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二十四章 出門遇貴人

        仗劍 壞壞滴龍 5478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凡坐著石頭上,身旁趴著一條土狗,吐著舌頭對著他搖晃,看起來是那么可愛迷人。

           此時洞外的天已經黑了,樹林中的野獸開始活躍起來,聽著洞外不時的嚎叫,李凡想逃跑的心開始冷卻下來。

           轉頭看著眼前的土狗,趴在地上,既不嚎叫,也不鬧騰,看起來很乖巧。

           如果不是前爪搭在李凡的腿上,鋒利的爪子摩挲著李凡腿部,想必土狗的形象在李凡心中還會加分。

           土狗不語,李凡也不說話,一人一狗就這么靜靜的坐著,洞內很安靜,只是土狗爪子上的冰冷,讓李凡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終于,李凡忍不住了,他看著土狗,小心翼翼道:“兄弟,我平時雖然對你兇了點,但是也都是為你好,咱們以前說好了,你不吃人的對嗎?!?/p>

           李凡現在修為全無,面對一個普通的野獸都得夠嗆,更何況是眼前這只土狗,一個貨真價實的妖獸,萬一它計較往事發起飆來,李凡轉頭看了一眼洞口的幾坨黑色的小東西,咽了咽口水,這樣的死法太憋屈了。

           他現在有點后悔為啥以前要作死有事沒事去調戲這只土狗了,真是閑的蛋疼啊。

           原本趴著不動的土狗后腿蹬起,兩只前爪朝前伸,吐著舌頭,身軀上下挺動,這個動作落在李凡眼中,

           靈機一動。

           李凡張開手,一如當初走上前去,微笑著,把手伸的直直的,

           來啊,

           是要抱抱……

           嗎?

           “啪!”

           一道響亮的耳光。

           李凡的左臉頰多出了幾條血痕,清晰明顯,白里透紅。

           李凡捂著臉,蹲了下來,

           像一只求愛失敗的雌狗,心靈受到創傷。

           土狗搖晃著尾巴,頻率越來越快,直到尾巴下面的部位出現了一坨黑色,掉了下來,

           土狗上下挺動著的身軀才停下。

           土狗滿足的抖了一下,坐到一旁的草堆上。

           李凡看著地上的黑色,心底的創傷更加嚴重了,他覺得自己應該有志氣一點,

           就連土狗看自己的眼神,

           都是在像看傻子一樣。

           李凡站起身,走到洞口,洞口外面那么漆黑,他覺得只有如此黑夜才能配的上自己的悲傷。

           “汪~”

           身后傳來一聲狗叫。

           李凡轉過頭,土狗趴在草堆上,前爪拍了拍一旁的草垛,

           還有位置。

           李凡的腳步毫不猶豫的踩下,

           自己這么有骨氣,

           嗟來之食,

           李凡小跑了過去,

           還是可以考慮的。

           ……

           洞內的溫度其實很舒適,凌云山脈之中,黑夜總是寒冷的,李凡靠在干草垛上,感受著這難得的舒適,心底卻無法平靜。

           他的左肩上靠著一個狗腦袋,這條傻狗睡的死死的,前爪搭在他的肩上,舌頭還不停舔著他的脖子,李凡感覺到脖子上的酥麻的溫熱,每次都羞愧的想打死它。

           挪了挪身體,讓自己躺的更舒服點,李凡上半身靠在石頭上,這個位置可以看到洞口,他在洞口處放了一根樹枝,希冀有東西進來能聽到聲響。

           外面沒有月光,洞口處除了黑色,

           還是黑色。

           這讓李凡想學古人傷感都不行。

           他不知道白衣女子為何把他丟在這條傻狗身邊。

           但他知道,遇見這條傻狗,絕對不是偶然。

           也許白衣女子和土狗之間有什么協議,李凡不想問,土狗想說早就說了。

           雖然他從沒見過土狗說話,但是這貨的靈智卻比他見過的任何一個妖獸都要高。

           耳邊傳來哼哧哼哧的聲音。

           李凡扭頭一看,

           土狗咧開大嘴,牙齒上下啃動著,不時還左右摩擦一一下,

           無比陶醉。

           這貨還會磨牙……

           李凡覺得自己今晚是徹底不用睡了。

           內視己身,丹田之中那片云氣依舊濃密,只能從云氣的形狀依稀看出,這是一朵蓮花。

           這朵青蓮自進到李凡身體以來,壓根就沒鳥過他這個身體的主人,完全是當做自己家一樣,

           你叫我,我不理,

           你吼我,我直接隔絕你。

           就是這么徹底。

           李凡有些頭大,搞不懂這么害羞的貨色師傅是怎么想到要送給自己的,難道是想讓我用我的開朗打動它……??

           少年翻了個身,土狗不再靠著他,一邊自個磨牙開心無比。

           李凡手抓著干草堆,很用力的抓著,漆黑之中,他的眼角有幾滴晶瑩。

           從小到大,照顧師傅與師妹,他很堅強,就算是當時師傅被囚禁與宗門大陣之中,師妹轉投其他脈,他也沒有哭。

           但是現在,他卻覺得自己的心空蕩蕩的。

           就好像丹田之中沒有了靈氣游蕩,一片死寂。

           在燕歌道消人亡后,他沒有在白衣女子面前哭出來,不是不傷心,

           只是不想把脆弱的一面,給外人看到。

           土狗磨牙哼哧聲依舊響亮,李凡壓抑低沉的嗚咽聲,卻無法掩蓋。

           被貶離宗門,在云村自個生活了一年多,他不覺得如何。

           直到今日,燕歌死后,心底的心酸委屈,無所依靠的感覺,對未來的惶恐等種種情緒一起涌上心頭,

           淚水逐漸漫濕了少年的眼眶。

           哪怕再堅強,他也只是十七歲而已。

           但在今日,李凡長大了一些。

           洞外稀疏點點,卻沒有皎潔月光,一夜無話。

           ……

           天剛破曉,晨光熹微,李凡早早起身,一旁的土狗早已不見蹤影。

           李凡站起身,用手捋了捋草堆,重新把草堆鋪放的整齊,然后很負責任的把土狗一大早留下的還熱乎著的黑色一坨給清理到一旁。

           他走出洞外,現在清晨,是山中野獸蟄伏的時候,很適合趕路。

           如今當務之急,是趕緊走出這凌云山脈,沒有師傅和白衣女子在,他如今又失去了修為,凌云宗的人如果找到他,

           不說燕歌作為他師傅削去浩陽峰山頭,還折了幾位太上的顏面,單單是他把張浩陽打的半死這一點來看,凌云宗的人能給他留給全尸都算給面子了。

           李凡如今沒有劍,他拿著一根樹枝壯膽,不知道哪里是出去的方向,只能硬著頭皮選一個方向,朝著東方走,

           一路向東。

           他沒有等土狗,雖然白衣女子把他丟在土狗身邊很可能有著深意,但是他在經過一晚上磨牙的嘈雜之后,他覺得自己還是一個人上路好點,不一定沒了土狗就走不出山脈。

           人出門在外,靠運氣,實力,也靠出門遇貴人。

           這不,就在前面有一位貴人。

           李凡停了下來。

           土狗站在一顆石頭上,一只后腿抬起,尾巴搖晃,正在進行著妙不可言的舉動。

           一道水滴噴涌而出,在陽光下那么晶瑩。

           “汪汪!”

           土狗朝著李凡叫了兩聲。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