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六十四章 四季之變

        仗劍 壞壞滴龍 9961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古瀅萱的心一直緊繃著,自己最為依仗的人沒有如愿出現,這讓她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魚兒掉到了,甚至是一條大魚,如果能成功將對方截殺在這里,古瀅萱就能向那些針對她的勢力發難,而且還能讓他們有怨不能發的吞下這口氣。

           因為這件事自己在理。

           從小到大古瀅萱自己經歷了連她自己都數不清的暗殺,可以稱之為無數。

           她身為郡主,父親乃是當今大荒王朝皇帝的弟弟。

           就算她父母早逝,無依無靠,可是身份在這里。

           在大荒王朝,古姓便是天,是一個無人可撼動的最尊貴的姓氏。

           所以她遭受的只能是暗殺,因為沒人知道。

           雖然有人要她死,可是那些人必定不敢明面上出手。

           就是因為她姓古。

           從小在無數的暗殺下長大,她不死已是極為慶幸,所以古瀅萱比誰都懂的生命的珍貴。

           通俗來說,她很怕死,她不想死。

           可是隨著她的長大,那些不想讓她存在的人卻是愈發的蠢蠢欲動了。

           她的存在,阻礙了一部分人的利益,而這部分人,必定距離大荒王朝宮殿上的龍椅極為靠近。

           在她小的時候,她只是遭受到暗殺,力度卻不大,因為一個小女孩,對別人的威脅不大。

           可是在她長大之后,性質就變了。

           有好幾撥暗殺出現了那些練氣士,古瀅萱甚至都差點身隕在這一次次的暗殺之下,好幾次都是半只腳踏入了鬼門關。

           一個人常在生死之間游走,便越是怕死。

           而古瀅萱不想死,但是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便一定會死。

           所以她想出了這個計劃。

           你們不是想我死嗎?

           我就出宮給你們這個機會。

           古瀅萱只帶了一群護衛和一個婢女就出宮了,她的護衛個個都是軍中好手,看上去護衛強大。

           可是她身邊的防御力度在某些人眼中,卻是像完全不設防一般。

           這是她擺出的誘餌。

           她相信對方也能看出這個一個誘餌。

           可是她相信對方會上鉤。

           因為這是一個能讓她死去的最大機會。

           甚至就連古瀅萱也覺得這次會是自己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所以那些人不可能不出手。

           而一旦他們出手,就必定是雷霆之勢,為了滅口,所派來的人,

           身后所代表的必定是一個大勢力,從而錯綜復雜的牽扯到很多勢力。

           一條大魚的上鉤,往往意味著從無數小魚在下方垂涎欲滴。

           只要古瀅萱能活下來,她這一次之后,就能在宮中立足跟腳。

           這便是她的計劃。

           這是一場真正的置之死地而后生。

           古瀅萱的心急速抖動起來。

           雖然自己身后的人不知道出了什么原因沒來,但是她現在還有一絲活下去的希望。

           只要活下去,就算這條大魚沒能留下,她也有一些把柄在手。

           只要她這次能成功脫身。

           她面帶希冀的望向那道劍氣。

           只要她能代替自己去死。

           那么自己就有希望活下來。

           眼前的黑紗女子上前一步,崔東遠面露異色,但是他卻沒有絲毫收手。

           不管對方上前一步是挑釁還是不怕死,他殺人從來都不會留情。

           更不會因為對方是女子而留情。

           那一道劍氣呼嘯而下,帶著崔東遠的殺意。

           還有古瀅萱的期盼。

           劍氣觸及到女子的黑紗,撕碎了她,眼看就要血濺當場。

           將下未下,卻始終沒能斬下。

           一只手攔住了它。

           “你干什么?。??”古瀅萱驚呼了出來,只要婢女一死,自己等人就有可能脫身,現在被李凡這么一攔,情勢又變得不明朗了。

           那只手的主人是李凡。

           他身上泛著金光,像是穿上了一層金色的盔甲。

           遠遠望去,像是一個金甲戰神。

           “你給我閉嘴,你這個蠢女人!”李凡扭頭怒吼一聲,嚇得古瀅萱頓時不敢作聲。

           他現在的模樣太過可怕。

           李凡眼色充血,面露瘋狂之色。

           他的身后貼著許長安的金甲符,這是他問他要的,他給他的。

           在劍氣斬下的那一刻,他選擇了出手,盡管那會讓他們陷入危機之中,可是許長安還是選擇支持他。

           毫無修為的他面對金丹境劍修的一道劍氣,都顯得如此無力。

           劍氣撕碎了女子的面紗,露出了其中一張土黃色的面孔。

           面孔普普通通,是一張常年勞作的模樣。

           女子面無表情,甚至有些坦然,她感受不到外界發生了什么,此刻還在等待著死亡。

           她的這副模樣,令的李凡心中一痛。

           曾經那個女孩也是這般淡然的面對死亡,還安慰他不要傷心。

           她身中劇毒。

           可是她那時才八歲。

           為了救她,李凡一怒之下殺了付守東,重創了張浩陽。

           可是那于事無補,他終究還是沒能拿到解藥。

           劍氣鋒利,破開體表防御的金光侵入體內,那陣陣的刺痛,讓李凡眼中的血紅更加的濃郁了。

           他望向眼前的女子,普通的一張臉。

           雙眼緊閉,無知無覺。

           李凡手中用力,狠狠的捏碎了這一道劍氣,破碎的余威在四周肆虐,在地上激射出一道道手臂粗的坑洞。

           也有一些劍氣激射在他身上,頓時出現一道道血孔。

           李凡朝前踏出一步,身后便是女子,就好像當初在那凌云宗之上,他身前是一座宗門。

           他想,為了她,掀翻了一座宗門又何妨。

           李凡頷首,心中默念,“青蓮?!?/p>

           一道不屬于這片荒漠的潔白出現在李凡身上。

           一道流云自他身上騰起,狹裹住了他,也驅散了在他體內肆虐的劍氣。

           而金甲符還有五息的時間。

           崔東遠眉頭微皺,他抬起手,一道無形劍氣朝著身后刺去。

           “嗤啦!”

           衣物被劃破之聲,一道金光閃閃的身影落下一片血液,在崔東遠身后探出,手中長劍朝他刺去。

           只是他的長劍還沒能刺中崔東遠,便自動彎曲了起來,似乎前方有一道無形的墻,阻擋住了他。

           在小二出手的剎那,李凡的是身體也動了起來。

           手中流光拔出,身體在荒漠之中疾跑沖刺,只是幾個呼吸之間,便到崔東遠身前。

           他雖然沒有武人體魄,可是金甲符,卻讓他的肉身短暫的達到武人那般強悍的程度。

           于是那道金光閃閃的身體持劍斬下。

           崔東遠手掌前伸,四周猛然爆發出一陣轟鳴,李凡身后的腳下出現數十道深深的劃痕,而李凡也倒飛了出去,身體上又多出數十道血口。

           與此同時,再度襲來的小二也飛了回去,他的身上,在半空中迸出一道血液,染紅了地上的黃沙。

           “我原本打算放過你們的,可是你們不知死活的態度,卻成功的激怒了我?!贝迻|遠冷眼看著趴在地上的李凡,動了殺心。

           李凡嘿嘿一笑,張口沙啞的說道,“身為一個劍修,你那兩劍,根本不痛不癢啊?!?/p>

           話音剛落,一道劍光自天上落下,在沙地上砸出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坑洞。

           崔東遠面無表情的催動自己的劍氣,狠狠的給了李凡一劍。

           這一劍他用了三分力。

           他感受到一股氣息在沙地之中。

           “唰!”

           一把長劍自沙中穿出,朝著崔東遠下三陰刺去,長劍自動彎曲。

           崔東遠一腳踏下,整個沙地轟鳴一聲,塌陷下去,自沙地之中飛出一道身影,然后一道劍氣瞬息即至,在半空中斬中李凡,使得他整個人都砸落到沙地之中,濺起一道道黃沙。

           “呸!”

           李凡爬起身,吐出嘴里的沙土,剛想潛入沙地之中躲避對方攻勢,卻發現迎面又是十幾道劍氣斬落。

           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崔東遠此時面帶寒霜,李凡的招式雖然傷不到他,但是那一劍只攻他下三路,卻讓他感覺到心頭一涼,要是被刺中了,那可能就和大荒王朝之中令他厭惡的太監一樣了。

           劍氣斬下,李凡狼狽的躲避,借助沙地跑到沙丘之后,卻被那劍氣轟擊的余威給斬的吐血不止。

           此時李凡心中忍不住大罵自己魯莽,這人就是容易沖動上頭,方才救下那個女子就應該直接帶著他們開溜的,誰想到自己一個忍不住……

           就是為了上去裝波逼,卻忘了自己已經沒有修為了,現在卻被按在地上摩擦。

           李凡此時真想憋屈的朝天大吼一聲,

           這次真的是甘霖娘了。

           金甲符的時間只剩下最后兩息,劍氣入體的滋味李凡之前在南天峰上試多了,所以他的身體能承受的比別人多,因此他還能撐下去。

           可是在這樣下去,他們也是躲不過一個失敗的結局。

           青蓮的威力他無法發揮出來,只能用作自保。

           崔東遠正想著徹底將眼前這兩個跳梁小丑打殺,卻發現一本古書飛到他的頭頂上方。

           古書打開,不斷翻頁,他朝前望去,一個身穿木鞋麻衣的少年站在他面前。

           許長安咬破指尖,逼出鮮血,朝著前方點去,同時心中默念道。

           “我以我血,入四季?!?/p>

           古書翻頁的速度猛然大漲,從中幻化出一道道不同的光影,然后猛地金光大盛。

           崔東遠此時再朝四周一看,身旁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只有他和面對的李長安。

           一道寒意襲來,天中有雪花飄飄,點點落下,尚未落到崔東遠身上,便被其身旁激蕩的劍氣撕裂成一塊塊小小的冰凌,如劍般鋒利。

           看著這一下塊絲毫不起眼的雪花,崔東遠心中微凜。

           而就在此時,那四周的微風,瞬間變得狂風大作,其中蘊含陣陣殺機,伴隨著狂風,雪花也變成了冰雹,直接朝著崔東遠當頭砸下。

           “砰砰砰!”

           冰雹不斷被劍氣撕碎,化成齏粉,完全傷不到崔東遠。

           可是上方的冰雹似乎無窮無盡,饒是他,也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正當他打算暴力破除眼前的陣法時,四周的場景又再度發生變化。

           一道散發著些許涼意的秋風吹來,讓人心中舒爽。

           許長安身后出現了一顆古樹,看上去滄桑悠久。

           古樹微蕩,有落葉飄下,朝著崔東遠卷落。

           崔東遠看到,那一片片落葉的邊緣,泛起了如劍刃般鋒利的寒光。

           那無數道落葉,就好像是無數把劍,朝著他席卷而去。

           樹葉如石灰般唰唰落下,落葉泛黃,伴隨著涼爽的秋風,是秋天的一道風景。

           崔東遠身處落葉之中,自然感受的最為真切。

           那一片片落葉之中,蘊含著無數殺機。

           每一片落葉,都是最鋒利的劍,只要被觸碰到,身體便會被割出一道豁口。

           危險無比。

           “唉?!?/p>

           崔東遠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長年因為無聊而毫無光彩的眼神之中泛起亮色。

           他覺得很有趣,許長安這招讓他感到有趣。

           只是,可想這道幻境太過于虛浮,因為施用者的實力不足,所以只能影響到他的視覺感官。

           只是稍微的讓他提起了一絲興趣,這道陣法便被他發現了端倪。

           發現陣法的破綻,崔東遠眼中沒有自得,他看著許長安。

           那只是這個人沒有半點修為。

           若是同境界之下,他還會發現陣法的破綻嗎?

           崔東遠不知道結果,甚至不敢想下去,因為那結果讓他心寒。

           他看著許長安,許長安也在看著他。

           許長安知道自己陣法的弱點被人發現了,他沒有懊惱,只是有些可惜。

           可惜自己沒有半點修為。

           倘若有即使是脫凡之境,他也敢去嘗試那四季中的春夏之變。

           如今他透支自身的精血來維持陣法,即使崔東遠沒有發現,也支撐不了多久。

           說到底,還是自己太弱了啊。

           許長安搖頭長嘆一聲,那無邊的落葉徹底卷住崔東遠。

           即使是被發現了,他也要盡力拖住崔東遠,哪怕一分一秒。

           許長安嘴角滲出血液,浸透了自己的麻衣,陣法反噬之力,并不好受。

           “鏘!”

           崔東遠的氣機流轉周身竅穴,他左手成劍形,朝著前方劈去。

           一道粗大的劍光自崔東遠朝著四周擴散,白茫茫的劍氣剎那間充斥了這片空間,樹葉被劍氣毀滅殆盡。

           崔東遠的手朝著許長安揮下,那道劍光也朝著許長安斬下。

           四周又開始出現黃沙遍地的場景,一切未變。

           只是那道劍光,卻已經臨及許長安頭頂。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