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仗劍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何寧海

        仗劍 壞壞滴龍 7615 2023-07-14 17:30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場上的氣氛頓時為之一靜。

           氣氛安靜下來便意味著談話雙方出現了不一樣的想法。

           但是總有人得打破沉靜。

           對于何寧海的要求李凡沒有任何意外,只是安靜了一會兒,他便開口打破沉默,道,“龍血果已經被我們兩人用完了?!?/p>

           何寧海眼中出現可惜之色,“相傳這龍血果乃是沐浴龍血而成,可惜未能一睹?!?/p>

           李凡說道,“這只不過是世人以訛傳訛罷了,真正沐浴龍血的寶物哪會在那一個小福地之中?!?/p>

           何寧海點頭道,“這是自然,不過就算如此這龍血果也是二階靈藥中頂尖之屬,李道友恐怕得了不少好處吧?!?/p>

           李凡拿出自己的儲物袋,道,“這便是我在福地之中除了龍血果的全部收獲,何道友如果有看上的盡管拿去?!?/p>

           “李兄不必如此,如果信得過我的話,這些草藥我以市面上高出一成的價格收購如何?”何寧??炊疾豢催@袋子便說道。

           李凡說道,“如此便多謝何兄了?!?/p>

           這些草藥他原本就打算找個機會出售掉,他自己又不會煉丹,還是換成靈石最為放心。

           而隨便找家店出售李凡不僅怕對方會壓價,更擔心對方從這些靈藥推斷出自己兩人的身份。

           李凡深知自己在福地之中的行為已經得罪了很多人,其中大部分還是宗門弟子,雖然他做了就不怕,但是出門在外還是小心為上。

           而賣給何寧海李凡卻不會有這樣的顧慮,反正對方已經認出了自己兩人的身份,而且價格還沒有被壓,可以說是非常良心了。

           既然對方如此優待自己,李凡自然要配合對方把戲唱下去。

           于是他問道,“我們兩人急需過海,不知何道友可有方法?”

           “這……”何寧海臉上露出糾結,“李兄,不是老哥不幫你,實在是這趟出海委實危險,萬一遇上了雷暴雨和海龍卷那可就性命堪憂呀?!?/p>

           李凡頓時把胸脯拍的響亮,“何兄可不要小看我,我李仁走南闖北這么多年,也是見過大風浪的人,這點小風浪可嚇不倒我?!?/p>

           何寧海為難道,“李兄真要去?”

           李凡點頭,“當然?!?/p>

           何寧海說道,“如此便讓我與府上長老商議一下,兩位兄弟今晚且在這里歇息,明日給你們答案如何?”

           “麻煩何老哥了?!崩罘差D時笑道。

           不知何時兩人的稱呼已經從道友變成了兄弟,如今更是變成了老哥小弟。

           何寧海站起身帶著李凡兩人來到一間小屋,便告別了。

           終于不用住客棧,李二自然是開心的。

           把門關上之后,李二轉頭看著屋子之中的家具裝飾,不由得嘖嘖道,“這還真是窮的窮死,富的富到流油?!?/p>

           他走上前摸著那漆黑色的檀木桌,感嘆道,“單單是這張桌子,就頂得過我在流城數個月的收獲了,更別說這只是一間客房……”

           李二轉頭望向李凡,眼中帶著興奮,“怎么樣?你是不是想干他一票?!?/p>

           “干你個頭?!崩罘矝]好氣道,“現在對方不把我們干一票就算好的了?!?/p>

           “那小子現在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啊?!崩罘裁掳偷?。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拜的是一頭龍?!崩罘残Φ?。

           “不,是兩頭龍?!崩疃噶酥咐罘驳纳眢w。

           李凡深深地吐出一口氣,緩緩地解除黑玄甲的限制。

           方才為了讓何寧??床怀鲎约旱男逓?,李凡故意把黑玄甲對自己氣機的壓制調到最大,因此他的氣息看上去就是一個煉臟修士。

           比起尋常隱藏氣息的法寶,把修為壓下去更加難以讓人看穿。

           李凡相信對方沒有看出自己的真實修為。

           因為他從何寧海眼中看道了輕視。

           盡管對方有些掩飾,卻還是被李凡看到了。

           因為對方先入為主的認為自己弱小,所以掩飾的就不那么嚴禁。

           而自己如此“弱小”對方卻還如此,證明對方有求于己。

           李凡心想自己似乎又遇上了麻煩。

           “那小家伙呢?”李二嘴叼著茶壺往口里灌,含糊不清道。

           “就快回來了?!崩罘舱f道。

           如此過了一小會兒,一道細小的身影從門檻縫隙中爬了進來,一下子就竄到李凡肩膀上。

           小家伙似乎很是勞累,趴在李凡肩膀一直喘氣,卻遲遲不開口。

           李凡掏出一塊靈石。

           小家伙一把搶了過去,速度之快,全然沒有方才累得半死不活的模樣。

           “庭院那里有你想要的味道?!毙〖一锏穆曇粼诶罘材X海中響起,奶聲奶氣的聲音頓時讓李凡拉下了臉。

           “我又不是讓你去找靈藥!你再說這些廢話就把靈石還回來?!崩罘才?。

           “我聽到他們說什么要出海,還有蛟龍什么的?!毙〖一镱D時快速說道。

           “你就聽到這些?”

           “他們之中有修士,我怕被發現不敢靠近?!?/p>

           李凡這才說道,“那這塊靈石算你的了?!?/p>

           小紫雀躍一聲,抱著堪比自己半個身軀的靈石開始啃起來。

           李凡朝著一旁的李二問道,“你怎么看?”

           李二此時正兩腳搭在凳子上,半邊身子靠在屏風上,道,“還能怎么樣,他們打算出海捕蛟這件破事又不能瞞著所有人?!?/p>

           李二語氣有些不屑,但是所說的話卻是符合李凡的推斷。

           李凡說道,“那他找我們要龍血果也就合理了?!?/p>

           江湖中有蛟,海中自然也有,而要想把它們引出來,就得用吸引它們的寶物,龍血果是個不錯的選擇。

           李二嗤笑道,“一群不知道死活的腦殘罷了,還以為海中和陸地上的江湖一樣?海中的蛟龍絕對不止一條,地盤那么大,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老怪物,就憑這小小的何家也敢觸龍須,只怕到時候會磕掉大牙?!?/p>

           李凡說道,“他們的實力自然不能夠與云海中的蛟龍抗衡,但如果他們不是為了對抗蛟龍呢?”

           李二愕然,“你什么意思?不是說他們要捕蛟么?”

           李凡說道,“對方根本就沒打算隱瞞這層意思,但誰又能知道這就是他們的真實目的?”

           何寧海從頭到尾都沒隱瞞過自己的目的,但這樣卻是更讓李凡心生疑惑。

           身為何家少主,對方自然不會如此鼠目寸光自大狂妄到做這種事。

           那他究竟想干什么?

           李凡沒有繼續想下去,因為夜已深,而且答案明日就會知道。

           何府另外一邊卻是燈火通明。

           在那何寧海自己的房間之中,有一老者與他面對而坐。

           這位老者是何府的金丹境長老,名為何王,但是他卻是何家旁系。

           燭光還在閃耀,何寧海遲遲不開口,老者終于忍不住道,“這一次的行動牽扯重大,一不小心就會把整個何家搭進去,少爺正要如此?”

           “有風險也有機遇,我們何家世代都是生意人,沒有哪一次賺的錢不是在風險中搶來的,這世上哪有十拿九穩的事?何叔你多慮了?!焙螌幒F降?。

           “可是那云海溝壑中的蛟龍之多儼然盤踞一處,只怕已經要組成一道勢力,其中更有元嬰境的老蛟坐鎮,萬一他遷怒我們何家,到時候只怕我何家會有滅頂之災啊?!焙瓮鯌n心道。

           “只要事情做的干凈,不留后患,這件事就與我們何家無關,那老不死怎么會遷怒與我何家?”何少峰說道,語氣中帶著勝券在握。

           何王自然知道自家少爺為何如此自信,可是他卻小瞧了一位替自己族群謀生存壽命將近的強者的決心。

           雖然聽從大荒條令世代鎮壓在云海溝壑之內不得上岸傷人,但如果有人族修士想要打它們的主意,大荒卻是給了它們還手的權利。

           可是事關族群生存,老者心中擔憂那條老蛟在自己壽命將盡的情況下會真的發狂,滅了所有對云海溝壑中蛟龍有著威脅的實力,到時候何家也難逃災難。

           何王依舊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何寧海笑道,“何叔不必多慮,此事的風險我已經考慮過,但是相比起這些風險,成功之后的收獲卻更讓我心動?!?/p>

           “只要這個計劃能夠成功,到時候潮月城就是何家一家獨大,一人掌控,再也不用跟其他兩家分益,而潮月城一年出海的收獲我們全部占據,如此只需要一年時間,這潮月城中就只會有我們何家的聲音,我們想任誰為城主便任誰,再也不用看他人臉色!”何寧海臉色有著抑制不住的激動之色,心思已經完全沉醉在他的宏圖大業之中無法自拔。

           “如此下去,我們何家對這片地盤的掌控力度越來越大,大荒也只能將這塊土地分封給我們,到時候我們何家就不是無名五氏草門家族,而是真正的名門望族了!”

           何王眼神復雜的望著興奮的何寧海,知道自家少爺如何都不會聽自己的勸說的了。

           這位自一出生便被家主認定是何家中興之子的少年沒有辜負家族的期望,在何家那個強者缺乏,族中生意破敗的情況下力挽狂瀾,憑借著自己過人的果決智慧硬生生把何家從淪落之境拉了出來。

           身為最大功臣的他已經被認定是何家下一任家主,而老者身為何家碩果僅存的兩位金丹境長老,便被下了死命令要保護住他。

           自何寧海表現出驚人的生意天賦和頭腦開始,老者已經為他擋下了十五次暗殺。

           而這潮月城中最想何寧海死的人老者不用想都知道。

           何家與其他兩家已經勢同水火,在互不相容的情況下對方連身份都懶得掩飾,肆無忌憚地派出殺手,若不是有何王這位金丹境劍修在,只怕何寧?,F在已經成為了海底浮尸了。

           對于何寧海的想法老者心中無比理解,在與其他兩家爭斗了這么多年,何寧海最想看到潮月城只有何家一道聲音,老者何嘗不想如今?

           可是他穩扎穩打的想法卻是跟何寧海千差萬別。

           燭光漸漸黯淡了下去,這代表夜逐漸深了。

           老者像是一個忠誠的服從般看著何寧海因為興奮而變得潮紅的臉色逐漸消退,然后等到他說累了要歇息時這才出了門去。

           出了門,老者便靠在門前一動不動,如同一道利劍般身軀筆直無比。

           這便是在守夜了。

           而他已經連續為何寧海如此持續了三年多,日夜不斷,風雨不絕。

           老者身上沒有金丹境修士的傲氣,他更像是一個本本分分的服從,盡心盡力的守候著自家少爺。

           夜色隨著老者的劍氣在周邊蔓延逐漸淡去。

           一夜無話。

           ……

           第二天大早李凡便醒了過來,他這次是被李二的鼻鼾聲吵醒的。

           靠著從窗戶縫隙間透進來的陽光伸了伸懶腰,李凡心想自己好久沒有睡得這么舒服了。

           這一路上睡得都是客棧,還都是各種不正常的客棧,而且還要聽著和尚的鼻鼾聲,李凡覺得自己一路上都是在被折磨。

           還好今日心情大好,伴隨著李凡自己的心情也變得大好。

           既然心情大好自然需要晨練,李凡推開門走了出去。

           外邊便是何寧海種植靈藥的庭院,李凡覺得自己練拳需要沐浴在靈藥的芬芳之中才會更有效果。

           因此他站在那三株三階靈藥旁打起拳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