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二十三章 林思靜的選擇

        仗劍 壞壞滴龍 6532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怎么才能破開這結界?!崩罘矄柕?,此時他已經確定許長安就在下面了,因為他感受到了小湫的氣息。

           “一宗大陣是你想破就破的?”和尚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龍樹山算是打出火氣了,這宗門大陣都開出來了,你如果有心的話先去買根香吧?!?/p>

           李凡一怔,“買香干什么?”

           “可以給你朋友柱香再走?!焙蜕姓f道。

           “……”李凡。

           沒有理會和尚的冷笑話,李凡徑直從龍頭上跳了下去,和尚雙手托著腦勺冷眼旁觀。

           就算不是身臨其境,李凡也能感受到結界之中傳出的恐怖波動,有許長安的氣息,但更多的還是那厚重如山的土黃色光芒閃動。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既然他在里面,那么我想我們可以合作?!崩罘泊舐暤?。

           女子出現在李凡身旁,依舊是那襲紅色嫁衣,綢緞上絲塵不染,白皙的脖頸下面是血一般的猩紅。

           “我以為你不會走出那座山了?!崩罘部粗?。

           “我也以為不會再走出那里?!绷炙检o氣息波動不止,眼神中滿是冰冷。

           “看起來是個不好的故事?!崩罘猜柭柤?,“那我就直入正題了,我們談談如何?!?/p>

           自封修為后又撕毀約定不惜跨越萬里來到這里的紅衣女子,她先是用神通試探了這道陣法,卻被法陣擊傷,她撇了一眼李凡,眼中滿是輕蔑,“就憑你?”

           “你的實力不夠?!?/p>

           得,還被小瞧了。

           李凡手指著龍樹山上波動的中心,“那是我兄弟,他今天出現在這里,你敢跟我說不是因為你?”

           “你和他之間有什么約定我不管,但是我兄弟為你陷入險境,你如果還是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那就滾一邊去別礙路?!绷炙检o臉色煞白,李凡手指著她毫不客氣。這女人還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好好跟你說話非要找罵,這么犯賤的嗎?

           說完之后,李凡直接轉身就走,壓根就不給林思靜說話的機會。林思靜所說的話讓李凡徹底將其拉入腦殘的行列。

           “我道歉?!?/p>

           李凡腳步沒停。

           “我為我剛剛所說的話道歉?!?/p>

           李凡轉身看著她,林思靜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我們可以合作?!?/p>

           “誠意?”

           “我可以讓你進入陣中?!绷炙检o說道。

           李凡嘴角露出笑容,“成交?!?/p>

           ……

           “你就不怕他出什么事?”兩人站在山腳一旁的山垛子上,李二問道。

           一開始和尚的談話沒想著瞞著李二,李二自然知道和尚是遵守約定來教李凡修武道的。這條霸占了須河十年的黑蛟心中大有不屑,心想我要是有這樣的實力還遵守什么約定,直接把那小子吞了萬事。

           “有我在你覺得他能出什么事?”和尚撇了他一眼,李二則是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李凡或許不確定和尚的實力,但是李二卻是能夠大概清楚。

           隨著突破修為突破金丹,李二腦海中的記憶正在逐漸的覺醒,雖然說這個過程非常緩慢,但是他也不再是之前那條到處惹事的小蛟龍了。

           能夠在雷劫之中護住李凡,需要直面上蒼意志。而不懼怕這賊老天,在李二的印象中只有到了那個境界才行。

           雖然李二還是不懂為什么這種實力的強者還要屈尊如此,在李二看來,修行就是為了自由,有了實力卻還要被這些規矩給束縛住,那樣很不舒服。

           “砰!”和尚直接給了李二一個頭錘,“你是不是又想挨揍?”

           李二摸著頭齜牙咧嘴,表情欲哭無淚,他又忘了這死光頭能看到他心中所想,看著和尚又舉起來的手,李二連忙沉心靜氣什么都不敢去想。

           和尚看著李二一臉悲憤的樣子,好笑道,“你覺得修行是為了什么?!?/p>

           “自由?!崩疃樕铣霈F光輝,理直氣壯道。

           “什么是自由?!焙蜕惺滞兄X袋躺下,身上的袈裟朝著兩旁敞開,露出锃亮的胸肌。

           李二眼神發光,“修為強了,就是誰都管不了我,那時候才是大自在?!?/p>

           “你覺得要多強才能自由?!?/p>

           李二遲疑道,“像前輩你這樣的?”

           “你小子除了會拍馬屁一無是處?!焙蜕行闹邪邓?,臉上卻是沒好氣道。

           李二臉上笑嘻嘻,“還是前輩你修為滔天,讓小子我佩服的五體投地?!?/p>

           “這世間根本就沒有什么真正的自由,等你到了我這個境界就會發現?!焙蜕兄噶酥割^頂,“上面還會有規矩管著你?!?/p>

           “那就吞了他們?!崩疃壑熊S躍欲試。

           忍住一腳把這條傻龍踹飛的沖動,和尚在心中不斷告誡自己要沉住氣,沉聲道,“自由靠的不僅僅是實力,更要遵守本心?!?/p>

           “沒有自己的本性,就跟不會思考的畜生無異,你還想著在修行這條道上走多遠?”

           李二想說自己也不是人,卻被和尚一眼給瞪了回去。

           “如果有實力就可以不受規矩,那還要這中土學宮何用?世間這么多皇朝早就被這些修士給滅了?!?/p>

           “境界越高,你就會發現規矩對你的束縛越大?!焙蜕猩袂槊C然,“要想自由,你就得先自律?!?/p>

           李二被和尚說得有些懵,雖然大部分聽不懂,但卻覺得很厲害,因此在一旁使勁點頭。

           和尚等了半天聽不到想聽的話,和尚心中氣急,“你小子真是無藥可救?!?/p>

           李二臉色一怔,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諂媚道,“前輩您的道理說的真是讓我五體投地,屁滾尿流,猶如神人吶?!?/p>

           和尚滿意的點點頭,“孺子可教?!?/p>

           “不知前輩你的這些話是聽誰說的?”

           “自然是我一老友跟我說……臭小子你敢套老子話?。??”原本打算加深一下自己的形象,不想反被識破,和尚氣急敗壞的一腳把李二踹開。

           ……

           “我可以把你送進去,但是你憑什么認為你的實力能夠把許長安救出來?!绷炙检o問道。

           李凡的實力變化讓她有些吃驚,她沒有想到時隔這么就李凡居然只是煉體境,這修煉速度簡直慢的令人發指。

           “你看我像是找死的人嗎?!崩罘舱f道。

           “龍樹山不是小勢力,如果你的依仗是身后的宗門,你現在就可以讓他們出來了?!绷炙检o說道,第一次與李凡接觸是在凌云山脈,那一次她就發現眼前這個年輕人氣度不凡,雖然說毫無修為,但是她還是能看出李凡是來自宗門的弟子。

           “你的責任就是打開這道結界,其他的事交給我?!?/p>

           “我憑什么相信你?”林思靜大喊道,“這是一次機會,你的實力根本就幫不上忙?!?/p>

           李凡湊近林思靜,眼神泛冷,緊盯著女子的雙眸,“首選,如果不是因為跟你的狗屁約定,我兄弟不會陷入險境。如果你瞧不上我的實力,你大可以自己來,如果你能把自己送進去的話?!?/p>

           “你怎么知道???”林思靜驚慌道。

           “你如果可以自己進去,還跟我廢話那么多?我不知道你能讓我進去的方法是什么,但是我能確定這個方法卻是只能把別人送進去?!崩罘猜柭柤?,說道,“所以,想要合作就擺正你的態度,咱們得互相信任?!?/p>

           林思靜終于放下自己的懷疑,“基于龍樹山的功法,這道宗門大陣防守強度在東極域的宗門中足以名列前三?!?/p>

           “但你有辦法不是嗎?!崩罘部粗?。

           “我可以用自己的血污染法陣的一片區域,然后打開它送你進去?!?/p>

           “明白了?!崩罘颤c點頭,“你需要我做什么?”

           “要做的許長安已經幫我做了,你把他帶出來就好?!?/p>

           “好?!崩罘埠敛华q豫點頭。

           話到說到了這個份上了,林思靜自然不再質疑什么,她走上前,身后的紅色嫁衣如觸手般貼在了結界之上。

           龍樹山此時的宗門大陣只是對外顯現,目的就是告訴大荒的人,這許長安我龍樹山是留定了。

           因此這道結界只有防御能力,如果換成這道大陣的巔峰狀態她根本無法靠近。

           而這也是林思靜的機會。

           結界有些冰涼,這是堅固到極致的意味。

           一襲紅袖突然開始融化,如血般浸入了結界之中,原本流動如水的結界開始變得血紅,像是水中滲入了血液。

           在李凡的目光下,這道結界就像是冰雪消融一般,林思靜所接觸的那一片區域開始扭曲。

           當石頭開始變形,就證明它不再堅固。

           林思靜的身軀變得有些虛幻,她輕吐出一口氣,“好了?!?/p>

           “看上去挺簡單的?!崩罘舱f道。

           “再堅固的東西被你研究了十年也會不堪一擊?!绷炙检o說道。

           李凡看著身前的這個身軀虛浮的女人,眼神復雜,“我會帶他出來的?!?/p>

           “出來再說吧?!?/p>

           結界上被開出了一個人高的豁口,李凡把“流光”抓在手中,走了進去。

           林思靜臉色蒼白至極,待到李凡進去之后,結界上的豁口猛然消失,其上如水般流動的縈光一閃,

           “噗!”

           林思靜仰頭噴出一大口鮮血,無力的朝后癱倒下,血紅的衣裳在地上鋪了一地。

           紅衣女子嘴角染血,眼神有些飄忽,體內的生機不斷消逝。

           她本該在那座山頭固守到老,修為早已化為烏有,那么這一次消耗的就是她的生機。

           “郎君,妾身來陪你了?!蹦剜g,林思靜似乎看到了那個溫文儒雅的身影。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