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一十三章 侍女如煙

        仗劍 壞壞滴龍 6370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砰!”

           山堡上方的石塊猛然炸裂,從中飛出一道身影,撲通一聲平穩的落在地上。

           “師傅!”陸道驚呼一聲跑了過去,“您沒事吧?!?/p>

           “無礙?!崩系罃[擺手,好不容易把臉上的潮紅壓了下去,“已經驚動那些護衛了,此地不宜久留?!?/p>

           拉上了陸道,老道兩人潛入地底,朝著遠處遁去。

           “小姐,要追嗎?!甭牭絼屿o匆忙跑上來的小妾問道,她心底驚慌無比,身為女子的貼身侍女,她可是深知對方的手段的。

           若是女子有什么三長兩短,那她自己也無法活下去。

           “吩咐下去,不要鬧出太大動靜,讓那些護衛好好搜尋山堡四周,快到堡主壽辰了,我可不想再鬧出什么事來?!?/p>

           女子吩咐道,平淡的話語中顯露出莫大的威嚴,那小妾顫抖著身軀,應了聲“是”,便連忙退了下去。

           女子站在破開的石塊旁,看著老道離去的方向,眼神如古井般幽深。

           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又開始了蠕動,女子只能雙手不停安撫,同時運氣調息自身,鼻中緩緩吐出一道黑氣,這才把胎兒安定了下去。

           “快了,就快到你出來的日子了?!迸余?,神情充滿渴望。

           不僅他等不及了,就連她自己也等不及了。

           ……

           一連串的命令從山堡發了出去,四周的守衛變得更多了。

           “這些人怎么回事!”李凡看著已經連續從三次從一旁的圍墻邊走過的護衛,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些護衛腦子有坑?一個地方來回巡邏三次。

           “要不我們回去吧?!蓖趿紲惤死罘草p聲道,那傳來的滿口的酒味讓李凡想揍他一拳。

           “不行,現在這些護衛巡邏這么緊密,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事,現在是最好渾水摸魚的時機,如果下次再來就沒有這么好的機會了?!崩罘仓苯臃駴Q了。開玩笑,他如果再拖下去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山神堡。

           現在對方巡邏這么嚴密,就是他潛入進去的最好時機。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李凡卻有把握不被對方發現。不僅僅是因為有和尚在,更因為是自己體內還有一朵青蓮。

           找了一個空擋時機,李凡憑著自己強大的神魂繞過了所有的守衛,翻墻靠近了山堡。

           王良也想學他卻翻不過去,被李凡提著丟了過來。

           “你能不能輕點!”王良揉著手抱怨道,此時正好一面容姣好的小妾模樣的女子從山堡中走了出來,并朝著兩人躲藏的方向走了過來。

           “我說你不會真的打算穿到堡里吧,要是被發現就完了?!?/p>

           “問你呢,說話??!”王良看李凡正專心看著前方,根本沒有理會他,就順著他的視線望了過去,剛好看到迎面而來的侍女。

           這侍女面容姣好,體態優美,即使是在匆忙的走動,也流露出款款而來的優雅。

           “還沒有大娘好看?!蓖趿荚谛闹心容^得出一個結論,頓時不屑道。

           等等!

           王良猛地看向李凡,驚慌道,“你該不會是想……”

           此時李凡已經出手,就像經驗老道的獵人一般,在這侍女路過的瞬間,猛地從石塊后竄了出來,一手捂住這侍女的嘴,一手勒緊她的脖子把她拖了下來。

           “嗚嗚!”

           “別亂喊,不然我就……”李凡用手勢作出了一個要滅口的動作,侍女頓時安靜了下來,只是淚眼汪汪的看著他,眨動著眼睛。

           李凡緩慢的把手松開,然后唰的一聲拔出長劍,劍尖指著侍女,“現在開始,我問你答,聽到了嗎?!?/p>

           侍女如小雞啄米般點頭,沒有亂喊亂叫。

           李凡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用出他屢試不爽的拷問套路。

           “你叫什么名字?!?/p>

           “如煙?!?/p>

           “家中有幾口人?!?/p>

           “三口?!?/p>

           “在這堡中是干嘛的?!?/p>

           “我是夫人的貼身侍女,負責照顧夫人的起居?!泵麨槿鐭煹氖膛鐚嵒卮?,臉色已經逐漸的鎮定了下來。

           李凡眼神一亮,沒想到隨便一抓就抓到個重要人物。

           李凡劍尖靠近了些許,神情變得嚴肅無比,他看著侍女,沉聲道,“你可知這堡中發生了什么事?!?/p>

           “這位少俠,奴婢一直在堡中照顧夫人,并不知發生了何事?!比鐭煹拖骂^細聲說道。

           李凡眉頭一皺,“這山神堡中孩童消失之事你可知是何人所謂?!?/p>

           如煙搖頭,“奴婢不知?!?/p>

           “那這堡中有誰表現的很異常嗎?!崩罘舱Z氣有些不耐,這侍女一問三不知,如果再拖下去會有暴露的風險。

           如煙遲疑了一下,面露難色,沒有回答。李凡見狀,頓時惡狠狠道,“你要是敢瞞著不說,我就讓他殺了你?!?/p>

           李凡指了指一旁的茫然的王良,如煙順著望過去。

           王良滿臉的潮紅,頭發亂糟糟如樹枝上的鳥巢,嘴邊還殘留著水漬,衣服上也沾染著地上的黃土,在女子眼中,這就是一個乞丐的賣像。

           如煙望過去正好印上王良的目光,頓時身軀一顫,“少俠,我說,我說!”

           李凡滿意點頭,“快說?!?/p>

           女子迫于王良的殺傷力,只能說道,“奴婢在堡中已經很久不曾見到堡主了,現在都是夫人主事,而這堡主壽辰也是夫人安排的,但是卻不曾見堡主大人現身?!?/p>

           “你這夫人是什么時候嫁過來的?!崩罘矄柕?。

           “兩年前?!比鐭熛肓讼?,肯定道。

           時間對上了!

           李凡長劍收回,拎著王良撒腿翻墻開溜,而這時一旁頓時來了一群護衛。

           “你就這么走了,不怕她把咱們暴露出去?”王良一邊跟著李凡跑一邊問道,李凡是剛來的外人還好說,但是他可是在這山神堡生活了三年之久,萬一那侍女把他們給暴露出來,甚至有可能會拖累到大娘。

           “她不敢說?!?/p>

           “為什么?!蓖趿家苫蟮?,“你給她施了什么手段?”

           李凡撇了他一眼,“難怪你這么久還是單身,大娘看不上你是有原因的?!?/p>

           “喂,你什么意思!”王良頓時不樂意了,“什么叫大娘看不上我,我們兩情相悅,大娘只是靦腆沒有接受我而已?!?/p>

           不理會王良的胡言亂語,李凡撒腿就跑了個沒影。

           “如煙,怎么是你,方才我聽到這里有動靜,發生什么事了嗎?!卑l現是夫人身邊的貼身侍女,身為護衛頭領的陳冠頓時上前關切道。

           “方才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倒是驚擾到陳大人了?!比鐭熐敢獾?。

           “無妨,需要我派人送你回堡中嗎?!?/p>

           “不用了?!比鐭熗裱跃芙^,“大人還需巡邏,奴婢之事就不勞煩大人了?!闭f著,朝著陳冠抱拳,如煙一瘸一扭的朝著堡中走去。

           “大人!”一名護衛走上前,陳冠擺手示意這名護衛禁聲,并吩咐道,“沒什么事,大家去一邊巡邏吧?!?/p>

           后方的護衛聞言便散了,只剩下陳冠與一名瘦小的年輕男子。這男子是陳冠一手帶起來的,算是他的知心手下。

           “大哥,她明顯就是在說謊?!泵麨閰翘斓氖菪∧凶诱f道。

           “我知道?!标惞诔谅暤?,憑他的經驗,自然看出如煙的傷勢是裝出來的,對方根本就沒有受傷。

           只是他卻不打算去拆穿。

           “現在堡中是那妖女一手遮天,這如煙不管發生了什么事,她打算瞞著我們,就證明她對那妖女也有異心?!?/p>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她身為妖女的貼身護衛,掌握的消息肯定比我們多,堡主大人的消息說不定她也知道?!?/p>

           “大哥你是想……”

           陳冠點點頭,“此女可以接觸,但是不能打草驚蛇,你今晚去試探一二?!?/p>

           吳天頓時了然,肅聲道,“我一定不讓大哥失望?!?/p>

           ……

           李凡跟王良像做賊一樣一路跑回了客棧。

           此時和尚正坐在門口喝酒,旁邊是被搶了酒喝一臉痛不欲生的李二。

           “喲呵,被狗攆著啊,跑的這么起勁兒?!笨粗罘矁扇孙L塵仆仆的樣子,心情不錯的和尚調侃了一句。

           從來沒有這么疾跑過的王良此時早已累得上氣不接下氣,回到客棧中“啪”的一聲坐到椅子上,拉長了脖子大喊道,“大娘,快給我來兩壺酒?!?/p>

           “你個死鬼,又去哪里鬼混去了,回來就知道叫叫叫!”從一旁的側室中大娘拎了兩壺酒出來砸在桌上,怒瞪著王良。

           看到有美酒王良頓時來了力氣,一把抱過來一壺咬開紅色的封口,咕嚕嚕一大口下肚。

           “死鬼,你慢點喝,咽不死你?!笨粗趿己盟埔荒隂]喝水般饑渴,陳大娘又是氣憤又是心疼的說道。

           “哇!”在飲了半壺下肚,發出一聲舒服至極的感嘆,王良這才悠哉的靠在桌上。

           這才是人間極等的享受,王良心中已經打算下次打死都不跟李凡這貨出去了。

           既要提心吊膽的隱藏不被人發現,還要死命狂奔,差點把他給累暈過去。

           “怎么?”看到李凡坐在一旁沉思,和尚頓時來了興致,“有什么發現?”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