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十二章 要好好的

        仗劍 壞壞滴龍 4818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砰!”

           巨碑砸下,穩穩當當的落回原地,不見絲毫顫動,從遠處看,這塊刻有“南天峰”的巨石依舊高大,

           就好像沒有動過一樣。

           陳陽渾身是血,癱倒在地上,毛孔之中爆出細碎的血霧,把他逐漸染成一個血人。

           轉練武道,好處便是他氣血旺盛,生命力強大,盡管神魂裂開,肉身也崩壞的七七八八,他卻還是掉著一口氣沒死掉。

           燕歌下了巨碑。

           陳陽倒在地上的身軀在此時顯得更加的蒼老,沒有哪一刻比這時候他更像是個行將近朽的老人。

           燕歌沒看他,

           “砰!”

           陳陽砸落在山下,摔在山下三峰長老面前。

           此時這三位長老皆面色蒼白,握劍的手顫抖不已,冰極峰的長老更是雙目直瞪,臉部充血,他嘴角有著血跡。

           燕歌這一腳,可不僅僅是對著陳陽一人而已。

           陳陽與其說是砸落下來,不如說更像是被人從山下甩了下來。三位長老心中叫苦,有心離開卻不能,浩陽峰的三長老就這么半死不活的躺在他們面前,如果他們就這么離開了,浩陽峰的怒火他們誰也承受不住。

           可如果把陳陽抬回浩陽峰,浩陽峰一旦怪罪下來,他們同樣也擔當不起。

           浩陽峰肯定是不會找山上那位的麻煩,那么擔罪的,便只有他們這些長老了……

           只有在面對山上那一位,這些在凌云宗權勢滔天的長老們才會像一位弟子一樣擔驚受怕。

           “不如,二位師兄我等一起把陳師兄安全抬……”

           “照看往浩陽峰如何?”

           覺得抬字有些不對,妙然峰長老立即改口,眼前這位雖然凄慘至極,但再怎么說也是浩陽峰三長老,他一個妙然峰的小長老可得罪不起。

           其他二位長老也當即點頭同意,事到如今,也只有這一種方法了,浩陽峰的怒火,一位長老肯定承受不住,那他們三人就一起去,三峰之力,浩陽峰再怎么強勢,也應當要掂量掂量的。

           ……

           山下又再度變得平靜起來,那些圍觀的弟子不知何時已作鳥獸散,如來時匆匆一般,去也匆匆。

           謝石峰彎著腰,他手捂著腹部,面部猙獰,地上有一大灘的血跡,那都是他吐出來的。

           他現在已經不在笑了,只是不停的咳嗽,聲音極其難聽,像是皮鼓拉箱抽風的聲音,每次咳嗽,都會咳出血來。

           燕歌這一腳,除了身處其中的陳陽受影響最大之外,便輪到他了。

           付守東站在一旁,謝石峰朝他招了招手,他便走過去扶著謝石峰。

           “快,帶我離開這里,越快越好!”

           謝石峰此時已經沒有先前那般的暢快得意,如果再快點走的話,山上那人很有可能把他當場擊殺,依那人無法無天的性格,他要殺人,

           這凌云宗沒幾人能攔的住。

           付守東依言背起這個驚慌失措的老頭,朝著來時的路跑去,

           謝石峰在他的背上,嘴中還噴著血,灘了一地。

           ……

           燕歌有兩年沒看過南天峰了,于是他站在原地,這里的一切都已變樣。兩年對他來說不過彈指間,但卻足以讓這里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當年他在的時候,南天峰上也只有三個人,這一脈就他們三人,就壓制了其他三峰三年抬不起頭。

           現在南天峰上就只剩他了,兩個徒弟不在山上。

           于是他站在原地,在山上佇立許久,整個凌云宗因為他的出現而震動。今日南天峰一事,看似只有數位長老參與,但是背后沒有一些人的允許,這些長老又怎敢自作主張。

           涉及一峰廢除的大事,通常都是需要掌教與數位太上表決,這些長老只是一種試探罷了。

           現今燕歌的出現,卻把這些人心中的蠢蠢欲動給壓下了,有他在,南天峰就沒人敢動。

           巨碑是南天峰連接著整座南天峰,是根基所在,陳陽把巨碑拔斷,對南天峰的整體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損傷。

           一棵樹要倒下,僅僅是把斷口接合是不行的。

           南天峰的情況雖然暫時穩定,但是燕歌卻不打算一直待在這里,他還有事情要去做。

           所以需要東西鎮壓住南天峰。

           燕歌抬起手,他沉思了一下,原本是打算刻下自己的名字,但是想起自己很快就不在這里了,于是他頓住。

           想了想,他在巨碑上刻下了兩個字。

           ……

           南天峰最終還是沒有被廢除,因為有那個人出現。

           最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任婷心中懸著的石頭落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門被廢掉讓她悲痛到窒息,想要出手卻沒有身份,這樣更加痛心。

           這一次的事件她有收到消息,知道是宗內那幾位的決定,她心中預想的最好結果是南天峰并入三峰之一,南天之名保留,而現在,

           南天峰還在,這就很好。

           更好的結果是,那個人回來了,這樣更好。

           任婷沒有去見那個人,昔日師徒,如今路人。

           她轉過身,一襲白衣飄蕩在她眼前,任婷眼眶頓時模糊。

           “三年沒見了,當初在山上調皮搗蛋,在我面前撒嬌,敢拔我眉毛的小任婷如今長大了?!?/p>

           燕歌看了看任婷,他笑著說道,

           “不錯,出落的越發好看了?!?/p>

           他很少對人笑,這點燕歌自己清楚,任婷也清楚。

           任婷眼中的濕潤滴落,她朝著眼前之人,推金山倒玉柱般,

           緩緩跪下。

           “師傅!”

           燕歌站立不動,大大方方的承受了這一拜,能受任婷如此一般的,也唯有他而已。

           “起來吧,你如今很好,為師便很欣慰了?!?/p>

           “可是……”

           任婷跪著不動,有話想說,卻不知該怎么開口。

           燕歌手一揮,任婷的身體緩緩的站立而起,

           “我不怪你拜其他人為師,我這一脈從來沒有規定你們只能認我一人做師傅,為師尊重你的選擇,沒有怨你?!?/p>

           “我時間不多了,看到你現在沒受人欺負我便放心了,你若是還認我這個師傅,便聽我一句……”

           “一定要過的好好的,若是有人欺負你,”燕歌伸出手,一如當初在南天峰上摸著小任婷的腦袋,他摸了摸任婷的頭,道,

           “有空便去南天峰上看看,?;厝ヒ矡o妨,在那里,便無人敢欺你?!?/p>

           言語之中,不見起伏,只是淡淡的說著,但任婷知道,有眼前之人在,整座凌云宗便無人敢動自己。

           任婷沒能說話,她最想說的話已經不用說了。

           燕歌揮了揮手,白衣在空中緩緩消散,他離開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