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獵神狂瀾

        第二章 神之審判

        獵神狂瀾 燁生 5909 2023-07-14 18:32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霍羽眼睛一直瞟向懸賞墻,那女孩的懸賞海報令他在意?;仡^看,那伙劍客到現在都沒有離開的意思,看來今晚是打算住下了,而他們好像沒有接下懸賞令的打算。

           貼了這么多年海報,霍羽還從未見過有人對這樣一位美麗的女孩放出懸賞令,同樣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高額的賞金。這不禁令霍羽覺得,這個女孩是某個大人物。

           如此高額的懸賞,必定引來諸多追殺,對于美好事物的凋零,人們總是感到惋惜,霍羽搖搖頭。惋惜歸惋惜,可他并沒有能力改變什么。

           “阿羽!”老板娘的聲音從廚房傳來,“來端菜,快?!?/p>

           霍羽徑直往廚房走去,給兩桌客人端上飯菜。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從外面傳來,整張桌子都為之一震,菜汁灑了出來,桌上的那柄劍,再次掉落地上。

           眾人不禁往驛站大門外望去。

           “好像有人決斗!”有人說道。

           “快去看看!”

           這伙劍客們紛紛起身,往外頭趕去?;粲鹨哺麄円煌芟蛲忸^。

           正值中午,碧空如洗,外面的黃土地上,兩個相對而立的人,在烈日下發生著緩慢的扭曲。遠處的樹蔭和屋檐下,早已聚集了一群看眾。

           而那對持的兩人,其中一個便是鸞生,他腳下的土地不知為何寸寸龜裂,巨響應該就是由此引發的。

           鸞生對面那位,身披一襲紅袍,兜帽掀開,露出一張中年男人的臉,金發藍眸,眼窩深陷,鼻梁高挺,下顎菱角分明,是一位俊朗的西境人。

           深紅色的紅袍,用金線刺滿了復雜的圖騰紋路,表明了他來自教廷,根據金線圖騰的復雜程度可以得知,他在教廷的地位應該相當顯赫,那他的身份就不難猜測了。

           “是紅衣審判!”旁邊的劍客驚訝道。

           紅衣審判,所謂神之意志的執行人,出現在這里,到底想干什么?鸞生又是怎么回事?他犯了什么錯嗎?霍羽心想。

           只見紅衣審判臉色淡然,緩緩抽出腰側的長劍。

           那是一柄燦金色的長劍,在眼光下閃爍著耀眼的光。

           “我會用我的龍鋼劍對你行刑?!奔t衣審判說,“對于一個半妖而言,已經算是一種榮耀?!?/p>

           話畢,紅衣審判提著長劍,一步一步走向鸞生。

           鸞生卻如半截木頭般,定在原地。他不是不動,而是沒法動,他渾身都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壓迫著,肩背猶如壓著千斤巨石。

           隨著紅衣主教一步步靠近,壓力驟然加重。鸞生在威壓下跪倒在地,雙手撐著,低著頭,像個即將受刑的犯人。

           “惡人的光亮必要熄滅,他的火焰必不照耀?!?/p>

           紅衣審判念著晦澀的禱告語,行走至鸞生面前,單手高舉長劍,陽光在劍刃上流轉。

           “他的生命由我審判?!?/p>

           長劍落下。

           “當!”

           一柄鐵鏟子懸在鸞生頭頂,穩穩地架住了長劍――是隨手操起院子里的鐵鏟趕來的霍羽。

           霍羽冷冷地看著紅衣審判,迎向他那充滿震懾力的藍眸,目光分毫不讓。

           “小子?!奔t衣主教收起長劍,“你知道阻擋神圣的判決會有什么后果嗎?”

           “你要殺我朋友,總得給個理由吧?!被粲鹄涞氐?。

           “是神明的指示?!奔t衣主教饒有興致地看著霍羽。

           “這算哪門子理由?”霍羽道,“神就可以隨便亂殺人嗎?”

           “神從來不會濫殺無辜?!奔t衣主教淡淡地道,“這家伙是半妖,從亡者大陸的結界裂口逃出來的半妖?!?/p>

           “什么?半妖!”

           “這孩子居然是半妖……”

           “真沒想到,我們居然讓他在鎮上生活了十幾年?!?/p>

           “真是造孽啊……”

           遠處看眾紛紛議論,不過都是些不怎么好的話語,畢竟兩個不同種族所帶來的偏見是難以磨滅的。甚至是一些平時和鸞生玩得很好的同齡人,也都朝他投去厭惡的眼色。

           霍羽回頭問鸞生,“是這樣嗎?”

           鸞生身上的威壓消失了,他緩緩站起身,目光復雜地看著霍羽,點點頭。

           “靠!十幾年了,你可從來沒提過啊?!?/p>

           “半妖的身份一旦暴露,就是這種結果?!丙[生說,“對不起,阿羽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卻故意隱瞞了這么久?!?/p>

           “說什么呢?!被粲饟u搖頭,“半妖怎么了?我們不是已經成為很好的朋友了嗎?這就證明半妖和人類并無區別?!?/p>

           “妖怪和人類本質上是不同?!奔t衣主教道,“他們的靈魂是一團漆黑污穢的液體?!?/p>

           “那我問你,鸞生他犯了什么錯?”

           “他是妖,是至邪至惡之物?!?/p>

           “妖就一定是邪惡的?世間的一切好壞,可由不得教廷定義?!被粲鹄渎暤?,“我向來相信親眼所見,你給我聽好了,鸞生他沒有錯,你沒有權利處決他?!?/p>

           “你不想他死?”紅衣主教笑了笑,饒有興致地道,“那你有能力從我手里救下他嗎?你是修靈人?”

           “我不是?!?/p>

           “我知道你不是,你只是力氣比普通人大了點兒?!奔t衣主教輕笑道,“好啦,我的好奇心也消耗光了,你要么讓開,要么死?!?/p>

           “我不會讓開的?!被粲鹕锨耙徊?,分毫不讓,“我會嘗試將你擊敗?!?/p>

           話音剛落,四周一片嘩然。

           “什么?”

           “霍羽那小子瘋了吧!”

           “他在想什么呢?”

           “怕不是活膩了……”

           “老板娘,你家霍羽要死啦!”

           老板娘從驛站里跑出來,朝霍羽喊道:“臭小子,還不快給我回來!”

           霍羽似乎完全沒有聽見。

           老板娘心急如焚,邁著小碎步跑到紅衣審判身邊,哀求道:“審判大人,您大人有大量,小孩子不懂事,你可不要和他較真??!求求您了,就放過他吧?!?/p>

           “紅姨!”霍羽道,“別向這種人屈服!你快回去,這事與您無關?!?/p>

           “臭小子!”老板娘怒道,“你翅膀長硬了是吧!”說著,就要上去給他一巴掌,好打醒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舉在半空中的巴掌卻被抓住,老板娘回頭一看,阻止她的居然是紅衣審判。

           “我接受挑戰?!奔t衣審判面帶輕巧的笑意。

           圍觀人群再度嘩然,在所有人的映像中,紅衣審判殺個平民只是抬手之間的事,他們處決的時候都是凌厲而迅速,擋者即殺,哪有那么多話講。而這位,和大家印象中的大相徑庭,居然還真接受了挑戰,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紅衣審判微笑著向老板娘說道:“這位少年說得對,這事您不必摻和,還請您先回去,免得誤傷了您?!?/p>

           “這……”

           “請?!?/p>

           紅衣審判作了請的手勢,他笑容可掬,但強硬的態度不容置疑。老板娘覺得這種跟你說話客客氣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臭小子?!迸R走前老板娘瞪了霍羽一眼,“你好自為之吧?!彼诚螓[生,“你也是?!?/p>

           她可真的恨死這個拖累霍羽的半妖了。

           “好了?!奔t衣審判面帶輕巧的笑意,“你想以什么方式擊敗我,出于對弱者的尊重,你選著一個比試方式。說真的,對于你,我很好奇,特別是你體內那股若隱若現的光亮?!?/p>

           “我們比試劍術?!?/p>

           “你居然會劍術?好?!?/p>

           “我想和你打個賭?!?/p>

           “你拿什么和我賭?”

           “我的命?!被粲鹄渎暤?,“我贏了,你放了鸞生,你贏了,我和鸞生的命任你處置?!?/p>

           “好魄力?!奔t衣審判道,“我可以答應你,只是,你要和我比劍術,你的劍嗯?”

           霍羽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鐵鏟,不禁苦惱,是啊,自己并沒有一柄真正的鐵劍,這可怎么辦?

           “小子,用的我?!敝灰妵^的人群中,一個中年男人將手里劍扔了過來。

           那借予鐵劍之人,正是那伙在驛站用餐的劍客中,長劍被霍羽弄掉過一次的齊哥。

           “謝了!”霍羽穩穩接住長劍。

           “開始之前,先報上姓名?!?/p>

           “霍羽?!?/p>

           “呵,姓氏居然和那老家伙一樣,名字也不錯?!奔t衣審判笑道,“我叫讓?蕭言?!?/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