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五五章:直曲遠近,布道之異【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1242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翊了頭,對著西門一笑微一躬身示以尊敬,道:“劍神前輩,這登天閣可讓我等好生難尋?!?/p>

           聞言,西門劍馨的臉色倏地一凝,在旁的西門千飛更是皺眉以望。

           偌大風瀾,還沒人敢在西門一笑面前如此談笑風生。

           西門一笑自若笑了笑,道:“不忘,你可是心有憤積?”

           天翊從容以應:“劍神前輩,不忘不過一遠行之客,縱有激憤,也隨風云而去?!?/p>

           西門一笑道:“正因為你的遠行,所以你的路,方才直中有曲,曲中有直?!?/p>

           天翊道:“每個人的路不都作曲直相生嗎?”

           西門一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不忘,你覺得登天閣的登天之名寓意如何?”

           天翊窮目而視,但見寥廓延綿,無邊無際,道:“登高境,近則遠,遠則近?!?/p>

           西門一笑突地一愣,道:“如此如來,這登天閣與天道的距離反倒是更遠了?”

           天翊道:“劍神前輩,那你且告訴我,孰能登天游霧,撓挑無極,相忘以生,無所終窮?”

           西門一笑怔住,久久不見回應。

           正于此時,史大彪的慨嘆之聲傳出:“且樂生前一壇酒,何須身后千載名?”

           聞言,西門一笑眉開眼笑。

           對于史大彪的神游物外,他早已領略,后者的那一份心隨天地遠,神游逍遙吟,縱然是他,也欽佩羨慕不已。

           武忘等人在一旁靜靜聆聽,絲毫雜聲不出。

           遲定半響,天翊開口道:“劍神前輩,不忘有一事不明,還望前輩解惑?!?/p>

           西門一笑道:“你可是看不透我為何要派白虎七宿去截攔你們?”

           天翊了頭。

           西門一笑道:“幾日前,西門閣中來了一男子,他邀我執棋,我無法拒絕?!?/p>

           天翊道:“所以前輩方才讓白虎七宿對我們稍加阻攔,以滯緩我們的行程?”

           西門一笑頷首,道:“我本以為那一局棋會下很久,可到了后來,我發現是我太過高估自己了?!?/p>

           天翊眉頭微皺,思緒回轉,不由想起了四方客棧中天屏所布置的那一珍瓏棋局。

           一念及此,天翊開口問道:“劍神前輩,不知天屏前輩所布置的那一棋局可是受你所指?”

           西門一笑沒有否認,笑道:“是我吩咐他做的,你既是破了那的棋局,你與他之間想來也有共同之處?!?/p>

           天翊一愣:“他是誰?”

           西門一笑道:“與我執棋之人?!?/p>

           天翊陷入思量,他能感覺到,若無那個與西門一笑執棋之人的出現,西門一笑恐不會接納他們。

           想到這里,天翊的腦海中無端浮現出一男子的身影來。

           他白衣黑發,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鬢若刀裁,眉如墨畫。

           特別是他那不扎不束的長發,飄飄逸逸,微微飄拂,歷歷在目。

           男子自己是山野隱修,曾為天翊等人指引望月峰所在。

           稍許凝思,天翊開口道:“劍神前輩,你既是打算讓我們知難而退,想必也知曉我們的來意才是?!?/p>

           西門一笑了頭。

           天翊道:“既是如此,不知前輩可愿開啟血劍山內的那一方虛實之域?”

           一聽天翊提及“血劍山”,西門千飛的臉色倏地一沉,以他身份,自然知道血劍山內的虛實之域中隱藏著什么。

           西門一笑道:“不忘,你可知道那虛實之域中置放著何物?”

           天翊道:“我關心的是人,不是物?!?/p>

           西門一笑道:“可我關心的是物,卻不是人?!?/p>

           天翊一愣:“那前輩為何還愿將那虛實之域開啟?”

           西門一笑愣了愣,嘆道:“因為他過,得便是失,失便是得?!?/p>

           天翊道:“劍神前輩,我只想找回我的同伴,除此之外,別無其他?!?/p>

           西門一笑輕了頭,道:“我知道?!?/p>

           著,他頓了頓,再道:“你們也去過忘劍之域了,想來也見到他了?!?/p>

           任誰都聽得出來,西門一笑口中的“他”指的便是忘劍之域的主人――西門萬劍。

           天翊道:“萬劍前輩過,現如今,只劍神前輩手中的那一枚鑰匙能開啟那虛實之域?!?/p>

           西門一笑不可置否道:“沒錯,而且我手中的這一枚鑰匙一經使用,便再不復來?!?/p>

           言至此處,西門一笑的臉色突變得凝重了不少。

           他微微怔了怔,轉而凝眸到天翊身上,道:“不忘,我可以答應為你打開那虛實之域,但你必須答應我一事?!?/p>

           天翊道:“不忘若能做到,決不推辭!”

           西門一笑道:“等我開啟血劍山的虛實之域后,你不僅要帶走你的同伴,還要帶走其內之物?!?/p>

           天翊詫道:“劍神前輩,以你之力尚不能做到,不忘何以可行?”

           西門一笑道:“不忘,于我而言,選擇還很多,但于你而言,還有得選擇嗎?”

           天翊愣住,西門一笑的沒錯,他其實別無選擇。

           西門一笑道:“不忘,你有過成功的經驗,所以我相信你?!?/p>

           天翊凝沉著眉頭,道:“既是如此,不忘唯有力所能及地去試一試了?!?/p>

           聞言,西門一笑隨手一揮,一抹燦金頓掩天翊手中,攤掌一看,乃是一枚菱角分明的令牌。

           令面之上,刻一虎形,其陽之盛,若百獸之長,執搏挫銳,噬食鬼魅。

           天翊持拿著令物,神色略顯遲疑。

           他很清楚,此令應該便是開啟血劍山內那一方虛實之域的鑰匙,他只是不明,西門一笑為何要將此令給他。

           許是看出了天翊之疑,西門一笑道:“不忘,我就不陪你們前往血劍山了,莫愁湖畔的動蕩越來越激明了,你可得抓緊時間?!?/p>

           著,西門一笑看了看身旁西門劍馨,繼而又瞄了瞄不遠處的無憶。

           他微微笑了笑,道:“劍馨,爺爺還有要事纏身,你便代爺爺與不忘他們前去血劍山好了?!?/p>

           言罷,西門一笑連與西門千飛示意了一眼。

           下一刻,兩人的身影憑空消失不見。

           此時,天翊靜默而立在廣場上,思緒紛繁,也不知作何凝想?

           武忘等人在見得西門一笑離去后,紛紛靠攏到天翊跟前。

           絕塵一臉欣喜地盯著天翊手中的令物看著,道:“不忘,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前往血劍山吧!”

           他很擔心冰晴的安危,這般多年不見,也不知其在那虛實之域中近況如何?

           武忘道:“老大,塵哥的沒錯,我們趕緊起身吧!”

           見得眾人這般激動,天翊微微笑了笑,接著轉身朝著登天閣外走去。

           一路上,史大彪左瞄右望個不停,看得出來,他對那滿目的琳瑯,頗多期許。

           奈何天翊等人受行程所迫,并未在登天閣內多做停歇。

           出了登天閣后,天翊突地看向史大彪。

           被天翊這般凝視,史大彪只覺渾身不自在,打探道:“不忘,你要干什么?”

           天翊道:“大彪兄,這些日子以來大青連夜奔波,體內元力消耗頗大?!?/p>

           他沒有將話完,因為他知道以史大彪的心智,定能明白他所言意。

           史大彪沉寂片刻,無奈之余,只得將彼岸之舟祭出。

           一時間,九萬里風鵬正舉,風攜住,星舟吹取流金城。

           天翊等人佇立銀舟之上,放眼以望,但見天接云濤,曉霧延綿,星河欲轉,千帆起舞。

           史大彪提懸著酒壇,大口大口仰飲個不停。

           他目光迷離,似有酩酊之態,嘆言道:“醉后不知水在天,滿船清夢壓星河?!?/p>

           天翊笑了笑,道:“大彪兄,你的清夢不是在你手中的酒壇中嗎?”

           聞言,史大彪突地一怔,醉笑道:“不忘,你的沒錯,我的清夢確在這酒壇之內,但此時它卻散滿了這一片銀舟!”

           話語方歇,史大彪緩緩閉上眼,嗅了嗅鼻,似在探聞那縈漫銀舟的酒香。

           見狀,天翊笑而不語。

           他微微抬眼,望星河燦漫,觀流星飛語,但覺有絲吹楊柳,擺弄酒光,蹤跡蕭索,翩上浮萍。

           武忘等人狀作遲愣,天翊與史大彪的對話,總是來得那般高深莫測,讓人難以揣度。

           彼岸之舟,作無水之行,泛星河而過,其速之快,迅雷不及。

           天翊等人離開后不久,星金城的天穹之上,突有兩道光影虛幻而出。

           來人一男一女,女的素衣清顏,正是聽雨,男的飄逸絕塵,正是吟風。

           觀兩人之貌,似有風塵仆仆之勢。

           吟風看了看天翊等人離去的方向,嘴角微掀,泛起一陣無奈與苦澀,道:“看來我們又來晚了!”

           聽雨道:“他們似是折返流金了?!?/p>

           吟風了頭,道:“如此來,我們在西門之地應是待不了多久了?!?/p>

           聽雨道:“日走云遷,來也成空,去也成空,怯深寒,羅袖輕裘?;ㄩ_夢里,月隱山中。若流光影,太無定,太匆匆?!?/p>

           聲落,聽雨的身影已演作一抹流光劃過星空。

           吟風怔了怔,面上的無奈與苦澀不由更盛一分,轉而朝著聽雨追去。

           兩人受臥月之囑,暗中保護不忘,卻不料這一路走來,只匆匆跟隨,確如無定。

           五日后,流金城。

           夜幕降臨,寒風冷峭,煙橫水際,映帶幾歸影,朔風銷盡,黃沙流金。

           月下,水以眼波橫,山似眉峰聚。

           流金城外,寂靜一片。

           可以聽到輕風掃地的沙沙聲,可以聽到風卷激石的游滾聲,可以意到雨灑流沙的颯寒聲。

           風,輕舞薄衫,驟起一片清冷絕然。

           緊接著,一抹銀芒掩星河而落,天翊一行人落降在了流金城外。

           武忘舉首,但見飛沙莽莽,嘆道:“這一來一去,我們終究還是回到了這里?!?/p>

           絕塵怔了怔,轉而看向天翊,道:“不忘,我們何時前往血劍山?”

           天翊道:“塵哥,今夜我們暫于流金城內休憩一夜,明日一早,我們便啟程血劍山?!?/p>

           絕塵了頭,夜未過,但他卻清晰地感覺到了它的難熬。

           稍許停頓后,眾人進入流金城內,隨意擇了家客棧便休憩了下來。

           翌日,天朗氣清,碧霄呈瑞,孤然爽異。

           絕塵一夜未眠,一早便來到了天翊的屋外等候,不消多時,武忘等人也紛紛現身。

           可讓人詫異的是,天翊的房內竟無絲毫動靜。

           與此同時,血劍山,荒寂的千峰,在和煦天光的映照下,更添一份凄煞。

           此刻,天翊靜佇于血劍山主峰之下,放眼四野山幕,可見摻雜著敗絮的荒枝間,時不時有幾亂紅竄影。

           辰南子道:“子,你真打算一個人進入那虛實之域?”

           天翊沒有就此回應,反道:“血劍山的血花,似有重開之勢?!?/p>

           辰南子憤然一哼,道:“子,你有沒有在聽我話?”

           天翊笑了笑,道:“辰老,我不是一個人?!?/p>

           著,天翊看了看肩頭的貂。

           辰南子一愣,道:“子,我莫非不是人不成?”

           天翊道:“辰老,你我真能帶走西門布道圖嗎?”

           辰南子陷入沉默,久久方才應道:“以劍老兒的能耐都無法將西門布道圖取走,你想做到,除非機緣所致?!?/p>

           天翊道:“辰老所的機緣,可是指的我體內的布道之力?”

           辰南子道:“我從未想到,你竟能以一己之身容納北冥、東方、南宮三大布道圖?!?/p>

           天翊道:“辰老雖未想到,可子卻做到了?!?/p>

           辰南子道:“子,你可不要大意,古往今來,從沒人能將布道之力掌控在手,縱然是你,眼下看來,也只一容器而已?!?/p>

           天翊笑了笑,不再回應什么。

           他的心中,并無辰南子所的大意,相反,他極為心謹慎,若不然,他也不會撇下武忘等人只身到此。

           下一刻,天翊隨手一揮,一抹金光頓入長空,其色之盛,天光不及。

           那是一枚泛著灼眼之光的令物,得自于西門一笑。

           此令,也是唯一能開啟血劍山內虛實之域的鑰匙。

           伴隨著天翊的舉動,四方時空,突起變幻。

           繼而見得,距離天翊不遠處的虛空之上,有凌銳縱橫,一扇金光熠熠的劍形之門赫然出現。

           天翊頓了頓,眉宇不由凝沉了許多。

           遲定片刻,天翊展空而起,眨眼間,其人已來到那劍形之門前。

           天翊很清楚,這一扇劍形之門的后面,應該便是隱藏于血劍山內的那一處虛實之域了。

           探手,輕推,劍形之門緩緩打開。

           霎時間,耀眼無比的金光突地四亂竄射,紛繁激涌中,天翊的身影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整個血劍山地都顫動了起來,轟鳴連綿。

           狂猛的震蕩并未持續太久,待得天幕那一劍形之門的趨散,血劍山也漸漸歸于平靜――清風,微拂,天光,和煦。

           天翊睜開眼,四顧而視,只可見己身置于一浩淼之地。

           見此一幕,天翊微微一愣,轉而看了看身旁的一處沙壘。

           那沙壘,似墓形,只稍稍一想,天翊便是得知,沙壘之中應是埋葬著血劍之子血衣的尸骨。

           一念及此,天翊的眉頭不由趨深了許多,自顧道:“血劍讓晴姐終身以伴血衣的亡靈,這般看來,晴姐應該在這一方浩淼時空之地中!”

           著,天翊連連展望,入目之景,平沙延綿,無邊無際,哪有半分人影?

           值此之際,一道光影連從天翊所穿的無相神衣中竄出,繼而有一老者演化成形。

           辰南子道:“子,此地廣浩無邊,且神識受阻,無法大范圍探查,你打算如何找尋冰晴的下落?”

           天翊愣住,他也未曾想到,這一虛實之域竟這般廣闊。

           想著想著,天翊的臉色倏地一沉,神情之中頗多異色。

           見狀,辰南子連道:“子,你怎么了?”

           天翊皺了皺眉,沉聲道:“辰老,我能感覺到西門布道圖所在?!?/p>

           辰南子一怔,驚道:“可是因為你體內的布道之力有了反應?”

           天翊頭,道:“若以五行相克而論,精勝堅,故火勝金,剛勝柔,故金勝木。若以五行相生而論,金隱山石,故土生金,少陰之氣,溫潤流澤,是而金生水?!?/p>

           聽得天翊所言,辰南子突地陷入深思之中,好半響后,方才疑道:“五行?可風瀾大陸,布道圖只有四張!”

           這一刻,辰南子好似意識到了什么,越是思量,他的神情越發變得不可思議。

           見辰南子這般神態,天翊微微笑了笑,他其實早便察覺出了布道之異。

           思慮了好些時候,辰南子方才從出神中醒轉過來,他凝視著天翊,鄭重以言:“子,你打算怎么辦?”

           天翊道:“我要先找到晴姐,待將她送出這里后,再去尋西門布道圖?!?/p>

           對此,辰南子并未異議。

           他很清楚,天翊既是答應西門一笑要盡力將西門布道圖帶離,自不會食言,哪怕天翊本可不必那樣做。

           當然,在此之前,天翊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便是找到冰晴。

           ........

           本書網首發,已愈一百七十多萬字,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heng)給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

           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