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三十七章 陰神

        仗劍 壞壞滴龍 6984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凡似乎是沒看到這驚悚的一幕,頭也不抬的對著婦人問道,“怎么撈,你要我撈哪一個?”

           婦人也低下頭,伸出手指著井水中左側的一張人臉,“就是她,我可憐的娃,你幫我把她撈上來?!?/p>

           李凡看了看木頭,再看了看手中由樹枝繞成的繩子,面露難色,:“有點難度啊?!?/p>

           “我不管,你就要幫我把她撈上來,不然我就把你推下去?!?/p>

           婦人雙眸泛起赤紅,她走上前,似乎李凡敢說一個不字,她就真的要把他推下去。

           “呃呃呃,你別急呀,我沒說不幫你撈,別動手動腳?!崩罘部吹綃D人有爆發的趨勢,連忙說道,同時把婦人搭上他肩膀的手拉下來。

           “真是的,有話就不能好好說嗎,非要動手動腳的?!彼贿呧止局?,一邊把水桶緩慢的放了水井中,試探了一下距離。

           嗯,繩子加上木桶的距離都夠不著水面。

           李凡頓時有些無語了,那這個婦人撈了這么久,是撈了什么上來?

           要想夠得著水面,還需他半個身子探入進水井中才行。

           “你知不知道這個村子發生了什么事?”李凡一邊拿著木桶躍躍欲試,一邊問道。

           “快點撈!”婦人喘著粗氣,眼中的赤紅之色閃爍,似乎在竭力克制著什么。

           “你別這么兇啊,我告訴你,我也不是好欺負的,你態度給我好點,不然我就不撈了?!崩罘舶涯就八Φ揭贿?,叉著腰大聲道。

           “你不撈我就把你推下去?!?/p>

           “那你就推,把我推下去就沒人給你撈了?!崩罘矚夂吆叩?,不理會婦人的威脅。

           “這……”婦人遲疑了下,她現在神智不清,只是想把水井中的女兒撈出來這個信念一直讓她克制著自己,不然早就變得和陰氣之中的其他村民一樣了,“那我對你態度好點,你趕緊把我的娃撈出來?!?/p>

           “早該這種態度了?!崩罘材闷鹉就?,看似不經意的問道:“你知道這個村子發生了什么事嗎?”

           婦人沒有回話,只是呼吸越來越急促,她現在支撐的很辛苦,她很想把眼前這個人給吃掉。

           看著婦人的竭力抵抗的樣子,李凡想了想,轉頭道:“土狗?!?/p>

           “汪!”土狗會意的叫了一聲。

           婦人頓時感到腦海中那股想要支配自己的意識似乎受到了阻礙,她再度恢復清醒,只不過這是暫時的。

           “村子發生了什么事?”李凡沉聲問道。

           “我的孩子……”婦人手指著水井中的面孔,面露悲切。

           “你告訴我發生了什么,我就幫你撈她出來,還會給你們母女一個解脫?!崩罘驳恼f道,“你如果不告訴我,我現在就走?!?/p>

           “你自己考慮一下?!?/p>

           李凡站在水井旁,握著樹枝的手微微晃動。

           婦人面露遲疑,似乎是在忌憚著什么,但是看到自己的女兒在死之后還在水井中沉淪,無法解脫,她就悲痛不已。

           婦人下定了決心,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相信李凡,她對著李凡說道:“村子在五天前,來了一個中年人,我們招待了他,帶他去參觀了我們的祠堂,他表現的很興奮,然后就走了?!?/p>

           李凡疑惑道:“就這些?”

           婦人低頭思索了一些,確認無誤后,點了點頭,“就這些,多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在他走后的,村民行為便開始變得越來越詭異,這水井里面的人,便是村民們自己走進去淹死的?!?/p>

           婦人甚至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的女兒自己投進水井中,等到她發現,已經淹死了,她只能在這里苦苦的等待,想把她打撈上來。

           “自己進去淹死的?”

           李凡開始沉思,原本他以為水井中的人是被人用歹毒手段殘害,沒想到事實卻出乎他的意料。

           思索不出結果,李凡干脆不想了,他對著婦人說道:“我現在就把你女兒撈上來,你在這里不要動?!?/p>

           說著,拿起木桶走到水井邊上。

           “砰??!”

           前方的上邊出現一道金光。

           李凡抬起頭,放下手中的木桶。

           這是許長安的符紙的氣息。

           “呼呼呼?!?/p>

           李凡轉過身。

           一旁的婦人原本還是神智清明,現在卻雙眸赤紅,滿眼的瘋狂之意,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直勾勾的盯著李凡。

           “血,我要血。婦人嘴角流下了一道長長的水漬。

           李凡沒理她,他轉頭看向身后陰暗處。

           從中走出來一道削瘦的身影。

           “我沒想到,你那個朋友沒有半點修為,能耐還挺大的,竟然能讓我的陣法出現瑕疵?!?/p>

           陸年從陰暗中走出,他在陰氣之中藏了很久,像是一條耐心的毒蛇,打算給李凡致命一擊,那突兀出現的金光讓始料未及的他心神晃動,氣機因此出現破綻,被李凡察覺到。

           “自我介紹一下,在下陸年?!?/p>

           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對著李凡拱了拱手,絲毫沒有因為李凡的外表清秀而輕視他。

           李凡不為所動,而就在他出現的瞬間,婦人終于克制不住,腦海中的最后一縷清明也被侵蝕,大吼一聲,張開大嘴朝著李凡咬去。

           一只手掐住婦人的脖子,她不斷的嘶吼,揮舞著手想要撕咬,卻無法靠近李凡。

           “這里的村民三天前都已經全都死光了,你大可出手,不用有愧疚之心,畢竟,”

           “都死過一次了,再死一次也沒所謂?!?/p>

           陸年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對著李凡說道。

           婦人的力氣非常大,李凡能感覺到自己的手快要控制不住她,他看著宛如野獸一般的婦人。

           “小友一定是某位山上門派弟子吧,一個已死之人都下不了手,小友你的心志還需磨煉啊?!?/p>

           “砰!”

           李凡手左手劈向婦人的后腦勺,使得婦人暈了過去,無力的倒到一邊。

           陸年靜靜的站著,看到李凡打暈婦人,眼神閃爍。

           李凡轉過身,第一次正視著這個從頭到尾都隱藏在暗處的老鼠,

           “我做事最煩的就是別人在一旁指手畫腳,仗著自己比我多吃了十幾年飯,就想用言語來壞我道心?”

           陸年微微一笑,伸開雙手作無辜狀,“小友這可就誤會我了,我還打算你如果下不了手,我就自己下手呢?!?/p>

           “畢竟,反正已經殺了她一次,再殺一次,”

           “又有何妨?”

           李凡眼神變得愈發的平靜,像波瀾不驚的湖面。

           把懷中的土狗放下,他扔掉樹枝,從身后拔出鐵劍。

           “劍修?”

           陸年有些詫異,原本還以為是個粗通陣法的小子,沒想到是個更加棘手的劍修。

           鐵劍在手,李凡整個人氣勢都不一樣了,就好像是一把出鞘的長劍,粉末畢露。

           雖然修為盡失,但是他畢竟先前是一個劍修,有些招式,他不僅連其神,就連其形都無法用的出來。

           但是他當今最熟悉的武器,卻還是劍。

           李凡在心中默念,“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不管你如何高傲,這一次你如果不出手,我就算拼著自廢丹田,也要把你逼出來?!?/p>

           說完這句話,他定定的看著陸年。

           他開始沖刺,手握著劍。

           “嗯?”

           “速度這么慢?”

           原本看到李凡出劍之后整個氣勢都變得不一樣猶在暗自戒備的陸年心底微驚,怕李凡是示敵以弱,沒有放下警惕,反而調動了全身精氣神。

           他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在這片江湖摸爬打滾了這么多年,知道面對什么人,都應當獅子搏兔,畢盡全力。

           對待任何一個敵人,都毫不留情,這是他的生存法則,也是他能在這片江湖活到現在的原因。

           陸年手掐了個決,氣機乍泄,指尖上陰氣繚繞,輕輕往李凡刺過來的劍尖點去。

           這處陣法是他布置,他在這里就好像山上的仙人在自己的門派之中一般,占據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

           這里,是他的主場。

           所以在這里,他能發揮出比外面更加強大的實力。

           “砰!”

           李凡有心試探陸年的實力,不避不讓,劍尖直直的刺在他的手指之上,瞬間劍身彎如月鉤,發出嘎吱不堪重負的聲響。

           一股污穢的氣息順著劍身往他筋脈之中鉆去。

           “蹬蹬蹬!”

           李凡手中劍尖一彈,整個身體借著彈力倒飛了回去,在地上連連后退了七八步,好不容易把對方的氣機給卸掉,體內氣血翻涌。

           “嗯?”

           陸年先是一怔,緊接著,

           “噗嗤!”

           “你居然沒有半點修為?。??”

           “你早說你沒有修為啊?!?/p>

           “我還以為是哪位山上宗門的弟子下山歷練來了,害的我畏手畏腳的,還在遲疑要不要對你動手?!?/p>

           “沒想到啊……”

           陸年哼笑著,四周的陰氣籠罩著他,他雙指并攏,身后有一道旗子出現,旗上印有百鬼,陰氣升騰。

           “我這百鬼幡,即使煉化了這整座村莊的人,也還差上一點功夫才能圓滿,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了,就乖乖留下,當作我寶貝的養料吧?!?/p>

           陸年雙指并屈,朝虛空一叩,從百鬼幡中,幻化出一道陰神。

           陰神高達九尺,身后有四只手,面目虛無,看不清五官,還沒有徹底圓滿。

           “吞了他?!标懩曛钢罘?。

           “吼??!”

           這道陰神發出了與婦人一樣的嘶吼,不過聲音更加狂暴。

           “砰砰砰!”

           他抬起腳步,大步朝著李凡踏去。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