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玄仙圣王

        第九章:天開陰散,回魂有丹【合兩更】

        玄仙圣王 大小三狼 10227 2023-07-14 16:37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得半雙所言,天翊明悟,笑道:“半雙城主,既是如此,不忘便在此拜謝了!”

           說著,天翊對著半雙微微躬身,繼而展空落歸亭軒之中。

           石桌上的神曲草搖曳隨風,碧葉斂卷,珠明露澈,天翊掩手一揮,頓將神曲草攝入無相神衣中。

           與此同時,半雙也落降歸來。

           當見天翊狀若欲離,半雙連忙問道:“不忘小哥,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是誰托我將那一卷信軸送給你的嗎?”

           天翊頓了頓,他猜到了半雙找他比試,是受西門一笑之命,可對于暗中送他信軸之人的身份,他卻一無所知。

           沉默半響,天翊道:“半雙城主,你之前不是說過,不會透露那人的身份信息嗎?”

           半雙笑了笑,道:“我的確這樣說過?!?/p>

           天翊道:“那你何故又以此言叫停我呢?”

           半雙道:“我只是很好奇,你為何會這般鎮定?按常理說,你不是應該追問我些什么嗎?”

           天翊淡淡道:“想來我若開口詢問此事,半雙城主怕也不會與我具言以細致吧?”

           半雙一臉的不置可否,道:“小哥倒是看得透徹,半雙雖只作小女子一個,卻也不是那種背信之人!”

           天翊輕點了點頭,饒有意味地同半雙示意了一眼,繼而再不作停,提步離去。

           不消多時,其人已消失在朦朧月色下。

           這一刻,渡江的風,徐徐吹拂,渡江的水,繾綣微波。

           半雙只身而立在高亭內,明眸熠爍,她的嘴角掛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也不知在思量著什么?

           于此之際,半雙側身之地,突泛起一陣空間漣漪,緊隨著,一名老者顯出身來。

           老者未綰未系著一頭黑白參半的發髻,整個人落得虛幻而又縹緲,正是西門一笑。

           見得來人,半雙的臉色突作起伏,連忙對著西門一笑施以躬身,敬道:“閣主,不忘他...”

           她話還未說完,便被西門一笑的抬手制止住。

           西門一笑看也沒看半雙,那一雙古井無波的眸子,只牢牢凝視著遠方,所向之處,正是天翊離去的行徑。

           半雙不敢多言,唯靜默而立,心神卻作彷徨,此次她受西門一笑所命打探天翊實力,但后者并未說她不可動用倚天劍。

           她擔心自己的擅作主張,恐會遷怒西門一笑。

           好半響后,西門一笑方才收回目光,嘆言道:“親履艱難者知下情,備驚險易者達物偽,故能一貫萬機,靡所疑惑,百揆允當?!?/p>

           半雙一愣,維諾稍許,道:“閣主,你都知道了?”

           西門一笑輕掀了掀嘴角,似笑非笑道:“我其實也不盡知道,若我向你問及那人身份,你可會如實相告?”

           聞言,半雙頓陷入躊躇,稍以思定,開口道:“閣主,我已與人有約在先,恕不能透露,還請閣主降罪!”

           說著,半雙便欲俯跪請罪,可就在她俯身之際,其膝下突有堅實充盈,竟絲毫不得拜身下去。

           半雙一臉驚愕,看向西門一笑的眼神中,頗多疑惑。

           西門一笑淡然如初,道:“你身為劍客,做了劍客本該做的事,何罪之有?”

           半雙抿了抿嘴唇,似有話要說,偏又落得欲言又止。

           西門一笑道:“半雙,你回去吧!得空之時,可去西門閣藏劍樓一趟!”

           突聽此言,半雙的臉色瞬被喜色繚繞,興奮道:“多謝閣主大人!”

           言罷,她再不做逗留,轉身離去。

           半雙走了,西門一笑卻依舊停佇在亭中,他稍以側身,繼而負手以望著一汪渡江。

           眺遠片刻,西門一笑自顧贊嘆:“沒想到不忘的驚艷竟落得那般橫溢,只怕這浩蕩渡江,也承載不下!”

           說著,西門一笑欣然笑了笑,繼而便欲離去。

           可就在這時,其身旁突起變幻,只見原本側空無人之地,不知何時竟是多出了一白發蒼蒼的老者。

           見狀,西門一笑倏地的變貌失色,以他在風瀾大陸的聲望與實力,哪里會做這般驚愕神色?

           但此刻西門一笑的愕然,卻來得透徹無遺,甚至那愕然中還隱含著一絲懼意。

           對于西門一笑的失措神舉,老者置若罔聞,他放眼于渡江之上,淡然以嘆:“江邊照影行,天在江溪底。天上有行云,人在行云里。高歌誰和余?空谷清音起。非鬼亦非仙,一曲渡江水?!?/p>

           話語方歇,老者微微側身,沖著西門一笑微笑示意。

           承接到老者的笑意后,西門一笑的神色更添凝重,道:“閣下究竟是何人?”

           老者道:“我只是一個打掃塵院的無名之輩,何德何能受一笑閣主掛牽?”

           稍事平復,西門一笑開口道:“當今風瀾大陸,能無聲無息棲近我身之人,你是第一個!”

           老者道:“有了第一個,那便會有第二個?!?/p>

           西門一笑兀地緊皺起了眉頭,老者這話,似是在提醒他什么。

           沉定片刻,西門一笑道:“半雙給不忘的信軸,是你所贈?”

           老者點了點頭,道:“信軸之中,記載了一種丹藥的煉制之法?!?/p>

           西門一笑道:“不忘還會煉丹?”

           老者笑了笑,道:“他會的很多,卻也什么不會!”

           西門一笑面有疑沉,老者之言,頗多弦外之音,奈何他不是那聞曲聽音之人,唯有莫名難揣。

           就在這時,老者話鋒突轉,道:“你既已知曉莫愁湖中的異變之事,對此可有應對之策?”

           西門一笑愣住,關于莫愁湖中的異象,他尚未探查透徹,又何來得應對之說?

           沉寂片刻,西門一笑道:“閣下可知莫愁湖中的異變,究竟所源于何?”

           老者思量片刻,說道:“有因便有果,你之前不是也說過一貫萬機嗎?這世間的萬事萬物,不都是貫穿于因果之中嗎?”

           西門一笑眉宇凝沉,老者這話說得模棱兩可,甚至有些答非所問。

           感知到西門一笑這般神舉,老者道:“不久后的風瀾,將起滔天風雨,這一彎渡江,只怕也難以渡人!”

           言罷,老者輕搖了搖頭,其身影也在一聲悵嘆中,消隱不復。

           霎時間,亭軒之外突有狂風四作而起,撩得渡江之水,驚濤拍岸。

           西門一笑怔住,神色盡被陰郁覆蓋,耳畔卻清晰地回蕩著一道蒼老之言:“風雨作,劫難出,唯天開,散陰霾?!?/p>

           老者之言,來得清晰無比,任憑亂風回撩,也無法遣去,更在西門一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痕。

           這一刻,西門一笑望滿江波濤,心神忐忑,久久都無法平息,嘆道:“風瀾大陸真的要變天了嗎?適才那老者,實力通玄,縱然是我怕也不及。他口中的唯天開,天又指的是何?”

           想著想著,西門一笑的神情愈發變得凝重,他能感受到,適才那老者的云淡風輕下,醞釀著疾風驟雨。

           如此沉思了好半天,西門一笑終是有了些眉目,他雖然不知老者口中的“天”究竟寓意所何,但他卻知道,老者似乎極為關切不忘。

           一念及此,西門一笑凝沉的神色稍有舒緩,身影虛晃,寥寥片息,其人已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天翊正行徑在折返倚天城內的路途中。

           辰南子傳音道:“小子,你真的對那托送丹方之人不感好奇嗎?”

           天翊道:“辰老,你覺得呢?”

           辰南子一愣,沒有好氣道:“我若知道,還用得著來問你?反正我是挺好奇的,那人似乎有著未卜先知之能!”

           對于辰南子這話,天翊不可置否,他其實也對那人的身份好奇得緊,只是半雙守口如瓶,他也不會做那種強人所難之事。

           天翊道:“辰老,對我們而言,至少那人并無歹意不是?”

           辰南子道:“這倒是事實,謂之以及時雨也道不過?!?/p>

           說到這里,辰南子稍稍頓了頓,接著又道:“小子,神曲草你還打算繼續用在小貂身上嗎?”

           在此之前,小貂已吸收掉了飛燕草、金冠草兩株高階的草木之靈,但卻依舊沒有醒轉,眼下再得一株神曲草,依辰南子之意,是不想讓天翊一條道走到黑。

           然而讓辰南子郁結的是,天翊在聽到他這話后,想也沒想便回應道:“辰老,繼續為小貂用靈吧!”

           辰南子無奈,但又不好違背天翊意愿,只好牽引著神曲草為小貂療傷起來。

           行徑了好些時候,天翊已抵達倚天城外,他停下了腳步,只因此刻他的身前,竟又有一女子攔道而立。

           這女子,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

           她靜靜地佇立著,翠羽加身,一襲淡藍拖著煙籠的百水裙,外披著薄織的紗衣。

           微風徐過,女子腮邊的兩縷發絲隨風輕柔拂面,憑添了幾分誘人的風情,她那充滿靈韻的眼眸慧黠地轉動,帶著幾分調皮幾分淘氣。

           感知到女子的氣息后,辰南子稍停手活,感慨道:“小子,你不入紅塵,誰入紅塵?來時有佳人相伴,這去時仍有佳人相隨??!”

           對于辰南子的打趣之言,天翊不予理顧,他從容自若地看著身前那一襲藍衣加身的女子。

           天翊道:“賊丫頭,你不在中土之地待著,跑到西門之地來干嘛?”

           聞言,若藍的臉色頓有驚愕起伏。

           她與天翊相遇在中土皇城的小巷中,那時的她,蓬頭垢面,可沒如今這般光鮮亮麗。

           若藍眨了眨萌眼,不解道:“大哥哥,藍兒若說是因為你而來西門之地,你可相信?”

           天翊笑了笑,對于若藍之言不予回應。

           若藍見狀,也不來氣,反是問及了一個逝遠已久的話題來緩解這尷尬:“大哥哥,你能告訴我,當初在中土皇城之中,你是如何看出藍兒就是賊丫頭的?”

           天翊笑道:“我說我是猜的,你信嗎?”

           若藍搖了搖頭,道:“當然不信!大哥哥能看出我的身份,想來定有他法?!?/p>

           天翊道:“那你可想知道他法究竟指的是什么方法?”

           若藍道:“大哥哥若是愿意告訴藍兒,藍兒自然洗耳恭聽,大哥哥若是不愿,藍兒自也不會多問?!?/p>

           聽得若藍這般言態,天翊一愣,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掠著“藍兒”兩字。

           若藍與憶藍只一字之差,這一字,可天差地別,卻也可無限接近,若與似,何嘗不做異曲同工之妙?

           見天翊陷入呆滯出神之中,若藍道:“大哥哥,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說著,若藍對著天翊笑了笑,她笑得天真無邪,笑得活潑動人。

           天翊頓了頓,道:“我只是回想起了我的妹妹,你跟她,倒是頗有幾分相似?!?/p>

           若藍道:“大哥哥,若是可以,藍兒就是你的妹妹!”

           天翊笑了笑,繼而便與若藍一道折返客棧。

           一路上,天翊也將懸疑已久之事同若藍言道清楚。

           當初他之所以能一語道破若藍就是賊丫頭,皆因若藍手腕之上那一個翡艷欲滴的藍鐲子。

           若藍聞聽之下,小嘴微嘟,淘氣以言:“我倒是忽略了這一點,早知道就該把乾坤鐲藏好才是!”

           天翊無奈一笑,道:“怎么?你不想讓我知道若藍就是賊丫頭?”

           若藍道:“當然不想了,大哥哥什么都看出來了,那還有什么的意思?”

           天翊道:“對了藍兒,你還沒告訴我為何來西門之地?”

           若藍一頓,頰面頓有羞紅彌漫,她低了低眼,垂了垂眉,輕聲細語道:“大哥哥,藍兒之前不是已經回答了嗎?”

           聞言,天翊的臉上頓有尷尬浮掠,也不再應語什么,繼而便于若藍一同朝著客棧走去。

           此刻,客棧內的大廳中,武忘等人盡皆如坐針氈,天翊離去已有些時候,但卻遲遲未歸,眾人心系天翊安危,哪里還坐得???

           不消多時,天翊與若藍已折歸,見得天翊后,一眾人紛紛靠上的前來,少不了又是一番東問西問。

           天翊倒也耐心,將購置草木之靈以及遇見半雙之事簡略地訴說了一遍。

           聞言之下,眾人無不屏氣凝神,哪里想到,天翊這一去,竟是已與倚天城的城主半雙有所交手。

           對于若藍的到來,眾人也道平常,倒是千鈺與幻茵兩女,神色之中隱隱有些不可言狀的深韻。

           此時,聽得天翊一番述說后,武忘連道:“老大,那丹方之中究竟記載了什么丹藥?品階幾何?”

           天翊輕輕揮手,頓從無相神衣內將那信軸攝取出來,道:“丹藥名為回魂丹,品階不高,只作六星!”

           武忘點了點頭,順勢將信軸取到手中。

           一番探查下來,武忘的臉色變得有些古怪,道:“老大,這六星丹藥我怕是煉制不出!”

           說著,武忘又將信軸遞給了一旁的幻茵,幻茵稍加查看后,臉色一變,接著搖了搖頭道:“我也煉制不出!”

           聞言,天翊突地愣住,武忘與幻茵在煉丹之上,都有著極高的造詣,以他們的煉丹之力,要煉制出一枚六星丹藥來,并未什么難事。

           可此時兩人竟都說自己無以為煉,這如何不讓天翊驚訝?

           許是感知到了天翊的疑惑,武忘連道:“老大,這回魂丹的品階雖然只有六星層次,可煉制它所需的手法卻已經達到了四影級別!”

           幻茵點了點頭,道:“武忘說的沒錯,這回魂丹的煉制好生奇怪,品階雖然只有六星,但卻要求四影級的煉丹手法!按理說,六星丹藥的煉制,只需二影級煉丹手法便可!”

           千鈺等人本靜靜聆聽著,突聞武忘與幻茵之言,他們的臉色倏地大變。

           對于煉丹,他們知曉的不多,但對于一些常識,卻也不做陌生。

           煉丹講究手法,丹藥品階以星級區分,煉丹手法卻以影級作別,煉丹中,有“一影三星”的說法,講得便是,一影級的煉丹手法最多可以煉制出三星品階的丹藥。

           回魂丹品階六星,按照常理,以二影級的煉丹手法便可將之煉制出來,但事實是,煉制回魂丹卻需要四影級的煉丹手法。

           無論是武忘還是幻茵,在煉丹手法之上,頂多也就三影級,這也是兩人言道無法煉制回魂丹的原因。

           此時,天翊在聽得武忘與幻茵所言后,神色也被驚疑繚繞,他早已看了回魂丹的丹方,知曉此丹是六星丹藥,但卻不知道煉制回魂丹需要四影級的煉丹手法。

           天翊道:“武忘、茵兒,你們是如何知道煉制回魂丹需要四影級煉丹手法的?”

           聞言,武忘與幻茵皆作驚愕,兩人若有些鄙夷地看了看天翊。

           武忘道:“老大,虧你在煉丹之上有著那般高造詣,看了回魂丹的丹方,竟然不知道連需要四影級的手法方可煉制此丹!”

           天翊訕訕一笑,他知道回魂丹是六星品階的丹藥,那是因為丹方之中明確地標注了出來,可對于煉制回魂丹的手法,丹方之中,卻是只字未提。

           幻茵道:“不忘,回魂丹的煉制,需要將上百種草木之靈盡歸于一手融煉中,這等融煉之能,唯有四影級的手法方可辦到!”

           聞言,天翊算是明悟了過來,暗道:“看來煉制這回魂丹,還得我親自動手才行了!”

           ......

           本書網首發,求看書的朋友們給個訂閱,支持下三狼,三狼需要你們的搖旗吶喊!

           慕狂客之名,走圣王之路,交流群:五一三二六零六二七。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