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八十章 云海之上

        仗劍 壞壞滴龍 6929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許長安腳下的海水突然洶涌了起來,像是有兇獸在其中攪動般,巨大的旋渦出現在少年腳下。

           海水猛然升高,空中升起一道粗壯至極的水柱。

           海水無形騰空,然后緩緩落下,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痕跡,也勾勒出這條蛟龍極具力量與美感的身軀。

           猙獰的巨口微張,頭頂著兩道長長似鹿角般的犄角,下頜有兩條細長的須揚。

           龍頭以下的部位如同一張彎弓微微彎曲,而每一片鱗片上都蘊含了強大至極的力量,似乎只有微微動彈,便會使得身下的海水翻滾。

           這是一頭元嬰境的蛟龍。

           蛟龍的巨目盯著李凡,其中閃爍著冷漠與殺機。

           任誰被其他人打上門都會想殺人,更何況還是在自家門前被對方鎮壓整整一炷香的時間。

           現在趕過去已經來不及,而這頭名為敖妄的蛟龍,心中的怒火則是已經對準了許長安。

           敖妄巨口微張,轟隆的聲音響徹海面。

           “我要一個解釋!”

           許長安淡淡道,“什么解釋?”

           “大荒為什么要針對我東海?!卑酵Z氣中帶著壓抑不住的怒意。

           由不得他不怒,如今敖心生死未卜,而他又被人攔在這里,萬一敖心真出了什么,他難逃其咎。

           而他根本就沒想過大荒為什么會無端端對自己出手,東海這些年的手一直未曾在大荒境地內。

           許長安說道,“因為你東海的手太長了?!?/p>

           敖妄一怔,緊接著大怒道,“云海本來就是東海的,拿回屬于我們自己的東西有什么不對?”

           許長安說道,“約定的時間沒到,云?,F在還是屬于我大荒?!?/p>

           敖妄沒有繼續爭辯下去,冰冷的目光帶著龐大的壓力朝著許長安壓來,“那你為何困住我族少主?!?/p>

           敖心是東海少主這件事大荒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現在他卻被人困在潮月城,這對于東海來說是一種挑釁的行為。

           而許長安今日把它鎮壓在此,換在平常,東海已經跟對方開戰了。

           面對那席卷而來的壓力,許長安面色不變,問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我這是在問你!”若不是顧及對方的身份,敖妄早就一口將其吞了,哪還會如此廢話下去。

           許長安說道,“你們少主很對我胃口,我打算跟他好好談一談?!?/p>

           “那你打算談到什么時候?”

           “不知道?!?/p>

           “那你究竟想干什么!”

           “想跟他談談?!?/p>

           一人一龍,一問一答。

           相比起許長安的風輕云淡,敖妄此時都快急瘋了,從沒有一位人族敢這樣戲耍他,偏生眼前這人還讓他生不出半點脾氣。

           許長安打上龍樹山的戰績早已傳遍東極域,現在就連一些隱藏極深的老怪物都知道大荒出現了這么一位手段剛硬,偏生還實力極強的監察史,都避之不及,怎敢觸其霉頭。

           敖妄心想自己今天一定是出門沒看黃歷,不然怎么會碰上這么一位掃把星。

           時間就這樣拖下去,敖妄越發焦急。

           敖心的信息無法接收到,雖然心中明知道大荒不敢對其怎樣,可要是有個萬一……

           一想到敖心出事后自己的下場,敖妄就不寒而栗。

           終于忍不住的敖妄直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這次算我們栽了,把敖心放了,云海的事我們不在插手?!?/p>

           忍著心痛做出決定,一下子放棄在云海這么多年的謀劃,這對于敖妄這一脈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打擊。

           但是失去敖心對于他們來說損失更大。

           許長安臉上露出疑惑之色,“莫非你認為我大荒會這么輕易放過謀劃疆土居心不軌之人?”

           一頂大帽子扣了上來,偏偏敖妄理虧在先還不敢反駁,萬一反駁了之后李凡直接回一句那就把“那就把敖心帶回去審問便知”,那他可就真的要完了。

           忍著怒意,敖妄只能硬著頭皮問道,“那你想要怎樣?!?/p>

           對方很是上道,許長安自然很滿意敖妄的問題,笑道,“我大荒心懷仁善,對于你們東海這些過激的行為做出了體諒,但念在這不是初犯,可一不可在……”

           “停停停!”敖妄連忙打斷了許長安的滔滔不絕,聽著對方的這些官腔只感覺頭都疼了。

           敖妄直接道,“你許長安到底想要什么就直說吧?!?/p>

           敖妄略微加重了語氣,沒問大荒要什么,而是問許長安想要什么,是打算警告對方自己知道這次許長安來東海并不是大荒的旨意。

           許長安微微一笑,道,“既然你有此誠意,那我想我們可以談談?!?/p>

           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張早就準備好的紙。

           白紙飄上天空,敖妄很快看完上邊的內容,然后海平面上憑空多出一頭巨蛟的怒吼聲。

           “你瘋了!”

           “這根本不可能!”

           “你這是敲詐!”

           敖妄的語氣中帶著憤怒,震驚,還有一絲絲驚懼。

           饒是他活過了這么長歲月,經歷過這么多的人間百態,卻還是被許長安的獅子大開口給驚到了。

           白紙上邊填寫的內容很簡單,都是一些靈藥材料??删褪沁@些材料讓敖妄變得有些失態。

           精鐵石一百斤,天靈石五十顆,白檀木五十株,還有若干的靈草靈藥……

           這些林林總總加起來甚至比得上一場小型戰爭的消耗了,而這僅僅只是許長安想要的賠償。

           “人族,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p>

           許長安點頭道,“我在合理地運用自己的權利來要求賠償?!?/p>

           語氣之中,著重強調了合理二字。

           那顆碩大的蛟頭壓低了位置,巨眼正好將許長安的身軀含納進去。

           敖妄盯著許長安。

           “你要想好,你這是在以一己之力敲詐我們東海?!?/p>

           許長安問道,“有什么問題?”

           森寒的語氣從敖妄齒縫中發出,“從沒有哪個人族敢這樣?!?/p>

           許長安恍然大悟道,“那我算是開創先河了?!?/p>

           敖妄氣結,對方一副油鹽不進的態度讓他感到無可奈何。

           打又打不過,說又說不贏,這尼瑪該怎么辦?

           深深地看了許長安一眼,敖妄開始像族中長老求助。

           海面上的氣氛就這樣平靜了下來,一人一龍相對而視,眼神脈脈。

           就這么過了一會兒,海面上的水龍卷靜靜的平息了下去,天上的烏云消散。

           水天一色。

           敖妄眼神變得復雜,他沒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

           原本做好了動手的準備,可是長老的話卻讓他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

           全力滿足對方的條件?。??

           若不是說這話的是族中頗有名望,還是自己這一脈的長老,敖妄都以為對方腦子是被海水充滿了。

           滿足是一種妥協的態度,而東海除了之前那件事,何曾向哪個勢力妥協過?

           難道今日又要向大荒妥協一次?

           敖妄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又不能不照做。

           “你的這些要求我可以滿足你,但是敖心必須不能受傷?!?/p>

           許長安說道,“對方誠意足夠,我自然也會善待敖心兄弟,材料一到,敖心兄弟立刻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這里?!?/p>

           “記住你說的話!”敖妄深深看了許長安一眼,有些不服氣的發出一聲長嚎,轉身潛入海中,巨大的身軀消失不見。

           恐怖的壓力一散,沒有了這條蛟龍的影響,海水自然恢復原樣,順著春風直流,不時有陣陣潮浪拍打在岸邊,化為撕碎的白花消散。

           許長安站在岸邊的礁石之上,看著遠方靜佇不動。

           身影有些蕭瑟。

           ……

           福船之上光芒四散,強橫的靈力波動從船身散發,此時上邊的陣法全都開啟,儼然一副火力全開的樣子。

           云林和云水站在福船五丈開外,嚴陣以待。

           氣氛變得有些緊張,特別是福船上傳來的波動讓云水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這是談崩了的節奏。

           云林在一旁不屑道,“不過是一艘法寶品階的船罷了,我們兩個一齊動手絕對撐不住一炷香時間?!?/p>

           云水怒瞪了他一眼,若不是兩人是同伴,她真想好好收拾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云林不可。

           原本都已經要談妥了,李凡已經要答應讓她在其體內種下禁制,可云林非要突然出手偷襲。

           最終的結果便是偷襲失敗,然后局勢就這么僵住了。

           這是在云海之上,屬于他們兩人的主場,可是問題在于,云海老祖還在潮月城。

           雖然敖心無法得到他們的認可,但是敖靈卻是實打實的云海老祖,為了云海做出了巨大貢獻,沒有他在,云海就無法延存至今,云海之中每一條蛟龍都對其帶有最大的敬意。

           就在方才云水收到了消息,這才不敢破罐子破摔繼續對李凡出手。

           可是時間這么拖下去不是辦法,李凡體內的真龍之血會誘惑更多的蛟龍前來,而來的可能不是她這一脈的。

           福船之中,李凡齜牙咧嘴的躺在船板上,左手手臂無力的耷拉下來,上邊綁著白布,已經被鮮血浸濕。

           李凡臉色蒼白,額頭上還冒著細汗,可身體卻在不斷顫抖,牙齒咯咯震動,像是在經受著極凍嚴寒。

           李二在一旁擔憂道,“怎樣,能撐的過去嗎,撐不過去你就放心去吧,我會為你報仇的?!?/p>

           李凡從顫抖的牙床中艱難的擠出一句話,“這……這個白癡,老子都把自己賣出去了,他還要出手,簡直就是一個超級大腦殘?!?/p>

           李二心疼道,“我承認比起你,他的確是更腦殘一點?!?/p>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