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三六章:天翊之傷,烈陽之痛【第一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633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老師,你為什么不殺了那小混蛋?”

           陰玥不解地望著女子問道,在她想來,死人才不會招惹來麻煩。

           聞言,女子冷冷一笑,道:“殺了他可沒有比廢了他更能讓那些瘋狗們發狂了?!?/p>

           “恩?”陰玥蹙眉之下,思緒翻轉,接著便是明悟了過來。

           ......

           “小炎,你這臭蟲,還不飛快點?加把勁啊,這一次可被你害苦了,六翼紅龍是你能招惹得了的嗎?要不是我們跑得快,想脫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不知道臭小子找到子夜星辰草沒有?要是讓他知道我離他而去,怕是又要與我罵娘了?!?/p>

           烈陽無奈一笑,他可是清晰的記得,之前天翊與自己分開之際,還鄭重其事的叮囑過:“老小子,你可不要走丟了,我可不想找到了子夜星辰草后還滿山遍野地去找你?!?/p>

           與天翊分開后不久,烈陽便感應到了炎龍的危險處境,他與炎龍之間,彼此有著心靈感應,誰要有危險,彼此間都能第一時間感應到。

           因為要去援助炎龍,烈陽便沒打算帶著天翊,期間他還曾回返找過天翊,發現天翊正一心一意找尋著子夜星辰草后,烈陽方才離去。

           讓烈陽郁悶不已的是,炎龍此次竟然招惹到六翼紅龍身上,這家伙可是六階魔獸中霸主級存在,即便烈陽實力未曾下降,在其手中也討不到絲毫上風,遑論現在烈陽的實力下降到了元嬰境。

           在與六翼紅龍的糾纏中,烈陽與炎龍聯手之下倒也能夠招架一二,可當六翼紅龍發飆,準備施展絕招之際,這一人一龍也只能夾著尾巴逃之夭夭。

           “嗷!嗷!”

           炎龍對著虛空憤吼一聲,似是在發泄心中的郁結與不滿,這一路上,烈陽不停地催促它,這速度都趕超之前他們被六翼紅龍狂追時逃跑的速度了。

           夜至下旬,月落西斜,一道火光劃過明月峽谷的天際,接著落至到了下方的一片草地上。

           烈陽從炎龍的背上一躍而下,剛一落地,其臉色便顯凝重:“怎么回事?怎么會有這么強的元力波動?”

           下一刻,烈陽整個人好似呼嘯的狂風一般驚掠而出。

           炎龍見狀,碩大的龍頭四下瞅了瞅,繼而兩翅一展,連忙朝著烈陽追去。

           依著天翊一路上留存下來的氣息,烈陽很快來到了明月峽谷的上方。

           當烈陽看著不遠處橫躺在地上的那一個血人時,他的腦海中“轟隆”一聲,竟是一下子完全空白起來。

           呆愣了片刻,烈陽連忙閃躲到血人跟前。

           只見這血人全身上下都被鮮血侵染,兩條手臂更是彎折成畸形。

           “臭小子??!”

           血人雖已“面目全非”,可憑借其衣著打扮,烈陽還是認出了他的身份,不正是成天都咤呼他為“老小子”的天翊嗎?

           下一刻,烈陽將天翊攬入懷中。

           看著天翊那曲折的兩臂機械般地垂落在空,看著天翊身上那一道道猙獰可怖的傷口汩汩地流出鮮血,烈陽沉默了。

           以烈陽的閱歷跟經驗,又豈能推測不出天翊被打成現在這一副模樣是承受了多強的轟擊?

           沉默半響,烈陽深吸了口氣,眼中淚花泛動,盯著懷中的天翊悲戚道:“臭小子,你醒醒,我是老小子??!”

           興許是烈陽環抱著天翊的緣故,使得天翊感受到了身體受到了擠壓。

           下一刻,天翊那垂落的手臂緩緩擺動了一下,卻是如何也伸展不了。

           口鼻之中流淌出尚未凝固的血液,天翊氣若游絲道:“生..為..狂客,死..為狂..魂!”

           聽到天翊這話,烈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兩行清淚順著臉頰直流而下。

           “誰?是誰!”

           烈陽仰天咆哮,悲戚與憤怒震顫蒼穹。

           悲憤之際,烈陽分出一縷元力托著天翊,致使其身懸于半空,接著指天為誓道:“我赤焰狂龍發誓,上窮碧落下黃泉,也一定要找到兇手!我要他嘗盡萬火焚身之疼,挫骨揚灰,死無葬身之地??!”

           狂暴的火焰自烈陽周身熊熊燃燒而起,那由怒火與實火交替包裹的烈陽,此時已經處于狂化的邊緣。

           “嗚嗚...”

           一旁的炎龍低吼了兩聲,似是在提醒烈陽。

           聞言,烈陽雙拳一握,兩道火芒直接在其手中炸裂開來,怒吼道:“死龍!都是因為你,沒事要去招惹那六翼紅龍干嘛?不然有我在天翊身邊,他怎么可能出事?臭小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

           說完這話,烈陽帶著天翊沖天而起,一道長虹直貫星海,火芒浮掠之中,烈陽緊緊抱著天翊。

           “小子,堅持??!我們回火云峰,丹房中靈丹妙藥不少,一定能讓你恢復如初的。堅持住..堅持??!”

           烈陽每隔兩息便會低頭看一看懷中的天翊,神色中的擔憂已經無可言狀,天翊的傷勢很重,體內經脈盡數斷裂,兩臂更是被人活活打斷。

           一想到這殘忍歹毒的手段,烈陽的心便如刀絞一般。

           看著烈陽帶著天翊遠去的身影,炎龍愣在原地久久不見動彈,就在剛剛,它清晰地感應到了烈陽內心深處傳來的痛處,它與烈陽心意相通,在一起數十載歲月,從未見過烈陽這般痛心失色的模樣。

           “嗷!”

           “轟!”

           下一刻,炎龍望著明月怒吼一聲,一道狂猛的火焰從它的口中直掠到虛空深處,所過之處,炎氣騰騰,仿若虛空都被焚滅了一般。

           炎龍沒有埋怨烈陽,相交這么多年,它很清楚烈陽的性子,一旦暴怒那便意味著烈陽的理性降低到了最低谷。

           “嗷嗚!”

           炎龍怒吟狂嘯之下,龍尾橫擺,直作一道火芒騰空掠星而去。它不責怪剛剛烈陽那般對自己,但它對那個向天翊下手的人卻是恨之入骨,若不是那人,烈陽也不會這樣對待它。

           狂客學院,空山靜夜,各個子峰之上寂寥無聲。

           突然,一道充斥著無盡憤怒的氣息瞬間傳遍整個登云峰,繼而一抹流光直直朝著火云峰落去,沒多久時間,又是一道帶著怒意的火光落到了火云峰。

           水云峰,碧靈緊閉的雙眸徒然睜開,接著身若驚鴻消失不見。

           “狂龍那里出事了!”

           青霖正在木獄中指導著月白修煉,感受到兩股怒意后,對著月白簡單地叮囑了一番,接著飛身離去。

           “這大半夜還要不要人休息了?那么大怒火干嘛?”

           熊昊伸了個懶腰,睡眼朦朧,接著臨空一躍直飛火云峰而去。

           金云峰頂峰之上,破軍挺身而立,在其身旁,豎著一桿長槍,長槍周身上下被金色包裹,銳利之氣縈繞,宛若要堪破那天頂一般。感應到之前的異動后,

           破軍槍隨身動,直奔火云峰而去。

           烈陽帶著天翊回到火云峰后,連忙在丹房中搗鼓了起來。

           “玄元丹!”

           “續命丹!”

           “培元丹!”

           “...”

           一顆顆丹藥被烈陽手忙腳亂地找了出來,天翊被烈陽安置在一旁的椅子上,周身上下隱有一股柔和的元力包裹著。

           “咻!”

           碧靈第一個趕到火云峰,當看見滿目腥紅正手足無措的搗弄著一個個藥盒的烈陽時,碧靈愣住了。目光斜視之下,碧靈瞅見了一旁椅子上的天翊,這一下,碧靈的臉色瞬間慘白起來。

           以她的眼力,又豈會看不出那被元力包裹的血人已是命懸一線?

           “狂龍,這小子是?”碧靈望著烈陽打探道。

           聞言,烈陽一頓,雙目無神地瞅了瞅碧靈,道:“你不是一直吵著要割了他的舌頭嗎?”

           冷嘲了一句后,烈陽沒在理會碧靈。

           “這血人是天翊那小混蛋?”

           碧靈一愣,滿心不可思議,再次看了看那面目全非的血人,她的心竟是顫痛了起來。

           天翊雖然罵過她,但她何嘗看不出,自己與天翊其實都是那種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呢?

           “咻咻咻..”

           緊隨著,三道破空聲落下,繼而破軍、熊昊、青霖三人的身影已是抵至到了丹房之外。

           “狂龍,大半夜的,你干嘛那么大火氣?小炎都被你嚇壞了,躲在外面不停地噴火呢!”

           熊昊一邊笑喝道,一邊與破軍、青霖走到丹房之中。

           “恩?青蛇你竟然來的比我們還...”熊昊話未說完,便是瞅見了一旁的血人天翊。

           同時,破軍與青霖也將目光落到了血人身上。

           “狂龍?這血人是誰???大半夜的你弄個血人回來干什么?”熊昊臉色一沉,疑惑問道。

           烈陽沒有理會熊昊幾人,反而沉寂無比地繼續找尋著丹藥。反倒是碧靈在聽到熊昊這話后,立馬出聲喝斥道:“閉嘴!”

           被碧靈這般一喝罵,熊昊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索性便不再開口。

           破軍的神識在血人身上掃掠了一遍,冷冷道:“他是天翊!”

           “天翊?”

           熊昊與青霖詫異出聲來,下一刻,青霖一個閃躲之下,連忙來到血人的跟前。

           一番檢查下來,青霖的眉頭緊皺在了一起。

           “經脈盡斷,雙臂對半而折,骨裂成渣!體內元力紊亂失序,五臟六腑盡皆受到毀滅般沖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