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六十三章 潮月城與何家

        仗劍 壞壞滴龍 6503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稍作歇息李凡兩人便再度踏上了行程。

           之所以說是兩人,因為和尚又失去了行蹤。

           對于其整日鬼鬼祟祟李凡早已習慣,說好要教自己武道,結果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摸索,這讓李凡心中對其吐槽不已。

           順著從云浮城購得地地圖直下,李凡兩人翻過了一座山,跨過一條河,這才發現自己原來要面對的是一座海。

           ……

           山神堡周邊的城墻又立了起來,這一次比起之前立的要高,也更厚,于是便更加堅固。

           山神堡中的眾人終于變得有說有笑起來,在這陽光明媚的早上,很快便有草屋中升起了炊煙,這是人煙氣息。

           小巷中有孩童嬉笑打鬧的聲音不時傳出,然后一道有些焦急的聲音就從一旁草屋中傳出,“說過多少次了,不準玩那根棍子,那塊石頭也不行,快點放下!”

           有些微怒的語氣使得小巷中的嬉笑打鬧的聲音靜了下去,然后過了一會兒,再稍微遠的地方又會有幾個孩童拿著棍子揮舞追逐。

           每到這時候便會從草屋之中沖出一道拿著掃帚的身影趕的他們哇哇大叫。

           客棧門前有一道身影坐著很安靜的看著這一切。

           山神堡中只有一家客棧,這道身影自然是陳大娘。

           早早起來釀好了酒,封上封壇放進酒窖之在,然后再拿出其中一壇打開給自己倒上一碗就著些許小菜吃了起來。

           就當是早飯。

           每天這樣的日子過得倒是悠閑,可陳大娘宗覺得就是缺了點什么。

           于是陳大娘就坐在階梯上看著那追逐的身影,嘴角不自覺露出笑意。

           大荒來人她已經接觸過,對方提出的條件很是優待,甚至比起許多山水神邸都要好上很多。

           可陳大娘沒有接受。

           與其高高在上接受百姓供奉,陳大娘認為不如現在這般一碗酒一碗小菜的生活。

           如果身旁再來個嘮叨的酒鬼書生就更好了,就像好酒必須得配上一些下酒菜。

           根據那位新任大荒御史的說法,既然自己不同意當這山神,那么這座山頭很快就會建立起一座新的神廟,里面會重新出來一位山神供世人供奉。

           而山頭那邊那座觀音廟也會被拆掉,所得的神像金身碎片都用來修筑這座新的神廟神像。

           這位大荒御史了解陳大娘的根底,打算對此作出賠償,卻被她拒絕了。

           最終在那大荒御史的強烈要求下,大娘獲得的賠償是在大荒神邸的檔案冊上。

           一旦大娘愿意了,隨時可找一座山頭,大荒愿意無償將她分封神位。

           如此優待,對于一位出身荒涼的草頭神來說,史無前例。

           最終那位大荒御史道了聲好后便走了。

           也許他心中想的是在自己走前大娘能夠改變主意,因為當上了山神壽命和修為都會提升,這也圓了那個男人的心愿。

           可他最終臨走前都沒能看到大娘點頭同意,最終只能長嘆一聲,踏云遠去。

           坐在臺階上的大娘挪了挪位置,似乎身旁還坐著個人,腳下有兩個瓷碗,一碗滿溢,一碗已空。

           大娘拎著酒壇重新滿上,也不碰杯,只是單純的一飲而盡。

           那個男人生前喝醉了常吹噓說喝酒最煩的就是碰杯,這些規規矩矩太過繁瑣,而喝酒就相當于讓自己不那么繁瑣。

           只要心中意思到了,不用碰杯對方就能知道心意。

           大娘不知道這是什么歪理,可是那時候卻是很愿意聽的。

           那男人還說酒是一碗一碗喝最好,可他每次都是拎著一大壇對口喝。

           一碗入口,先是辛辣,然后轉為甘甜,大娘眼中被嗆出了一些汗。

           即使喝了這么多次,她還是不能習慣這味道。

           另外一碗酒她始終沒動,每天就是這樣留著等到中午,她便把它倒了。

           大娘一手摩挲著那塊印章,一手托著下巴,心想自己應該讓他很失望吧。

           他想讓自己當上山神不受人欺負,自己卻拒絕了,依照那個男人的臭脾氣,就算是喝醉了都能氣得跳起來指著她。

           然后她就會一挑眉,冷眼冷聲道,“你想怎樣?”

           然后他原本氣急敗壞的表情就不得不擠出笑臉,“我覺得這件事你應該再考慮考慮?!?/p>

           雖然考慮完最后大娘還是沒能改變主意,不過她卻覺得這樣的他有些可愛。

           山神堡的炊煙升到空中,在很遙遠的山頭都能夠看見,可惜李凡看不見。

           ……

           云海因為海上時常有云霧出現,而且常有雷暴雨天氣發生而得名。

           其實算不得海,只是比江湖略寬,因此被這里的人稱作是海。

           有海代表著有生意,有生意自然就會有城池。

           潮月城便是依靠著云海而建,并因此而聞名。

           比起流城的一城一主不同,潮月城最聞名最賺錢的海上生意是有三大家族一起掌控。

           這座城池的規模比起流城還要大上許多,比起云浮城自然不必說。

           進入了城之后李凡這才發現這里的修士規模竟然比起福地現世時的云浮城還要多,而且行過路過的修士大多眼神兇悍凌厲,不是善于之輩。

           李凡兩人進入這潮月城之中就像往水池中扔下了一顆石子,后者有漣漪,前者卻毫無反應。

           晃悠了一圈,李凡這下沒能找到客棧,因為他們被人找上了。

           “在下何寧海,兩位可是要過海?”這位先自報姓名的男子開門見山問道。

           一進城就被人找上門,李凡倒是不顯得驚訝,道,“這里經常有過海的客人?”

           何寧海微微一笑,道,“這里只有本地和外來人的區別,兩位如此面生,想必不是本城中人,那自然是要過海的?!?/p>

           男子語氣緩緩,李凡卻是能從其中聽出自信。

           “你們要收多少錢?”李凡問道。

           何寧海說道,“兩位請跟我來?!?/p>

           于是在李凡兩人面面相覷之下轉身走了。

           跟著男子在大街上繞來繞去,最后來到一座城府之中,看著那全有檀木制成而渡金的門匾,李凡這才恍然大悟。

           “想不到你真是何家人?!币婚_始聽到對方的姓氏李凡還不敢確定。

           何寧海笑道,“在潮月城敢用這個姓氏的人不多,李少俠不會認為我是坑錢的吧?!?/p>

           在跟過來的路上兩人已是聊了很多,李凡也對這潮月城中的局勢有所了解。

           何任乾這三家獨大,因此這海上生意也是完全被他們這三家掌控住。

           而潮月城立城之初是乾家建立的最早,其后兩家才趕上,因此在城中乾家勢力最大。

           但是還沒能大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在知道男子是何家的人之后李凡稍微有些驚訝,驚訝的是他沒想到自己隨便在街上走兩步就會碰到對方。

           李凡心想難道是自己太過于優秀的原因?

           帶著兩人進了府中之后,李凡這才發現這三家之一的何家府有多么豪華。

           價值數百快靈石一顆的冰玉整整有一大柱子擺放在李凡面前,而且走廊上的支柱全都是由檀木建成,庭院中種植著讓李凡數不過來的靈石,一階靈藥有數百株,其中很大部分是李凡認不出來的品種,二階靈藥也是數百株,李凡有一半認不出來。

           而在最中間的靈土之上,還有著三株顏色各異的草藥傲立花叢。

           當李凡的視線望到這三株草藥時都是怔住了,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這竟然是三階靈藥!

           二階靈藥對應筑基境,而三階靈藥則是連金丹修士都難以得到的,因為每一株三階靈藥價值都超過了萬塊靈石,珍貴至極。

           于是李凡和李二兩人就這么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直到兩聲咳嗽傳來,兩人這才回過神來。

           看著兩人炙熱的目光,何寧海有些尷尬道,“這些都是各地貿易而來,倒是讓兩位道友見笑了?!?/p>

           原本只是一些客氣的話語,落在李凡和李二這兩個窮鬼耳中卻像是在炫耀。

           見笑?我見笑你個大頭鬼咧。

           你把這三株靈藥隨便給我一株我讓你笑上一年都愿意。

           還好李凡心中還保存著理智,沒有把自己心里所想的話說出來。

           何寧海帶著兩人一直走到了庭院中,旁邊便是那三株靈藥,堂堂正正的種在那里,無人看管,顯示出一種霸氣的財大氣粗。

           “最近是云霧匯集,雷暴雨氣節,兩位若是想要過海只怕需要再等上些時日?!焙螌幒Uf道。

           走海的人是靠天氣吃飯,自然最怕雷暴雨天氣。

           李凡說道,“要等到什么時候?”

           “這些不能確定,像往常最少都得等上兩個月?!焙螌幒Uf道。

           李二微微皺眉,李凡卻是說道,“何道友找我倆可是有事?”

           何寧海臉上露出滿意地笑容,道,“果然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事,不愧是在云浮福地奪得所有龍血果的人?!?/p>

           身份被拆穿,李凡臉色不變,淡淡的看向對方。

           何寧海繼續道,“三日之后我們何家會有一艘船出海,李道友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從中安排一下?!?/p>

           “條件呢?”李凡問道。

           “條件很簡單?!焙螌幒?聪蚶罘驳?,“想借李道友手上的龍血果一用?!?/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