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七十九章 雨下更大了

        仗劍 壞壞滴龍 8402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浩瀚的中極域中,有一處學宮,囊括了數千里的地域。

           學宮中央有一處安放靈位牌匾的桌椅。

           最上方的是開創人族儒道的至圣先師。

           下方是亞圣,再下方是復圣,直至宗圣。

           儒道四大圣人全部依次排列與此。

           而在這四大圣人的下方,還有無數大大小小的靈位,那些是人族在這些年內誕生的無數的君子大學士儒士。

           這些靈位百年難得一變,因為能排列其中的無不是當代鼎鼎有名的大文豪。

           可是在今日,在那桌子的最下方,出現了一個全新的靈位。

           這個靈位是突然出現的,與其他散發金光的靈位不同,它顯得略微黯淡,并且格格不入。

           一個新的靈位誕生,就意味著有人的學問達到了認可,足以榜上有名。

           只是這個靈位卻與四周代表著儒道文豪的靈位各占據了桌子的一邊位置。

           像是諸侯割據,分封而居,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個新的靈位上的光芒依舊弱小,學宮內沒有人注意到它。

           晦暗的牌匾上,靈位的光芒依稀弱位,似乎可有可無,將熄未熄。

           ……

           天上的白云依舊悠遠,像是飄渺的仙人,永遠遠離塵世。

           只是下方的人離人間卻是那么近。

           許長安終究是邁出了那一步。

           十年來他的修為毫無寸進。

           可是十年后的今天,他卻一步跨出了三境。

           這不僅在東極域是前所未有的,在整個天荒大陸,也是十分少見的。

           這證明他對自身道的理解達到了金丹乃至更高的境界。

           所以他的境界能夠如此。

           只是這一切對女子來說有些不可思議。

           她滿臉驚訝,喃喃道,“你這小子難道是神人轉世,還是哪家宗派不世出的真傳弟子?!?/p>

           李念表情同樣震驚,繼而轉為興奮。

           只有李凡喃喃自語,“我靠,這家伙一下子就變牛逼了?!?/p>

           在場的人最淡定的除了許長安便是小璃了,只有她一直相信他,無論他說什么,她都相信。

           因此他說能保護自己,她相信他一定能夠做到。

           許長安身上的金光逐漸隱匿下去,內斂于身。

           他外表依舊是一副麻衣草鞋的讀書人樣子。

           可是女子卻一副如臨大敵的警惕模樣。

           這世上最不能小瞧讀書人。

           她方才已經犯了輕視許長安的錯誤,現在絕不會再犯。

           而且眼前之人,明明是剛剛突破,身上散發的壓力,卻比那射箭小子要強的多。

           許長安眼睛中閃過一絲金芒,他雙掌前伸,上下合握在了一起,如同一個碾軌,手掌倒轉了起來。

           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在女子眼中,卻宛如天地倒轉。

           女子緊盯著許長安的動作,眼睛竟然被其中所蘊含的道韻給刺痛。

           待她細眼一看。

           四周儼然已經變了樣子。

           有春風細雨。

           有五顏六色的野花怒放,嫩綠的小草蓬勃。

           女子感到自己心中一悸,她心念一動,巨尾護在身前。

           條條巨尾組成密不透風的墻壁,上面出現了一道道血痕,尾巴上的毛發被撕扯的凌亂,像是被利劍割過。

           女子撤去巨尾,一道利爪朝著身旁左側探去,爪影漫天,似乎要抓破空間。

           許長安出現在一道巨尾旁。

           那漫天的爪尾剛好涵蓋住了他。

           許長安看著眼前的柔弱身影。

           小璃被巨尾纏住不得動彈。

           爪影瞬間襲來,帶起的勁風的吹的許長安發絲紛亂飄散。

           對于襲來的巨爪,許長安看都不看一眼,他朝前伸出食指。

           二月春風拂楊柳,

           二月春風似剪刀。

           纏繞住小璃的巨尾連根而斷,許長安一把抱住下落的身影。

           而那道漫天爪影,卻兀自消散。

           女子收回手,掌心上流著血。

           三條不一但卻很深的劃痕在掌心清晰可見。

           “好,很好??!”

           女子氣極,咬著牙說道,“我給你機會不珍惜,當真以為踏入金丹便有底氣面對我?”

           “無知小兒,坐井觀天!”

           女子仰天怒嘯一聲,她身后的巨尾像是柱子一般連根拔起,根根聳立在天際。

           妖氣狂涌,卷成一道龍卷,圍繞著女子,不斷擴大,也在不斷的拔高。

           許長安手指點在小璃額頭,她一直緊繃的著臉舒緩了下來。

           “幫我看著她?!痹S長安把小璃攙扶到一邊,對李凡說道。

           “你有把握不,沒把握咱們兄弟一起上?!崩罘卜鲋×?,看著許長安問道。

           “放心,保命不難?!痹S長安輕笑一聲,一道金光出現在他身前,隔絕了那妖氣帶起的陣陣氣浪。

           女子身在龍卷之中,她身后出現了一道巨大的獸影,龐大的陰影籠罩住了在場的眾人。

           獸影四腿撐地,像是四條通天之柱,而在獸影身后,更是有著六條晃動的黑影。

           “我與你的決斗可稍稍延后,這場戰斗我來,你在一旁幫我略陣即可?!痹S長安說道。

           李念壓下了手勢,想了想,道,“如此也好?!?/p>

           許長安微微點頭,“如此既好?!?/p>

           那道被妖氣籠罩住的巨大獸影終于緩緩顯露出真面目。

           妖氣如狂風散去,吹散了天上的流云,露出其中擎天般巨大的獸影。

           那是一只巨大的妖狐。

           妖狐身如山峰般高大粗壯,身后有六條蛟龍般的巨尾舞動,揮舞之間,狂風疾驟。

           “嗷!”

           妖狐底下了小山般的頭顱,那猙獰的巨口張開,朝著下方的眾人怒吼了一聲。

           那強烈的音波卷起一陣狂風,下方的樹木被連枝卷起,朝著許長安砸去。

           樹木砸在金光閃,帶起一陣陣漣漪。

           “這便是你的真身嗎?!痹S長安仰頭看著天上,喃喃道。

           “無知小兒,接下來我就要讓你知道,惹怒高貴的青丘狐族的下場?!?/p>

           那妖狐張口語話,聲如洪鐘,要震碎人的耳鳴。

           妖狐伸出遮天蔽日的前爪,朝著許長安等人爪下。

           同時她身體上漆黑的妖氣擴散而出,籠罩住了方圓一里之內的區域。

           顯露真身的她,無法再隱藏自己的氣息,因此只能希冀在人族強者到來之前,把眼前的人一網打盡。

           妖狐身影撐破了天穹,皚皚流云拂過她的毛發,卻只能達到她的頸部。

           妖狐低頭,那巨大如彎月般的雙眼緊盯著許長安,邪魅的瞳孔中充斥著冰冷和殺意。

           斷尾之痛,對于自詡血脈高貴的青丘狐族來說,不亞于殺親之仇。

           而許長安那輕描淡寫的態度,更是徹底的激怒了她。

           巨爪帶來的龐大壓力壓塌了地層。

           李凡等人感到一股龐大的壓力籠罩住了自己,身形開始下陷,同時身體開始忍不住往下跪。

           許長安自然也感受到了壓力。

           只是那綠草還在,野花依舊芬芳。

           他朝前方跨出了一步,這一步帶出了一道悶雷聲響。

           天上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雨的范圍是妖氣籠罩的界限。

           雨水滴落在妖狐的毛發上,妖狐那冷漠的目光如電,巨爪絲毫不留情的蓋下。

           “嗯???”

           妖狐發出一絲人性化的疑惑聲。

           她的前爪再也無法下落。

           有什么東西撐住了它。

           她試著用力,卻發現自己的身影再倒退。

           那道巨爪,以比原先下落更快的速度倒退了回來。

           許長安腳下,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圓內是蜿蜒如蚯蚓的神秘符號。

           這是一道陣法,陣法散發金光。

           許長安站在了陣中央。

           陣法開始轉動,四周地面在塌陷,但是被陣法罩住的土地卻不受影響。

           許長安腳步輕移,走過了乙丙丁三奇,在庚上停了下來。

           庚金克木,乙丙丁為三奇,也為三殺。

           地面被金光籠罩住。

           陣法中央升起一道石柱,朝著上方的陰影頂去。

           那遮天蔽日的巨爪為之一緩。

           緊接著居然被石柱頂的倒退而回。

           許長安腳步再度踏下,陣法變化,他走到了遁甲之上。

           那道石柱猛地爆發,帶著翻天覆地之力,頂的巨爪朝上方飛去。

           森林之上,妖狐的身影頂破天穹,此時卻是在連連后退。

           “砰砰砰!”

           妖狐的腳步不斷的在森林上方踩踏,濺起一陣陣塵煙氣浪,那六條巨尾插在后方的土地上,繃得筆直,這才止住了妖狐的身形。

           許長安抬頭望天,那妖狐步伐踉蹌,剛好穩住身形。

           他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云端之上。

           妖狐很高大,哪怕在云端也只能與其平視。

           于是許長安與妖狐那兩個如彎月般的巨眼平視相對。

           不像一開始妖狐俯瞰著他。

           妖狐眼中淡漠依舊,許長安神情淡然。

           那天上的流云被妖氣吹散,在遠方再度聚集,只是卻無法出去外面。

           因為這方圓一里之內,被妖狐的妖氣給封鎖住了。

           但是這樣正合他意。

           天上的小雨依舊。

           潺潺瀝瀝讓人心生委靡。

           但是天上卻沒有云,那雨又從何而來?

           四周的云開始聚集,朝著許長安的身影涌動了過來。

           這一次的云霧很濃重,因為這片區域內的云都聚集在這里。

           因為這樣下雨才更合理。

           因為這樣雨才能下得更大。

           云驀然間陰沉了起來。

           四周的狂風驟疾,伴隨著風的切割,雨水組成簾幕被拍碎撕扯成一片片水花朝著四方散落。

           許長安伸出手,雨水拍打在他的手上,濺起的水滴滑上滑落。

           他卻伸出了手,雙手向著兩邊攤開。

           仿佛在說,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風雨。

           天空上方陰沉如墨,雨下得更大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