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102.102沒媽的孩子是根草……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到陽陽的聲音,云傾擰著袋子的手就是一頓,臉瞬間就黑了。

           看著空蕩蕩的客廳,還有自己那大開的房門,不用看就知道那老男人跑哪去了。她還沒有說原諒他,他怎么就這么自來熟地上了床?!

           云傾手中擰著大大小小幾個紙袋,想到這里滿滿的都是他的東西,自己跑東跑西忍著尷尬給他買東西,他倒是好,優哉游哉地不把自己當外人就上了主人的床?!

           一瞬間,她有種把手里的東西扔到垃圾桶的沖動??墒窍胂胱约夯ǖ腻X,還是忍下了。

           聽到客廳里傳來的聲響,咚咚咚地就見陽陽從房間里跑出來,小家伙一頭西瓜短發亂糟糟地堆在頭頂,氣鼓鼓著一張臉,嘴巴嘟起,滿眼委屈地看著云傾,告狀:“媽咪,那個老男人跑到你的房間去了?!還脫-光-光地睡在床上?!我們快點把他趕出去!蠹”

           陽陽伸手拽住媽咪的手朝房間方向拉著,一邊說一邊向云傾控訴著老男人的罪狀。

           一口一個老男人,連叔叔都不叫了,云傾頭痛地揉了揉小家伙的腦袋,順著他手上拉扯的力道朝臥室走去髹。

           臥室門大開著,云傾剛走到臥室門口就被里面的情景嚇了一跳!

           那人,那人居然連襯衫都沒穿!

           她明明記得她出門的時候,他還穿著自己的襯衫,怎么這一會兒功夫襯衫就脫了!此刻,他下身蓋著被子,上半身光著,正靠坐在她的床頭看著書。

           傅彥彧抬頭看見云傾膛目結舌的樣子,沒有一點做錯事被人逮住的尷尬,倒是對著云傾笑了笑,沉聲道:“回來了?!?/p>

           “我媽咪回來了!你趕緊下來!”

           陽陽憤憤地站在床邊,指著眼前登堂入室的老男人!

           傅彥彧笑著看了眼眼前對他橫眉冷眼的小家伙,沒有搭理,朝云傾解釋:“剛才洗了澡,里面只有浴巾?!?/p>

           聽了他的話,云傾朝他蓋著被子的地方看了看,男人精瘦的腰上露出半截粉色浴巾,被子下是怎么一番情景,看著他***堅實的胸膛,就知道他全身除了浴巾估計什么都沒穿,這樣一想,自己的臉先紅了。

           陽陽在一旁跳腳!

           看著老男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分明把他的話當成了耳邊風,直怪自己引狼入室,還是只大色狼!暴露狂!早知道當初就不會邀請他進來吃飯!

           他后悔了!

           這個老男人對自己一點都不好!不僅不聽自己的話,居然還想著霸占媽咪!他才不會讓他的詭計得逞!媽咪只能是他一個人的!

           趁媽咪返回客廳拿東西的間隙,陽陽跑到老男人身邊威脅:“你可別想占我媽咪便宜!不然我讓你好看!”

           說完還握緊自己的小手在傅彥彧面前擺了兩拳。

           傅彥彧看見云傾手上的衣服,摸了摸小家伙毛茸茸的腦袋,不理會他的哼聲,笑著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語氣商量:“叔叔這就換衣服,你先出去?!?/p>

           “哼!”

           陽陽將小手臂抱在胸前,提防地看著傅彥彧,重重地哼了聲表示自己對他的不信任。

           云傾看著對峙的兩人,將裝著男人衣服的時裝袋放在床頭柜上,對上傅彥彧眼中翻滾的濃情,抿著唇不自然地說道:“這些都是新買的,你換上吧?!?/p>

           說完,牽過陽陽的小手,安撫著:“我們先出去,讓叔叔換衣服?!?/p>

           “那待會就讓他出去!”

           自從發現了老男人想霸占媽咪的心思,陽陽心里就執拗地想將他盡早趕出去。一想到以后媽咪會喜歡上別人,他心里就不舒服,擔心媽咪就會不愛自己了。

           他們班有個小女孩就是因為她媽咪找了個新爸爸,都不愛她了,每天也不接她上下學了,聽說是把她扔給外公外婆帶了,她媽咪和那個新爸爸一起去了別的城市,兩三年才回來看她一次。

           他才不要別人把媽咪搶走!

           聽了陽陽的問話,云傾抬眸看了一邊正掀被子下床的傅彥彧,看見男人筆挺修長的緊實大腿,云傾紅了臉,敷衍地應了聲:“好”,便拽著陽陽的小手將他帶出了臥室。

           房門關上,傅彥彧坐在床邊,將一邊的包裝袋拿過來,看見一雙男士拖鞋,男人微微一笑,心里仿佛有蜜糖流過,拆開包裝,穿在腳上。

           拆開其他的包裝袋,是男士的內衣和襯衫,還有剃須刀和須后水,都只有一件。

           這些衣服都不便宜,環顧四周,早上他打開衣柜時看見她的衣服,都不是什么大品牌,她在生活中對自己如此節儉,沒想到還記得他的穿衣喜好。想到這些都是她親手給自己挑選的,傅彥彧心中又是一暖。

           拆開內褲包裝,沒想到這里有兩件。

           傅彥彧拿在手中看了看,一時促狹地笑出聲,拆了自己常用的品牌內褲。

           穿戴整齊,傅彥彧又拿起床邊放著的內褲看了眼,沒想到小丫頭現在還有這方面的癖好,想到以前兩人在一起時她在這方面的熱情,情-動時小貓般慵懶的眼神,小腹便是一熱,只想將小丫頭拽進懷里好好欺負一番。

           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傅彥彧輕嘆一聲,拿著內褲包裝盒的手在手中掂量了兩下,又放回了原處。

           傅彥彧走出房間,沒有看到云傾和陽陽的身影,聽到隔壁小房間傳來的聲音,還有小家伙對自己的控訴,沒有聽到云傾的反駁,他笑了笑,沒有在意。

           云傾剛才給陽陽老師打了電話,知道陳老師在家,打算今天去拜訪拜訪,畢竟過去一兩年,若不是陳老師對陽陽多有照顧,她也沒辦法將陽陽丟在學校,一個人安心在外面工作。

           “去了陳老師家里要懂禮貌,先說新年好,知道嗎?”

           云傾握住陽陽的一只小手正在給他穿羽絨服,小家伙聽話地點了點頭,眼角一漂,看見門口某個身影,又不滿地控訴:“我才不會像某些老男人一樣,一點禮貌都不懂!在別人家里一點都不講究,隨便脫-衣服!暴露狂!”

           陽陽站在床上,云傾站在床邊,彎著腰給小家伙扣著拉鏈。

           耳邊是小家伙不停嘟囔的聲音,云傾低著頭給小家伙整理著衣服,完全沒有留意到身后已經走進房間的傅彥彧。

           她伸手拍了拍陽陽的小屁股,提醒著小家伙:“要懂禮貌,叫叔叔?!?/p>

           “哼!我才不要叫他叔叔!”

           陽陽站在床上跺了跺腳,恨恨地看了眼都不敲門就進來的老男人!扭開腦袋看向一邊。

           這是他們父子間的問題,云傾笑了笑沒有多加教導,給小家伙穿好衣褲,抱著小家伙的肋下,將他抱到地上。

           轉身,正準備出去,就看見靠在門邊的某人。

           傅彥彧此時已經換上了云傾買了的襯衫,男人西裝革履筆挺的站在眼前,一雙大長腿微微彎曲的搭在另一條腿上,男人雙手抱胸,嘴角噙著笑望過來的樣子。一時之間,畫面仿佛回到了少年時代,那個邪痞的少年,也曾這樣站在校園門口等著自己放學回家。

           傅彥彧嗓音低沉柔和:“要出門?”

           云傾還沒回答,就聽陽陽急吼吼地回道:“我們馬上就要出門了!待會媽咪就會鎖門,你也不能再待在我們家了!”

           “我送你們過去?!?/p>

           “才不要!”陽陽鼓著小嘴拒絕,深覺不能再讓這個老男人和媽咪多待一會兒!要是媽咪真和他跑了,那自己就真的是沒人要的孩子了!

           一想到自己以后就是那街頭穿著破衣,拿著破碗,頂著個破棉襖還撐著一個破竹竿要飯的小孩,旁邊還放著那首凄慘的歌“沒媽的孩子是根草——”,他心里就隱隱擔憂,總覺得眼前的男人會將媽咪搶走,恨不得立馬學會降龍十八掌將這老男人打到九霄云外去!

           “我們自己會開車去,是不是,媽咪!”

           衣擺被拽住,看著小家伙焦急的神情,云傾伸手握住小家伙胖胖的小手,嗯了一聲。

           聽到媽咪的回答,終于可以擺脫老男人了,陽陽得意地朝門邊不動聲色的傅彥彧哼了哼,對于媽咪還站在自己這邊,他心里暗暗高興。

           傅彥彧正想說話,電話突然響起,是陌生來電,正準備掛斷,眼角卻看見一旁云傾突然頓住的動作,看見她面色突然的緊繃,傅彥彧按在掛機鍵上的手指頓了頓,此時若是不接,好像他心虛故意在遮掩什么似的。

           沒有辦法,傅彥彧不愿意再讓她誤會,無奈地通了電話。

           “傅總,我是呂蕎!”

           女人凄厲的哭聲傳來,云傾站在一旁,聽到呂蕎的聲音,她呼吸一頓,垂在身側的手指握緊。

           她都忘了,這么多年,除了馮韻蕘,還有一個女人陪伴了他這么多年。

           傅彥彧抬眸看向眼前的小女人,看見她一瞬間蒼白的面色,心中澀澀,電話那頭是呂蕎一聲聲哭泣,控訴著旗華公關部的不聞不問,控訴著韓菲菲的見錢眼開,完全不把她當回事!說起那些照片,又哭哭啼啼地祈求著他的原諒……

           傅彥彧心中煩躁,看到云傾向外挪動的腳步,伸手拽住云傾的手腕,男人語氣嚴厲,毫不留情地打斷電話那頭女人的哭訴:“呂小姐,以后這種事情找公關部韓經理解決!”

           ---題外話---【開始上班了~~~~(&gt;_&lt;)~~~~明天的更新在晚上~】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