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一九:純元為繼,五元成嬰【第二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374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造化之域,月,穿云而出,華光重現。

           赤藍的光幕不見消緩,流轉之勢,生生不息。

           辰南子等人并未聽見天翊的痛嚎,更沒有入耳那迷醉的嬌息。

           于外界來看,一切都顯得風平浪靜。

           遠處,一處淺草蔓延的山頭,劍王與秦萬里對月而立。

           劍王問道:“秦兄,這一載時光,你寸步不離此地,獨自一人承受著無邊孤寂,你的心還是熱的嗎?”

           秦萬里道:“孤寂何所懼?心熱與不熱又何妨?你可愿為了你心中之劍,孤守一生?”

           劍王頓道:“孤守一生?若能尋得劍之真諦,就算孤守三生三世又何妨?”

           秦萬里道:“無劍之境是一種什么境界?無劍勝有劍,你可曾悟透?”

           劍王苦笑不語,耳畔的風,浮掠來往昔天翊與史大彪的一番對話:

           天翊說道:“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持劍相望天涯路?!?/p>

           史大彪道:“衣帶漸寬終不悔,為劍消得人憔悴?!?/p>

           天翊說道:“眾里尋劍千百度,驀然回首,那劍卻在燈火闌珊處?!?/p>

           寥寥幾語,落聽于劍王之耳,瞬將其置身于瀚海遙天之中。

           那里,萬劍飛虹,掠影疊空,眼花繚亂之下,實讓人難以明辨真偽,更難窺探劍之真理。

           初聽此言,劍王如有大徹大悟之勢,可隨著不斷地探尋鉆研,他好似迷失在了劍光長河中。

           這一年多時間下來,他的實力精進不少,可他自己卻很清楚,他在劍道上的造詣,依舊還處在第二之境。

           他為了心中的劍之執念,甘心孤守三生三世,這與“為劍消得人憔悴”,實則并無多大區別。

           劍王沉默不語,秦萬里亦沒有繼續追問,兩人就如兩尊石雕一樣,佇立在山頭,面向那赤藍交匯的光幕。

           辰南子能察覺到劍王與秦萬里的存在,小貂也能,但這一人一貂對此卻不作絲毫聲張。

           看著那籠罩于月色下的赤藍光幕,武忘等人焦憂而望,雖然辰南子口口聲聲言道天翊與千鈺不會有事,可他們還是惴惴不安。

           武忘問道:“辰老,你能感應到光幕內的情況嗎?老大明天真的會醒來嗎?”

           辰南子一愣,不知該如何作答,他說天翊明日便回醒來,那是在光幕顯現之前的事了。

           那赤藍交匯的光幕的出現,根本沒在他的預料中,他輕輕搖了搖頭,嘆道:“我查探不到光幕內的情況,也不知道不忘什么時候會醒來?!?/p>

           武忘等人渾身一個激顫,辰南子這話,怎么聽著有些玄乎其玄的感覺?

           辰南子不知該如何應對眾人那焦切而又擔憂的目光,唯有模棱兩可道:“你們放心吧,不忘與千鈺一定不會有事的?!?/p>

           說著,他連忙瞇上雙眼,眼不見,耳不聞,循心去尋那一方清凈。

           南宮盈盈道:“武忘哥哥,不忘老大擁有逆天之能,一定會沒事的?!?/p>

           她凝視著武忘,言語清澈,柔意綿綿。

           武忘淡漠地瞅了她一眼,那眼神比看待一個形同陌路之人還要冰冷淡漠的多。

           南宮盈盈低矮著頭,心中委屈,何止三言兩語便能道盡?一時只作無語凝噎。

           千葉蹙著眉,倩手不由自主地緊握著,心道:“鈺兒妹妹,你可千萬不要有事??!”

           幻茵輕咬著貝唇,忐忑不安,心亂如麻,纏繞著數之不盡的牽掛與擔憂。

           幻羽與慕青青兩人,神情黯然,兩人自也希望天翊與千鈺能平安無事。

           小笨愣愣地望著光幕,自從南宮離對天翊出手后,它便漸遠了之前的憨態可掬,對于南宮盈盈,更是愛搭理不搭理。

           小貂佇在小笨肩上,一雙明眸直直落停在赤藍光霞上。

           有那么一刻,小家伙的眼眸中,突地泛起水汽迷蒙,片片晶瑩滾落而出。

           淚水打濕了小笨肩膀,小笨側眼而望,一抹流光劃過,繼而落入千葉懷中。

           千葉承住飛射而來的小貂,低眼一看,只見小家伙蜷縮在她的懷里,身子抽搐個不停,隱隱可聞哽咽之聲。

           史大彪提酒飲了兩口,嘆道:“夜雨一滴滴,風聲一葉葉。醉里不知煙波浩,夢中依稀燈火寒。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造化闊?!?/p>

           說著,他轉身朝著自己的小屋走去,沒人在意他之言辭。

           因為聽不懂其意,探不到其韻,所以他的話,一向被冠以瘋言癲語。

           當然,若是此刻千鈺在場,絕不會再對史大彪的話語存有覷意,他那一句“真作假時假亦真,假作真時真亦假”在千鈺的身上,不就得到了最好的印證嗎?

           辰南子瞅了眼竄入千葉懷中的小貂,小貂給他的感覺,朦朧中帶著神秘,神秘中帶著不可測。

           千葉一邊順捋著小貂身上的毛發,一邊安慰道:“小貂兒,你放心吧,不忘跟千葉一定不會有事的。他們很快就會從那光幕中走出來?!?/p>

           小貂搐動的身子突然一頓,微微抬頭,可見滿臉憤怨,那意思好似在說――我才不管他們的死活!

           這一夜,對于武忘等人而言,無疑是不眠的一夜,那幻變而出的光幕,完全打亂了他們的心緒。

           那被籠罩在光幕內的天翊與千鈺,其安危無不牽動著眾人的心。

           這一夜,對于天翊與千鈺而言,乃是醇香迷醉的一夜,光幕中,兩人在冬雪下,互取溫存。

           天翊的體內,伴隨著陰陽交融而來的奇異之力的涌入,頓有了新的變化。

           這些奇異之力,不是他物,正是得自七幻煙塔中的純元之力。

           天翊的體內有一部分,千鈺的體內存有另外一部分。

           此事,天翊并不知情。

           他一直都很疑惑,當初闖過七幻煙塔,得了七幻之心,而后此物便似匿了蹤跡,再無絲毫動靜。

           卻不知,純元之力與七幻之心乃是一物一容的關系。

           千鈺雖然知道七幻之心與純元之力的所在,但對這一層關系亦是懵而不明。

           此時,那本作元丹之態的土、金、木三種元力,在獲取到純元之力的支持后,紛紛開始瘋狂的汲取。

           天翊的水、火元力,皆已達到法嬰巔峰層次,而土、金、木三種元力則還處于凝丹境。

           正是因為如此,五元的相生之態,方才受到滯阻,險些致使低階的三顆元丹爆裂。

           好在這一切,似乎早就存在于命運之輪的轉換中。

           從幻煙城的初遇不識,一直到冬雪之下的七幻連心,這不正印證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翊)嗎?

           若是沒有天翊,千鈺恐怕早已隕落在七幻煙塔中。

           若是沒有千鈺,天翊此番怕也很難在兩種布道圖的交融下活下來。

           就如宣老所說――“千塵之中,因果所循!”

           世事萬物,好似都掙脫不了因果的束縛。

           當然,這一切并不如想象的這般簡單,命運之輪在轉動,那背后的推手又是誰?

           七幻煙塔中,究竟隱藏了何等驚世駭俗的秘密?

           那無端出現在千鈺腦海中的紫色光團又是何物?

           那蒼老的警示之語乃是何人所留?

           天翊的身上到底背負著什么?

           ......

           太多太多的疑惑,千絲萬縷,繪制出一副大氣磅礴的因果道圖,這里有因,所以有果。

           .......

           此時,在純元之力的涌入下,天翊體內的三顆元丹,頓時得到大量生力的支持。

           不消多時,一道道“咔擦”碎裂之聲,紛紛傳遞開來。

           五元之位上,再無一顆元丹懸浮,取而代之的乃是五道實質動人的元嬰。

           那金色的元嬰,銳嘯攝人。

           那褐黃的元嬰,予以渾厚。

           那青色的元嬰,生機澎湃。

           伴隨著土、金、木三種元力突破至元嬰境,原本出現滯阻的五元相生態勢,頓得以重歸運轉。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

           一道道元力如線橋一般彼此溝通,繼而開始了生生不息的運轉。

           五元之力好似在天翊的下丹田中,構建出了一種了不得的陣圖,無人能言道出這是為事,亦無人知曉這其中蘊藏了何等之秘。

           天翊汲取了大量的純元之力,有來自他自己體內的,也有來自千鈺體內的。

           最終,天翊體內的五元之力,皆是達到了法嬰巔峰境層次。

           如果只是一般的法嬰巔峰實力,那算不得什么,這樣的煉氣士,偌大風瀾,比比皆是。

           可要是在此之前,加五元之力這個條件,其含金量又豈止是百倍千倍的增幅?

           風瀾雖大,還從未聽說有人能兼修多種元力,更不說修煉的乃是萬物之本的五行元力。

           就在天翊的實力提升之際,千鈺的實力也在不斷地提升。

           一年前,眾人曾有幸一觀南宮布道圖與北冥布道圖。

           那一次,在場修煉水、火屬性元力的人,實力皆得到了相當大的提升。

           千鈺更是從元嬰境實力提升到了法嬰實力,現如今,在純元之力的支持下,她的實力,竟在緩緩朝著出竅境邁去。

           .......

           題外話:(寫書不易,寫好書更是不易,感謝那些還在縱橫看書的朋友,也感謝那些通過其他途徑看書的朋友,你們罵我也我,捧我也好,還是謝謝......)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