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四五章:一場虛華,荒蕪百花【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270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聲落,天翊舉首看了看穹幕。

           那里,涼霄煙靄,列野星辰,空鬼魅愁。

           緊接著,天翊緩緩閉上眼,腦海中憶思不斷,有影翩來。

           那影,來得倜儻,來得不羈。

           他的瀟灑,醉過千山,謝過桃花,是一蓑風雨后的平生。

           他叫秦萬里,他是個孤獨的人。

           可他的心,并不孤獨。

           想著想著,天翊睜開眼來,他的眼中,有晶瑩泛爍。

           “數十年前花月底,相逢曾賦賞月詩。今看花月渾相似,安得情懷似昔時?!?/p>

           天翊喃喃吟道,掩手間,有酒現出。

           “萬里浮云陰且晴,故酒一杯家萬里?!?/p>

           天翊灑酒在墓冢前,隨后大口以飲。

           不知為何,一向清澀的酒,這一刻卻變得極烈無比。

           “秦前輩,答應你的事,我會做到?!?/p>

           言罷,天翊看了看身前墓冢。

           微風掠過,草木遙動,送來一陣悵然,驚醒一段往昔。

           駐定稍許,天翊的身影漸變虛幻,直至最后,徹底消失不見。

           天翊離去后不久,院落中迎來了千葉一行人。

           千葉佇立墓前,不言不語。

           她愣愣地看著墳冢,不知覺間,有淚傾下。

           千鈺與若藍靜默在一旁,看著淚人般的千葉,兩女也做哀思滿面。

           見得這一幕,阿彪心有悲起,感嘆道:“重過闊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

           言罷,他提起酒壇,繼作豪飲。

           隨行千葉等人一道而來的,還有一男子。

           男子有著一頭寸發,他一手提攜著一根長棍,一手拿懸著一壇烈酒,正是酒癲。

           “唉...”

           酒癲長長一嘆,他沒有如阿彪般提壇便飲,反是緩步到秦萬里的墳冢前,繼而將手中的那一壇烈酒置放在地。

           “往日縱酒已不復,而今只余話凄涼?!?/p>

           說著,酒癲回首看了看千葉,再道:“萬里,你最在意的人來接你了?!?/p>

           與此同時,千葉緩緩走上前來。

           行途只作幾步,可千葉卻覺得,這幾步之遙,遙到了咫尺天涯。

           “父親,千葉不孝!”

           言落,千葉人已跪拜在了墓冢前。

           她放聲的哭著,淚水只若決堤般傾灑而落。

           看著千葉這般傷心,千鈺也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淚。

           不知為何,對于這個陌生的逝者,千鈺似有種莫名的熟悉。

           那種熟悉,來得唐突而又晦澀,甚至在千鈺的腦海中,還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拼顯而出。

           若藍別無言出,只靜靜地凝定著,神情中繾著滿滿的哀愁。

           與此同時,這一方別院之外,一道黑影潛匿在風中。

           他目光灼灼地望著不遠處,嘆道:“若藍大人,你又為何這般傷懷呢?”

           ......

           大荒蕪城,臨街的一家酒肆中,天翊靠窗而坐。

           他身前的桌上,平放著兩枚令物。

           這兩枚令物,一者名為大荒蕪令,一者名為百花令。

           “荒蕪,百花,到頭來,是否終歸不過抵不過一場虛華?”

           天翊惆悵一嘆,接著提酒而飲。

           他不是一個悵然的人,但今夜的他,卻頗有些感慨。

           不知何時,有兩道身影渡入到了酒肆中。

           這兩人,一者著一襲赤紅長袍,一者著一身素淡長袍。

           身穿赤紅長袍的男子,氣宇軒昂,行如風,動如霧,給人以莫測。

           隨在其后的男子,背負著一柄長劍,整個人也好似利劍一般,予人以凜冽。

           此時已值下夜,酒肆中人跡寥寥。

           兩人只一掃視,便發現了獨飲窗前月下的天翊。

           見狀,那身穿赤紅長袍的男子微皺了皺眉,繼而朝著天翊走去,身穿素淡長袍的男子默不作聲,只靜靜地隨行而去。

           天翊沒有去理顧這不期而至的兩人,依舊自顧地飲著酒,望著月。

           不多時,兩人已來到了天翊的跟前。

           “恩?”

           身穿赤紅長袍的男子微驚了一聲,他的目光先是在天翊身上凝定片刻,接著落矚在了桌上的兩枚令物上。

           “朋友,不知你是否介意我們在此坐下?”

           身穿赤紅長袍的男子探問道。

           天翊無動于衷,對于男子的話語猶若未聞。

           見此一幕,那身穿素淡長袍的男子突地沉眉,眉宇間,透著霜月般的清寒。

           身穿赤紅長袍的男子微微笑了笑,繼而示意了素淡長袍男子一眼。

           “朋友既是不開口,那我們便不請自坐了?!?/p>

           說著,兩人靠天翊所在的一桌落座了下來。

           身穿赤紅長袍的男子淡淡地笑著,眸光卻在天翊的身上打量個不停。

           素淡長袍的男子別無言出,看向天翊的眼神中,飽多警惕與憤然。

           “閣主,此人好生無禮!”

           沉寂中,素淡長袍男子傳音道。

           “劍王,你知道此次前來荒殿,為何我只帶你,卻不帶鬼王與獄王嗎?”

           身著赤紅長袍的男子回音道。

           “閣主,我錯了,是我太過心浮氣躁了?!?/p>

           這突然而至的兩人,不作他人,正是南宮閣的現任閣主南宮夏以及南宮三王之一的劍王。

           此時,在聽得劍王領會出自己的言意后,南宮夏微微笑了笑。

           他笑著,但他的目光,卻一刻也未從天翊的身上偏移。

           還不待南宮夏開口,本作無動于衷的天翊突地說道:“他沒錯,他只是謹小慎微,動不失時罷了?!?/p>

           聞言,南宮夏與劍王的臉色倏地大變。

           適才他們乃是傳音以言,豈料竟會被人探知?

           要知道,南宮夏的實力,即便放眼風瀾,也作巔峰之列,鮮有人能在他的眼皮下完成這竊聽之事。

           可眼前這白衣白發的男子卻做到了,若不然,以南宮夏的定力,也不會這般驚愕失措。

           此時,南宮夏怔怔地看著天翊,連帶著臉上的微笑也已消失不復,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凝重。

           南宮夏道:“我知道,我或許不該詢問閣下的名諱?!?/p>

           天翊笑了笑,道:“可你還是問了?!?/p>

           南宮夏道:“那朋友可愿告知?”

           天翊道:“我姓白,一個畫者?!?/p>

           “姓白?”

           “畫者?”

           南宮夏愣了愣,道:“朋友是畫門中人?”

           天翊搖了搖頭,道:“不是?!?/p>

           南宮夏稍頓了頓,低眼看了看桌上的兩枚令物,道:“朋友,不知你這兩枚令物,從何而來?”

           天翊道:“這個故事很長?!?/p>

           南宮夏道:“所以說,需要很長的時間來聆聽?”

           天翊點了點頭。

           南宮夏道:“時間我有?!?/p>

           天翊道:“你真的有那么長的時間來聆聽我的風言風語嗎?”

           聞言,南宮夏突地一愣。

           此次前來荒殿,他也是要事纏身,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的時間,并非如他所說的那般充裕。

           沉寂之余,天翊道:“看來你并沒有那么長的時間,來聆聽我的故事?!?/p>

           “你的故事?”

           南宮夏皺了皺眉,對于眼前這個陌生男子,愈發覺得可疑。

           天翊笑了笑,轉目看了看劍王與南宮夏,道:“你識得這兩枚令物?”

           南宮夏點了點頭,道:“我若沒看錯,這兩枚令物,一者應該是大荒蕪令,一者應該是百花令吧?”

           天翊道:“是?!?/p>

           南宮夏道:“朋友當真是好手段,此兩物得一者便作莫大機緣,你竟然兼得在手?!?/p>

           天翊道:“我的手段再好,恐也難及南宮閣吧?”

           這話一出口,南宮夏的臉色突變凝沉,連帶著一旁的劍王也作陰郁滿面。

           南宮夏覷眼看著天翊,思緒都若有些混亂起來。

           他身為南宮閣一閣之主,何曾這般失措意亂過?

           南宮夏并不認識眼前這男子,甚至連其實力都看之不透。

           可這男子,不僅竊聽了他與劍王的傳音,甚至連他們的身份都已識破。

           這種局面,南宮夏從未遇到。

           沉默了好些時候,南宮夏道:“閣下知道我的身份?”

           天翊點了點頭,道:“你是南宮閣的閣主南宮夏,而他,是南宮三王的劍王?!?/p>

           說著,天翊側眼看了看劍王。

           還不待南宮夏開口,劍王已作聲道:“你到底是誰?可是一早便探聽到了我們的行蹤?”

           天翊笑了笑,道:“我之前便說過,我姓白。至于你們的行蹤,我好像也不是那么關心?!?/p>

           劍王還欲作聲,卻被一旁的南宮夏制止了住。

           南宮夏道:“朋友,相逢便是緣,之前的事,是我們的唐突了?!?/p>

           說著,南宮夏對著天翊投以歉意的目光。

           天翊淡然一笑,道:“你我不必這般客氣?!?/p>

           話語方歇,天翊已起身而立,道:“我要等的人來了,若有是緣,便再相逢吧!”

           言罷,天翊便欲轉身離去。

           南宮夏怔了怔,轉而又看了看桌上,連忙喝道:“朋友,你有東西落下了?”

           天翊微微一頓,背對著南宮夏與劍王,道:“相比于我的無所動容,你們應該更需要它們?!?/p>

           話落,天翊再不作停,提步三兩,人已渡出了酒肆。

           見此一幕,劍王起身欲追。

           對于這樣一個陌路之人,他實在不放心就這樣不清不白地讓其離去。

           還不待劍王動身,南宮夏已開口道:“劍王,不必去追了。即便追上,你又能奈他何?”

           “閣主,這人來路不明,且知曉你我身份與行蹤,若是就這樣讓其離去,是否太過草率了一些?”

           南宮夏無奈笑了笑,道:“先不說此人實力高深莫測,僅從他留下這兩枚令物,便足以讓我們駐足不追了?!?/p>

           劍王一愣,轉而看了看桌上的大荒蕪令與百花令。

           “閣主,這兩枚令物,當真那般奇特?”

           劍王若有些不解地問道。

           無論是大荒蕪令,亦或是百花令,他都有所耳聞。

           只是在劍王看來,僅此兩令,似乎并無南宮夏所說的那般價值獨特。

           南宮夏道:“劍王,怎么此行出來,你的思緒都好似混亂了不少?”

           劍王一臉尷尬地笑了笑。

           南宮夏道:“此行我們前來的荒殿的目的,你可還記得?”

           劍王點了點頭。

           而今風瀾動蕩在即,北冥閣糾合了一干勢力,準備掀起滔天戰火。

           南宮閣、東方閣、西門閣三閣聯合,以御北冥之侵。

           此番前來荒殿,為的便是洽談聯盟之事,若不然,南宮夏也不會親自出面。

           這些事,早在來路之上,南宮夏便與劍王道說了清楚。

           只是讓劍王疑惑的是,這些事,似乎與白姓男子留下的兩枚令物牽扯不上關系。

           看著劍王那迷蒙模樣,南宮夏無奈一嘆,道:“劍王,我南宮閣乃是風瀾大陸四方閣之一,可能號令荒殿與百花?”

           聽得南宮夏這般一問,劍王頓陷沉思。

           荒殿他是知曉的,至于百花,在來此之前,他竟從未耳聞過。

           若不是南宮夏相告,劍王恐怕還不知道,在南宮之地中,竟還有著一股堪比南宮閣的神秘力量潛存著。

           思忖半響,劍王搖了搖頭,道:“閣主,荒殿與百花,都做神秘。它們雖處南宮,但卻并不受我南宮閣管轄?!?/p>

           南宮夏點了點頭,道:“所以此次,父親才會派我親自前來荒殿,商討不久后的動蕩之事?!?/p>

           話至此處,南宮夏頓了頓,再道:“來此之前,我對聯合荒殿與百花之事,只有三成不到的把握?!?/p>

           說著,南宮夏低眼看了看已被其拿捏在手的兩枚令物,道:“可有了這兩枚令物,我卻有了八成把握?!?/p>

           聞言,劍王兀地一驚,道:“閣主,據我所知,這兩枚令物,似乎也并無什么奇效?!?/p>

           南宮夏笑了笑,道:“若是放在他人手里,這兩枚令物,自算不得什么出奇?!?/p>

           劍王皺了皺眉,若有些迷蒙地看著南宮夏。

           他突然發覺,自己有些聽不懂南宮夏所言了。

           南宮夏道:“劍王,你可知道,近些年來,這兩枚令物存落于誰手嗎?”

           劍王一愣,道:“這兩枚令物是那白姓之人留下,想來應該便是存于他手了?!?/p>

           南宮夏饒有深意地看了看劍王,接著搖了搖頭。

           “不是嗎?”

           劍王詫了詫,道:“哪是在何人之手?”

           南宮夏道:“這個人你認識?!?/p>

           “我認識?”

           劍王一臉莫名,他認識的人很多,但任憑其如何回想,也記憶不起誰的手中擁有大荒蕪令與百花令。

           南宮夏道:“劍王,你難道已經忘記了那個叫不忘的人了嗎?”

           “不忘?”

           劍王倏地一驚,臉色頓變得異色拋舞起來。

           他就算記憶再怎么衰退,也決然不會忘記當初的那個少年。

           那個少年曾說,手中無劍,心中有劍。

           那個少年還曾說,手中無劍,心中亦無劍。

           那個少年還與一個名叫史大彪的男子,對語風中。

           少年道:“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持劍相望天涯路?!?/p>

           史大彪道:“衣帶漸寬終不悔,為劍消得人憔悴?!?/p>

           少年道:“眾里尋劍千百度,驀然回首,那劍卻在燈火闌珊處?!?/p>

           ......

           這一幕幕,劍王猶記在心,每每追憶,劍王都能從中感受到一股蕩氣回腸的劍意。

           他曾仗劍風瀾,一劍一人闖天涯。

           他是愛劍之人,嗜劍如命,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他在不斷尋找,尋找天下間,最為鋒利的劍。

           他說過:“世上最鋒利的劍,不在劍之本身?!?/p>

           他以為自己對劍的認識,已達到極高的境界。

           殊不知當年在聽得不忘與史大彪的一席話后,他方才發現,自己那所謂的了然不過管窺蠡測罷了。

           追憶之余,劍王喃喃道:“手中無劍,心中亦無劍。千百相尋,回首之際,劍在燈火闌珊處?”

           一抹苦澀的笑容泛上臉頰,劍王看向南宮夏,道:“閣主,我又豈會忘記不忘呢?如不是他,我也不會知道什么是無劍勝有劍?!?/p>

           念及到此,劍王心中的不解也做明了。

           他當年認識不忘時,后者不過一名不見經傳的少年,再后來,不忘一步步成長,等到了正魔大戰時,不忘已成了能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之輩。

           那一戰后,不忘被封以瀾圣,之后銷聲匿影,再無音訊。

           劍王的心里很清楚,不忘與荒殿、百花之間,淵源不淺,若不忘有難,荒殿與百花絕不會袖手旁觀。

           這也是這些年來,南宮閣曾不予余力地找尋不忘下落的原因。

           因為不忘若是站出身來,定能使得那些神秘勢力歸附。

           想到這里,劍王突地一頓,連連看向南宮夏,道:“閣主,不對??!”

           南宮夏笑了笑,道:“你說的不對,可是指的這兩枚令物為何會在白姓男子的手中?”

           劍王點了點頭。

           南宮夏道:“適才那白姓男子,實力高深莫測,縱使是我,只怕也有所不及。他能窺探你我傳音,且知曉你我身份,離開之際,還故意留下了大荒蕪令與百花令?!?/p>

           說到這里,南宮夏陷入了短暫的停頓,接著再道:“這之種種,你以為都是巧合不成嗎?”

           劍王緊皺著眉頭,整個人都處于思忖中。

           南宮夏道:“不忘行事,向來頗多玄機,他的玄機,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p>

           劍王愣了愣,道:“閣主,你的意思是,那白姓男子是不忘指派而來?”

           南宮夏點了點頭,接著將大荒蕪令與百花令攝入儲物袋中。

           他抬了抬首,但見窗外的天幕,隱隱已作泛白。

           “劍王,天快亮了,也是時候去荒殿拜訪一下了?!?/p>

           說著,南宮夏提步離去。

           劍王遲頓了片刻,接著連連追隨南宮夏而去。

           ......

           (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