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
      1. 首頁 男生 奇幻玄幻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91.091你爸爸是不是傅彥彧?

          一秒記住【筆趣閣小說網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知道折騰了多久,房間里的那張大床才終于歸于平靜。

           傅彥彧伸出健壯的手臂,將癱軟的小女人緊緊箍進懷里,四肢交纏,身體相連,是讓他安心又滿足的姿勢。溫暖的熱流熨燙過他的身體,讓他經不住再次振作起來。

           就在傅彥彧想要有所動作前,電話鈴聲在房間里急促地響起。

           傅彥彧伏在云傾身上,頸部青筋畢露,因退出的動作,身體克制,手指緊握成拳。在男人退出身體的一剎那,冷空氣襲來,云傾眼睛閉著,哼了哼表示不滿。

           傅彥彧拿過一邊的浴巾卷在腰間,走到客廳,從云傾的包里拿出手機,來電顯示上是鋼琴老師,傅彥彧猶豫片刻,就接通電話。

           “喂,是云揚的媽媽嗎?髹”

           “有什么事?”

           電話那頭的人明顯愣了愣,沒想到會是一個男人接通的電話,停頓片刻,看了眼身旁仰著小腦袋,眼巴巴瞅著自己的小家伙,繼續道:“是這樣的,我們快到下班時間了,云揚小朋友現在還在琴室,您什么時候過來接他呢?”

           傅彥彧回頭看了眼臥室床上那抹熟睡的身影,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心情是從未有過的舒暢,“地址在哪?稍后我會讓人去接?!?/p>

           記下地址,傅彥彧就打電話給張繼,讓他去接那鬼靈精怪地小家伙。

           若是放在平時,他肯定會親自去接送小家伙,可是,今天云傾在這里,想到她剛才兇猛的樣子,他笑了笑,今晚可不能讓她一個人睡在房間。

           放下手機,眼角余光瞥見沙發上自己隨手丟在一旁的攝像機。

           當時從房間里抱出小丫頭的時候,他就看見了柜臺上的攝像機,這才不放心地將房間搜尋一遍,帶走了所有小丫頭的東西,至于其他的,他就不管了。

           猶豫片刻,傅彥彧拿過茶幾上的煙,抽出一根,用打火機點燃,輕吞一口,看著徐徐升起的煙霧,視線盯著那黑色的一團攝像機。

           男人表情嚴肅,待一支煙抽完,將煙蒂放進煙灰缸,這才伸手拿過一邊沙發上的攝像機。

           傅彥彧手指微調,打開攝像記錄。

           片刻后,畫面中出現的畫面,讓他心下怒火中燒,只覺得自己剛才下手太輕了!送什么警察局,直接將他丟到中東,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能解氣!

           這么多文件,傅彥彧一一打開,除了最開始的一個,其他的全部都是一個男人和多個女人的***視頻。

           傅彥彧沒有興趣看,將關于云傾的視頻刪除,這才將攝像機丟到一旁,走回臥室。

           *

           張繼以為今晚占據天時地利的傅總肯定不會有空閑管他,和警察局交涉完,就早早地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摸到最近的酒吧去解悶。

           熟料喝到一半,剛好有一個自己看得上眼的美女過來搭訕,就被傅總一個電話給徹底攪黃了。

           和身邊的美女說著抱歉,貼面吻了吻,又付了酒錢,這才起身離開。

           張繼開著跑車,“轟轟——”地一路高歌開到傅彥彧說給的地址。

           聽到大哥說讓他去接一個人,他只以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來了江城,細細一問,才知道是云傾的兒子。

           什么?!

           云傾的兒子?!

           半降的車窗刮進來的冷風終于將張繼的頭腦吹醒了,他一時驚嚇,一時擔心,手指緊握著方向盤,心中猜疑不斷。

           云傾有了兒子?

           誰的兒子?

           大哥的兒子?

           怎么來江城這么久,都沒有遇見過?

           ……

           想到自己接下來就要見到這個神秘的小人物,張繼心里沒來由的有些激動。他心里想著最近云傾的言行舉止,尤其是面對老大是躲避的眼神,分明是余情未了,應該不可能和別的男人生兒子吧……

           他心里激動又擔憂,也不知道大哥是什么時候知道的?

           難道,這個孩子是大哥的兒子?!所以,大哥才會這么淡定?

           一路拉轟地抵達目的地,張繼推開車門走下車,找到具體的房間號,敲響房門。

           敲門聲響了兩聲,房間就從里面被打開。

           一個漂亮年輕的小姑娘站在門邊,以為是電話里要來接云揚小朋友的男士,臉上先是溫和一笑,待看見房門前站著一身酒氣的男人,一雙柳葉眉“嗖”地皺了起來。

           “請問,云揚小朋友在這里嗎?”

           張繼見小姑娘一臉警惕地看著自己,沒有說話的意思,只好先出聲詢問。

           “你是……?”

           “哦,我是他爸爸的朋友,他爸爸不方便,特意派我來接他回去?!?/p>

           “他爸爸?呵呵——”

           鋼琴老師堵在房門口,本來心里只是懷疑,此刻卻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想,只覺得眼前的男人不是好人,一身酒氣,邪里邪氣的樣子,分明不是什么好人。

           還有,他口中所謂的爸爸,她從未見過不說,便是云揚小朋友也說自己沒有爸爸,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哪里來的勇氣,說出這么拙劣的借口。

           鋼琴老師手里拿著電話,就要撥通110,張繼只好規規矩矩地站在一旁,請求道:“你讓小家伙出來見見就知道了?!?/p>

           “……”

           年輕的鋼琴老師眼神狐疑地看了眼張繼,想到此時也晚了,她也不能講孩子帶回家,便帶著試一試地心態,喊了聲云揚。

           陽陽聽了老師叫自己,也以為是媽咪來接自己了,趕緊放下手中玩的溜溜球,提拉著褲子就朝門口跑去。

           眼前一個定著西瓜頭,胖嘟嘟地小男孩出現在眼前,張繼有些懷疑自己的猜測了,這么胖,沒有一點大哥小時候的霸氣,純一肉球,嘆了口氣,只道自己白高興一場。

           心里那因猜疑而替大哥生出的激動,此刻因為小肉球的出現徹底破滅了,想到云傾為別的男人生了孩子,心里多多少都替大哥感到不值!

           “陽陽,看看這個叔叔,你認識嗎?”

           陽陽順著鋼琴老師的手指,看到一邊滿身冷氣地高個子叔叔,小家伙皺起眉頭,有些疑惑地看向一邊的老師:“我媽咪還沒來嗎?”

           顯然,孩子并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

           鋼琴老師只當他是拐賣小孩的不良分子,正要借機報警,就聽見張繼再次出聲,話確實對著陽陽說的:“你媽咪是云傾,對嗎?”

           “我憑什么告訴你!”

           小家伙一點也不上當,哼了一聲,表示對張繼不入流手段的嗤之以鼻。

           “那你爸爸是不是傅彥彧?”

           陽陽嗖地抬頭看向眼前高個子男人,他的爸爸是誰,他都不知道,眼前的叔叔是怎么知道的?

           見眼前的小家伙皺起眉頭看著自己,分明還是不信賴,看著他棕灰色瞳仁,再仔細地從他的肉嘟嘟的胖臉中分辨出傅彥彧的輪廓來,越看就越覺得自己的猜測有理。

           張繼嘆了口氣,蹲在小家戶身邊,沒有理會鋼琴老師警告地目光,拿出自己的手機,在陽陽面前搖了搖:“要是你不信,叔叔就給你媽咪打電話?!?/p>

           電話響了幾聲才被接起,濃濃地帶著怒氣的聲音響起,張繼縮了縮脖子,知道自己壞了某人的好事,只得快速說出撥打電話的原因。

           知道是因為小家伙的事,傅彥彧將云傾攬在懷里,男人的大手握住她柔軟地小手,背靠著床頭,坐起身來。

           電話傳到了小家伙的手里。

           陽陽隔著電話叫了聲“媽咪——”

           傅彥彧還沒來得及回答,懷中暈睡的女人似乎敏感地聽到了孩子的叫聲,眉頭動了動,眼睛緊張地轉動著,拼命地想要睜開疲倦的雙眼。

           “誰的電話?”

           沙啞的嗓音中,是情潮后濃濃的倦怠。

           傅彥彧見她望過來,伸手將自己的手機遞了過去。

           云傾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此時的處境,坐在男人懷里,手指捏著電話,聽到電話那頭陽陽的聲音,知道自己今晚忘了去接孩子,現在還在鋼琴老師家里。

           她便掙扎著想要爬起來,這么一動,才發現自己下面還緊緊地裹著他,隨著她的動作,身后傳來一聲悶哼,腰間被男人的大手拽住,讓她不能動彈分毫。

           云傾懸在半空中,手臂用力地撐在一邊的床上,害怕自己跌坐下來。剛才的那一聲曖昧的響聲,就讓她無地自容。

           她不敢發出聲音,緊緊地咬住嘴唇,聽到那頭陽陽說,有個高個子叔叔去接他,一時擔憂地忘了反抗,被男人單手用力地帶進懷里,穩穩地坐了下去。

           “啊——”

           “媽咪,你怎么了?”

           聽到陽陽擔心地詢問,云傾急忙咬住嘴唇,手指落在男人大腿上,用力地掐了掐,表示自己的不滿和抗拒。

           女人小小的手勁掐在身上,就如同螞蟻撓癢,沒有任何作用,反倒刺激著身后的男人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云傾手臂撐著床,手指捂住電話,扭過頭,看著身后肆掠的可惡男人,推不開,只能在軟綿綿地哼聲中求饒:“別動了!讓我接完電話?!?/p>

           “……”

           見身后的男人真的停了下來,腰上被男人有力地大手握著,此刻正不安分地沿著她的腹部慢慢向上。

           ---題外話---【除夕之夜,君匪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大吉!】12:30左右更8000字,謝謝一同跨年的你們~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
        日韩AⅤ人妻精品无码免费

        1. <optgroup id="yudtx"><i id="yudtx"></i></optgroup>
          <track id="yudtx"></track>
          <optgroup id="yudtx"></optgroup>

          <strong id="yudtx"></strong>