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四二章:雨花城主,玉步輕影【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13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墨梅挽簪于頭,笑了笑道:“不忘,姐姐散居百花,樓云杳,天涯山,人閑心悠,倒是你這一路走來頗為不平!”

           天翊自若如常,道:“墨梅嫂子,不忘還得在這里多謝你與君竹大哥了!”

           著,天翊對著墨梅微一躬身,當初風瀾大陸學院天才戰結束后,他曾委托墨梅與君竹將幻羽、慕青青送回南宮之地。

           墨梅擺了擺手,道:“區區事,又何須弟弟惦念于心?”

           話至此處,墨梅轉目看了看眾人,視線在幻茵身上落定了多許,道:“你這丫頭,倒也落得一往情深!你怕是連你哥哥已然成家立室都不知道吧?”

           聞言,幻茵一臉不可思議,訝然道:“什么?羽哥哥都已成親了?墨梅前輩,那羽哥哥的佳侶可是青青姐姐?”

           墨梅了頭,此刻的她,含笑盈面,香度凌風。

           武忘等人狀做驚詫,興感之余,由心為幻羽與慕青青兩人祝福。

           天翊抬了抬眼,左右顧盼,身下虹橋,橫貫南北,一頭彼時,一頭今時,可此刻的他卻靜佇在橋中。

           史大彪怔了怔,提懸酒壇,仰而為飲,嘆道:“時而言,有初、中、后之分。日而言,有今、昨、明之稱。身而言,有幼、壯、艾之期?!?/p>

           著,他眸轉到天翊身上,道:“不忘,大彪所可對?”

           天翊悠然一笑,頭道:“大彪兄所言甚是,逝者如斯,不舍晝夜!”

           無憶遲疑半響,轉而對著天翊示意一眼,此番前來雨花城,他們可不是為了吟風賞雨。

           天翊知曉無憶之意,可還不待他開口,一旁的武忘已是率先奪聲道:“墨梅前輩,這雨花城內的規矩可當真是不??!我們購買草木之靈,竟然還需要城主府的一紙文書!”

           武忘這話,意帶憤慨,似有不悅。

           聞言,千鈺等人的臉色也稍顯得沉郁起來,想來對于之前在各家店鋪中的遭遇仍舊耿懷在心。

           墨梅面色不改,笑道:“雨花城內,落雨飛花,這里的規矩并非由我制定,我不過是一個匆匆過客罷了!”

           武忘一愣:“墨梅前輩,如此來,你并不是這雨花城的城主?”

           墨梅笑了笑,道:“我定居的地方叫盼墨別院!”

           武忘明悟地了頭,身為南宮丹帝,他又豈會不知朱雀城內的那一處幽靜別院?

           正與此時,一直未曾開口天翊道:“墨梅嫂子,你應該早就知道我們會來城主府吧?”

           墨梅不可置否地一笑,道:“所以我專程在這里等你們,我若離去,想來你們應該見不到她!”

           天翊道:“她可是這雨花城的城主?”

           墨梅微微笑了笑,卻不回應,同眾人示意一眼后,取道橋北而去。

           天翊等人稍頓片刻,繼而緊隨于墨梅身后。

           一路上,百尺清泉,清音陸續,落映瀟灑,碧梧翠竹,風雨瀟瀟,面千步回廊,重重簾幕,掩落寒玉。

           稍許時候,眾人已行至一處巍峨重閣前,駐足以望,但見:

           層樓高起,面面琳宮合抱,迢迢復道縈紆,青竹拂檐,藍花繞砌,金輝獸面,彩煥螭頭。

           墨梅頓了頓,道:“我們到了!”

           話語方歇,墨梅已提步邁入重閣之中,武忘等人稍做遲疑,行步不亂地緊隨而入。

           倒是天翊與史大彪,狀若出神地看著門梁之上的那一幅橫匾,其上鸞翱鳳翥地落鐫兩字――“玉影!”

           史大彪道:“不忘,你這雨花城的城主是否叫玉影?”

           天翊笑了笑,打趣道:“大彪兄,你怎么不她叫雨花?”

           史大彪一愣,好一副沉思模樣,定思半響,他自言自語道:“其實雨花這名字,也蠻不錯!”

           天翊苦笑著搖了搖頭,腳下步伐卻不作停,接著與史大彪一前一后踏入重閣之中。

           一入重閣,見佳木蘢蔥,奇花爛漫,一帶清流,又有堆山鑿池,起樓豎閣,種竹栽花。

           天翊等人遁著墨梅的足跡,于飛樓插空、雕甍繡檻中穿行而過。

           行不多遠,出亭過池,一山一水,一花一木,莫不愜意。

           那一山,形作悠遠,似飄似渺,眾人與其相隔一水之遙,只見水上漂浮著朵朵落花,水也變得清溶蕩蕩。

           放眼以望,隱隱可見那一縹緲山下,有一孤立屋舍,屋舍前,有一花一木停佇。

           木已枯敗,花卻向榮,其勢若傘,絲垂翠縷,葩吐丹砂。

           隨著斜風細雨的飄蕩來襲,一片片藍色花瓣順勢攜珠飄落水中。

           此時,眾人停駐在水的這一頭,遙見繁花錦落,凄然心生,而在水的那一方,又是嫩寒清曉,孤山籬落。

           墨梅怔了怔,似惆似悵道:“不忘弟弟,這里便是雨花城城主的居所了?!?/p>

           著,墨梅抬眼朝著在水的那一方望去,道:“飛燕妹妹,我有些故人想要與你介紹介紹!”

           言出,四方寂靜,唯余清音徐徐回蕩。

           天翊與史大彪皆一副沉思模樣,也不知道在思襯著什么?

           好半響后,自那孤山獨舍之中方才傳出一道回音:“墨梅姐姐,他們是你的故人,但卻不是我的故人,恕飛燕無禮,就不作相見了!”

           聞言,武忘等人的神情頓變得沉郁無比,任誰都聽得出來,這雨花城城主的話語中,透著孤傲清冷。

           墨梅面色如常,笑望了望天翊,道:“不忘弟弟,你可想見見我這飛燕妹妹?”

           天翊一臉淡然,只微微笑著,卻不作聲。

           倒是武忘等人滿面驚疑地瞅著墨梅,適才這雨花城的飛燕城主已經將話的很清楚,她不作相見,哪怕是墨梅的面子她也不給。

           見天翊不做應,史大彪悠然一嘆:“物外知何事,山中無所有。風鳴靜夜琴,月照芳春酒?!?/p>

           著,他已暢飲起來,絲毫不顧眾人那四起的鄙夷。

           墨梅稍稍一愣,道:“不忘弟弟,我這飛燕妹妹,性子有些古怪,你別見怪!”

           言落,墨梅再次看向在水的那一方,道:“飛燕妹妹,我的這些故人想要在雨花城內購置些草木之靈?!?/p>

           其話語剛一落定,自那一間屋舍之中,突有一道藍芒橫貫而來。

           三兩時息,墨梅的手中已持有一卷晶瑩泛爍的卷軸,自那卷軸之上,散溢著濃濃無比的精氣,只稍一感應,便讓人神清氣爽。

           墨梅將卷軸交由到天翊手中,道:“這便是你們所求的那一紙文書了!”

           天翊了頭,道:“墨梅嫂子,多謝了!”

           著,天翊與眾人示意了一眼,接著轉身欲離。

           見狀之下,墨梅連道:“不忘弟弟,你當真不想見一見飛燕妹妹?”

           天翊一頓,道:“一支藍艷露凝香,**孤山枉斷腸。掌中舞罷簫聲絕,重樓閣宇星夜長?!?/p>

           一言既出,天翊再不作停,三兩步下,人已遠出了些距離。

           武忘等人一臉憤懣地瞅了瞅遠方孤山寒舍,接著緊隨天翊而去。

           倒是史大彪在飲酒之余,興感而嘆:“苦心膏沐不論貲,閑淡人生各有時。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朝陽?!?/p>

           言罷,史大彪也提步而去,臨走之前,他對著在水遠之處驚鴻一瞥,眼意之中,深韻漾漾。

           墨梅沒有阻止天翊等人,她只微微笑著,因為她知道,在天翊與史大彪先后出言后,那獨守于此的飛燕決不會無動于衷。

           就如墨梅所預料的一樣,天翊等人還未行遠,自那屋舍之中,便有一道光影翩若驚鴻而出。

           那是一名女子,一名身著一襲藍色長袍的女子,她從細雨斜風中蹁躚而落,一風一雨,不曾凌亂她分毫。

           女子的體態,輕盈瘦弱,纖腰款擺,迎風飛舞,就好像要乘風而去一般。

           只消寥寥片息,女子人已飛落到墨梅跟前,她淡漠地與墨梅示意了一眼,繼而朝著天翊等人離去的方向凝視去。

           女子道:“既然來了,諸位不妨就在我這雨花城內稍事歇息如何?”

           突聽得身后傳音,天翊等人皆是一愣,回首以望,但見一絕色佳人落入眼目。

           女子的美,沒有墨梅那般的飄逸出塵,她更像是萬千繁花中的一枝獨艷。

           見得飛燕后,武忘等人皆做心醉神迷之態,好半天后,方才從癡神中醒轉過來。

           天翊道:“飛燕前輩之前不愿見我們,現在為何又主動現身以見?”

           飛燕微微一笑,道:“想來你應該便是不忘哥了,你在我百花之中,名聲可不!”

           到這里的時候,她側眼看了看身旁的墨梅,接著繼續道:“我之所以愿意見你們,那是因為前時之情與后時之情不可淆論?!?/p>

           聽得飛燕這話,武忘等人面色一沉,飛燕雖有著沉魚落雁之容,但卻給人以一種清高,一種難以棲近的清高。

           天翊笑了笑,他與百花之間,淵源頗深,對于這一勢力,天翊也曾有過猜料,得出的結論是,百花之強,怕是不弱于任一四方閣。

           見天翊不做回應,飛燕微微蹙眉,道:“不忘哥,你既是急著要購買草木之靈,想來應該是用以療傷吧?”

           天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對于飛燕能意測出這些,并不覺得奇怪。

           飛燕道:“雨花城中的草木之靈,全都做底品階之物,想來對不忘哥的用處,應該不大才是!”

           天翊道:“如此來,飛燕前輩的手中,應該有高階的草木之靈了?”

           飛燕了頭,道:“沒錯!”

           天翊道:“飛燕前輩,不忘要如何才能得到你手中的草木之靈?”

           飛燕道:“很簡單,你只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即可!”

           天翊笑了笑,道:“飛燕前輩,你問吧!”

           飛燕稍作思量,道:“你們進入府內,想來也知道此地名為‘玉影’,我要問的是,在不忘哥眼里,這玉影作何?”

           聞言,武忘等人無不驚愕失措,他們進入這重閣之時,許是因為疏忽,倒是遺忘了些東西。

           不過轉念一想,飛燕口中的“玉影”也不難作辨,畢竟飛燕本身,便是一玉影之人。

           當然,這些都是武忘等人的揣思,哪里言道得出口?

           一念及此,眾人也只能朝著天翊凝視去,想看看后者到底會如何作答。

           天翊自若如常,他沒有急著回應,反是朝著身旁的史大彪看了看,此刻的史大彪,神有精芒浮掠,整個人都一副躍躍欲試模樣。

           承接到天翊的眼神后,史大彪兀地一怔,他從天翊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戰意”。

           這種“戰意”無聲無息,只有他能切身體會。

           這一路走來,史大彪也曾無數次地對天翊這般示戰過,他與天翊的戰斗,向來都沒有彌漫的硝煙。

           稍作思量,史大彪望向飛燕,開口道:“玉影玉影,玉步輕影。玉步者,回屢飄影似霓裳,輕影者,體輕能為掌上舞?!?/p>

           言罷,史大彪昂首挺胸,他對自己的回答極為自信,也堅信這一答案絕對能獲得飛燕的青睞。

           就如史大彪所預料的一樣,飛燕在聽得他的回應后,神色倏地大變,就連那斂卷于面的清寒都似消融了許多。

           這一刻,飛燕愣住,一臉的不敢置信,她如何也想不通,史大彪為何能將“玉影”詮釋得這般逢合她心。

           想著想著,飛燕連連看向身旁的墨梅,她的眼神中,飄掠著些許質疑。

           墨梅笑了笑,道:“飛燕妹妹,你難道認為是我事先與他們通過氣不成?”

           飛燕頓了頓,接著搖了搖頭,道:“墨梅姐姐,你誤會飛燕了,我只是有些被震驚到了而已?!?/p>

           這些天來,墨梅一直待在虹橋之上,她自信以她實力,絕對可以探查到墨梅的一舉一動。

           史大彪道:“飛燕姑娘,不知大彪對‘玉影’的解釋,可還入得了你心?”

           飛燕了頭,史大彪的回答,確實稱得上是透心之釋,若不然,她也不會那般驚訝。

           見狀,史大彪的神色頓被喜色繚繞,他先是一臉興奮地瞅了瞅天翊,接著連忙對著飛燕所在的方向伸出一手來。

           飛燕微一皺眉,不明史大彪這一舉動是何意。

           史大彪道:“既是如此,那便煩請飛燕姑娘,將高階的草木之靈給我吧!”

           聞言,飛燕輕掀了掀嘴角,笑道:“閣下莫不是耳聾不成?我這一問,問得是不忘,又不是你,你的回答,自然算不得數!”

           著,飛燕饒有深意地朝著天翊看去,眼意之中頗多考究。

           對于不忘,飛燕早有耳聞,可以這樣,整個百花,無人不知不忘。

           這其中,有人對不忘欽佩,也有人對不忘質疑,飛燕恰巧便是處于后者。

           被飛燕如此回擊以言,史大彪突地一愣,整個人都呆滯了起來,他一臉愧疚地看了看天翊,也不知是否在為自己的言行予以歉意。

           武忘等人聞言之下,神色也道憤然無比,給人的感覺,飛燕似是在耍賴,可她的話語偏又落得那般無可反駁。

           墨梅饒有興致地笑了笑,對于飛燕,她自然熟悉無比,正如她之前與天翊所一般,飛燕的性子,頗為怪異,乃是一個讓人難以捉摸的人。

           讓墨梅感興趣的是,天翊在此時此景下,又當如何以應?

           墨梅自然能夠看得出來,史大彪的回答已是讓飛燕無比滿意,無形之中,且還給了飛燕一個評斷的標準。

           天翊要想再對“玉影”做以更為完美的詮釋,只道是難上加難。

           這一刻,眾人的目光紛紛落持到天翊的身上,就連史大彪,也一臉意味沉雜地盯著天翊。

           天翊自若地笑了笑,望漫天細雨微風,身感輕悠,衣隨風舞,言道:“涼風起兮天隕霜,懷君子兮渺難望。感予心兮多慨慷。天隕霜兮狂飚揚,欲仙去兮飛云鄉,予以舞兮留玉掌?!?/p>

           言罷,天翊也不待飛燕回應,同墨梅示意一眼后,轉身離去。

           武忘等人滯愣當場,久久無可自拔,他們聽不懂天翊之言,但隱隱間卻能感應道一股淡淡的悲傷,在歸風中繚繞。

           史大彪怔了怔,接著搖了搖頭,嘆了嘆氣,道:“自古以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倒是大彪始終未能放下那執念!”

           著,史大彪連同武忘等人緊隨天翊而去,不消多時,天翊等人已消遠在斜風細雨中。

           這一刻,水畔邊,只剩下墨梅與飛燕兩人靜默而立。

           沉寂了好半響后,墨梅方才開口道:“飛燕妹妹,思量了這么久,你心下可有決判?”

           飛燕怔住,腦海中不斷回響著史大彪與天翊對“玉影”釋言之語。

           久久之后,浮掠在飛燕眼中的躊躇突地消散不存,她對著墨梅輕一揮手,一株晶瑩泛爍的草木之靈頓落到墨梅手中。

           飛燕道:“墨梅姐姐,還得煩請你將這一株飛燕草交于不忘!”

           墨梅低眼看了看手中的飛燕草,道:“飛燕妹妹,你能告訴姐姐,你到底更青睞于誰對玉影的解釋嗎?”

           飛燕愣了愣,淡冷地瞄了眼墨梅,她不想讓人看出她的心思,但墨梅卻是做到了。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