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二十五章 吹起了冬風

        仗劍 壞壞滴龍 6126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長安四人的戰斗被結界給隔絕掉了,對外界造不成什么影響,但是龍樹山就在四人下方,那些戰斗的余波無法蔓延到宗門之中,但是浩蕩的聲勢卻還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對于那些新入門的弟子來說,這是一場壯觀的戰斗。

           對于那些老牌弟子與長老來說,這自然是一場憋屈的戰斗。

           一個剛入元嬰修士,此前名聲不顯,卻獨斗三名元嬰長老,而且絲毫不落下方,而且還是在己方的主場!

           雖然沒有親身參與戰斗,但是這些老牌弟子與其他長老卻是深知宗門大陣的威力。

           盡管此時沒有人控制大陣威力不顯,但是四人身處與陣中,謝力等人的道法都獲得了增幅,而且大陣就如同懸在你頭上的一把刀,就算大陣威力沒顯化,但是身處于陣中的修士卻始終會分出精力照顧著四周,生怕在大戰時大陣突然給你來一道攻擊,而這樣敵人的實力自然會有所分散。

           在地利人和都站在謝力四人這邊的情況下,而且他們都比許長安高了一個小境界,這場戰斗打到現在這種程度其實他們已經輸了。

           許多弟子看不懂,只是覺得上邊道法如煙花絢爛讓人心神向往,只有那些長老則是面露凝重之色。

           這一戰若不是在龍樹山護宗大陣中打的,換成另外一個主場,消息傳出去龍樹山在東極域數千年打下的名聲只怕要化為烏有。

           三個長老打一個未及弱冠之齡的小輩,傳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死。

           隨著時間的推移,下方的弟子終于發現了端倪,自家長老竟然拿不下這小子!

           “這小子有點邪門呀,長老竟然奈何不得?!毕路揭蝗旱茏幼h論紛紛。

           “胡說,長老境界高深,肯定是讓這小子把自己所學盡皆展示出來,這才擊敗他?!庇腥朔瘩g道,一些人深以為然。

           “你們快看,長老終于要認真了!”

           眾弟子紛紛抬頭,發現那宗門二長老斐峰顯化自己的法相,都興奮了起來,長老終于要出全力了。

           下方弟子中有一黑色勁裝少年,看著上方的浩蕩斗法神情平淡,少年那雙拳頭被白布包裹住,環抱與胸前。

           在場所有弟子注意力都在那化身法相的斐峰身上,只有少年眼神炙熱的看著許長安,戰意盎然,其隱藏在白布之下的拳頭已然握緊,體內氣機在竅穴之間運轉,卻又隱匿了下來。

           深吸了一口氣,少年與許長安是同齡之人,在觀摩了這場戰斗到此,心中斗志大起,可是此時竟轉身朝著自己的居所走去。

           那些長老根本無法奈何對方,許長安如今比他強上太多,再看下去也是無益。

           只是身為龍樹山宗內少有的煉體境少年卻并不泄氣。

           一山還有一山高,他日若兩人遇見,唯有一拳而已。

           ……

           謝力心中一寒,那近在眼前的巨石是那么的堅不可摧,平日擅使土系道法運用山石御敵的他終于嘗到了滋味。

           在這千鈞一發之下,謝力只來得及氣機運轉周身竅穴,全身體表都染上了一層土黃,如無漏之軀透漏著山石的堅固之感。

           “砰!”

           一道血瀑迸發而出,那條血蛟用盡全身力氣撞到了巨石之上,竟然硬生生的撞出了一道裂縫。但是后果卻是其頭顱與頸部發生了一個奇異的扭曲,其中骨頭全部斷裂。

           “昂!”

           這兩條血蛟同源而生,血脈相連之下,另外一條見狀竟是直接開始發狂,原本只差一步就能走江過水化為純粹真龍血脈的它,張口吐出一顆金色小珠,在空中扯出一條長虹,瞬間落到謝力的頭頂。

           “快躲!”斐峰看到血蛟將自己的龍珠都吐出來了,瞬間暗道不妙,那雙大手直接舍了巨石,怒吼道,“定!”

           金芒微頓,斐峰化拳為錘,猛然捶下,那塊金色珠子如瓷器般被震出一道裂縫,其中有著縈光四處溢散,這些是血蛟修道的精華所在。

           謝力被撞了個七葷八素,全身爆出陣陣血霧,感知到上方的異樣,咬牙再度換了一口氣。

           一道金芒傾瀉而下,伴隨著瓷器清脆的破碎聲,空中猛然出現一道耀眼的長芒。

           許長安根本不去理會解石峰的挑釁,竟是直接舍了自己的元嬰一指朝著謝力點去。

           身處半空之中只來得及在身前布置下一道石墻的謝力猛然一頓,那道金芒以迅雷之勢貫穿了石墻并在謝力的腹部打出了一個大洞。

           “許長安你若是敢今日我讓你跨不出這座山!”見到謝力腹部被貫穿,斐峰雙眼都變得血紅,那雙大手拍飛身下的兩條血蛟,護住了無法動彈的謝力。

           許長安沒有說話,身上的氣機卻已然鎖定住了謝力,態度明顯至極。

           我上門要人你不配合,那我就打到你們后悔。

           今日我如果被你們三人打落元嬰,只怕就不是這種說法了。

           人善被欺,弱肉強食,許長安不喜歡這種說法,但是這在紛爭四起的宗門修士之間,卻是常態。

           打到現在許長安也是有了火氣,他先禮后兵,做到了自己該做的,對方這樣都還不愿意交人。

           那就打到你們交人!

           許長安雙手直接把小湫合上,雙袖鼓蕩,讀書風盎然流散。

           身處大陣之中,被三人圍攻的許長安竟是直接閉上了雙眼,體內氣機若江湖匯流,奔騰不息,身后竟然是再度光影顯化。

           一股寒氣從眾人四周升起,更是從場中眾人心底升起。

           天上落下片片雪花,溫度驟然下降,無數山石古樹之上凝結出了道道冰屑,四周化為白茫一片。

           “這小子有點邪門,別讓他完成陣法!”吃過一次虧的謝力見狀大喊,斐峰已是一拳砸了出去。

           雪花之下,兩個元嬰小人依舊在纏斗,有解石峰在一旁壓陣,許長安的元嬰小人已經險象環生,岌岌可危。

           他終究是剛突破至元嬰的修士,底蘊不如這些名門大派的老怪物。

           “小子,我原本還以為你還弄出什么大動靜,沒想到你竟然敢一個人找上門來?!苯馐寰o盯著身前這道元嬰小人,臉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我生平最看不慣的,就是你們這些天才,仗著自己有點天賦就以為可以橫行無忌了?”

           “今日就算是大荒來人也保不了你,你這道元嬰,我就收下了!”解石峰獰笑一聲,眼中突然泛起一道血紅,那元嬰發出一陣桀桀怪叫,不顧對方攻勢撲了上去。

           解石峰咬破舌尖,在空中劃出了一道血紅色的法陣,隨后陣法猛然擴大,許長安的元嬰小人被纏住一小子被法陣籠罩。

           “我看你怎么逃!”脫了這么久,解石峰等的就是這一刻,他雙手一擰,血紅色的鎖鏈從法陣中伸出直接困住元嬰。

           準備了這么久,解石峰終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就算是身為三人之中實力最弱的一個,面對許長安的元嬰他也不至于打成平手。

           解石峰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手段,在許長安顯化陣法的這一刻,他終于爆發一下子困住了許長安的元嬰。

           許長安不到弱冠之齡就已經是元嬰之境,而他如今壽齡過了大半,此生無望再踏出一步,但若是吞了這道元嬰,借助其中的靈力他甚至元嬰巔峰有望。

           山上不知歲月,這是山下人的看法。

           但是當一個修士壽命將結而突破無望的時候,他也會因為歲月的流逝而感到心慌。

           若無奇遇,解石峰已經喪失了再進一步的希望。但是許長安的元嬰,卻讓他看到了突破的希望。

           那一道血紅的鎖鏈帶著腐蝕之力,瓦解了元嬰的靈力護體,,直接困住了他的軀體。

           解石峰大手一揮,元嬰張開口直接撲了上去。

           許長安的元嬰小人突然停止了掙扎,定定的看著許長安,眼神閃爍。

           天中一片白茫,那雪花突然染白了眼前的空間,解石峰一怔,他眼前失去了對方的蹤影。

           更讓他心悸的事,陣法中他失去了對對方的感應,這證明的他的法陣被人破了。

           在龍樹山的大陣之中,三人都是主場,可以肆無忌憚的揮霍自己的靈力。

           而此時四周的環境卻猛然變樣,風夾雜著雪花,于是就變成了最凌厲的刀片,一層層,一片片的隨風旋轉,在山石之上留下一道道割痕。

           四季之中,秋風肅殺,但是若論殺意,卻還是那冬風下的片片雪花最為重。

           隨著雪花的彌漫,許長安已經消失在了三人面前,在那感知之中,也徹底的失去了其身影。

           那風雪愈來愈盛,越來越急,地上出現了一道龍卷帶著雪花朝著三人席卷了過來。

           失去了對許長安的感應,斐峰不敢冒然進攻,只能護著謝力連連后退,靠著對護宗大陣的感應來到上方,他的法相卻是自己取消了。

           那風雪已經蔓延了山頭,而且像堆積土層一般不斷拔高,似乎只要給其時間,真能將整座龍樹山淹沒。

           鋒利的雪花要顧及,但是那無處不再的寒冷卻更是讓人心驚。

           謝力此時身軀像個陶瓷一般四面都是坑洞,那一撞差點把他口中那一道氣都撞散了,身上的傷勢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恢復的,戰力大打折扣。

           因此他越發小心,許長安如果想要解圍,必然是在解石峰和謝力兩人人之中的選擇一個。

           好在背靠著宗門大陣,又有斐峰在,謝力不信那許長安還敢殺上來。

           下方只有解石峰一人落單了,那許長安是個聰明人,自然不會選擇他。

           謝力心底一松。

           但是他突然感覺身后一涼。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