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194.194小姐不會有事的……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若是沒有發生那件事,他的那些孩子們早就成才了,他只需要在他們當中選擇最優秀的孩子來做繼承人,哪里還有什么擔憂呢?

           可是,一把火,把這一切徹底毀了

           傅彥彧熟門熟路地牽著云傾的手,朝她的房間走去。

           顧流笙的房間就在隔壁,此時門口正焦急地走出來一個穿著大紅禮服的女人,正是Allison,她手上端著一疊沾滿血的紗布,一只手捂著嘴巴,顯然是傷心極了攖。

           感覺到前方有人看過來,Allison抬起一雙紅腫的眼睛,眼睛里還有沒來得及擦去的淚珠??吹秸驹谧叩郎习踩粺o恙的兩人,想到房間里斷了肋骨,正在接受治療的少爺,Allison一雙通紅的眼睛瞬間就蓄滿了仇恨。

           這里是少爺的莊園,他們憑什么在這里為非作歹!

           此時,Allison還不知道傅彥彧的身份,眼前的男人眼神倨傲冷清,棕灰色的眼睛淡漠清冷,如果說少爺的長相更像他的母親,那么眼前的男人,無疑,和老爺更為相像。

           Allison將目光落到云傾的身上,見她倚著身旁的男人,兩人的手緊握在一起,她突然就為少爺感到不值償!

           這個女人有什么好?!

           若不是因為她,少爺也不會受傷!

           “禍水!”Allison咒了一聲,收回鄙夷的視線,端著一疊紗布就從他們面前繞了過去。

           看著那滿是血跡是紗布,云傾眼神一頓,心里微微有些難受。

           傅彥彧推開房門,回頭,就看見小丫頭蒼白著一張小臉,他劍眉微蹙,朝前一步,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溫度沒有異樣,這才放下一顆心。

           ————首發————

           兩人進了房間,傅彥彧將云傾安置在床邊,這才起身走到桌柜邊,將傭人們提前放置的熱茶拿到床邊,給云傾倒了一杯,讓她握在手中暖一暖。

           “冷?”傅彥彧伸手摸了摸她有些冰涼的發絲,剛才大概在外面站的太久,小丫頭的耳廓已經凍得通紅,摸在手中冰涼冰涼的。

           他坐在一旁,云傾順勢朝他身邊靠近,她緊緊地挨著他,從男人身上傳來的熱度,讓她心安。

           “去泡個熱水澡?”傅彥彧低頭,薄唇靠近她的耳邊,輕聲問。

           云傾將腦袋靠在他的肩窩,動了動,神情依賴而憊懶,沒有說話,仿佛有他在,天塌下來,她都不用去擔心。

           傅彥彧放好熱水出來,男人身上帶著浴室里熱氣噴薄的水氣,他修長的手指還有些微的紅,是剛才試水溫時,不小心被熱水燙到的,淺淺的,在他好看的指尖卻異常明顯。

           手中喝了一半的茶杯被他拿走放到一邊,云傾仰頭看著他,依舊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傅彥彧眸中溢出淺淺的笑意,順手揉了揉她有些凌亂的細發,嗓音低沉柔和:“我在外面,去泡個澡?!?/p>

           “嗯?!痹苾A看著他,聽話地站了起來。

           他大概第一次給人放熱水,浴缸里的水溢了出來,瓷磚上也被熱水打濕,云傾沒有注意,剛踏進衛浴間,腳下的大拖鞋就茲啦一聲朝前滑去。

           云傾腳步不穩,兩雙長腿呈一字型劈開,可是,一腳在外,一腳在內,著力不穩,她啊了一聲,突然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她伸手捂住肚子,可是,一顆心卻如墜地獄。

           她,不要!

           幸好傅彥彧反應快,三步并作兩步,快步走到衛浴間,在云傾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幾秒,伸手將她提了起來。

           兩人急促地喘息,云傾捂著肚子,一陣后怕,一只腳上的拖鞋已經被遠遠地踢到了垃圾桶旁邊,她光著腳丫踩在地上。似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現在一只手緊緊地抓著傅彥彧的手臂,唯恐一松開就會不小心跌倒。

           “怎么這么不小心?!?/p>

           傅彥彧微蹙著眉,有些不滿地低頭看著那踩在地上光溜溜的小腳丫。

           他倒抽一口氣,剛才猛然地一拉,胸口被小丫頭撞到的地方悶悶地疼痛,若是沒有剛才那一番打斗,他現在肯定主動地拉著小丫頭就進了浴缸,可是,現在身上的顏色估計不大好。

           傅彥彧手臂微微用力,將云傾打橫抱了起來,男人腳步沉穩而有力,他將云傾放在浴缸邊,見她摟著自己的脖子沒有松手,突然低頭促狹道:“一起洗?”

           噴薄的熱氣襲入脖頸,云傾偏了偏頭,不知道是不是被熱氣熏的,臉上紅坨坨一片,她手指動了動,有些害羞地松開了手。

           “那你小心點?!备祻Z氣似是失望,摸了摸她粉嫩的耳尖,這才走了出去。

           衛浴間的門被帶上,知道他在外面,云傾也沒有扭捏地脫下衣服,她將衣服放到一邊,慢慢地沉進熱水里,水溫溫暖適中,隨著她的進入,多余的水慢慢地溢了出來,又潑了一地,這樣看上去,地面更濕滑了。

           云傾坐在浴缸里,她摸了摸小腹,一切都好好的,小寶寶還在。

           ————首發————

           趁著云傾泡澡的瞬間,傅彥彧在房間里找到了跌打藥膏,順手放進了褲袋里。

           房間里開著暖氣,他將身上的大衣脫掉放在一邊,順手將西裝和羊毛衫脫掉,這才走到門邊,拿過自己的行李箱。

           箱子打開,他突然就愣住了。

           這一箱子卡通睡衣和卡通小睡褲,顯然不是自己的衣服。

           他不知道陽陽什么時候把自己的衣服裝進來的,而他的衣服,傅彥彧將滿箱的兒童衣服拿出來,放在床上,箱底只有一件襯衫,皺巴巴地擠在角落……

           傅彥彧扶額,有點無可奈何。

           衛浴間的門恰在此時打開,云傾裹著浴巾小心地扶著墻走了出來。

           她甫一抬頭,就被滿床小孩子的衣服吸引,一床鮮艷的卡通衣服,云傾看得眼熟,走進,拿在手里,衣服上的奶香味讓她立刻就知道了,這些都是陽陽的衣服。

           “陽陽也來了?”云傾有些驚訝,更多的是擔憂。

           傅彥彧目光沉沉地望著她,沒有說話,他心里氣惱,沒想到小家伙這么皮,躲進行李箱也就算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趁他不注意,將他的衣服全部給倒騰了出來。傅彥彧將唯一的一件襯衫拿出來,丟在床上,神情有些窘迫和煩躁。

           “陽陽在哪里?你怎么把他帶來了?”想到這里危險的處境,話語不免帶了些責備。

           “……沒有?!?/p>

           “那,這些……?”云傾目光疑惑地看向傅彥彧。

           “你兒子聰明著呢,如果托運成功,估計他昨天就到了羅馬機場?!?/p>

           “什么?”

           到底是來了?還是沒來?傅彥彧不明不白的話,讓云傾心里疑惑,她抓不到重點,索性伸出小手抓住男人的手臂,眼神急切而擔憂:“陽陽也來了?”

           唉,傅彥彧有些感嘆她的低智商,他低頭看著她,想要解釋,視線卻像被定格一般,鎖在了云傾的胸口。

           從他的視線看下去,正好看見那兩瓣白皙渾圓的半圓形,弧線優美柔和,乳溝深陷,浴巾正好卡在胸口正中間,將那美好的弧度勒出一條痕跡,也讓她的胸部看起來更加高挺。

           因為擔憂兒子的事情,云傾開始還沒覺察,片刻后,胸前皮膚微微顫栗,她順著男人的目光低頭看去,只見因為她拽著他的動作,綁在一側的浴巾已經微微松開,傾斜的角度,露出大半個渾圓……

           “你——”

           云傾松開手,攏好衣服,退開半步遠的距離,看到地毯上還有一件陽陽的卡通小內褲,她蹲下去撿起來,放在床邊。

           “……你怎么把孩子的衣服帶來了?”云傾坐在床邊,將那鋪散一床的衣服攏在手邊,一件件地拿起來,慢慢地疊好,放在一邊。

           她還從未這么久,這么遠地和兒子分開過,現在看著陽陽的這些衣服,因為想念,心里酸酸地痛。

           即便傅彥彧不說,云傾也能猜到,他應該不會帶陽陽過來。畢竟這里未知的因素太多,也太危險了。

           “哼!”

           傅彥彧不想回答,可是身旁小丫頭柔軟甜馨的氣息撲鼻而來,他低頭看著她嫻靜的模樣,纖細白皙的手指輕撫著衣服上的褶皺,再被她一點一點地折疊好,放在一旁。他心里突然被柔軟地觸碰。

           傅彥彧坐在云傾對面的床榻上,想到小家伙被張繼發現,繼而鬼靈精怪地瞪大眼睛,死不承認自己的小把戲,一口氣咬定自己是在玩捉迷藏游戲。直到被送回大院,看著他再次出門,小家伙才哭天喊地的囔囔著要一起去找媽咪。

           他沒有哄小孩的經驗,到了如今這般年齡,自然也放不下面子去哄。

           “我在這邊沒有衣服,下午陪我去買?!备祻抗馊岷偷乜粗苾A手指的動作,突然提議。

           云傾飛快地抬頭看了他一眼,視線瞟過一旁空空的行李箱,她嘴角噙著一絲笑意,輕輕“嗯”了一聲。

           ————首發————

           午休的時候,云傾躺在床上已經熟睡,傅彥彧坐在窗邊的沙發上,膝蓋上放著電腦,正在查看何騰送來的文件。

           房門突然被輕輕敲響。

           傅彥彧起身去開門,房門虛掩,他看著門外站著的黑衣保鏢,這是顧行瑞的貼身保鏢之一,見到他,他便知,顧行瑞要見他。

           傅彥彧折身順手關了房門。

           “有什么事?”傅彥彧眼神淡漠冷清。

           “人都到齊了,老爺請您下去?!北gS中規中矩地回道。

           群狼環視,小丫頭還在睡覺,傅彥彧有些不放心,他眼神中閃過一抹煩躁不厭煩,“讓他等一下?!?/p>

           “老爺說了,您不用擔心,這里保安系統很完善,小姐不會有事的?!?/p>

           保鏢話音剛落,傅彥彧心中就是一凜!

           顧行瑞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想要告訴自己,他能夠洞悉他的想法?能夠未仆先知?還是,給他一個下馬威,讓他知道這里是他的地盤?

           傅彥彧那本是冷清的棕灰色瞳仁中,快速地閃過一抹殺戮,他眼神微微瞇起,看著眼前的保鏢,似乎等著心中的怒火平息,“讓他等著?!?/p>

           傅彥彧折身進了房間,他將沙發上的西裝外套拿起來,套在身上,正準備出門,就見云傾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過來,她躺在被子里,側著頭,一雙烏黑澄亮的大眼睛正望著自己。

           “睡醒了?”

           傅彥彧走到床邊,坐下來,摸了摸她紅撲撲臉頰,軟軟的,讓他舍不得放手。

           “嗯?!痹苾A從被子中生出手來,握住男人寬厚的手掌,臉頰貼在他的手心,微微蹭了蹭。

           “你要出去?”

           感覺到她的緊張,傅彥彧沒有收回手,他目光柔和下來,突然彎腰,低頭,在她的額間落下一個溫熱的吻。

           “別擔心,就在樓下?!?/p>

           “嗯?!彼抗馇辶恋目粗?,不似過去幾天時的混沌和緊張,仿佛大海中航行的船只,找到了燈塔,順著他的方向,就可以找到生路。

           ---題外話---【還有4000——肯定轉鐘了,明天再看】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