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六十章 拳意滾滾

        仗劍 壞壞滴龍 6757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那一道身影很快,在漫天黃沙中穿行,頃刻之間,便到了王老魔身前。

           然而王老魔身前那一個面無表情的男子,舉起了雙手。

           架住了張漢這一拳。

           整個沙地再度下沉了一丈,場中的三人深深的陷入了進去。

           男子腳下,迸射出幾道柱般的黃沙,他身體震動一下,硬憾了張漢這一拳,毫無反應,直直一拳朝著張漢砸去。

           張漢腰部微屈,雙手成爪,如巨蟒暴起,由上而下朝著男子心口掏去。

           男子雙手彎曲成肘部,朝著下方砸下,對著那雙直掏心口的雙爪視而不見,肘部朝著張漢打去。

           張漢左腳后退,身上肌肉虬結,硬生生的受了這一肘,擊打在他的肩背上,打的他身體震顫,但是他的雙爪抓在男子心口,狠狠一撕。

           “撕拉!”

           男子上半身出現一個巨大的豁口。

           像是被一只巨獸的爪子給抓出來一樣,里面的腸子都可以見到,深可見骨。

           張漢不顧體內氣盡,欺身而進,打算在這期間換氣,卻發現對方的拳頭再度砸了下來。

           對方不用換氣!

           新氣未來,舊勢已盡,張漢無法,只能雙手抱肘,接了這一拳,被打的退出了十幾步,蹬蹬蹬的踩在地上。

           “死人原本就沒氣了,還怎么換氣?”王老魔在一旁悠悠的說道,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場打斗,兩位頂尖武夫的對決,可是十分難遇見的。

           張漢身上的紅色愈發的深了,像是血那般的猩紅。

           對方的攻勢又到了,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時間,男子的身影瞬息之間穿過漫天的黃沙,速度居然不比他慢,在到達他上方的時候一拳砸下,張漢四周的黃沙居然自動溢散出去。

           這一拳,令的張漢微瞇了眼。

           拳如天傾,當頭蓋下。

           張漢獰笑一聲,左右腳跨步而立,左腳上前,右腳后撤,雙手呈環抱之勢。

           他沒有學過什么拳法,他的一招一式,全都是在戰場上廝殺而來的,來來去去就是那幾下,但是動輒分生死。

           若說硬碰硬,他還沒怕過誰。

           男子拳頭快若閃電般砸下,張漢眼中一道精光閃過,在落下的瞬間,他雙手成托舉之勢,托住男子的手臂,整個身體被砸的半跪了下去。

           受了男子這一拳,張漢身上的血紅閃爍了幾下,差點黯淡了下去,又再度強盛起來。

           他反手勾住男子的脖子,一個轉身把男子整個身體翻了過來砸在地上。

           他一只手壓住男子,一只手舉起又砸下,砸的整個沙層不斷下陷。

           “砰!”

           “砰!”

           “砰!”

           張漢按著男子,兩人一起陷入了沙層之中,一起被埋住,但是其中的轟鳴聲依舊不絕。

           整片的黃沙如旋渦一般不斷的向著中間下陷,然后在邊緣被砸出來,再從上方陷入進去,重復如此。

           “砰!”

           一聲悶響,張漢整個人從沙層中飛了出來,緊接著那男子的身子也飛了出來,在半空中抓住張漢,雙手鎖住他的脖子,雙腳纏上他的腹部。

           兩人掉到地上,張漢立刻在地上來回翻滾,同時一只手不斷的向外掰脖子上的那雙手,一只手的肘部不斷砸著身后的男子。

           無論他怎么砸,脖子上那雙手的力氣只是越來越打,張漢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正在逐漸的流失,他無法換氣,在這種以傷換傷的打法之中,占據不到優勢,反而最后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張漢忍住了拔刀的沖動,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強忍著體內的肺腑的劇痛,強行深吸了一口氣。

           氣機流轉之間,他換了一口氣,力猶如新生。

           張漢生生的把男子的手給掰開,起身朝著身后就是一拳砸下。

           “砰!”

           地上再度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坑洞,男子的上半身陷入了沙層之中,只有下半身還露在外面。

           張漢卻沒有乘勝追擊,反而是身形橫移,朝著王老魔沖了過來。

           他看出來了,再打下來如果不能將對方的身體打碎,那男子就還會繼續纏著他,就算無法打敗他,但是能將他自己的體力耗光。

           以男子那種拼著身體崩壞透支整個肉體潛能的打法,說不得還真能將他耗死。

           所以張漢打算先把眼前這個老頭打殺了,不知為何,在這個其貌不揚的老頭身上,他感受到一股不安。

           張漢不能在空中飛行,他修為不夠,但是卻能在空中借力橫空。

           再度換了一道氣,他距離王老魔十幾丈的距離,可以轉瞬即到,這段距離,也足夠他蓄力了。

           王老魔面無表情,似乎早有預料。

           他伸出手指,朝前方虛點,那遍地的黃沙朝著他手指的方向匯集,逐漸的凝聚在一起,一個有五丈高的沙兵出現在他身前。

           道家有點石成兵之術,亦能點沙成兵。

           那沙兵一形成,宛如活人一般,徹底的擋住了王老魔,遮住了半邊天際,仰天嘶吼一聲,雙拳朝著空中的張漢砸去。

           拳頭巨大無比,與張漢整個身子一般大,揚起無數黃沙,朝著他當頭蓋下。

           這一拳之威,絲毫不弱于張漢那席卷黃沙龍卷一拳。

           張漢在空中一步踏出,似乎下方有著一道無形的天梯,讓他再度借力。

           他迎著那砸下的拳頭而上。

           黃沙如箭雨般拍打在身體上,饒是以他強悍體魄也感受到一陣陣刺痛。

           這一拳如果被砸中,張漢有預感自己會死,他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機。

           他可以避開,但是身后那男子就會再度纏上他,而他又好不容易甩開他,一旦再度被纏上,就是被耗到死的結局。

           所以現在是一個機會。

           張漢要頂著這股壓力硬上。

           不知怎地,在那龐大的壓力下,張漢似乎又回到了當初在戰場上馳騁縱橫的時光。

           那時候也曾中計被被圍,他孤立無援,身旁是數百人敵軍,重騎鐵甲,他只有一人一刀。

           本以為必死無疑,誰曾想到被他闖了出來。

           殺了不知道多少人,硬生生打穿了整支隊伍。

           他成功的活著出來。

           也就是那一次,他武道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成功踏入練髓之境。

           但也是那一次,他身體之中留下了暗傷,此生無望再進一步。

           可就是現在,他看到了前方那條巍峨山道,那是境界提升的希望,武道高峰,上方有更美的風景。

           張漢體內氣機再度沸騰了起來,以他之前,以他前所未有過的速度在他體內奔流,如滔滔江河,如滾滾海潮,朝著一個又一個的穴位奔去,在一條又一條的筋脈中奔流。

           張漢伸出手,體內那強盛至極的拳意爆發而出,浩浩蕩蕩,朝著前方沖去。

           四周撲面而來的黃沙退散,在距離他一丈的范圍內開始退卻,以張漢為圓心朝著四周出現了一道真空。

           這里面,不允許外物靠近。

           這里面,充斥著他的拳意。

           那沙兵的拳頭尚未砸下,就已經化為沙子緩慢的流失,被他的拳意侵蝕。

           而那一座巨大的身體,也在逐漸的變矮,它下半身已經“融化”進了沙地之中。

           王老魔感應到了異常,他眼神閃爍,努力平息下自己心中的激動,雙手顫抖不已,被他壓住。

           他手掐印決,舌尖逼出一口鮮血,滴在指尖,指尖泛起金光,朝前方點去。

           雖然隔著數丈距離,這一指卻已經點在了沙兵身上。

           一道金光自沙兵身上騰起,他的身體不在流失,又緩緩的重新匯聚了起來。

           而且它的身體上出現道道金光,威勢更盛先前,再度擋在王老魔身前。

           又是一拳朝著張漢砸下,速度更快,力度更猛。

           張漢對著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他眼中只有自己的拳頭。

           他握拳,然后出拳,如此一來一去。

           一切就是這么簡簡單單,似乎是在順其自然。

           他這一拳,平淡無奇,拳意似發未發,變得若有若無。

           猛然間拳意大盛,撥亂了那沙子滾滾,也似乎繞亂了天上的流云,燥熱的烈陽使四周的空間扭曲了一下,那拳意沖刷而過,空間似乎動蕩了一下。

           這一拳,沿著那不知何時,早已鎖定住了王老魔的氣機砸去。

           ……

           四周的黃沙依舊滾滾,崔東遠走在沙中,腳卻未極低,不曾接觸沙子。

           他就這樣朝著前方走著,踏過一片又一片的黃沙,似乎感受不到周圍的燥熱。

           那被風吹起飛揚的黃沙在靠近他時都平靜了下去,像是有一道神秘的力量將它們平息了。

           崔東遠這趟下山很無聊,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因為無聊,所以他接了這個任務。

           那令他厭惡的世俗官場的算計與交易。

           原本他不想插手,但是因為宗門要在大荒王朝留下一道人情,而他作為宗內大弟子,雖然不想聽那群老不死的話,但是還是得給他們面子,因為他們的確是給了自己很多資源。

           任務目標就在前方,他卻沒有立刻上去。

           他怕任務太快完成他又不知道該做什么,那時候又會無聊。

           練氣士有長生大道,壽命悠長。

           所以無聊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至少崔東遠是這么想的。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