘一笑:“他們素手無策,并不代表我也素手無策,可別忘了我是誰?!?/p>

           武忘一愣:“你是誰?”

           天翊以“圣手神偷”的手速,折指在武忘額頭上敲了一記:“我是你老大!”

           武忘憨憨一笑,道:“沒錯,你是我老大,永遠都是我老大?!?/p>

           說著,兩兄弟再次笑了起來。

           此時,千鈺等人已是紛紛近身到河畔,見得天翊與武忘各持武器飛臨半空,皆作一臉茫相。

           天翊瞟了眼千鈺等人,手中長棍輕一撥弄,頓與武忘錯開距離:“小子,連我都不認得,討打!”

           武忘一怔,哪里還作遲疑?連連揮舞烈焰長刀以做抵御。

           ......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十四章:一水一火,兩元出竅【第三更】

           這一刻,天翊與武忘各踏一片清寒,于煙波之上撩起兩道火元之力。

           兩人一上一下,似云中龍斗水中龍,一往一來,如巖下虎斗林下虎。

           期間,架隔遮攔幾許,盤旋點搠幾多,兩人斗來半晌卻無輸贏,戰得數番卻無勝敗。

           這一幕,直看得千鈺等人茫然不已,誰也不知這兩兄弟為何斗得這般賣力與開心?

           天翊棍勢一收,武忘刀鋒一斂,兩人臨空一躍,身影穩落岸邊。

           南宮盈盈連道:“不忘老大,你跟武忘哥哥?”

           天翊笑著說道:“我見他對你不好,幫你教訓教訓他?!?/p>

           南宮盈盈頓時呆住,她咽住話,紅了臉,低了頭,張皇中帶著軟惜嬌羞。

           千鈺等人嗤嗤一笑,南宮盈盈這般小女兒姿態可不多見。

           武忘一改往日沉郁,一臉堆笑,也不知是在笑些什么?

           天翊道:“武忘,你隨我來。鈺兒,我要助武忘修煉,你們替我們守護?!?/p>

           千鈺一愣:“鈺兒?”

           適才她還在笑南宮盈盈,但這“報應”來得著實快了些,快到她霞飛雙頰,快到她煙視媚行。

           千葉笑得更盛了,打趣道:“鈺兒,叫得可真親切呢!”

           幻茵也笑了,笑得有些不自然,笑得有些酸楚,她在想,天翊什么時候也能這般柔喚她名?

           武忘當即便隨天翊一道離去,兩人走得倒也灑脫,絲毫未曾顧忌身后的嫣然與悵惘。

           天翊從武忘的口中得知,后者體內的水元力,好似憑空而來,根本無所查據。

           無論是南宮夏還是南宮離,皆對此感到疑惑與震驚,但以兩人的眼見,自是希望武忘能兩元兼修,畢竟這樣的煉氣士,普天之下,也只作寥寥無幾。

           武忘口頭雖答應,可實則卻未將其放在心上,他需要實力,需要強大的實力重臨登云,所以他一心專修火元。

           按照武忘的描述,起初之時,其體內的水元力并無強盛之勢。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造化之域中,北冥布道圖與南宮布道圖同現于世,其體內的水元之力方才得以突飛猛進,達到與火元相持程度。

           也正是因為那一次,武忘方才下定決心兼修水火兩元,只是事與愿違,他的實力遲遲不見增長,這一滯緩,便到了現在。

           武忘道:“老大,你真有辦法幫我?”

           天翊道:“怎么?你難道還不相信你老大?”

           武忘道:“我相信!”

           武忘等人都知曉天翊身懷兩大布道圖,當初他們就是在兩大布道圖現世之時,得以實力精進。

           天翊道:“武忘,放開心神,讓我一觀你體內的元嬰?!?/p>

           武忘點了點頭,對于天翊,他從不設防,不為別的,只因他們是兄弟。

           在天翊的神識查探下,武忘的下丹田中,確是多出了水元之力的元嬰,只是水火元力卻呈犄角相對,互不相容。

           自水火元嬰中散發出的元力雄渾程度,雖作旗鼓相當之勢,但卻難以共存。

           天翊沉思好半響,開口道:“武忘,等下我幫你牽引水火元力,期間或許會有疼痛,你忍住?!?/p>

           武忘道:“放心吧老大,我不怕疼!”

           天翊平息靜心,而后開始控制武忘下丹田中的水火元力。

           讓天翊始料未及的是,在他的操控下,武忘體內的水火元力,依舊不相交融,每每一次碰撞,無不引起一番激烈碰撞。

           簡陋的屋舍中,時不時的便會響起武忘的痛嚎聲――??!啊??!

           聽得這般聲響,千鈺等人不淡定了,她們很想知道,天翊究是如何在幫助武忘修煉,竟有這般動靜?

           眨眼間,又是數日過去,這期間,縈繞眾人耳畔的,除了的武忘的痛叫聲外,別無他音。

           到得后來,武忘的痛嚎聲漸趨消沉,直至再也耳聞不見。

           此時,天翊滿頭大汗,臉上帶著欣喜,欣喜中又帶著疑惑。

           他欣喜的是,經過日以繼夜的努力,總算是幫助武忘搞定了那兩個難纏的元嬰。

           他疑惑的是,完成這一舉動后,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這期間,他只感受到從自己的體內涌出了一道道奇異之力,正是那些奇異之力,方才幫助武忘的水火元力達成了共識,不再如以往那般針鋒相對。

           天翊很納悶,他從未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那奇異之力的存在,那種力量,好似能與任何元力交融,包容性之強,讓人驚愕。

           伴隨著那些奇異之力的涌入,武忘的下丹田中,搭建起了一條溝通水火元力的橋梁。

           北橋的一端,連接著水元力元嬰,南橋的一端,連接著火元力元嬰。

           水火元力自那橋體上衍動,竟能神奇的發生的轉變。

           天翊醒來了,武忘卻還作昏沉,這些日子,他可沒少遭罪,好在這一切都值得。

           天翊沒有叫醒武忘,反是拿出不少水元丹、火元丹給武忘服下,而后在一旁靜憩恢復。

           時光總在不知不覺間一晃而逝,一轉眼,距離學院天才戰的正式開啟,只剩下一日。

           這期間,千鈺等人自也沒閑著,伴隨著學院天才戰的臨近,進入虛空戰場中的人明顯增加了不少。

           他們所在這一片山水之地,再不如以往那般“無人問津”。

           前前后后,來了十數波人,去了十數波人。

           他們來時身揣無字令,滿懷激情。他們去時無令在身,黯然神傷。

           就連蕭落與卜瑤等人也收獲了不少無字令,可謂皆大歡喜。

           天翊為了助武忘修煉所消耗的元力,早于幾日前便已恢復,但他并沒有離開,反是在武忘身旁靜靜守著。

           此時,武忘的氣息在攀升,開始從法嬰境朝著出竅境轉變。

           有那么一刻,其下丹田中的元嬰靈體,突地散出璀璨光華。

           迎著華麗,突破桎梏,元嬰靈體演作出竅靈體,不消多時,兩個活靈活現的小胖子出現在武忘的下丹田中。

           天翊的神識在感受到這一幕后,眸中頓有異彩爍動。

           他愣愣地盯著武忘的那兩道出竅靈體,不知不覺竟是看得入神,只因那兩個“小胖子”的神態模樣,赫然與當初還在登云峰時的癡武一模一樣。

           ......

           題外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加群:513260627。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