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三大家族

        仗劍 壞壞滴龍 6659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迎著朝陽打拳,李凡的動作竟然變得越發飄逸靈動,似乎猿猴一般在騰轉挪躍,身形靈活。

           也許是因為旁邊有三株三階靈藥的緣故。

           李凡竟然也覺得自己今日練拳大有效果,雖然沒有氣機體質上的增長,但卻是心情愈發大好。

           身旁何寧海稍微輕咳一聲,“李兄好拳法,這套拳法玄妙非凡,厚重如山,不知是何拳法?”

           李凡運氣停了下來,雙手平舉從胸前緩緩放下,嘴角輕吐,“一些不入流的拳架,偶然所悟罷了?!?/p>

           “能在如此年紀自創拳架,李兄在武道上的天資我實屬少見?!焙螌幒9ЬS道。

           “何兄現在來找我,想必是已經想好了吧?!崩罘残Φ?。

           “昨晚家族中長老連夜開了一場會議,所以今天特地趕早過來告知李兄?!焙螌幒5?。

           “想來是一個好消息了?!崩罘驳?。

           “我想對李兄應該是的?!焙螌幒5?。

           兩人面面相識,緊接著大笑起來。

           何寧海邊笑邊道,“原本心中還有所擔憂,但是今日看到李兄的拳法造詣,心中大定?!?/p>

           “想來這一趟出海對李兄來說就算有危險也不會造成什么大礙?!?/p>

           李凡問道,“何兄你們冒著這么大的風險出海到底所為何事?”

           這自然是一個敏感的問題,但是李凡卻是毫不介意的問了出來。

           何寧海面色不變,道,“我們是生意人,信奉的就是風險越大回報越高這這個道理,此次出海雖然冒險,但其他兩家都封船停泊了,我們何家若是能夠成功,想來回報應當不低?!?/p>

           李凡感慨之色,道,“何兄此言甚是,修道也是如此,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若是明知前方有風險就退卻,那在武道這條需要勇猛精進的路上很可能停滯不前?!?/p>

           何寧海眼中精光一閃而過,道,“萬般皆為如此道理,并不知我看透了,只是有人不敢做罷了?!?/p>

           李凡拱手道,“如此我就祝何兄此行一帆風順?!?/p>

           何寧海亦是還禮道,“這句話我也應當年對李兄說?!?/p>

           “既然消息我已經送達,李兄可就在此定居兩日,后天出發我會派人通知你,李兄可先做些準備,一些出海需要注意的事項我稍后會讓人送過來?!?/p>

           “多謝何兄了?!?/p>

           何寧海擺擺手,離開了庭院。

           庭院中三株三階靈藥依舊挺立,但卻是無人看管,而李凡就這么堂而皇之的站立在這里。

           看到何寧海身影消失之后,李凡緩緩把身上黑玄甲的限制解除。

           每日打完拳之后體力消耗他都會如此,不然在體力匱乏的狀況下黑玄甲對自身的壓制只會對肉身造成暗傷。

           身體就如精神一般不能一直繃緊著,需要勞逸過度,這才是修行之道。

           李凡感應了一些體內,臉上露出一抹喜色。

           隨著他這數天來的堅持不懈,體內那宛如老龜般對自己毫無反應的金紅色血液已經可以被他驅使一點了。

           雖然這只是一滴,離完全掌控還有著很長的距離,但是對李凡來說卻是如汗中甘露。

           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也證明他的想法是正確的。

           如果這樣的方法無效,他不但白白浪費了數天的時間,而且他體內血液無法掌控的問題更是得不到解決,自爆的風險隨時都存在著。

           李凡如今可不敢像在福地中一般隨便吃靈藥了。

           那火髓靈芝雖然能讓他修為突破,而且大大的強化了肉身,但突破過快也使得他的根基不穩,在體內留下弊端。

           一旦弊端積少成多,對李凡日后的武修之路會造成嚴重至極的影響。

           甚至斷了他上山的道路,永生無法破境。

           稍微調息了一會兒,李凡沒有選擇回到屋中,而是順著走廊離開了何家。

           潮月城比起先前走過的兩座城池更加繁華,雖然這里沒有城主,而且雖然是大荒腹地,但是靠海使得大荒對這里并不看重,因此這里大多都是筑基修士,金丹反而少見。

           所以李凡練血境修為在這些來往的人群中竟然算高了。

           這里過往的人身上都散發著淡淡的魚腥味和海風的氣息,這是出海的味道。

           每來到一處地方,李凡最想的自然是那遍布大荒的天機閣。

           于是李凡在城中開始尋找了起來,而想到天機閣那令人膽寒的搜尋消息的手段,李凡自然挑選的是最繁華的地段,那些高樓是他的首選。

           只是李凡卻似乎失算了,在圍著城中最中心的位置逛了一圈后,他竟然沒有找到一家門匾上寫著天機閣的店。

           李凡心想難道天機閣在這里不設置分店?

           可這也不應該呀,潮月城是出云海必經之路,來往的人如此之多,天機閣按理來說不應該放過這塊肥肉。

           李凡在街上連續問了好幾個行人,這才沿著他們指的路來到了一家店面前。

           瘦而狹的門店,破舊的門匾,上邊的“天機閣”三個大字都已經被風化的模糊不清,李凡站在這家店面前,還張望了一會兒,心想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

           這尼瑪是當初那老頭吹得天上地下獨一家的天機閣?就算是分店也不要混的這么慘吧……

           李凡在外邊躊躇了一會兒,最終還是走了進去,他在外邊實在找不到其他家了。

           一進店就發現里邊的灰塵密布在桌臺上,像是幾年沒打掃一般,蜘蛛網帶著灰色的塵遍布。

           李凡看到在柜臺前躺著一道身影。

           李凡進店他便醒了。

           這是一位瘦小的老者,臉部黝黑且長,長相極其猥瑣,而隱藏在眉毛下的是一雙細小的眼睛。

           李凡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心生警惕。

           這老頭淡淡的撇了李凡一眼,道,“來問消息的?”

           李凡點點頭,道,“價格如何?”

           處于對自己干癟褲袋的心疼,李凡第一時間便問了價格。

           老者淡淡道,“價格公道實惠,消息準確無誤?!?/p>

           老者神情極為認真,看上去不像是開玩笑。

           然后那老頭又加上了一句,“但消息僅限本城?!?/p>

           李凡心中恍然,心想這才正常,要是真如他所說消息準確無誤,那李凡心中有無數疑問打算問。

           只這句話,李凡便確認對方的確是天機閣的人。這說話的語氣跟吳老簡直一模一樣,都是朝著錢看,沒錢理都不理你。

           李凡在柜臺前的凳子上坐下,李凡正色道,“三大家族,價格多少?”

           老者眼皮子微微抬了一下,看了李凡一眼,然后又緩緩的瞇了上去,從嘴中吐出兩個字,“一百塊靈石?!?/p>

           “砰!”

           李凡從凳子上站了起來轉身朝外走去。

           開玩笑,老子拼死拼活才能賺到幾百塊靈石,你就一開口的事一百塊就沒了,所以李凡打心里討厭這些賣消息的人。

           簡直太暴利,暴利的讓他都想改行。

           身后老者的聲音傳來,“有精簡版?!?/p>

           李凡又乖乖的坐了回去。

           這一次是老者先開口道,“精簡版五十塊靈石,不二價?!?/p>

           李凡神情露出思索之色,道,“消息覆蓋的范圍?”

           李凡要知道這五十塊值不值,而標準就是這消息范圍能覆蓋多大。

           老者道,“有三大家族暗藏的實力?!?/p>

           李凡頓時覺得這值得了,拿開袋子數了一下,然后把五十塊靈石放在柜臺上。

           頓時原本灰塵密布暗黃的柜臺上多出了幾十道氤氳的靈光,順帶亮起的還有老者那猥瑣的雙眼。

           老者眼放精光,一直盯著桌上的靈石,手拿起一塊在李凡無語的目光下咬了一口,這才心滿意足地收走了。

           老者掏出一份黃色的信紙遞給李凡。

           李凡接過信封拍走上邊的灰塵打開。

           這信紙便是老者所說的精簡版,價值五十塊靈石。

           李凡一邊心疼一邊快速地看完了它,然后緩緩把它合上交還給老者。

           信紙不能外借,看完就得歸還,這是規矩。

           李凡臉上多出了凝重之色,這份信紙上的消息給他帶來一些震撼。

           就在李凡打算起身離開時,老者突然說道,“我看你小伙子不錯,我就再告訴你一個消息?!?/p>

           “免費嗎?”李凡問道。

           “這個消息算是我送你的?!崩险哒f道。

           李凡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三大家族針鋒相對了這么多年,一直是乾家占據了主動,而且甚至隱隱有著勝勢,完全壓制著其他兩家,但是卻沒有對其他兩家動手?!崩险呔従彽?。

           這句話很短,說完之后老者就繼續瞇上了眼。

           李凡深深地看了老者一眼,然后朝其拱手道了聲謝便出了門。

           方才老者所說的話聽上去雖然很無厘頭,但是李凡卻聽懂了其中的意思。

           在這潮月城,一直被大眾所知的便是三大家族鼎立,而乾家雖然強勢,但是實力卻只是稍有優勢。

           這與老者所說的完全占據主動千差萬別,李凡卻聽出了其他意思。

           倘若乾家可以穩勝,為何不動手?

           是他們隱藏實力太深謀求他需,還是另外兩家也有所隱藏使其有所忌憚?

           如果是后者還好,但如果是前者……

           李凡突然覺得自己上了何家這條船是個錯誤的選擇。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