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二十六章 那道劍光

        仗劍 壞壞滴龍 5739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身為老牌元嬰修士,謝力自然還有很多手段沒用。

           法寶“盤龍”是他賴以成名的手段,但是身為一個老牌的元嬰修士他不可能就這么一道底牌。

           原本以為三人合力可以輕松拿下許長安,卻演變到現在這個狀況,謝力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不但自己的法寶被人收了,就連手底下那兩條血蛟都反叛還擊傷了他,頓時讓其實力大打折扣。

           再斗下去就算三人成功擊殺許長安,老三解石峰能拿到對方的元嬰,那本古書他與斐峰兩人一起分配,他還能拿回樹心和靈脈。

           可是這么算下來,他還是虧大了。

           在斐峰與解石峰沒動手前,謝力打算憑一己之力拿下許長安,這樣就算有什么收獲那都是他的。

           可是在許長安那本古書的顯世之后,謝力心知這個餌他如果要硬吞只會磕掉牙。

           憑他自己的實力根本就拿不下許長安。

           于是他只退而求其次,三人的分配就這么定下來,只要拿下許長安,所得三人均分。

           只是實力受損謝力知道在接下來的分配之中在難有話語權,因此一些暗藏的手段他為了節省實力沒有使用。

           許長安的陣法之強在元嬰境內他從未遇見過,對方幻化出風雪的瞬間他就已經開始戒備,只是有斐峰在一旁保護,加上自己還有壓箱底的手段,他沒有想到許長安的目標會是他。

           當心底泛起冷意時,謝力就猛然回頭知道要糟。

           風雪迷人眼,可是許長安的白袍在雪花中卻是那么顯眼,古書上帶著歲月恒久的氣息,一道金芒直接卷住了謝力。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斐峰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因為許長安的目標不是他,只有謝力才能感受到那股殺意。

           讀書人的殺意!

           一秒鐘有多長?

           僅僅一個呼吸的時間,對于謝力來說卻是度秒如年,因為許長安在這一秒鐘可以做很多事。

           四周的雪花都仿佛靜止了下來,全部停固在一個水平面上一動不動,謝力能感受到四周的寂靜,可是他的身體卻無法動彈。

           身體內的氣機如同被冰封住了一般,蟄伏不動,謝力甚至無法在體外做出防御。

           許長安臉色蒼白至極,似乎動用這一道神通對他來說并不輕松。

           只是他的眼神卻是明亮無比,無盡的寒意伴隨著他的手勢涌進了謝力體內,徹底凍住了他每一道竅穴與血液的流動,謝力感覺全身如置冰窟之中,四肢毫無知覺。

           這是一道絕境,斐峰雖然就在身旁,但是在這時間猶如靜止的情況下,謝力知道他救不了自己。

           定住一位元嬰修士并不輕松,更何況事關歲月。

           許長安說到底只是元嬰之境,哪怕借助小湫初步窺探到了那種偉力,他想要運用終究還是要付出代價。

           哪怕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

           許長安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靈力如洪水般流瀉了大半,隨著許長安在這寂靜之中伸出了手,謝力身體中出現一道金光小人,他的元嬰被扯了出來。

           這道元嬰如瓷器般被許長安虛握在手中,他手部用力,謝力瞳孔怒瞪,無邊的劇痛侵襲腦海,他的元嬰在這疼痛之下即將解體。

           最大的恐懼便是當死亡接近時你卻無法有所作為。

           謝力能感受到體內生機的流失,只是他看著許長安的眼神卻帶著譏諷,許長安的手勢在他眼中是如此的幼稚,在做著無用功。

           他知道自己死不了,這是在龍樹山山門前,有人不會讓自己死。

           下方一道土黃色的光芒疾馳而來,瞬息便到了許長安身旁,然后速度驟慢,身形頓顯。

           這是一柄深色的小劍,樣式古樸土黃,劍身之上紋烙著一條河與一座山,帶著山河的厚重,直刺進了許長安周身的領域之內。

           劍光驟緩,許長安臉色變得愈發慘白,這道劍光上的氣機直接鎖定住了他,而因為這柄小劍加入,他想要維持周邊的時間靜止給越發艱難,體內的靈力已經接近干涸。

           謝力不能說話,但是眼中那無聲的嘲諷卻是清晰的表達了他的意思。

           在自家山門上,許長安奈他不得。

           劍光如在土層中穿梭,穿過層層屏障劍身變得滯緩,但是劍尖卻牢牢鎖定住了許長安。

           許長安手上的力氣依然堅定,謝力感覺到自己的元嬰即將破碎,他猛地察覺到了不對勁。

           他看到了許長安眼中的堅定,忽然明了,開始著急了起來。

           許長安竟然要跟他換命!

           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劍身上頓時顯化出一座高山伴隨著江河流淌,如一副大好河山的畫卷般舒展開來,劍光的速度頓時變快了幾分。

           許長安右手捏了下去,一道金芒從手心伸出,連接著謝力的元嬰,牽扯出了一道流光。

           謝力眼睛先是睜大,隨后眼神黯淡了下去。

           許長安雙鬢斑白了一片,雙手無力垂下,那道劍光猛然大盛,空中一道長虹穿過許長安。

           許長安胸口出現一道大洞,鮮血灑落,伴隨著許長安身體倒下的是謝力的元嬰猛然破碎開來。

           僅僅過了一個呼吸,斐峰回過神來看到了這一幕,李凡在下方也看到了這一幕。

           許長安的身軀突然下落,他只來得及飛撲上前將其接住。

           劍光環繞了謝力的尸首一圈,隨著元嬰破碎他的身軀也出現了裂痕,而斐峰猛然發出一聲怒吼,“我要你死!”

           身為除了謝力之外離許長安最近的人,斐峰自然感受到了四周時間的不尋常,只是他沒想到短短的一個呼吸之間,自己的大哥就慘死在許長安的手上。

           四周風雪逐漸消散,李凡抱住許長安變得冰涼的軀體,四周升起四塊石碑把他圍在其中,斐峰身影出現在李凡面前,一拳砸出。

           “砰!”

           這一拳直接砸的李凡帶著許長安的身軀橫飛了出去,力道貫穿了背部,李凡砸在身后的巨石上卻導致身后出現了一道裂縫。

           這一拳讓李凡帶著許長安逃掉的心思徹底破滅,而斐峰卻是宛如發狂了一般,第二拳再度來臨。

           “我不但要殺了你,我還要把你丹田和全身竅穴打碎,骨頭一根根抽出來,讓你看著自己成為一個廢人!”

           斐峰的語氣比起風雪更加冰冷,其中透漏的殺意讓李凡全身麻痹,他用手中的長劍橫帶在前,卻被砸的破碎,體內云氣噴薄而出籠罩住了兩人,卻被一雙拳頭砸開了一個大洞。

           捏著李凡的脖子,斐峰如同提著小雞一般把李凡提了起來,語氣森寒,“煉體境就敢插手這件事,我會讓你也經歷生不如死的下場?!?/p>

           李凡右手中所握只剩下半把劍身,劍尖部分化為碎片灑了一地,他用力朝著斐峰捅了過去。

           “咔擦!”

           李凡倒抽一口冷氣,額頭上青筋暴起,右手不自然扭曲。斐峰則是愈發捏緊了他的脖子,“這只是開始,你的四肢我會全部打斷?!?/p>

           兄弟在自己身旁慘死,斐峰心中怒氣盈胸,而李凡身為螻蟻卻還敢向他出手挑釁則徹底成了斐峰的發泄對象。

           他扳開了李凡的左手,手掌與手腕呈九十度垂直,用力一推,手腕以上的骨頭全被斐峰的勁力震斷。

           許長安被劍光穿透,已然是必死的下場,李凡的突然出現則成為了斐峰最好的發泄對象。

           雙手被廢,錐心的疼痛讓李凡身軀都繃得筆直,雙眼血紅怒瞪著斐峰。

           “接下來,是你的雙腿?!痹捳Z在李凡耳邊響起,斐峰的手已經抓住了李凡的一只腿,輕微用力就傳來咔擦的聲音。

           “他都這樣了你還不出手?!”李二在上方看的一清二楚,李凡所遭受的疼痛讓他都覺得心悸,而和尚卻還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

           “他死不了?!焙蜕兄皇墙o出了一句話,便繼續悠哉看戲。

           “都這樣了就算活下來也廢了吧,你還怎么教他武道?!泵餮廴硕寄芸闯鲮撤迨枪室鈴U掉李凡好不容易打下的根基,而和尚辛辛苦苦才讓李凡修成武道,如今又被廢掉……

           李二頓時有些摸不著頭。

           和尚在一旁側身微躺,左手似在有意無意的顫抖,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李凡的左手手心,眼神凝重。

           上方那道劍光是龍樹山一位不出世祖師的佩劍,擊碎了許長安的生機之后,原本打算打道回府,此時竟然懸停在了空中,劍身震顫個不停。

           這并不是那位祖師操控,而是劍靈自己的意識所為。

           李凡雙眼血紅,在斐峰的冷視下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是不是想知道我哪里來的依仗救人?!?/p>

           斐峰沒有回應,只是眼神越發冷漠。在龍樹山山門之下,無論你有什么依仗都別想救人!

           這是身為東極域三大宗之一的底氣,也是他身為一個元嬰修士面對一個只有煉體境武夫的底氣。

           可是他卻不知李凡的底氣是什么。

           李凡左手掌心出現一道白光,他能感受到其中的炙熱,有一道劍光從掌心迸發而出。

           斐峰終于色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