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三十一:強強對碰,矢志屠院【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781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平野的天,抑郁昏沉,平野的夜,蕭瑟凄涼。

           荒草,一葉葉,飄飖終自異。颯風,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兩道流光自凄暗的天穹劃過,如星火掠空,一閃而逝。

           天翊與武忘日夜兼程,乘奔御風,此時距離北院的封鎖之地已然不遠。

           天翊一語不發,心情猶若頭頂那慘淡的暗云一般,沉郁千疊。

           武忘神色緊繃,緊緊攥著雙拳,拳心中無端地沁出冷汗。

           ......

           晨至,本該消停的風,卻依舊吹著,本該瓢潑的雨,卻遲遲未落。

           平野迎來了曙色,天地間卻仿佛更寒冷、更黑暗。

           冰魄如往常一樣,來到那兩根桅桿下。

           她的手中,執拿著一根泛爍著幽冷的長鞭,她的身后,跟隨著夜珞等人。

           那息停在遠處的北院弟子,也于此刻圍將上來,他們默不作聲地凝視著被捆綁在桅桿上的兩人。

           無憶與慕青青披散著發,低垂著頭,襤褸的衣襟如飄絮般搖曳,人已作不省之態。

           兩人的身上,遍布著密密麻麻的鞭痕,皮開肉綻之樣,使人望而生寒,觸目驚心。

           夜珞舉目而視,當見得兩人那被長鞭抽打得體無完膚的模樣后,心下一緊,喉間有三兩聳動,一口唾液垂咽到肚。

           冰魄抬起一手,長鞭隨之抑揚,此時天昏色暗,但鞭影卻顯刺眼灼目。

           “啪!啪!”

           只見長鞭落擊而出,觸體的一瞬,激起兩道顫人心神的鞭笞聲。

           回鞭之際,有鮮血噴灑,有血肉橫飛。

           受此鞭力,無憶迷迷蒙蒙地睜開眼,他艱難的側了側目,看向慕青青。

           后者滿是皸裂的嘴唇微微蠕動了兩下,似有話要說,卻無力為繼。

           冰魄冷冷一笑,長鞭一揚,便欲再次出鞭抽打。

           正于這時,其身旁的一名男子開口道:“冰魄,適可而止!我們等的人,到了!”

           男子的話語剛一落地,天際之上突顯出兩道由遠而近的流光。

           “咻!咻!”

           破空聲急切而又刺耳,天翊與武忘如閃電般貫掠長空,掠影攜著風雷之聲劃破蒼穹。

           這一刻,平野風塵日色昏,朔風吹雷透刀痕。

           天翊與武忘迎空而立,六日時光,兩人沐甚雨、櫛疾風,一路橫掃而來。

           他們來是為無憶與慕青青而來,是為自己的兄弟與伙伴而來。

           然則此時,他們的兄弟與伙伴卻被一條染血的綢緞穿骨釘綁在桅桿之上。

           兩人身上遍布著鞭痕,皮肉綻開,鮮血淋漓,好不慘傷。

           見此一幕,天翊與武忘的心頭,直卷起滔天駭怒。

           那怒,來得不可遏制,來得洶涌澎湃,來得透徹心寒。

           天翊神有呆滯,全身上下顫抖不已,就連發絲都止不住地戰栗。

           他輕輕揮了揮手,花醉長劍奪目而顯,劍鋒三尺,今日注定染血長天。

           武忘發指眥裂,烈焰長刀倏出,刀鋒綻出赤藍光芒,熊熊刀火,若有焚天滅地之勢。

           夜珞等北院弟子見得兩人這般冷厲模樣,背脊不由地被寒涼襲擾。

           冰魄饒有興趣地打量了天翊與武忘一眼,持鞭的一手輕一揮舞,只聽“啪啪”的兩道鞭音自無憶與慕青青身上傳出。

           武忘長刀一抖,身若驚雷奔掠而出,凌嘯厲怒聲動九霄:“傷我兄弟者,殺無赦??!”

           刀出,卷起若河刀芒,刀勢如九天洪濤搖落,直蕩得天震地顫。

           這一刻,烈火攜著怒濤激涌而下,蒼茫天幕,瞬間便被卷入無邊刀光中,悠悠平野,百草頃折繼以焚烈,掀起火海赤浪。

           武忘的刀,又快又狠,且猛且烈,須臾之間,便已劈斬到夜珞等人身前。

           見狀,夜珞等北院弟子,無不驚心駭目,面對武忘的這一刀,他們只覺自己好似置身在一片刀影世界中。

           那里,風是刀,雨是刀,火是刀...萬事萬物皆已成刀,含怨帶怒的刀,鋒銳凌厲的刀...

           眼見著武忘的刀勢即將抵落,那一路隨行在夜珞身旁的四人,神情卻無絲毫波瀾起伏,他們甚至顯得很隨意,隨意得風很輕、云很淡。

           一抹藍光一閃而逝,一道槍影憑空閃現,眨眼間槍影已扎落到武忘的烈焰長刀之上。

           槍尖對刀芒,熾熱迎寒涼,一記對碰之下,呲裂聲延綿而起,原作赤藍的烈焰長刀,寸寸冰封,火熄水遏。

           出手的是一名男子,一名藍袍加身發髻冰藍的男子,他的手中持著一柄長槍,一柄冰藍的長槍。

           此時,男子的長槍對擊在武忘的烈焰長刀上,他嘴角輕掀,露出一抹幽寒的冷笑。

           笑意尚存,男子持槍的一手反轉一點,槍勢變扎為挑。

           “砰!砰!砰!”

           隨著男子這一挑槍衍出,那冰封在烈焰長刀上的玄冰寸寸爆裂,一股強悍無匹的元力波動順著刀身傳擊到武忘身上。

           “砰!”

           “噗嗤!”

           受此一擊,武忘仰地就是一口鮮血噴出,身子更是不由自主倒飛出去。

           武忘滿目怨恨,心有不甘,他能感覺到,這男子很強,強得離譜。適才他那一刀,已然發揮出巔峰水準,除非與小笨進行“人熊合一”施展出“烈焰一刀”外,武忘不認為自己還能爆發出更強的力量。

           然則就是這樣的一刀,卻被男子一槍堪破,破得隨意至極,破得不費吹灰之力。

           武忘倒飛在半途中時,后背突有一只手臂將其攙扶住。

           天翊的神色本是陰沉似水,不過在與武忘對視的那一刻,他卻欣然地笑了笑。

           武忘喃了聲:“老大.我...”

           天翊笑著道:“讓我來吧!”

           武忘點了點頭,他沒有逞強,適才交手,他已經知曉敵人有多強大。

           天翊朝著一槍挑飛武忘的那男子看了看,繼而又看了看冰魄等人。

           下一刻,天翊突然回首朝著武忘看去:“胖子,等下救人的事就交給你了!”

           說著,天翊在武忘那一臉茫然的目光下轉過了身,撇開視線的那一瞬,天翊臉上的笑意即作冰封。

           此時的他,眸帶玄寒,瞋目豎眉厲聲道:“我說過,你們若敢動我兄弟與伙伴,我會血洗北院!”

           夜珞等北院弟子一顫,天翊的強,夜珞曾有幸親身體會,一想起天翊劍斬“裂云奔電豹”的那一幕幕,他便一陣后怕。

           不過當想起冰魄四人后,夜珞瞬間便安定了下來。

           他朝著天翊輕蔑一笑,依如從前般高高在上道:“不忘!你不僅殺了我北院的鎮院之獸,此刻竟還叫囂著要血洗我北院?真是好大的口氣??!”

           說話之際,夜珞不經意地瞄了瞄冰魄幾人,他已經講話說的很清楚,殺死“裂云奔電豹”的人就是眼前這個名叫不忘的人。

           這時,那持一柄冰藍長槍的男子開口道:“圣王學院,褻瀆我風瀾學院尊威,該屠!你,殺我北院鎮院之獸,該死!”

           天翊一愣,男子的話就如晴天霹靂一般響徹腦海,驚起嗡鳴連綿。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圣王學院竟然會被人屠戮,那個撫曲以憂的荒時,那個聲嚴厲色的卜噬月,那個乖巧可愛的虎妞...

           一想到這些,天翊本就滔天的怒火,更加激盛。

           這一刻,天翊的雙目中充斥著密密麻麻的血絲,腥紅之狀,猙獰可怖。

           他長劍一抖,厲嘯之聲響徹寰宇,忿然作聲:“此番若不屠你北院,我不忘誓不為人??!”

           言落,劍出,花醉長劍承著激怒迎空撩落,攪動風云閃電生,掄開昏冥曉天明。

           一時間,五彩劍光,浩浩蕩蕩地朝著持槍男子撩射而來。

           男子瞇了瞇眼,手中冰藍長槍微一橫動,繼而一記挑槍飛迎上去。

           槍、劍一交擊,頓起成片炸裂聲——“砰!砰!砰!”

           天翊與男子各有退讓,男子臉色一沉,心下已駭然至極,雖只作簡簡單單的交擊,但他卻能清晰地感應到,天翊的實力很強。

           就在男子驚詫之際,天翊已是凌空翻轉,花醉長劍橫撩而出——“花醉之橫掃千軍!”

           這一劍式,乃是天翊從“披風棍法”中移花接木而來,大道三千,有殊于途,但卻有同于歸。

           一劍出,強猛劍力橫掃開來,沿途所過,萬物皆在劍力之下化作齏粉。

           男子長槍一橫,槍身上冰藍大盛,他持槍而舉,剎那間,萬千藍芒紛繁而出,連連御上花醉劍力。

           冰魄等人紛紛朝著后方退去,臨走之際,冰魄揮了揮手,納土成柱的桅桿瞬間消散,那被釘綁其上的無憶與慕青青,也隨著綢緞的飄飛搖曳而去。

           此時,慕青青已然陷入昏沉不知之境,無憶迷迷糊糊間,隱可見天翊持劍而來的身影。

           他抿了抿嘴,氣若游絲道:“老.大..快.走..”

           他之言語,天翊自然聽不到,緊隨而來的,則是一記毒辣的鞭影。

           “啪!啪!”

           冰魄一邊朝著后方退去,一邊揮舞長鞭招呼著無憶與慕青青。

           見此一幕,天翊與武忘皆一副沖冠眥裂模樣,他們寧愿那長鞭撻在己身,也不愿眼睜睜看著無憶與慕青青被打。

           武忘攥著拳,十指錯動,鮮血順著拳隙滴落。

           于此之際,天翊揮劍的身影已同那手持槍冰藍長槍的男子再次對擊在了一起。

           “砰!砰!砰!”

           .......

           題外話:本書網首發,他處恐有錯遺,懇請諸位道友助三狼一臂之力。

           qq群:513260627,歡迎您的到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