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四二章:始料未及,怒濤難遏 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3209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登云峰巔,陰沉如初,頂旋的黑色漩渦,繞以煞霧,抑郁揚生。.?r?a?n??e?n?`

           史大彪枕臥著衍天斧,提拿在手的酒壇已泛空吟。

           此時,下野之地的狼煙戰火,漸趨低沉,直至最后,幻成縷縷幽煙孤獨地飄著。

           “咻!咻!咻!”

           不多時,一道道流光沖天而起。

           繼而見得,武忘等人懸峰巔而立。

           他們的衣襟,盡被鮮血浸染,持手兵刃,仍有血液滴灑。

           經由這般長時間廝殺,那萬千魔化之修已全數伏誅,但武忘等人也做精疲力竭,不少人身上,都帶著不輕的傷勢。

           這一戰,本不會這般快就結束。

           甚至,武忘等人在激戰中還可能付出隕落的代價。

           但隨著劍王、獄王等南宮閣眾的趕至,戰勢得到了扭轉。

           眾人一鼓作氣,披一襲腥風血雨,殺了個天翻地覆,人仰馬翻,終伏誅了所有魔化之修。

           戰事剛落下帷幕,武忘等人便迫不及待地朝著登云峰巔沖來。

           讓人詫異的是,眾人在飛掠途中,竟沒有遇到一個魔修的阻截。

           此時,朔風冷冽,煞霧凜寒。

           武忘等人先是看了看頂懸的黑色漩渦,接著全將目光投遞到史大彪身上。

           閆帥微皺著眉頭,問道:“大彪兄,不忘他人呢?”

           聞言,史大彪稍睜了睜眼,也不應語什么,只看了看那黑色漩渦。

           見狀,眾人皆是一愣。

           無憶道:“大彪院長,你的意思是,老大在那黑色漩渦之中?”

           史大彪點了點頭,提起酒壇正欲仰飲,方才發現壇中的酒水已空可見底。

           他悠然笑了笑,掩手一揮,持拿在手的空酒壇竟憑空置換成了一佳釀盛盈的酒壇。

           還不待史大彪提壇作飲,四周突有破空聲起。

           “咻!咻!咻!”

           武忘當先而起,身卷風云,直朝著那黑色漩渦飛去。

           緊隨其后的,有千鈺、幻茵、無憶......

           不多時,武忘等人的身影便已掩入那黑色漩渦之中,只余寥寥數人未作動身。

           閆帥看了看史大彪,道;“大彪兄,你應該知道不忘的境況吧?”

           史大彪頓住飲酒之勢,饒有意味地回望了閆帥一眼,淡淡道:“我知道?!?/p>

           閆帥道:“那他可還好?”

           史大彪頓了頓,道:“至少現在還好?!?/p>

           閆帥一愣,道:“這么說,大彪兄也無法預料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史大彪道:“你覺得呢?”

           還不待閆帥回應什么,其身旁的曉夢已開口道:“大彪前輩,你既是有那能耐阻止這一切的發生,為何還袖手旁觀?”

           聞言,史大彪笑了笑,繼而對著曉夢揚了揚手中酒壇,道:“大彪從未袖手旁觀?!?/p>

           見此一幕,曉夢氣得冷哼一聲,轉而飛身以動,直朝著那黑色漩渦飛去。

           閆帥怔了怔,饒有意味地看了眼史大彪,接著緊隨曉夢而去。

           眨眼間,半空便只剩下拓跋宏、拓跋烈以及刀荒三人。

           拓跋宏張了張口,似想要詢問些什么,可到嘴的話語偏又被其回咽到了肚中。

           下一刻,他輕聲一嘆,同拓跋烈使了個眼神后,便奪空而起。

           刀荒笑望著史大彪,道:“大彪前輩,我很好奇,你手中的闊斧,究以何量?”

           史大彪一頓,道:“怎么?你想試試?”

           刀荒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刀荒雖自持有些實力,卻也有自知之明,我手中的刀,何以經得起前輩手中闊斧的考量?”

           言罷,刀荒倏一揮袖,人已化作一抹流光沖向那黑色漩渦。

           一轉眼,整個登云峰頓變得空空蕩蕩起來,只余那黑色漩渦永不停歇地轉動著。

           史大彪一臉淡然,他的自若,向來不需解釋。

           他提壇狂飲了數口,繼而側目朝著一個方向眺望了去。

           那里,層林盡染煙色。

           煙霧迷蒙之中,幻落著一處幽靜別苑,正是宣老等人所在之地。

           看著看著,史大彪突然笑了,笑得有些苦澀,苦澀中還慘雜著絲絲無奈。

           下一刻,史大彪收回目光,一邊飲酒,一邊嘆道:“歲月風煙,花開嫣然。閑池閣畔,落英繽紛。醉的,不過是一場流年?!?/p>

           ......

           與此同時,黑色漩渦內的那一方陰濁時空中。

           牡丹、池半云以及荒殿殿主靜默而立在通天塔下。

           池半云與荒殿殿主的臉上被陰沉覆蓋,倒是牡丹,顯得自若如常。

           沉寂半響,池半云開口道:“不忘進入通天塔內已有些時候?!?/p>

           說著,池半云看了看身旁的牡丹與荒殿殿主。

           荒殿殿主的臉色略顯難看,之前他已嘗試過,縱他實力不凡,卻也難以棲近通天塔。

           “難道我們就在此等待下去不成?”

           荒殿殿主沒有去看池半云,說話時,視線落定在牡丹身上。

           牡丹沒有開口,眼神中繾著莫測之意。

           見牡丹不予回應,荒殿殿主倏地皺眉,正欲開口之際,但聞身后有一道道破空聲起。

           “咻!咻!咻!”

           不多時,武忘等人的身影便已落定下來。

           見得牡丹三人,眾人皆是一詫。

           “殿主?”

           刀荒、戲子、曲離殤的目光,直直凝定在荒殿殿主身上,似未想到竟會在這里遇見荒殿的當家之人。

           君竹、墨梅等百花之人則是落降在牡丹左右。

           池半云怔了怔,目光微掃,接著大驚失色。

           他的視線,牢牢鎖定在曉夢身上,眼中驚詫,絲毫不做掩飾。

           好在來人眾多,曉夢一時也未察覺池半云的異狀,遑論現如今的池半云,已成蒼顏皓首,再不復以往的俊秀。

           待得眾人驚詫落定,墨梅連忙看向牡丹道:“姐姐,不忘他人呢?”

           牡丹道:“他在通天塔內?!?/p>

           說著,牡丹的目光直朝著通天塔望去。

           與此同時,武忘等人也順勢看向通天塔。

           君竹道:“大姐,我那兄弟可是被困在了那煙塔之中?”

           聞言,眾人的神色皆是一沉。

           牡丹點了點頭,道:“那不是煙塔,是通天塔?!?/p>

           君竹凝眉,轉而便欲起身而去。

           還不待其有所動作,墨梅已一把將其拽住,道:“君竹,牡丹姐姐他們既還在此,想來那通天塔定有古怪,你又怎能擅動?”

           君竹愣了愣,道:“阿梅,我...”

           話未言盡,君竹已苦嘆一聲,嘆聲之中,飽多無奈與不甘。

           君竹這邊被墨梅勸解了住,但一旁的武忘等人則作不安了起來。

           得知天翊被困在通天塔內,他們又豈會靜待得???

           “咻!咻!咻!”

           下一刻,千鈺等人紛紛沖飛出去。

           見此一幕,牡丹也不阻止,只靜靜凝望著通天塔。

           倒是池半云在見得曉夢也在沖飛的行列中時,面色大變,急喝道:“那通天塔設有禁制,不是你們所能靠近!”

           說話之際,池半云倏一揮手,只見一道道柔和元力頓朝著武忘等人追去,似是要將眾人給拉拽回來。

           與此同時,閆帥與曉夢的身影突遭一股無形之力的把持,接著被拽住,不以為動。

           見狀,閆帥與曉夢皆是一愣,回眸之中,有憤懣,有不解。

           池半云此時也作一臉疑惑,接著看向牡丹。

           適才出手,他把持住了閆帥與曉夢,但武忘等人飛沖的身軀卻未作停。

           承接到池半云的一眼疑沉后,牡丹笑了笑,饒有深意道:“我們進不去,不代表他們也進不去?!?/p>

           池半云張了張口,正欲反駁之際,武忘等人的身影已掩入到了通天塔內。

           見此一幕,池半云愣住,一旁的荒殿殿主也做滿面驚愕。

           荒殿殿主一臉凝沉,道:“他們為何不受通天塔的禁制之力?”

           牡丹道:“因為他們的實力,還不足以觸動通天塔的禁制?!?/p>

           荒殿殿主有心想要再說些什么,最終卻又無言以對。

           池半云道:“仙子,那些小輩實力弱小,縱入得通天塔內,又有何用?”

           牡丹笑了笑,道:“你可知道什么叫世事難料?”

           ......

           此時,通天塔內。

           天翊經由一番悲釀后,人已醒轉了過來。

           他不知道那玉階通往何地,更不知那通天塔是為何物。

           他知道的是,是小貂為自己換來了登臨玉階的機會。

           時至如今,重歸登云之行,已遠遠超出了天翊所期,這種脫離掌控的感覺,讓天翊心生不安。

           自從踏足中土之地后,戰事不斷,一路走來,傷乏血累。

           這期間,熊昊重傷致殘,臥月等十方劍士為助天翊脫困,更是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眼下,小貂也離天翊而去。

           這之種種,在天翊的心間的埋下了一顆悲傷的種子。

           天翊不敢去想太多,甚至在回神之后,不愿在多作停駐。

           他怕自己一旦沉定下來,便會陷入掄轉的悲傷中,他不想讓悲傷擴大,更不想那種子茁壯成長。

           所以他飛落到了玉階上,朝著無盡的蹬道走去。

           走著走著,天翊舉首,眼望云頂,但見星河運轉,云搖影爍。

           不知為何,此時天翊竟想起了史大彪曾說過的一句話:“銀漢難通,風波難測?!?/p>

           下一刻,天翊嘆道:“心有凌云志,不墜且堅。上可攬九天星月,下可拂四野狂風?!?/p>

           說著,天翊苦澀笑了笑,不知是否在笑曾經的自己。

           此時,天翊陷入觀望之態,他不想停留,但不經意間,卻又是駐足了下來。

           好些時候,見天翊依舊無動于衷,辰南子突然傳音道:“天翊,浮生若夢,何者是實,何者是空?你不是一個不知何去何從的人?!?/p>

           聞言,天翊突地醒轉過來,他沒有回應辰南子什么,但邁步的從容卻好似又道說了一切。

           這之后,天翊接續攀階而去。

           不知何時,天翊身定在了一處宮宇前。

           天翊沒有作停,只身以入。

           在他想來,穿過這宮宇,便能繼續沿階而上,他要看看,那玉階的盡頭,是否真有通天之地?

           一入宮宇,天翊的眉頭倏地一沉。

           盼顧而視,飛檐斗拱,上出重霄,下臨無地,似縹似緲,如幻如真。

           一根根梁木縱橫阡陌,橫為云頂之雕梁,豎作撐天之畫柱,宛若一巨龍的脊骨衍架。

           每一根梁木之上,均雕刻著一條活靈活現的長龍,狀若騰云,形似飛天。

           隱約間,可聞龍吟聲動,可見幽光飛轉,直讓人心神驚顫,膽魄皆栗。

           宮道延綿悠長,蜿蜒崎嶇,盤桓交錯。

           天翊攜疑前行,抵至一處大殿,殿內空空蕩蕩,唯剩八個石座看似凌亂地分散各處。

           舉目而望,可見殿頂之上,好似盤旋著一片星河,青色氤氳飛旋升騰。

           只一看,便讓人覺得頭暈目眩,心神都好似陷入到了星河漩渦中,不可自拔。

           天翊愣了愣,正欲動身之時,空蕩的大殿突起異變。

           “轟隆隆....”

           只見得,自天翊的周身左右頓起無數陰煞之氣,煞霧洶涌,紛繁繚動,直在天翊周身起舞弄影。

           “哈哈...”

           與此同時,陰鷙笑聲充斥著整個大殿。

           緊隨著,煞霧斂散,空蕩的大殿中,突有一男子顯現出來。

           男子著一攏紅衣,衣罩有玄紋云袖。

           他眉目如畫,五官精致,額前幾縷紫色的長發隨風逸動,淡紫色的眼眸里藏著冷冽與魅惑,眼角輕佻,仿若花色。

           男子不作他人,正是魔尊伽羅。

           伽羅看了看一臉驚駭的天翊,淡笑著道:“天翊,你來了?!?/p>

           天翊愣住,滿臉不敢置信。

           任憑他如何猜料,也沒想到這突然現身的人會是伽羅。

           見天翊不以為應,伽羅道:“天翊,你是否很奇怪,我為什么還活著?”

           天翊切了切齒,腦海中不斷映現著一道倩影。

           那倩影,揮舞風雪,冰封天地,玄寒凜冽,可在回眸向他時,卻繾著融化世界萬物的溫柔。

           還不待伽羅再次開口,天翊人已沖殺了出去。

           他的怒,無可遏制!

           見狀,伽羅淡漠一笑,長刀擺動,閃搖入空。

           “轟!”

           一時間,大殿之內,突起雷鳴電閃。

           斷天長刀迎空劈落,若河刀芒,來勢迅猛,魔元激蕩,顛覆蒼宇。

           見狀,天翊輕掀眉頭,長棍上挑,棍隨身動,猛扎而出。

           棍出,虛實盡銳,若一匹練橫空貫射,進不可擋,速不能及。

           眨眼間,一刀一棍已是撞擊在一起。

           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刀勢凌銳不減,棍勢卻已怯了勁猛。

           “噗嗤!”

           天翊一口鮮血噴出,人已倒卷出去。

           他即便有布道之力的把持,也不是伽羅的對手,后者的實力太強,至少對于現如今的他來說,太強。

           伽羅冷地一笑,道:“天翊,我說過我的斷天長刀,是為你所備!”

           言落,伽羅再次動了,斷天長刀,刀刀幽凜,交織的刀光鋪天蓋地朝著天翊襲去。

           “轟隆??!”

           這一刻,刀威如獄,猛烈之勢,直讓牛斗生寒。

           見此一幕,天翊的眉頭已是橫豎成鎖,手中長棍扎、撻、圈點了幾多,翻翻覆覆,棍影叢生。

           “砰!砰!砰!”

           若河的刀光一劈接著一劈衍來,每每一記刀落,都有數道棍影碎裂。

           “噗嗤!”

           “噗...”

           天翊在伽羅的刀下,毫無還手之力,身卷鮮血,倒飛不斷。

           就在天翊倒飛之際,伽羅已持刀再次劈來。

           “咻!”

           “轟!”

           凜冽刀芒,茫茫無邊,足將天翊籠罩其中。

           天翊見狀,兩臂一振,長棍點顫,棍身若游龍走筆,爛漫出一片五彩,飄落出一襲血雨。

           “砰!”

           只聽得一聲驚天巨響,動徹幽霄。

           刀落,身飛,血雨如線。

           伽羅泛冷一笑,長刀已再次倏斬出去。

           這時,伽羅的身影已然消失當空,現身之際,凌厲的刀鋒衍如風雷,以天地為幕,劃出一片陰陽明暗。

           刀出,刀光若河,刀鋒被魔元繚繞,翻卷激涌。

           天翊見狀,強忍著己身傷勢,長棍一挑,迎擊而上。

           棍出,棍影重重,勢若洪濤,無聲無息,幻彩染成。

           須臾之間,天翊便與伽羅交擊在了一起,只聽得一道驚天巨響透徹天地——“砰!”

           劇烈的震蕩中,兩人的身影消失不見。

           大殿中,唯余道道元力縹緲浮動。

           不多時,自那震蕩之中,有一身影倒飛以出。

           只見天翊身卷而退,口中鮮血決汩——“噗嗤!”

           此時的大殿中,凈蠻煙瘴雨,朔風繞邊血,有刀光橫驅而動,經久不散。

           這一刻,馝馞的薄霧,彌漫著腥香,朵朵血蓮綻駐。

           稍定片許,伽羅的身影也顯露了出來。

           他自若如常,視線微展,瞅了瞅奄息的天翊。

           緊隨著,伽羅身軀一展,竟是攜著斷天長刀再次朝著天翊殺取而去。

           受得伽羅連番刀襲,天翊已若有些迷沉。

           眼見得刀芒衍來,天翊昏沉為定,持手披風,在血光的照耀下,煥出熠熠五彩。

           見狀,伽羅的臉色稍起陰郁,道:“天翊,你的路,到此為止!”

           天翊頓了頓,正欲說點什么,卻不料到嘴的話語卻被一口激涌的鮮血沖刷一空——“噗嗤!”

           這一刻,天翊的身子搖晃不定,重咳連連,做一副搖搖欲墜模樣。

           眨眼間,伽羅的刀勢便已降臨。

           “砰!”

           “噗嗤!”

           刀落,天翊的身子卷血敗退,持手披風,都若有脫落之勢。

           伽羅冷地一笑,正欲再次出手,卻被不遠處天翊的行舉所驚住。

           只見,天翊微微笑了笑,繼而輕一揮手,一尊小印落顯而出。

           ......

           兩百多萬字了,回首來路,陰晴不定。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寫書不易,寫好書更不易,本書體裁所限,注定非大眾,想想都有點小憂傷。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