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一零六:往生之門,形勢逆變【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4166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就在武忘祭出狂客令時,懸空而立的滄溟與胥影突地皺起了眉頭。

           對于那些禁錮在風瀾大陸的狂客,兩人根本不在意,真正讓他們失色的,是狂府!

           早在之前的正魔大戰中,魔尊伽羅便想得令以入狂府。

           現如今,滄溟與胥影對狂客令也作失色以對,足見狂府之中,定隱藏著什么驚世駭俗之物。

           此時,滄溟一臉凝重,看向胥影道:“狂客令現,我們可要出手?”

           胥影愣了愣,目光朝著遠空看了看,搖頭道:“我們若出手,他們定不會袖手旁觀,僅以你我之力,實難在他們手下討得好處?!?/p>

           滄溟皺眉,道:“胥影,你的意思是,我們依舊不管不顧?”

           胥影笑了笑,笑的有些陰鷙,道:“我們不動,但他們會動?!?/p>

           說著,他看了看天玄子等人,再道:“有主上的往生之門在,他們的力量,只道無竭無盡?!?/p>

           滄溟微瞇了瞇眼,對于胥影之言,漸漸明白過來。

           與此同時,天玄子迎風而懸,星彩長弓落斜在手。

           他的目光,寒涼而幽厲,直直凝定在武忘身上。

           確切的說,是凝視在武忘身前的小瓶以及那五枚狂客令上。

           不多時,九恨、玄冥、九幽等人紛紛靠將到前,萬千修者隨之開拔而動。

           他們的氣勢,皆作盛凌,兇煞交聚,凝一片慘淡壓抑。

           這一刻,整個中土皇城都籠罩在暗郁之下。

           伴隨著敵修的衍動,天地都作陰沉。

           見狀,佇停城樓的修者們,無不驚詫錯愕。

           他們抬著望眼,舉首長空,心下好一陣抑郁翻卷。

           無憶道:“死胖子,還愣著干嘛!還不趕快以血融令??!”

           聞言,武忘連從愣神中回轉。

           緊接著,他虛手一招。

           繼而見得,懸定在武忘身前的五枚狂客令以及那盛裝有狂道之血的小瓶頓朝著其手中飛來。

           小瓶剛一入手,武忘順勢啟瓶。

           瓶啟的一剎,只見縷縷血芒如絲成縷的繚覆而出。

           那血芒,輕盈而又柔軟。

           只一顯現,便連忙朝著那五枚狂客令涌去。

           眨眼間,血芒便已化作一條絲線,繼而將五枚狂客令鏈接在了一起。

           “咻!咻!”

           忽地,自那五枚狂客令上有盛絕精芒奪爍而起,光芒之盛,直讓天地失色。

           與此同時,一股讓人膽戰心驚的力量澎湃以出。

           “轟隆??!”

           不消片刻,整個中土皇城都開始動搖起來。

           “轟隆??!”

           霎時間,天地渾似崩塌,左右猶如地陷。

           入目之景,皆作巔擺動搖,時空都好若扭曲開來。

           這一幕,驚呆了武忘等人,連帶著排空而列的敵修也作駭然失措。

           天玄子覷了覷眼,對于狂客令與狂道之血,他所知不多。

           但此刻天地間的動靜,卻不由讓他不安。

           稍以遲定,天玄子連地擺手星彩長弓,同時厲喝道:“殺??!”

           聲落的一剎,無數敵修紛紛祭出元力,接著身卷風雨殺襲而來。

           “殺??!”

           “轟隆??!”

           “咻!咻!咻!”

           “......”

           須臾不到,滿空盡被光影籠罩,浩蕩無邊的元力,就如狂風驟雨一般從天而降。

           見得這般景象,皇城上的修者們,無不瞠目結舌。

           他們沒有往生之門,各自消耗的元力短時間內極難恢復。

           此時此刻,他們已作強弩之末,再無為戰之力。

           看著落卷而來的磅礴攻擊,有人悵嘆,有人感慨,還有人緩緩閉上了雙眼...

           讓人詫異的是,武忘等狂客之人,此時竟全作失措模樣。

           他們的失措,并非來自天玄子等敵修的進襲,而是,來自那已交融在一起的狂客令!

           這一刻,千百狂客的目光皆凝定在武忘身前。

           那里,五枚狂客令在時光層疊中已交融在了一起,縷縷血光,綻著詭異的紅色,漂浮不定。

           不消多時,那繚覆在令物上的血芒突地斂散不存。

           繼而見得,一枚泛著刺目精芒的令物奪爍而出。

           那令物,通體透著滄桑,滄桑的好似比亙古還要久遠。

           精芒衍動下,一龍飛鳳舞的大字,赫閃在令面之上――“狂!”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天玄子等人的攻擊也已落至。

           “咻!咻!咻!”

           無數元力,似洪濤猛浪拍卷而來,聲勢之大,直讓萬物失色。

           “呼呼...”

           “轟轟...”

           伴隨著敵修的襲取以至,風變得猖獗起來,雷也變得震怒無邊。

           落駐城樓的修者,被風繚亂了衣發,被雷驚駭了心神。

           他們一臉愕然,眸色中,泛動著無邊的恐懼。

           對此,武忘等千百狂客依舊無所動容,他們的目光仍停留在那一枚令物上。

           不知為何,當五令交融成一的那一剎,他們的神魂都若被攝取走了一般。

           眾多狂客,皆能感應到,自那令物之中,涌動著一道無比強烈的召喚之力。

           “轟隆隆...”

           值此之際,天玄子等來敵的攻擊已然降臨。

           眼看著狂暴的元力便已席卷皇城,可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咻!”

           只聽得一道破空聲嘯蕩空宇。

           繼而可見,那一枚令物扶搖而起,繼而直直朝著無數敵修沖飛而去。

           眨眼不到,令物便與來敵的攻擊交擊在了一起。

           “砰!”

           驚天巨響中,一抹精芒在長空弧劃開來。

           “呼呼...”

           那精芒,速如飛電流星,勢若洪濤猛獸。

           須臾間,便在天幕劃拉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豁口來。

           “轟隆隆...”

           緊接著,天玄子等敵修的元力攻擊,竟是紛紛被那豁口中的吸噬之力所牽引。

           同時,一道強絕無比的反震之力也隨之從那豁口中傳出。

           “砰!砰!砰!”

           “啊啊啊...”

           “噗嗤!噗...”

           受此力襲,無數敵修紛紛噴血倒卷而退,不少修者,更是在倒飛的途中,身裂魂消。

           “噗!”

           天玄子一個猝不及防,猛地便是一口鮮血噴將出來,人也在那反震之力的侵襲下,飛退出去。

           “噗...噗...”

           天玄子尚且如此,九恨、玄冥、九幽等人自也不例外。

           霎時間,但見滿空流影飛卷,龐而雜多的鮮血,就如落雨一般從天而降,縈出的血霧直在天宇鋪展出一道望不到邊的血簾。

           “這...”

           見狀,無數修者徹底滯愣。

           他們怔怔地望著長天,神情中,滿是不可思議。

           天玄子等人落歸后,眉宇皆作凝皺。

           九恨臉色蒼色,顫巍巍道:“那令物到底是什么?怎生得如此厲害?”

           玄冥等人搖了搖頭,接著連將目光落定在天玄子身上。

           此時的天玄子,一臉的陰沉似水。

           不知為何,此刻他的心神,都籠罩極度強烈的不安。

           遲定片許,天玄子的眼中閃過一抹絕厲。

           緊接著,他突一揮手。

           繼而見得,那巨大的往生之門迎空顯現。

           天玄子沒有開口以言,只稍許停頓,接著連忙朝著往生之門奔去。

           見此一幕,九恨等人微頓了頓,繼而紛紛涌向往生之門。

           時不作多,天玄子等人已從往生之門中渡影而出。

           他們的狀態,再次回歸巔峰。

           天玄子覷了覷眼,冷冷道:“給我殺!”

           聞言,那隨后而出的修者們,皆是一詫。

           他們彼此互看著,但卻沒一人敢率先而動。

           適才,他們親身經歷了那令物的詭奇與強大,也落目了己方無數修者爆體而亡的慘烈之象。

           此時他們的力量雖得以全數恢復,但心底深處,卻也相伴而來了恐懼。

           見無人為動,天玄子的臉色倏地一沉。

           他冷冷哼了一聲,切齒道:“若有膽怯,何以伐天問道?”

           話語方歇,天玄子掩手一招。

           緊接著,星彩長弓開如滿月呈手,接著磅礴浩蕩的水元之力,頓于弓弦上凝成道道晶藍箭矢。

           天玄子一臉凝沉,眸中帶著狠厲。

           遲定片刻,天玄子突地引弓而動。

           “嗖!嗖!”

           弓動,箭出。

           “轟隆隆...”

           狂猛的水元之力,洶涌而出,直將地劃為牢,天掩成籠。

           一時間,月浸云海,滄波萬里,天陰聲啾,泠風寂寥。

           道道晶藍箭矢掠滄海而動,吟嘯之聲響徹寰宇。

           那些晶藍箭矢,身卷蒼云,攜帶而起的聲威,直讓萬物折服。

           見得這般景象,城樓上的修者們,無不變貌失色。

           可讓人詫異的是,那一道道晶藍箭矢在飛掠的途中,竟是兀地折轉了方向,朝著那被令物劃開的豁口飛去。

           “呼呼...”

           不多時,原作來勢洶洶的箭矢之力,便聲消力斂地沒入到了豁口內。

           “恩?”

           見狀,天玄子倏地凝皺起了眉頭,落側的九恨等人,則做不可思議狀。

           ......

           與此同時,北冥之地,玄武城的地底深處,一不暗見天日的石窟中,一落發蒼蒼的男子倏地睜開眼來。

           他的眼神,深邃而又冷厲,只一對視,便讓人不寒而栗。

           “多少年了,終于有人將狂客令激發了!”

           話語方歇,男子猛地沖飛而起。

           “轟隆...”

           “砰!砰!砰!”

           四方的泥石沙流,根本難阻其行,只一接觸,紛紛破裂開來。

           “轟轟...”

           伴隨著男子的沖身而起,整個玄武城都作動搖起來。

           城內之人,無不彷徨失措。

           “咻!”

           就在他們駭然之際,一抹流光自地宇中破出,接著扶搖而上九天。

           不消片刻,那一抹流光便掩入了蒼穹深處。

           與此同時,北冥之地的其他區域內,也有同樣的情形發生。

           “咻!咻!咻!”

           “哈哈!禁錮之力消失了!我出來了!”

           “狂客令終于被激發了!”

           “竟有人敢打我狂客的注意?找死??!”

           “......”

           無數的破空聲,伴著激昂之言,回蕩天地。

           非但如此,風瀾大陸的其他區域,也有流光入穹。

           那流光之中,皆掩有身影,他們有著一個共同的名字――狂客!

           這一夜,整個風瀾都動蕩了,各個地域,無數流光,無數激烈,無數軒昂。

           ......

           值此之際,中土皇城。

           天玄子在見得自己的箭矢之力竟被那豁口吞噬后,臉色已是難看至極。

           他咬了咬牙,切了切齒,接著在搭弓引箭。

           見此一幕,在旁的九恨等人也紛紛為動,連連祭出各自攻擊,無數敵修經由短暫的滯愣后,也不作遲疑,施力而為。

           “轟隆隆...”

           不多時,新一波的元力攻擊便已凝聚而出。

           放眼而視,唯見茫茫的元力,交匯長空,如江似海。

           “殺!”

           沉寂半響,天玄子突地厲喝道。

           “嗖!嗖!嗖!”

           同時,那被其開取的星彩長弓再一次地引箭而動。

           “轟隆隆...”

           “呼呼...”

           “唰唰...”

           霎時間,狂風呼嘯,大雨傾盆。

           長空之力,澎力交匯,昏云漠漠,萬木偃仰,九天霹靂,欲裂百川,驟落瓢雨,欲塞河漢。

           入目,幽冥乾坤暗。掠耳,撲籟風雨密。

           見得這一幕,中土皇城上的修者,無不顫巍瑟抖。

           他們的心底深處,無端而起一股悸動,且那悸動中,彌漫著死亡的氣息。

           此時,萬千攻襲已再次落襲而來。

           磅礴的元力,鋪天蓋地,攜著狂風暴雨。

           驚愕之余,眾人的目光紛紛凝定在那豁口上。

           他們的神情,滿多期待,期待中帶著焦急,似是希望那豁口能將敵修的進襲之力盡數吞噬。

           可讓人始料未及的是,此時那豁口竟再無吸噬之力,任憑著天玄子等人的攻擊當空掩蓋而來。

           “???”

           “這...”

           “完了!”

           城樓上,眾修悲嘆不已,每個人的臉上,都不掩驚慌失措。

           就在眾修失落無助之際,那一直處于愣神狀態中的千百狂客,突地醒轉過來。

           與此同時,從天而降的無數元力也已落至城樓上空。

           感受著當頂而來的狂猛威勢,萬千修者,再不抱有任何僥幸,他們或苦笑著,或緩緩閉上雙眼,或凝聚體內最后一點力量打算殊死一搏......

           “轟隆隆...”

           此時,壓頂而來的元力已近在咫尺,整個皇城都作劇烈動蕩,樓宇巔擺,瓦礫橫飛,墻柱崩裂。

           “噗嗤!噗...”

           不少修者,難以抵御那巨大威壓,紛紛吐血倒地。

           無憶等人緊咬著牙,強忍著身體的高負荷。

           他們的眼中,皆帶著凜冽,對于那落襲而來的攻襲,全然無所畏懼。

           “在堅持片刻!”

           無憶暗暗嘀咕了一聲,他能感覺到,此時正有無數難以形容的力量朝著中土皇城風馳電掣而來。

           以他心性,自也知曉,那些力量,定是破禁而出狂客的。

           非但是無憶,其他狂客此時也有此感受。

           說來遲,實則快。

           寥寥片息,天玄子等無數敵修的攻擊終是落定了下來。

           “砰!砰!砰!”

           只聽得炸裂聲震徹寰宇,天穹似崩裂,地宇若催塌,九霄風雷動,俯地山河嘯。

           狂猛的聲浪,瞬間席卷整個中土皇城,掀起的風塵,只道遮天蔽幕。

           好些時候,震蕩消歇,飛塵卻不止。

           天玄子等人凝眸看著落罩在塵霧里的中土皇城,神色陰晴不定。

           “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道狂傲激嘯的笑聲打破了靜謐。

           聞聲,天玄子等人的臉色倏地大變。

           他們互相對望了望,皆可見彼此眼中的驚駭。

           讓敵修們想之不通的是,在適才那般強絕的攻襲下,中土皇城竟還會有人幸免。

           等候稍許,塵霧斂散。

           放眼而視,只可見中土皇城依舊屹立而存。

           “恩?”

           “這...”

           “怎么可能??!”

           “......”

           敵修們驚愕無比,失措駭然。

           再一細觀時,他們的神色更趨驚詫。

           只見城樓之上,無憶等人全都安然無恙地佇立著。

           “怎么會這樣?”

           “不會的!不會的!”

           “這一定是錯覺!”

           “......”

           敵修的詫言訝語,不絕于耳,神中滿含不敢置信。

           天玄子一臉凝重,目光牢牢落定在下空城樓的前沿出。

           那里,站著一男子,一渾身被鮮血浸染的男子。

           男子披頭散發,不見其面貌具細。

           他之兩手,呈舉天之勢,可以想象的是,正是這男子,憑借一己之力承接住了他們所有的攻擊。

           而適才那狂傲激嘯的笑聲,想必也是這男子所發。

           “這人是?”

           九恨皺了皺眉,納疑說道。

           天玄子微頓了頓,道:“狂客?!?/p>

           “??!”

           聞言,在旁的修者皆是一愣,他們從未見過這男子,而在之前的戰斗中,也并未見得男子身影。

           就在眾人驚愕之余,那男子緩緩放下手來。

           汩汩的鮮血,順著他的臂膀流淌而落。

           緊接著,男子舉首而視。

           繼而見得,一張滿布血漬的臉龐落映在天玄子等人的眼中。

           見得男子那一副猙獰模樣,好些修者都是一顫。

           這時,男子開口道:“狂客傲天在此!誰敢欺我狂客無人!”

           .......

           別來無期,山中歲月,海上心情,只道,也無風雨也無晴!

           本書網首發,希望看書的朋友們能上縱橫(zongheng)給點支持!

           有你們的支持,三狼才有堅持下去的信心,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呼吁有條件的兄弟們,上縱橫給三狼點勇氣與信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