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五十七:天魔八音,披風棍法【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5881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幽女變貌失色,這般多年來,天翊是第一個敢于如此藐視于她的同輩。

           她兩手擱置于幽冥琴上,周身上下,森寒元力磅礴而又激昂,殺息無可遏制地沖天而起。

           西門劍馨一臉凝重,呼吸都顯急促,這樣的一幕,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一幕,但她卻無可奈何。

           幽女道:“你很狂,跟以前我見過的一個人一樣的狂!”

           她并不癡傻,相反她很聰明,她只是不確定,他是否就是他。

           天翊道:“我的狂,又豈是你所能看透?來吧,讓我看看你那所謂的殺人之曲,到底有何厲害之處?”

           言落,天翊身已臨空,披風長棍倏點而出,攜帶而起的元力直如泄洪般狂嘯而出。

           長棍衍動,風云色變,棍影天來,浩蕩之威莫有能阻。

           見此一幕,幽女泛冷一笑,停擱于幽冥琴上的兩手,紛紛搭指在八弦中的第一弦上,十指齊動,琴音頓起。

           一時間,有低沉哀怨之聲如泣如訴,天翊撩棍而來的身影瞬間便被此音包裹。

           晃一聽聞,直讓天翊心生凄愴悲涼,那哀怨中透響的悲情,撕心裂肺都只道不足。

           此時,幽女的十指不斷地撥弄著那一根獨弦,妙指連連,悲音齊鳴——天魔八音,一弦穿心!

           這一刻,天翊的攜棍劈撩而來的身影停懸當空,那繚繞棍身的浩蕩元力,也變得縹緲悠揚。

           還不待幽女凝笑而視,一道狂笑當歌之聲響徹天地:“我心恒自不動,任憑天地萬物,誰可撼我心神?”

           只聽“咻”的一道破空聲,天翊已然持棍飛臨在幽女頭頂上空,他高舉著披風長棍,心中憤怨化作一股強大之力,猛地便是一記劈棍落下。

           棍落,攜著崩天裂地之威,棍力之強好似攪動了一方雷?!Z隆??!

           剎那間,狂猛的炸裂聲動徹天地,幽女身處之地,直在天翊這一劈棍下,面貌全非,驚起塵霧沙石,飛屑滿蒼。

           西門劍馨早于之前便躲身開來,她并沒有遠去,此時正一臉驚駭地看著那塵霧飛揚之地。

           天翊一記劈棍后,身不作停,御風以沖霄,手中披風長棍,點指蒼穹。

           那里,不知何時已多出了一道白衣飄飄的身影,她撫琴于長空,眸中玄寒,好若能將萬物冰封。

           眼見天翊沖殺而來,幽女的嘴角微地一掀,十指前搭小許,紛落到幽冥琴的第二弦上——天魔八音,二弦奪命!

           指動,那縈繞在幽女周身的森寒元力開始瘋狂地涌入幽冥琴內。

           霎時間,一音一弦,音動弦出,一道接著一道的元力琴弦破空激射,交織之下,形成一張鋒利無比的弦網,速取天翊。

           見狀,天翊奔行的速度絲毫不作減緩,披風長棍破云穿空,澎湃元力直撩得空間震顫——披風之橫掃千軍!

           凌空棍掃,狂猛而又激蕩的元力扶搖而上,勁破虛空,棍影如浪,席卷長空。

           這一刻,上有琴弦齊落,攜著九天音階入凡塵,下有棍影橫飛,化以翻卷洪濤破穹蒼。

           不消多時,紛落的元力琴弦便與迎嘯而來的棍力相擊在了一起。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無字戰碑所在的這一片天地都猛地搖晃起來,緊隨著,接二連三的炸裂聲此起彼伏,無止無休——砰!砰!砰!

           浩蕩聲威,瞬間便將整個戰場湮沒,那本激戰于野的參戰者們,紛紛停下手中攻擊,他們不由自主地舉首而望,只見得:

           元力撩撥如云,紛揚于天際,空間都好似快被割裂開來,變得頻臨破碎。

           武忘與軒炎并未停止對戰,兩人的刀勢絲毫不見衰減,出刀迅猛,宛如雷電交擊,每每一記對劈迎砍,無不激起漫天的火海銀花。

           此時,原作廝殺四起的平野,唯獨還剩下兩處戰火在延續。

           在無憶的帶領下,千鈺等人直將那些心懷不軌的參戰者們殺得橫尸遍野,他們本已瘋狂,但卻在無憶等人雷霆般的殺戮下驚醒過來。

           那一刻,他們心膽俱裂,哪里還有半分戰意?他們丟盔棄甲,卻依舊難逃隕亡的厄運。

           半空中,一道光影直從聲威浩蕩的炸裂聲中爍出,他的手中,有一五彩繽紛的長棍,長棍向天,若一長虹沖霄而起。

           幽女懸空而坐,撫琴的十指,再一次前搭而動,這一次,她的手指沒有落到幽冥琴的第三弦上,而是停放在了第四弦。

           妙指挑勾,音色成鳴,清輝沉暮,暗云幾重——天魔八音,四弦化魔!

           琴動,音出,幻異中,一道道虛影憑空顯現,虛影沒有五官,只有一個大致的人影輪廓,他們持拿著各式各樣的兵刃器物,直朝著天翊殺去。

           天翊眉宇一皺,他能感受到,那些襲殺而來的虛影,個個都非凡物,他們手中的兵刃,刀槍劍戟紛繁復雜,且都凌銳鋒嘯。

           更讓天翊感到詫異的是,他竟然從那些虛影的身上,感受到了軒炎、火鳳、無憶、東方文宇等人氣息。

           天翊來不及思量太多,挑棍而動,五彩長棍威勢澎發,迎舉間,棍力滿蒼——披風之縱橫天下!

           五彩棍影劃破虛空,動蕩間,棍中的睥睨笑傲之意迸發而起,這一棍,宛若凌駕在天地萬物之上,謂之以縱橫天下并不為過。

           狂猛的五彩元力直直轟襲到那撲殺而來的虛影身上,棍力翻卷而動,平鋪而上,席卷之姿,若一副驚濤拍岸之勢。

           頃刻間,那從天而降的無數虛影就如流星一般落擊到了五彩浪潮中。

           “砰!砰!砰...”

           轟鳴之聲連綿不絕,破空響徹,聲震云霄,交擊之余,五彩元力紛繁燎射,那些接踵而至的虛影連連爆裂。

           “嘭!嘭!嘭...”

           天翊眉宇見疑,那些虛影雖然盡數破裂,可他卻從中感受了佛皇棍、江山扇、斷魂刀等靈寶的氣息。

           他沒做多想,他不知道幽冥琴有何來歷,也不知天魔八音究竟有何詭異,他只知道自己曾指天為誓——斷臂之仇,自當親報!

           長棍如虹,破霄而出,須臾之間,便已飛撩到幽女身前,后者似乎也沒想到天翊竟這般輕易便突破了“四弦化魔”之力。

           幽女凝眉片刻,停懸在幽冥琴上的十指卻不見動作,也正是此時,天翊的五彩長棍已是點落其身前。

           棍落,掀起棍力如風,這一棍,攜王者之風,縱橫天下!

           “砰!”

           一聲巨響,披風長棍轟擊在幽冥琴上,受此振蕩,琴音飛鳴,錯亂于長野血空。

           幽女身子稍頓片刻,此時她只覺一股磅礴浩蕩的元力透過幽冥琴傳擊到她的身體上,她悶地一哼,一口鮮血奪口而出。

           她沒敢多作逗留,連忙抽身而起,勝雪的白衣上,綻放著朵朵血蓮。

           見此一幕,天翊哪里有絲毫遲疑?他要讓幽女知道,她的高高在上與自以為是,在他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眼見得天翊奔襲而來,幽女一橫手中幽冥琴,對著天翊做出罷手之勢,連道:“不忘,你已承下我四弦之音,我答應過劍馨,可通融你去無字戰碑中對換獎勵?!?/p>

           天翊厲喝道:“我之前便說過,我不需你的通融!”

           言罷,天翊舉棍而起,繼而以摧枯拉朽之勢劈斬而落——“披風之棍定乾坤!”

           這一刻,風云聚會,駭元卷涌,一棍天來,攜動的元力宛若承載了九天之力,勢如洪濤般直取幽女而去。

           幽女滿眼凝重,若有駭然繞面,她愣愣地盯著天翊,眼中掠動著復雜的神色。

           就在其思量間,天翊的長棍已然落至其頭頂,幽女的臉上突閃而出一抹絕厲,她沒有幽冥琴,反是一手探出,好似要將天翊的棍力抓舉在手一般。

           “轟!”

           “砰!”

           炸裂之聲動天徹地,那作探手狀的幽女突遭此般棍力的轟擊,尚未凝聚出反擊之力,便急速朝著下方的墜去。

           “噗嗤!”

           垂落之際,鮮血汩汩,幽女那一身勝雪白衣盡染成紅,她的氣息顯得低靡至極,整個人就好似處于彌留之態一般。

           此時,幽女在天翊那狂猛的棍力的沖擊下,直直朝著下方的平野落擊去,見此一幕,那罷手停戰的諸多參戰者們,盡皆瞠目結舌,誰曾料想,那個高高在上的幽女,竟被天翊幾棍便轟下了“神”位。

           眼見得幽女垂空而墜,西門劍馨連忙展空而起,幽女身上攜帶的強猛的沖擊力,足足讓她費了好一番功夫方才穩住身影。

           西門劍馨道:“玥兒姐姐,你沒事吧?”

           此時的幽女,面色慘白得可怕,行將就木之態惹人悲憐。

           讓人始料未及的是,幽女竟對著西門劍馨微微一笑,言道:“劍馨,我答應過你,他若能承我四弦之音,我便給他通融,只是...”

           說到這里,縈繞在幽女周身的頹勢突然消失不見,她的體內,一股磅礴之力正在覺醒。

           不多時,幽女的面色再無蒼白之觸,她繼續道:“只是他似乎并不領你的情!”

           說著,幽女脫離西門劍馨個的攙扶,她的目光,凌厲無比,直直看著懸空而立的天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