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六十六章 敖心

        仗劍 壞壞滴龍 6710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蠢蠢欲動的何家,占據主動的乾家,還有一個李凡不知道動靜的任家,這三家控制著潮月城的出海生意大頭。

           走出那家天機閣之后李凡又找一位看上去是城內人聊了一下,頓時發現自己被坑了。

           李凡把牙咬得嘎吱響,終于知道那家店為什么混的這么差了。

           特么的不是他的消息不準確,而是他給的信紙上的消息大部分都是城里人已知的。

           而這些消息只有外來人才不了解,于是李凡就被坑了。

           這讓只允許自己坑別人的李凡氣得咬牙切齒,若不是看不穿那個老頭的修為,他現在就跑回去痛揍他一頓。

           他丫的坑人坑到他手上來了,虧他還那么鄭重的看完了那副信紙。

           五十塊靈石就這么沒了,李凡感覺自己的心隨著靈石一起嘩嘩的地沒了,還在滴血。

           還好最后那糟老頭給了李凡一個新的消息,起碼從方才與那人的聊天來看,潮月城對于這件消息應該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這證明李凡搶占了先機。

           在大街上瞎逛李凡暫時沒打算回何府。

           一部分原因是李凡這次長了記性,潮月城有太多事對他這個外來人來說是未知的,而這些消息通常都可以從酒樓小販以及過往的路人之中聽說。

           李凡打算自己再找個人聊聊騷看能不能知道多點東西。

           而另一部分原因則是李凡感覺到好幾股氣息自他從何府走出后便一直跟在身后。

           他進了天機閣后他們的氣息便消失了,而在他出來后他們又緊緊跟著。

           這些人自然是何府的人。

           他們沒有隱藏自己,氣息在李凡的感應中如明火,李凡也沒有去理會他們。

           上了何府這條船,在這關鍵時刻對方自然要預防有人對這條船做什么事,尤其是他這個新來的。

           李凡與何寧海兩者之間有著一股默契。

           李凡出去問消息并不瞞著對方,而對方派人跟著自己也只是表明一下意思,做做樣子。

           如果不是這樣,如果后面那幾條尾巴鬼鬼祟祟隱藏著氣息,他們早被李凡弄到海里去了。

           沒人喜歡自己走到哪都有人跟著,李凡尤其討厭。

           在街道上轉了幾圈,看了看自己儲物袋中的靈石,李凡終于放下了買一些符紙防身的打算。

           在福地之中那些符紙雖然威力對筑基期修士造不成太大傷害,但是勝在數量多使用方便,積少成多這個道理李凡自然懂。

           當數量多到一定程度就連筑基修士也要膽寒。

           李凡在心中暗道符紙這些身外之物用多了對自己武道之路不好,一定不是因為囊中羞澀的原因。

           想了想,李凡還是覺得自己回何府算了。

           現在被人盯著,有些事他不好做的太過。

           比如他想去任家看看,比如他想去乾家聊聊,這些事有后邊那些尾巴在都做不了。

           李凡轉過身發現了一點異樣。

           一身著玉袍的年輕男子在大街上很是醒目,因為只有他沒有海風的氣息和魚腥味,而且李凡一眼就看到了他。

           因為他在看著李凡。

           男子樣子非常好看。李凡從來都不覺得有男的比自己帥,但是今日他卻承認他不夠這個男的好看。

           因為好看是形容女的。

           對方實在是太過于好看,以至于旁邊的所有都黯然失色,他臉上帶著微笑的表情對李凡示意。

           李凡微微點頭還禮,然后對方指了指一旁的酒樓。

           ……

           兩人面對而坐,桌上點了一壺清酒,李凡看著對方。

           還不待李凡說話,男子開口道,“我叫敖心?!?/p>

           聲音也很是好聽,有著深海的寧靜清靈。

           李凡微微挑眉。

           這個姓氏已經表露了很多東西,而在潮月城,恐怕沒有人不知道這個姓氏。

           興許對方就沒想過隱瞞,但是李凡卻沒想到他這么直白。

           “我叫李凡?!崩罘惨舱f出了真名。

           雙方互道姓名,接下來自然是進入正題,這自然是對方先開口。

           敖心說道,“我從你身上聞到了吾族的氣息?!?/p>

           李凡對此毫不意外,吞噬了龍血果之后,他體內那金紅色的血液如果不出他所料應該就是龍血。

           也就是說他現在是一頭披著人皮的龍。

           “你應該知道原因?!崩罘舱f道。

           敖心搖頭,道,“龍血果還沒有這樣的效果,你身上的氣息讓吾感到親切以及……畏懼?!?/p>

           他皺眉思索語句的樣子也讓李凡覺得很好看,而兩人所在的這一層被無數道目光望了個遍,大部分視線都停留在熬心身上。

           李凡卻是有些不解,“我吃了龍血果才有這樣的變化?!?/p>

           這不是解釋,只是實話實說罷了,因為李凡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真誠,不像與何寧海談天時的謹慎。

           敖心說道,“我相信你說的是真話,只是龍血果雖然是龍血樹沐浴龍血而成,對蛟龍有著刺激血脈的作用,但只是一些過江蛟有用,對我們海中蛟族卻沒有作用,而你身上的氣息讓吾感到畏懼,說明你的血脈比我們更加精純?!?/p>

           聽完這句話李凡瞬間想到李二那貨,原來這貨是因為血脈不純才需要龍血果刺激血脈,看人家海中蛟族就不需要這玩意,頓時李二在他心中離雜種又進了一步。

           李凡說道,“那有可能是那顆樹沐浴的不是蛟血,而是龍血?!?/p>

           此龍血自然非彼龍血。

           敖心微微皺眉,“就算是真龍之血可是過了這么多年也不會有這樣的效果?!?/p>

           “那云浮福地中龍血樹吾早有耳聞,原本打算過去搶了它,但族中長輩不讓我輕舉亂動,所以耽擱至此,現在想來這顆樹非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p>

           對于敖心的坦率,李凡心中不僅暗汗。

           我還在你面前,擺脫別這么直率把什么話都說出來好嗎,萬一我不小心聽到了是不是要滅口?

           李凡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危險,因為敖心的實力他看不透。

           這就證明了對方的實力遠在他之上。

           這尼瑪妥妥的金丹無疑呀!

           “吾不會對你出手的?!卑九d說道。

           被看穿了心思李凡絲毫不覺得尷尬,反而笑道,“你不對我出手不過是你找不到讓我擁有這種血脈的來源,而你又確信龍血果我已經用光了?!?/p>

           熬興說道,“還有一點原因,吾不愿得罪你?!?/p>

           “為何?”李凡有些疑惑,心想是自己天資高強對方怕自己日后報仇?

           “你敢在福地之中得罪那么多宗門修士,不是背后有依仗就是對自己有自信,而這種人通常都很可怕?!卑九d說道。

           李凡啞然,心想那種情況如果自己不拿到六顆龍血果和尚那關就過不去,而拿六顆就已經得罪死他們了,還不如拿全部。

           他一向遵循燒光搶光的原則。

           李凡倒了一碗酒。

           敖心說道,“吾不動你,不代表其他人不會動你?!?/p>

           李凡微微瞇眼,“你什么意思?”

           “云海之中并不是每條蛟龍都跟吾一樣想法的?!卑九d說道。

           “你身上的氣息太過于明顯,只要是吾族人很容易就可以感受到?!?/p>

           這句話便是要做條件了。

           場上陷入了安靜,沉默的是李凡。

           只有倒酒的聲音清晰入耳,敖心不緊不慢的喝著酒。

           李凡問道,“你想要什么?”

           “我這里有一道屏息法門,你學了可以隔絕身上的血脈氣息,就算是吾族中人,不到元嬰也看不出?!?/p>

           敖心沒有說自己的條件,反而答非所問的說出了自己能給出的條件。

           “然后?”

           “我只要你不對吾族出手?!卑九d看著李凡說道。

           李凡突然慍怒道,“你調查我???”

           對方為何會知道自己可能對云海蛟族出手,自然是知道他現在在何府,自然便是調查了他。

           “你進了何府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除了我,任家和乾家早就注意到你了,只能說我是第一個找上你的?!卑九d淡淡道。

           李凡頓時覺得身體發寒,寒意涌上心頭。

           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進入何家不會對潮月城局勢造成什么影響,因為他并不想參與其中對另外兩家出手。

           可是他卻忘了其他人的想法。

           人心是最不可捉摸的,當他進入了何府之后,他的信息名單很可能已經被呈上了其他兩家家主身前。

           連熬興這個云海蛟族都注意到了他,李凡不相信其他兩家不會有所行動。

           李凡想到何寧海那副真誠的神情,頓時心底寒意更盛。

           自己不知不覺間竟然踏入了這樣一個混亂的局勢之中。

           李凡說道,“這件事我可能做不到?!?/p>

           現在他已經踏上了何家這條船,如果答應對方就算得罪何家。

           熬興說道,“我只需要你在這趟出海時遇到吾族中人袖手旁觀即可,吾保證不對你出手,而何家也不會對你怎樣?!?/p>

           “你怕得罪何家,但是你不知道吾族的實力,相信我?!卑九d眼神看著李凡,“相比起何家,你更不愿意面對吾族的怒火?!?/p>

           得,軟的不行來硬的。

           現在對方直接開始威脅,這是李凡最不喜歡的環節,因為主動權已經不在他手上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