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七十四章 讀書人的戰斗

        仗劍 壞壞滴龍 7308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七十四章讀書人的戰斗

           不得不說這里的景色很好,才走了一小段路,李凡享受著微風的輕撫,便忍不住說道,“比起那些荒涼的沙漠,果然還是這種環境舒服?!?/p>

           “起碼不用忍受炎熱?!彼袊@道。

           “聽說大荒當初也是從一個滿是貧瘠荒漠的小國發展成如今這副模樣?!崩罘矄柕?。

           許長安點點頭,道,“城外的荒漠,當初是延綿了如今大荒所占據的整個地域,只是大荒當代皇帝勵精圖治,聲言讓自己的國土所至,一片綠茵,這才有了如今的局面?!?/p>

           李凡不僅嘖嘖贊嘆道,“看來那位皇帝不是一個昏君啊?!?/p>

           在看到了古孜然和古瀅萱這兩兄妹之后,他還以為能生出這么智障的兩兄妹,那皇帝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此看來卻是未必了。

           許長安說道,“從一個皇帝的角度來講,他是一位有能力的君主,至少他用十年的時間把大荒從那股彈丸之地掙脫了出來?!?/p>

           后面的話許長安沒有說下去。

           從治國方面,許長安與那位皇帝的理念一直都不合。

           那位皇帝的理念代表的是整個朝廷絕大多數人的想法。

           所以許長安與整個朝廷都不合。

           開拓疆土未必就是勵精圖治。

           只是這句話他沒有對李凡說。

           那微風輕拂,四周一片綠色的曠野,雖然還有些荒蕪的黃土,但是上面已經有一些剛剛破土而出的小草挺立,生機勃勃。

           這里的景色很好,讓許長安稍微感到心安。

           那微涼的風吹走了他些許的不安。

           他不知道接下來會遇見什么,但是也許自己心底擔心的那件事情不會發生。

           小璃一直走在許長安身旁,似是發現了他的異樣,她伸出手,握住許長安的手。

           許長安輕輕的捏了一下小璃的小手,對她報以一個寬慰的笑容,示意他不用擔心。

           眾人繼續向前走著。

           這片曠野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是在眾人有意的加快趕路速度的情況下,很快便走出了這片曠野。

           走出曠野,來到一片樹林陰翳的山谷。

           山谷位于眾人前方,有著一個供得十人并行的豁口穿行。

           而在豁口的四周,有著一大片的樹林,這里的樹林,比起當初李凡在荒漠上的那片樹林,卻是更加的茂密。

           樹林茂密導致陽光無法照射下來,只能在樹枝與樹葉的縫隙之間尋找孔洞,以至于地上有著許許多多亮色的小點。

           這些環境很閑適,是盛夏的應景。

           以至于甚至能在這樣的樹林中感受到一些涼爽。

           眾人望前走著,突然發現在山谷豁口前的一棵樹旁,有一匹赤色的馬。

           而在馬旁,站著一位麻衣年輕人。

           眾人是想注意到了馬,再注意到那位年輕人。

           也許是那位年輕人不顯眼,所以眾人先看到了馬。

           李凡自然注意到了那位年輕人。

           很年輕,看年紀應該與他自己相差不多,面容也很清秀,顯得有些白嫩。

           他也身穿麻衣布鞋,只是與許長安的破爛不同,他的穿著干凈整潔,讓人有一種悅目賞心的感覺。

           只是站在馬旁,卻一點兒都不顯眼。

           與其他人不同。

           許長安的目光第一時間便注意到了這年輕人。

           李凡轉過頭看著許長安。

           許長安面色如常,淡定的點點頭。

           李凡這才轉過頭來。

           男子似乎才發現李凡等人,他悠悠的抬起頭望向眾人,手中還捧著一本書。

           “去大荒的路不止這一條,但是你卻偏偏選擇了這一條,你說我倆是不是很有緣?!蹦凶幽樕下冻鲂θ?,他的目光看向李凡等人,但是許長安卻知道,這句話是對自己說的。

           他在這等,也是為了等自己。

           許長安走上前,給了李凡一個眼神,示意他不用擔心。

           該來的還是要來。

           許長安心里早有準備。

           他走上前,年輕男子身前停住。

           許長安很仔細的看了男子一眼,而男子亦是微笑著坦然看著許長安,捧著書,比起許長安更像是一個讀書人。

           “果然?!痹S長安嘆道,“你果然達到金丹境了?!?/p>

           “何以見得?”男子笑問道。

           “不到金丹境你算不出我的行蹤?!痹S長安肯定道。

           男子把書合上,放進自己的包裹中,隨手撣去自己身上的雜草,感嘆著說道,“你還是這么自信,就不能是我剛好在這里碰到你了嗎?”

           男子看上去在這里等了一段時間了,他的身上還有著一些新鮮的泥土雜草痕跡。

           “你都肯從大荒出來了,如果這次錯過了,下次可能就沒機會了,你不敢賭?!?/p>

           男子微怔,突然大笑道,“不錯,我的確是不敢賭,這次要是碰不到你,在大荒可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你說是吧?”

           “許長安?!?/p>

           男子目露精光,緊盯著許長安,可是氣息依舊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平淡無奇。

           許長安沉默了一下,緩聲道,“你我之間的事,不關他們的事,讓他們過行如何?”

           “自無不可?!蹦凶訑[擺手,“只是你看你的這幫同伴會拋下你過去嗎?”

           依照李凡與小璃的性格,的確是不肯讓他獨自面對危險。

           許長安心中微嘆,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這一次可以說是他出行以來面對到的最大危機。

           前幾次雖然危險,但是卻不一定會死,而且死的還不一定是他。

           但是這一次,對方的目標卻唯獨是他。

           他從大荒跨越了萬里之遙,可想而知這次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你放心,我不會對他們出手,我們之間的事,我絕不涉及無辜?!彼剖前l現了許長安的擔憂,男子出聲道。

           他不是那種迂腐之人,但也不是濫殺無辜之人。

           這次來找許長安,純粹是因為理念不合,兩人之間終有一戰,但是身為大荒文評第三,他自然有著自己的傲氣,還沒有下三濫到牽連到其他人的地步。

           許長安這才放下心來,他對著男子點點頭,問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個問題。

           “李慈讓你來的?”

           “是我自己要來的?!?/p>

           “他讓我十年之內,不要與你碰面?!蹦凶雍芴孤实陌炎约簬煾档膰诟勒f了出來,并且對許長安知呼自己師傅的名諱沒有絲毫不滿,神色如常。

           難怪……

           許長安心想這的確是那人的風格。

           “我這次違背了師傅的意愿來找你,等事情了解之后,自會回去受罰?!蹦凶诱f著,面漏愧色,“只是這次辜負了師傅的期望,少不得又要讓他多操心了?!?/p>

           “無妨,你能踏出這一步,就證明你的決定起碼對于你來說是對的?!痹S長安點頭贊同道。

           他指的是男子能踏出金丹這一步,入得金丹,方知我輩人,方為我輩人。

           這道關卡不知卡死了多少攀登長生大道之人。

           想要突破金丹,不僅要修為足夠,更是要心性達到。

           要明辨本心,突破心障。

           而男子能踏出這一步,就證明一直困擾著他的那道心障,終于被他消除了。

           男子的心障是誰,許長安自然知道。

           而對于男子的那位師傅,許長安是帶著敬意的。

           雖然理念不同,但那是一位真正值得他尊重的老人。

           許長安從書箱后拿出了一本古書,“李念,你能跨出那一步我很欣喜?!?/p>

           他看向男子,一手持古書,一手揮出,道,

           “請?!?/p>

           他的氣勢變得有些逼人。

           而眼前的男子,李念看著許長安。

           他眼中精芒暴漲,一股氣勢蓬勃而出,瞬間充斥四周,他整個人身上似乎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李凡握緊了手中的劍,那男子給他氣勢的壓迫感不如古孜然來的那般霸道,但是那種無風輕拂,巋然不動的氣勢,卻更讓他感到心悸。

           但是許長安卻囑咐過他不要出手,此時他也只能緊握手中長劍,認真的注視著場中的形勢,爭取在第一時間救下許長安。

           兩者的氣勢對抗,高下立判。

           比起許長安的鋒芒畢露,李念的卻顯得內斂深邃,但是一股無形的威壓,卻在壓迫著許長安的心神。

           赫然是要在戰斗尚未開始,便要壓垮許長安的斗志。

           許長安面色不變,對方這種有些目中無人的舉動,沒有讓他動怒,因為他知道,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對方能出真實力,就已經是看得起他了。

           “許長安,這一次不是之前,我們不是切磋,而是真正的生死決斗了,你要是再藏拙,可就別怪我出手無情了?!崩钅畹穆曇魝鱽?,許長安輕喝一聲,道,

           “你自管出手,大家各憑本事,輸贏全憑實力?!?/p>

           說罷,他手一拍書,一道金光從古書上騰起。

           許長安凝神,心中默念,“小湫?!?/p>

           這道金光瞬間朝著李念激射而去,速度奇快無比。

           李念卻是閉上了眼,雙手自然擺下,完全無視了眼前的金光。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像是真龍吐息,這口氣像是氤氳著一道純粹的金光,從他鼻中緩緩流出,散落在這世間。

           劍修一口氣,劈山倒海。

           武夫一口氣,移山填海。

           讀書人一口氣又當如何?

           自然也是風流!

           李念睜開眼,眼中的精芒隱匿下去,恢復到那雙深邃的漆黑眸子。

           他周身金光環繞,不知何時,

           他的頭頂,

           出現了一把古樸長弓,一個老舊的算盤,還有一架馬車,一本古書,以及一架古箏還有一個幽黑帶著裂痕的龜殼。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