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二百章:殊途同歸,有劍無劍【求訂閱】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478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翊道:“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持劍相望天涯路?!?/p>

           史大彪道:“衣帶漸寬終不悔,為劍消得人憔悴?!?/p>

           天翊道:“眾里尋劍千百度,驀然回首,那劍卻在燈火闌珊處?!?/p>

           說著,天翊與史大彪互視一笑,惺惺相惜之態,何有遮掩?

           眾人茫然以望,天翊與史大彪的對話,像是在吟詩作對,又好似隱晦地道說了些什么。

           他們年紀輕輕,閱歷尚淺,很難體會這寥寥數語所囊括的那一種歷程。

           劍王呆愣當空,天翊適才對于他那一劍的評價,已讓其瞠目無語。

           現在天翊又與史大彪上演了一出別樣的對話,別人不知言意,可劍王卻能從中感受到一股蕩氣回腸的劍意。

           他曾仗劍風瀾,一劍一人闖天涯。

           他是愛劍之人,嗜劍如命,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他在不斷尋找,尋找天下間,最為鋒利的劍。

           他說過:“世上最鋒利的劍,不在劍之本身?!?/p>

           他以為自己對劍的認識,已達到極高的境界。

           殊不知今日得此一席話,他方才發現,自己那所謂的了然不過管窺蠡測罷了。

           劍王喃喃道:“手中無劍,心中亦無劍。千百相尋,回首之際,劍在燈火闌珊處?”

           一抹苦澀的笑容泛上臉頰,劍王看向天翊,疑道:“是無劍勝有劍嗎?”

           天翊笑而不語,同眾人示意一眼后,便朝著造化之域的核心走去。

           南宮盈盈停駐片刻,言道:“劍王叔叔,別聽那兩個瘋子胡說,什么有劍無劍,劍不就是劍么?”

           說著,她連忙朝著武忘追去。

           劍王無奈笑了笑,喃語:“劍,真的只是劍么?”

           ......

           天翊等人離去后不久,一道黑影倏地顯現在劍王身旁。

           天光映照下,可見他有著一張黝黑的臉龐,面如黑炭。

           黑影道:“劍王?你還記得閣主曾與我們道說之事嗎?”

           劍王道:“何事?”

           黑影道:“關于丹藥品階之事?!?/p>

           劍王一怔,思憶如潮水般涌起,有那么一刻,他的面色一滯:“獄王,你說的可是無紋勝有紋?”

           黑影點點頭:“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p>

           劍王若有所悟,緊皺的眉頭舒展了不少。

           于此之際,一道略顯滄桑的身影在兩人身旁顯現,他不修邊幅,潦倒中帶著落寞,他的目光直直朝著天翊等人離去的方向看著。

           一身粗袍迎風而舞,長發順勢飄起,露出一對粗長的黑眉。

           獄王道:“閣下一路走來,不言不語,意欲何為?”

           秦萬里身不見轉,應道:“執念所在,心所在,行所在?!?/p>

           說著,他的身影破空而起。

           劍王道:“荒殿之人,行事詭秘。此人實力很強,還好是友非敵?!?/p>

           獄王道:“你怎么知他與我們,是友非敵?”

           劍王道:“直覺!”

           獄王道:“你的直覺向來都很準,那老頭呢?你用直覺告訴我,他是我們的敵人嗎?”

           劍王搖了搖頭:“他很神秘,敵友難辨?!?/p>

           獄王道:“你我共事南宮這么多年,卻從不知造化之域內還有著這樣一個高手存在?!?/p>

           劍王道:“老閣主特地讓你與我一道,自是出于萬無一失的考慮?!?/p>

           獄王道:“走吧,只希望盈盈那丫頭玩累了,便會隨我們返回南宮,若不然,我們這一路可有得折騰受了?!?/p>

           兩道流光劃過天際,眨眼間,便已消失無影。

           劍王與獄王離去后,看似寂寥的天際,突生出一股幽風。

           一片片絮狀之物自四面八方環繞飛舞,繼而凝聚在一起。

           不多時,半空之上便凝顯出一件長袍,長袍鼓鼓的,似乎灌滿了風。

           這件長袍同之前幽皇穿于己身的那一件“九龍幽皇衣”極為相似,唯獨少了襟面上的九條游龍。

           風起,拂起一陣喃語:

           “此地不宜久留,我的劫成靈體受損嚴重,必須馬上尋個安全之處恢復?!?/p>

           “劍王那一劍,確是非凡無比,若不是有九龍幽皇衣,我恐已隕落?!?/p>

           “好在此前我并未將所有人都帶來,為本皇獻上性命,他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p>

           “此次事敗,怨不得我,有劍王在,要殺不忘很難。此事得盡快告知教內,頭疼的事還是讓那些老家伙去做好了?!?/p>

           語落,長袍倏地朝著遠方駛去。

           ......

           天翊一行人前行在漫漫荒途之上,南宮盈盈撐著禁元傘,其余人則穿著“琉璃袍”。

           南宮盈盈有心想讓眾人都到禁元傘下來,卻不料,就連史大彪都不愿接受她的好意。

           辰南子傳音道:“小子,你真打算帶著他們一起前往造化之域的核心之地?”

           天翊道:“辰老?不行嗎?”

           辰南子道:“不是不行,我只是在想,他們能不能堅持走到那里?!?/p>

           天翊道:“有身上這規避火靈之氣的長袍,應該沒問題吧?”

           辰南子道:“沒問題?到了后面,那小妮子的禁元傘能不能撐得住都是問題,更別說你們身上穿的破衣了?!?/p>

           天翊不語,思緒翻轉,辰南子從不會無的放矢,他既是這樣說了,那便說明前行之路恐艱險不斷。

           此時,千鈺與千葉兩人的臉色稍顯凝重。

           煙塔武會前,兩女身為九幽教的圣女。

           煙塔武會后,兩人殺幽使,隨同天翊一路北上,成為叛教之人。

           之前那幽皇的實力極為強大,若不是有劍王出手,天翊能否應對都還難說。

           兩人都很清楚,天翊展現出來的實力越強,那么隨之招引而來的敵人也會越來越強。

           以她們這點微薄之力,何以在日后面對強敵的來臨?所以兩女都很不安。

           幻羽與慕青青并排而行,兩人看上去都很安靜,但從幻羽那幾度要想伸手卻又縮手的舉止便能看出,兩人的心怕是都寧靜不下來。

           幻茵不時便會瞄一瞄天翊的背影,于她而言,能這樣隨在天翊的身后,其心足矣。

           小貂癱趴在小笨的肩上,雙眼緊閉,不知是睡是醒。

           南宮盈盈自是纏在武忘身旁,武忘自是緊跟在天翊身邊。

           當然,還有一個史大彪,東瞅西望地不知在找尋著什么........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