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五十六章 當一個婢女

        仗劍 壞壞滴龍 8220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場上氣氛稍微冷了下下去。

           古這個姓氏在其他域稀松平常,平平無奇。

           但是在大荒王朝所處的東極域,卻天下唯有一家。

           大荒王朝的皇帝姓古。

           天下無人不知。

           于是古這個姓氏就成了稀罕。

           于是李凡看著身旁有些震撼的眾人,撓了撓頭,茫然問道,“姓古很牛嗎?”

           高巍也同樣撓撓頭,很配合的來了一句。

           “能吃嗎?”

           “放肆!”

           張漢怒喝出聲,若不是身旁的女子沒有發聲,早就已經沖上去將這個冒犯之人打殺了。

           原本小二被女子的姓氏所代表的身份給震撼到了,現在聽到李凡的話,頓時往后退了一步,捂住臉。

           丟人啊。

           許長安很淡定的拍了拍李凡的肩,

           兄弟你使勁給我丟人,該配合你的我選擇視而不見。

           自報家門沒有達到預想的震撼效果,女子有些氣惱,這個姓氏是她噩夢的來源,卻也是她自傲的資本。

           此時李凡在她心中的地位,從深藏不露扮豬吃老虎到徹底變成了一頭豬。

           身為大荒王朝的讀書人,盡管不入官場,但是對于這個代表著皇室宗族的姓氏許長安還是知道的,他問道,“我要知道的再詳細點,例如你具體的名字?!?/p>

           既然已經自保家門,女子也不介意把自己的名字透漏出來,反正她不怕李凡等人跑掉。

           “我叫古瀅萱?!彼?。

           這次茫然的對象卻換成了許長安。

           他皺眉想了想,在自己了解的少的可憐的皇室代表的記憶中翻找了下,有些茫然的道,

           “古瀅萱是誰?”

           古瀅萱的手上冒出青筋,一條黑線出現在她頭上。

           “砰!”

           張漢大力踏在地上,震出了一道裂縫。

           他已經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眼前之人,三番四次冒犯,他差點忍不住要出手。

           于是許長安在古瀅萱心中的地位,也變成了一個鄉巴佬。

           就在古瀅萱忍不住即將要暴走時。

           許長安驚訝的大叫了出來,

           “你是不是還有個長兄?”

           “沒有!”古瀅萱想都不想直接否認道。

           她已經打算和那人斷絕兄妹關系了。

           而許長安卻沒有理他,在一旁自顧自的說道,“是了是了,那家伙讀書比不過我,學問不夠我高,下棋也下不過我,就和我吹牛說自己有一個貌美如花的親妹妹,在三番五次的輸棋給我之后還要把你賭給我?!?/p>

           古瀅萱頭上出現三條黑線,她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果然是那家伙的秉性。

           許長安說到興處,講的興致勃發,正打算滔滔不絕說下去時,突然感覺到一雙手搭上了自己的腰。

           猛地心中一緊。

           “哎呀!”許長安以手撫額,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那家伙真是人品敗壞,我嚴詞拒絕了他的提議,并且狠狠用圣人言辭教育了他,至此之后的數個月內都不與此人來往?!?/p>

           緊接著,他義正凜然的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如你長兄那般禽獸的,給我一些時間,我們單獨聊聊?!?/p>

           說罷,不理被他刺激的身體不住抖動的古瀅萱,轉過身一臉蕩笑的看著小璃。

           “怎么樣,我表現的還好吧?!?/p>

           “還行?!毙×M意的點頭,把手中捏緊的肉松開,收了回來。

           李凡站在一旁看到的目瞪口呆,天底下居然還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這讀書人不僅翻書快,變臉的速度更比翻書還快。

           “咳咳!”許長安輕聲咳嗽了一下,示意李凡回到正題。

           “她是我一位朋友的妹妹,她的情況有些特殊,所以導致……”許長安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輕聲說道,“這里不太好,所以她才會干這些事,你們了解一就好?!?/p>

           說這話時,他偷偷瞄了身后一眼,確認無人偷聽后才松了一口氣。

           “啪嗒!”

           古瀅萱轉過身,面無表情的的捏碎了自己手中的黑色小鐘,她一共有兩個,這是最后一個。

           “她到底是誰?”李凡問道。

           “她是大荒王朝的郡主?!痹S長安答道。

           “那權勢還挺大的,她吃飽了撐的放著榮華富貴不享出來玩命?”

           “她父母早逝,被她哥哥帶大,從小到大遭受過無數次暗殺,菜里下毒,放火燒屋,被人踹進水里,刺客暗殺等等,更重要的是……”

           許長安深吸了一口氣,面露無奈。

           “她還有一個一天到晚想把她賣了嫁給別人的哥哥?!?/p>

           “哦~”李凡頓時了然,“這樣她都居然不去自殺,真是堅強?!?/p>

           說罷,他眼帶唏噓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

           難怪出來玩命了,原來是童年遭受了虐待,真是凄涼。

           許長安無奈苦笑,他沒有把古瀅萱數次自殺被她哥哥救下的事情給說出來。

           有時候人生到了絕望的時刻,你連自殺都沒辦法,那才是真的絕望。

           “所以你打算幫她嗎?”李凡問道。

           “嗯?!痹S長安微微點頭,“我答應過他哥哥,而且她本性不壞,今日之事應該是她被逼無奈才走這一步?!?/p>

           “她在大荒王朝中的權勢如何?”李凡問道。

           “除了她哥哥,舉目無親?!?/p>

           “那她哥哥呢?”

           許長安想起那個整日到他這里蹭吃蹭喝的年輕人,只能搖頭苦笑,

           “身為一個郡主混到這種份上也真是夠慘的?!崩罘舱f道。

           “那她承諾給出的那些條件呢?”

           許長安想了想,道,“除了入城名額,其他的應該都是假的?!?/p>

           這就證明他們如果幫了她,冒著這么大的風險也只是換來了幾位名額。

           得不償失。

           李凡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感情一開始放了大話,說得那么嚇人,原來都是吹的。

           這女的吹起牛皮來怎么比他還厲害,說的跟真的一樣,差點他就信了。

           行吧。

           李凡伸出手伸了個大懶腰,舒緩了一下先前的緊張,然后拍拍許長安的肩膀,道,“入城了記得讓她請我們吃頓好的?!?/p>

           然后他看向一旁的小二,眼神玩味。

           “哼,我要吃窮她?!毙《浒恋霓D過頭。

           兩人的意思溢于言表。

           許長安臉上露出笑容,“其實你們兩個沒必要這樣的,我根本就沒想過你們會拒絕?!?/p>

           熟悉的賤笑又回到他臉上。

           “你再這樣小心我揍你?!崩罘参杖鲃菀匪?。

           這貨就是欠揍。

           許長安心中一暖,李凡等人的支持讓他感到心安。

           在大荒王朝他又何嘗不是舉目無親,一人上奏與朝廷數百官員對罵,沒有誰幫他,他雖然罵贏了,但卻改變不了什么。

           小璃柔聲道,“不用擔心我,想什么就去做吧?!?/p>

           許長安心中不由的豪情大放,他對著古瀅萱說道,“想讓我們保護你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p>

           古瀅萱轉過身,手上青筋未散,冷聲道,“我還以為你們要一直拖下去呢?!?/p>

           “說吧,什么條件?!?/p>

           “從現在開始,你這一路上得聽我們的?!?/p>

           古瀅萱揮手壓下蠢蠢欲動的張漢,道,“理由?”

           “因為我們不信任你?!?/p>

           “那我憑什么要信你們?”

           “你可以不信,那我們就一拍兩散,大不了魚死網破?!?/p>

           古瀅萱眼神微動,她的計劃不容有失,如果有李凡一行人在,不說百分之百成功,但是卻也多了一些機會。

           整個計劃成功的概率原本就很小,但是她已經無路可退。

           哪怕只有一絲機會,不,甚至說,

           哪怕是死路一條,她也要開辟出一條生路。

           “好,我在到西城之前,我聽你們的?!惫艦]萱說道。

           許長安微微點頭,這才放下心來。

           實在是他對于眼前之人的瘋子般的性格太緊張了,眼前之人發起瘋來,那可是連皇帝的胡子都燒過,這一路上要面對各種未知的危險,倘若她又發起瘋來,自家后院起火,那么自己這批人可就要給她陪葬了。

           答應幫她,但并不是明知必死還要幫。

           如果古瀅萱不識時務,他轉身就走。

           君子取之有道,愛之有道,幫之亦有道。

           原本就是壓上了自己還有李凡和小璃等人的性命一起冒險,許長安要將這個風險減到最小。

           “那么現在我的第一個要求,你把這個往臉上涂上?!痹S長安指著地上的黃沙說道。

           “為什么???”古瀅萱驚怒道。

           “因為你現在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個婢女,哪有婢女長的比自家小姐還要白的?!?/p>

           “你不聽話我現在就走?!笨粗鴺O其抗拒的古瀅萱,許長安毫不客氣道。

           “行,涂就涂?!惫艦]萱心一橫,拿起一把黃沙不顧一旁張漢的目瞪口呆,強忍著心底的反感往臉上抹去。

           “這樣可以了沒?”她咬牙切齒的問道。

           “我沒讓你涂這么多?!笨粗麖埬樁甲兂赏咙S色的女子,許長安有些無奈,一旁的李凡卻是直接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女腦子真的是受刺激多了傻了。

           李凡在心中給古瀅萱做了個認定。

           “……”古瀅萱。

           “還有你的手,也要涂上?!?/p>

           “從現在開始,你走路要稍微彎腰,說話的時候頭要底下,平時手要合攏放在身前……”

           “為什么……”

           “不準問為什么!”

           古瀅萱話還沒說完便被許長安打斷,她只能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問題吞了進去。

           “走路要一直攙扶著你家小姐,說話別老是叉著腰,要記得低聲下氣,還有別整天板著臉,你家小姐還沒死呢你喪著臉給誰看?”

           “從現在開始張漢與你說話不準點頭,你盡量少點與我們交流,我們叫什么你應聲便是,切記不可頂嘴反駁,要時刻記得自己婢女的身份?!?/p>

           “知道了嗎?”

           許長安直接說出了一連串的話,這些都是古瀅萱之前想都沒想過的,現在她只能咬咬牙,無奈接受。

           好在她已經習慣了忍耐,這些事情雖然沒經歷過,但是為了活下去,她還是選擇聽從許長安的話。

           ……

           一行人重新上路,隊伍中的人數不多不少,不增不減,張漢依舊走在前方,李凡等人走在后面。

           只是人群中間多了一個生的土黃土黃的婢女,像是長年勞作暴曬一般,她的腰微微佝僂著,攙扶著身旁的黑紗女子。

           脖子和臉部都是土黃色的,與這片荒漠的黃沙顏色一致,像是這片荒漠之中土生土長的當地人一般。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