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五十八:各懷心思,決意在心【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000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刻,平野上,清輝不見,昏色裊裊,氤氳有赤云相蓋,無字戰碑巍峨屹立,高聳入霄。

           幽女一掃之前頹傷,周身散溢著讓人心顫的幽寒元力,她的目光寂冷而又傲睨,一對幽暗而又深邃的冰眸,邪魅攝人。

           寥寥幾息,其適才在天翊披風棍下遭受的傷勢皆已恢復,她答應過西門劍馨,會給天翊以“四弦之音”的通融。

           西門劍馨看了看懸空而立的天翊,繼而又將視線落停到幽女身上:“玥兒姐姐,這一戰真的必不可少嗎?”

           幽女笑而不應,她答應西門劍馨的事已經做到,至于天翊是否領情與她已無半點關系。

           感知到幽女氣息的變化,天翊稍有動容,現如今的幽女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陰玥,就如他也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天翊一樣。

           幽女道:“你很不錯,有資格讓我為你撫上一曲殺人之音?!?/p>

           天翊道:“怎么?到了現在你還以為自己高高在上,無可撼動嗎?有什么本事盡管施展便是,我一一接著?!?/p>

           幽女沒有來氣,反是平靜地笑了笑,綻放在衣襟上的朵朵血蓮在幽寒元力的繚繞下隱沒不見。

           風起,搖曳,白衣勝雪,幽女撫琴而坐,她緩緩閉上眼,人與琴合,意與弦通。

           天翊嘴角輕掀,披風長棍橫斜在手,他睨視著幽女,靜待著其所謂的“殺人之音”。

           他的想法很簡單,簡單到幽女倘若有通天之力,他也會讓其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無濟于事”。

           西門劍馨氣息紊亂,她本不是一個容易被觸動的人,但此時她的心跳卻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許多。

           此刻,停罷了殺戮的參戰者們,以無字戰碑為中心,合圍出一條遼闊的弧圈,他們驚駭以望,紛爭似乎都被拋諸到了腦后。

           千鈺、無憶等人佇立在遠處,視線不時地游離在平野與長空之間。

           長空中,不止天翊一人,武忘與軒炎正激戰一起,刀刀交擊,熾烈與凜冽橫飛,狂猛的動蕩,顫人心魄。

           兩人殺得天昏地暗,黑白不分,渾身上下,血跡斑斑,但兩人的刀勢卻無絲毫頹喪,出刀迅疾,刀勁雄渾。

           南宮盈盈若一副心神不寧模樣,細語呢喃道:“武忘哥哥...”

           她希望武忘在與軒炎的武試中獲勝,但她卻又不忍看見軒炎流血受傷。

           無憶眉頭微皺,沉思千百,對于幽女之事,他知之甚少,他只知道西門劍馨與幽女情同姐妹。

           天幕中,懸空而立著四方閣來人,見得天翊幾棍便敗退幽女,他們的神情頓起波瀾。

           東方龍翔道:“那小子倒是個不錯的苗子,幽女竟然都不是其對手,南宮之地果真人杰地靈??!”

           說著,他朝著南宮夏看了看,天翊在與幽女動手前,曾將“花醉”拿出,東方龍翔等人又豈會不知“花醉”來歷?

           對于東方龍翔的恭維之言,南宮夏笑而不語,他倒是希望天翊能成為南宮之人,只是強大如他,也無法左右其心。

           西門玄古道:“東方龍翔,你什么時候變得這般恣意妄言了?戰斗尚未結束,何來勝敗之說?”

           東方龍翔道:“玄古兄,我可沒作妄言之論,不過是預見性的發表下看法罷了?!?/p>

           西門玄古冷地撇開視線,不再作應,他性直如劍,恭維人的話他不會說。

           北冥四大殺神靜靜地佇立著,他們一語不發,沉默異常。

           正與此時,刀盛突然開口道:“水幽魄,他叫不忘,圣王學院之人,北院的鎮院之獸便是他所殺?!?/p>

           刀盛這話一出,場中頓陷寂靜,圣王學院被屠一事,在場之人無人不曉,北冥之人雖一口咬定此事與他們無關,卻不知是與非早已落定人心。

           水幽魄道:“鬼王,你這話什么意思?你莫不是還認為是我屠戮了圣王學院?”

           刀盛道:“是與不是,你自己最為清楚!你昧得了良心,但卻瞞不了天?!?/p>

           水幽魄道:“我一點也不清楚,不過我可以提供給你們一點小道消息,屠滅圣王學院的人,是個男子?!?/p>

           說到這里,她悠地一笑,笑得頰面春風,笑得如花招展。

           刀盛兩眉一橫,若不是礙于南宮夏的吩咐,其手中的“鬼偃”早已刀取那歹惡之人。

           西門玄古道:“水幽魄,此事的確是你北冥閣不對,圣王學院之人冒犯在先,但你們卻不該錯殺千百?!?/p>

           水星魂道:“玄古兄,如此說來,你也支持我們將那罪魁禍首之人擒拿待懲了?”

           西門玄古沉默不語,他很清楚,有些話說得,有些話卻說不得。

           此時,氣氛突變得有些緊迫,水幽魄、水陰傀、水凕儡三人側目而視著水星魂,幾人同列于北冥四大殺神之位,然則此時卻各懷心思。

           不得不說,水星魂的心機很深,他身居北冥四大殺神之首,運籌于心,懂得趨時而動,天翊在其一語之言下成了“罪魁禍首”。

           水陰傀道:“天才戰結束,擒他,我出手!”

           他的話語淡漠生冷,沒有絲毫感情可言。

           水凕儡道:“陰傀,這等小事那需你出手?還是讓我來吧?!?/p>

           水幽魄道:“你們出手太狠,我怕傷了那小哥性命,還是換我這個女兒家來得好?!?/p>

           水星魂眸帶玄寒地看了看爭吵的幾人,他知道幾人這是故意在起哄。

           東方龍翔與西門玄古等人無不錯愕,給他們的感覺,北冥四大殺神似乎個個都想將天翊掌控在手。

           南宮夏的臉色突地一變,沉聲道:“有什么好爭的?到時候你們北冥四大殺神一起動手好了。我倒要看看,今日有我在這里,誰能拿得了他?”

           言落,寂靜橫生,南宮夏的態度很堅決,堅決得無可動搖。

           此前東方龍翔等人只道他是為了自己的寶貝女兒而來,可現在看來,這其中似乎另有隱情。

           于此之際,平野之上,幽女十指泛落于幽冥琴第五弦上,霎時間,詭異琴聲突響而起。

           那聲,幽咽如冰泉,凝絕而不歇,繚動間,紛披燦爛,戈矛縱橫,飛音幽契,瞬間便將天翊籠罩。

           ......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