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群島上的王者

        第四章 去港口的路上(一)

        群島上的王者 濕火柴 6796 2023-07-14 18:35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沙沙”

           小木船的船底擦上了海灘上的沙子,發出輕微的聲響。

           “終于到了?!?/p>

           雷納的目光越過沙灘,望向蔓延到無盡遠方的翠綠草地。

           這兒已經進入了弗里加大陸的范圍,大多數人類都居住在這塊大陸上。但諷刺的是,沒有人知道它到底有多大。人們在自己能到達的活動邊界修上了一座座哨所,并把自己關在了邊界里面。

           他從木船上跳了下來,雙腳啪地踏在海浪里,絲毫不介意布鞋被浸濕,接著便抓起裝滿了烙餅的黑布袋。

           在海上漂了幾天,除了控制水流趕路外,雷納一直在心中制定著下一步計劃。

           他要去卡塔納港口。

           卡塔納,是離比萊茵王國最近的一個港口,一座比較小的城市,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城里有阿特麗斯教會的分部。與王室的戰爭失敗的消息應該已經到了,大主教已嚴令各個分部不能再做出對抗行為。但雷納還是想去碰碰運氣,說不定有人愿意幫自己呢。而且……

           雷納摸了摸右手腕上泛著紫光的流水印記。

           自己得到神啟的消息可是枚重磅炸彈,這一定能聚集起一股相當大的力量……應該吧,雷納對這個世界的運行規則還是不大清楚。

           那么……雷納望了望這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

           該往哪邊走?

           ――

           熱辣的陽光毫無遮擋的射在雷納臉上,腳上的被海水浸濕的布鞋早已烤干。雷納動了動喉嚨,想咽口口水,結果發現嘴里已經干到連口水都不見了。

           真是諷刺……自己明明被賜予了如此強大的操控力,卻連從空氣中汲水都做不到??磥碇魃窠o了他力量,卻忘了給他方法。就好像一個一百公斤重的肌肉男,空有一身力氣,卻不會使任何一種武器。

           雷納繼續走著,腳下是稍稍被壓實的黃色泥土,和旁邊的青綠草地形成鮮明的分界。

           這是一條土路,雷納四小時前遇上的。雖然不知道會通向哪里,但只要跟著路走,就一定有人,到時候問問路就行了。

           忽然,雷納身后隱隱約約傳來輪子滾動的聲響。他轉過頭去,發現一輛馬車已經走到了離他不遠的地方。

           車子很簡陋,就像用一個木箱和兩個木頭輪子硬拼起來的,掛在一匹毛色暗淡的褐色老馬后面。車子前方坐著一個中年男人,粗獷的面容,滿臉胡子渣兒,穿著一件極簡單的橄欖色背心,看起來有些臟了。

           雷納站定,開始朝著對方招手。

           那男人看見了雷納的示意,當馬車走到雷納身旁時,拉了下韁繩,讓馬停了下來。

           “你好,我想問一下,去卡塔納城怎么走?”

           “卡塔納?”中年男人抓了抓胡子渣兒:“你不是正往那兒走嗎?”

           “就是說順著這條路走就行?”

           “對啊?!?/p>

           這時,馬車里一個人探出頭來,是個小女孩,蓋住耳朵的黑發有些亂,但身上的白色衣服十分整潔,很明顯用心打理過。

           “怎么了?父親?!?/p>

           “沒事兒,睡你的覺?!?/p>

           但小女孩沒有繼續躺下,而是好奇地看著雷納。這時,已經得到滿意答復的雷納說道:

           “謝謝?!?/p>

           “哎,等等?!敝心昴腥私凶×宿D身欲走的雷納?!翱茨隳樕淮蠛?,走了挺遠?”

           “嗯?!崩准{點點頭。

           “要不,你也坐上來吧,正好順路?!?/p>

           “可以嗎?”真是打瞌睡遇上枕頭啊,雷納高興起來。

           “怎么不可以!”中年男人露出爽朗的笑容:“上來上來?!?/p>

           ――

           粗糙的木頭輪子時不時地碾上個小石塊,讓簡陋的馬車不斷地顫動著。就這部馬車的乘坐體驗來說,真的很差。但對于走了大半天路的雷納來說,不吝于天堂。

           小女孩就坐在雷納的對面,怯生生地望著他,而雷納則盡力擺出一副友善的面孔。

           “我叫托頓,你呢?”坐在馬車前方的中年男人說話了。

           “雷納?!?/p>

           聽到名字后,中年男人突然沉默了下去,好一會兒都沒說話,氣氛變得有些尷尬。雷納有點疑惑,但一個念頭突然在他的頭腦中閃過――

           自己是通緝犯!

           雖然這兒已經不是比萊茵境內,但離比萊茵并不遠,自己的懸賞令很可能在這兒也有!雷納在心中罵了自己幾句,怎么能這么不注意,把自己的真名報出去。

           他警惕地望著面前這個名叫托頓的中年男人,看對方會怎么行動。只見托頓嘆了口氣,說道:

           “我是怎么教你的?”

           雷納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這句是對小女孩說的。小女孩望了望自己的父親,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叫妮亞?!?/p>

           原來他是在等女兒開口……虛驚一場,雷納長出一口氣。

           托頓點了點頭,語氣爽快地繼續道:“那雷納,你應該不是這兒的人吧,從哪兒來???”

           “比萊茵?!?/p>

           “比萊茵?”托頓的聲音明顯提高了一些,轉過頭來盯著雷納:“你真的是比萊茵的?”

           “是啊,怎么了?”

           托頓的臉上浮現出歡喜的色彩,他看向自己的女兒。

           “妮亞,機會來了?!?/p>

           什么機會?雷納一頭霧水。

           妮亞也明顯興奮起來,臉頰泛出紅暈,但還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見自己的女兒還是扭扭捏捏的,托頓明顯不開心了。聲音提高了八度。

           “妮亞?!?/p>

           “嗯……嗯,這位……先生……”

           “叫雷納就行?!崩准{笑道。

           “嗯,雷納,我聽說在比萊茵……有一種木板,可以讓人在水面上漂著?!?/p>

           木板?漂著?雷納露出疑問的神情,而妮亞繼續道:

           “還可以用它從這個島到那個島?!?/p>

           雷納翻動著原主人的記憶,接著明白過來,這個女孩說的是一種叫做梭板的交通工具。第一,比萊茵是個群島王國,島與島之間的隔閡不是泥濘的大地,而是平靜的海面。第二,比萊茵盛產御水使。而梭板的工作原理就是御水使激起波浪,讓這塊菱形的木板能平穩地行駛在水面上。

           因為梭板輕便易用,在御水使間是很流行的。

           “對……是有這樣一種木板?!?/p>

           妮亞眼中放出光芒:“這么說,傳說是真的了!”

           “呃,也算不上傳說,就是一種工具而已?!?/p>

           雷納解釋著,但女孩明顯沒聽進去,雙手握拳,滿面紅光,興奮地嘟囔著什么,可惜雷納沒聽清。托頓見狀開始苦笑,說道:

           “你別在意,她就這樣?!?/p>

           “喔……”

           接著,托頓望向雷納的目光里帶上了幾分認真。

           “小伙子,愿不愿意幫我一個忙?”

           “嗯,假如我能做到的話?!?/p>

           “這個叫做梭板的東西,你能弄一個來嗎?”

           雷納沉默了下去。原本興奮的妮亞見狀,立刻安靜了下來,緊緊盯著雷納,臉上帶著擔憂。而托頓立刻接著說道:

           “假如比較難弄到的話,我們可以出錢的?!?/p>

           問題不是很難弄到,雷納思忖著,是太容易弄到了。隨便找塊質地比較輕的,有一定韌性的木板,削成特定的菱形就成。但兩人將梭板看成如此重要的東西,一定是哪兒理解錯了。

           “弄到沒問題,但是……你們想用它來做什么?”

           妮亞有點吞吞吐吐:

           “……我想在水面上滑行……”

           “喔……”

           雷納一邊回應著,一邊用眼角的余光瞟向女孩的右手手腕,沒有發現流水印記。

           沒有流水印記意味著不能操控水,不能操控水意味著不能使用梭板??粗鴮λ蟀鍍A注了如此熱情的女孩,雷納有些犯難,要不要告訴她事實?

           糾結了一會兒,雷納下定了決心――告訴他們事實,反正遲早也會知道的。

           “妮亞?!崩准{輕聲道。

           “嗯?”

           “你會……控水么?”

           “御水?那么厲害的事情……我不會?!?/p>

           “想要用梭板的話,你得先會御水?!?/p>

           妮亞愣住了,呆呆地望著雷納:

           “但是……我聽說,只要你把梭板放在水面上,站上去,它就會帶著你走?!?/p>

           “梭板自己不會走,是御水使控制浪花帶著它走?!?/p>

           “可是……可是……”

           失落漸漸罩滿妮亞的臉龐,她的父親見狀,轉向雷納:

           “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我是土生土長的比萊茵人,這種事不可能不清楚?!崩准{臉不紅心不跳,畢竟也不算假的嘛!

           “可是……可是他們都這么說?!蹦輥喞^續著她的辯解。

           “他們?”

           “就是從我們城鎮出去探險的那群人,有一些去過比萊茵,他們告訴我的?!?/p>

           “也許……”雷納思忖著,說道:“他們沒有真的去過比萊茵吧?!?/p>

           接下來的,是令人窒息的沉默。托頓驅趕著馬匹,只安慰了女兒幾句后便不再說話。而妮亞則抱著雙膝坐著,頭低低地垂下,眼角已經有些泛紅??諝夥路鹨Y一般。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