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六十二章 被戲耍了

        仗劍 壞壞滴龍 7760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王老魔此時很憤怒,他傾盡所有,換來的卻是這樣的一個結局,任誰都不甘心。

           更何況是敗在一個魯莽武夫身上。

           雖然他現在拿不到張漢的肉身,而且他快死了。

           但是他卻有辦法讓他痛苦的死掉。

           “你讓我一無所有,我也要讓你一無所有?!蓖趵夏Э粗鴱垵h,眼中露出瘋狂。

           “你不是想要保護那女娃嗎?”

           “我就把她的衣服剝下來,晾在那西城城頭,讓全部人都能看著我,把她一點一滴的凌辱致死!”

           說罷,他就轉過身。

           他想要殺掉眼前所有人,他心中的憤怒,只有鮮血可以平息。

           何況殺了那女娃,獲得任務的報酬,他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王老魔心中想到。

           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心口一痛,像是有一道冰冷的銳器刺入他胸口。

           他低頭一看,兩把大刀插進了他的身體,一上一下,似兩條惡蛟。

           王老魔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流逝,這兩把刀真如兩條惡蛟一般在吞噬著他的力量。

           張漢的手無力垂下,就在方才,他用盡了最后一絲力氣把身后的刀拔出來插進王老魔體內。

           而就在那一刻,他的使命完成了。

           這兩把刀自他背負著著它起,他就清楚的知道自家小姐想要干什么。

           這兩把刀一雌一雄,其中蘊含著一雌一雄兩條惡蛟的神魂。

           使用它會被反噬,它會吞噬使用者的力量。

           所以張漢自始都沒有拔出過它,把它背在身后,鎮壓著它。

           不到萬不得已,不能把刀拔出。

           而一旦刀出鞘,就是遇見了什么強大的敵人的時候了。

           那個敵人強到張漢無法抵抗。

           所以他需要支援。

           張漢緩緩閉上眼,體內的氣息如燭火般熄滅。

           一道劍光自天上來。

           崔東遠腳踏長劍,自遠方一瞬即到,他落在王老魔身旁,長劍嗡鳴不止,劍氣激蕩,使得四周沙塵飛揚。

           他沒有看危在旦夕的王老魔,反而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張漢。

           眼中露出可惜。

           他來遲了,眼前之人氣機斷絕,就在方才,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個讓他感興趣的對手已經死掉了。

           這讓他心情很不爽,這下子他會更加無聊。

           “救……救我?!蓖趵夏虼迻|遠,眼中露出一抹哀求。

           他不想死,胸前那兩把長刀在不停的吞噬著他的力量,他的氣息正在急速的萎靡下去。

           他快死了。

           崔東遠理都沒理他,正眼瞧都不瞧他一下。

           他手指一彈,一道劍氣自指間發出,如細小的蟒蛇,朝著那襲擊李凡等人的持劍男子斬去。

           “砰!”

           一道劍氣掠過,持劍男子身軀自腰部被斬開,他手中長劍掉落下來,整個人倒在地上。

           這一劍為李凡等人解了圍,而這一劍,也徹底斷了王老魔的念想。

           崔東遠的想法很簡單,他是劍修,信奉劍修高人一等這句話。

           如今見到與自己同為劍修之人卻被王老魔這樣的人人喊打過街老鼠般的山野散修給操控,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于是就一劍斬之。

           全憑喜好。

           那持劍男子這樣讓他感覺到丟臉。

           他這一劍,令的王老魔想要讓自己的神魂再度進行轉移到那持劍男子體內的幻想破滅。

           如今他徹底無路可逃。

           王老魔所寄身的這副身體乃是一練髓境武夫的體魄,可是如今卻干癟了下去。

           其中的精華被那兩把雙刀逐漸吸收。

           王老魔眼中露出絕望,他徹底放棄了。

           隨著砰的一聲,這具身體縮成一塊干癟的人干,而那兩把長刀則是活了過來,發出嗡鳴聲。

           “你說好的后手呢?”李凡站在一旁朝著古瀅萱怒吼道,如今都到了這種程度,自己的下屬都死了個干凈,她的后手還不出現,難道非要等到他們的人死光了才行嗎?

           古瀅萱面色慘白,張漢的死對她打擊很大,她努力穩住心神,說道,“我的人就在上面,等那兩把刀吃飽了,就可以發出信號通知他下來?!?/p>

           同時她心中還帶著一絲希冀,無論結果如何,以現在的局面來看,她的確是掉到了兩條大魚。

           接下來只要計劃不出差錯,她便可以成功脫身。

           與古瀅萱有些興奮相反,李凡此時手握住劍柄,他神情無比的肅然。

           他感受到了一股壓力,一股龐大大壓力。

           那御劍男子,給了他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那是在張浩陽身上也未曾感受到過的。

           與那次在凌云宗山門石梯上那道巨手的氣息無比接近。

           說明來人的實力遠超過他。

           那兩把雙刀在吞噬了王老魔之后,似乎還覺得不過癮,刀尖沿著地上的血跡,鎖定住了地上的張漢。

           崔東遠微微皺眉,但是沒有阻止。

           這兩把刀的根底他自然能夠看的出來,兩條不入流的惡蛟,還不入他眼。

           但是眼前的事他卻覺得有趣。

           因為未知,所以才會讓他產生興趣。

           他想要看下去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于是那兩把長刀肆無忌憚的插進張漢的體內,饑渴的吞噬著他的血肉。

           張漢的肌膚變得慘白起來,面無血色。

           而那兩把刀,刀身則是變得血紅,并且隨著它的不斷吸收,這種紅色還在逐漸的加深。

           “嗡嗡嗡!”

           長刀不斷的顫抖著,發出似乎的愉悅的嗡鳴之聲。

           張漢肉身的精華,比起王老魔所占據的這具肉身還要多的多。

           像是有兩條惡蛟在張漢體內不斷的吸食游走,他的身體也在逐漸的干癟下去。

           而這兩把長刀曾經被他背負身后,被鎮壓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人走茶涼,虎落犬欺。

           張漢的肉身也如那王老魔的軀體一般,逐漸的朝著人干的趨勢發展。

           “砰!”

           一聲悶響。

           長刀拔出。

           “鏘!”

           一聲清脆的金戈交擊之音。

           終于“吃飽喝足之后”。這兩把長刀開始撞擊起來,刀刃相撞,血紅色的刀身纏綿在一起,有兩條似蟒似龍的生物在刀身上浮現出來,身體交纏住,開始纏綿在一起。

           隨著這一雌一雄兩條惡龍的顯現,刀身上的紅色逐漸加深,一道紅光發散出來。

           紅光逐漸變得濃郁,形成一道光柱,朝著上方射去。

           從遠處看,一道血紅色的光柱直直的聳立在那里,另一端則是插入云海之中,醒目無比。

           崔東遠眼神微動,眼前發生的事,讓他愈發覺得有意思了。

           他難得壓住自己的心,在原地等待起來。

           他已經大概猜到這道紅光的作用是什么了。

           他現在只希望來人的實力不要太差。

           古瀅萱心中無比激動,信號已經發出去了,現在就等著人來了。

           紅光穿透了云海,很遠都可以見到。

           即使是身處于云海之中,也能穿過那仿佛如層層迷霧般的云??匆娺@道血紅色的光芒。

           如此顯眼,用來當信號再好不過。

           眾人抬頭望天。

           一分鐘過去了,紅光依舊耀眼,甚至顏色還更加的深了。

           那是因為下方的兩條蛟龍在糾纏。

           三分鐘過去了,紅光顏色開始變弱,天空中毫無動靜,場上只聽到那逐漸變得嫵糜的聲音,似乎是刀身撞擊的聲音,也似乎是某種異獸的叫聲。

           八分鐘過去了,崔東遠的眼皮開始跳動。

           紅光開始搖晃,似乎逐漸支撐不住了。

           那是因為下方的兩條蛟龍,已經進行到了最后一刻,刀身撞擊的速度開始加快。

           那一陣陣聲音傳入眾人心底,讓人不禁心煩意亂。

           而崔東遠站的最近,聽的自然是最清楚的。

           李凡用手推了推一旁的古瀅萱,“你的人呢?”

           “應該……快到了吧?!惫艦]萱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有些沒底氣的說道,此時此刻,她也不確定了。

           按理說是快到了的。

           但是時間過去,古瀅萱要等的人沒來,上方的紅光卻徹底的消散了。

           兩把長刀最終重重的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道愉悅響聲,那兩條蛟龍重新隱匿回刀身之中,長刀掉落在地。

           李凡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心底似乎有萬千頭CNM對著古瀅萱跑飛奔而過。

           你所謂的后手呢?。??

           我期待了這么久,你就是給看了一場活春宮?。??

           李凡忍不住在心中大喊道。

           要不是眼前之人還需要他們保護,李凡早就抽出劍在她身上來兩下了。

           這丫實在是太坑人了。

           讓他們瞎等了這么久。

           而要是場中最氣之人,則是崔東遠。

           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抬頭看著上方,望眼欲穿,也沒見到一個人下來。

           白白站在這里等了這么久,傻站著,像是一個傻子。

           而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傻子。

           崔東遠體表有劍氣激蕩,隱而不發,這是他發怒的體現。

           他認為自己被人耍了。

           而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如此戲弄他。

           他的劍意鎖定住了李凡等人,他認為這些人是戲弄他的罪魁禍首。

           而在他眼中,這些人都是一群螻蟻。

           一群螻蟻,竟敢如此冒犯于他。

           崔東遠的怒意早也忍受不住,一道尺長劍氣暴漲而出,如一條江河奔流,在地上犁出一道長長的痕跡,快速無比的掠過數十丈距離。

           朝著那黑紗女子斬去。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